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从波音空难到新西兰基督城枪击案,尽显西方资本主义的原罪

2019-03-21 15:12:20  来源:乾坤纵谈  作者:万象真人
点击:   评论: (查看)

一、有原罪的波音

 

  我们相当数量的专家学者,潜意识里总会不自觉把西方资本主义当好人,无意识地忘记其“逐利毫无道德底线意识”的天然特征,把马克思等在内生活在西方社会、熟识西方社会的社会主义者、穷人立场者反复强调的这一点置之脑后。

  例如关于波音737-max8造成的埃航空难事故,已经归化加拿大的华人晨枫就认为,出现问题产品,主要原因还不是波音“贪婪和短视”,因为“损害安全声誉对波音的打击是毁灭性的,波音没有理由有意推出存在已知安全隐患的产品”。

  他强调,对待这个问题,不应该“有把技术问题庸俗化、简单化的倾向,更不宜用想象出来的理由把波音妖魔化。”

  这样的观点,未免太过幼稚。

  在最终结论得到确认前,我们固然不能确定,波音向市场推出这款问题产品,一定是有意或无意造成。但是因此执于个人一偏之见,认为社会上批评波音的声音,只要偏于主观、稍微严厉,就是“妖魔化”,那就未免自己太主观了。

  波音不是无辜小白兔,作者倒是纯真到有点像小白兔,这样努力带节奏,即使不是欺人,也是典型自欺。

  

从波音空难到新西兰基督城枪击案,尽显西方资本主义的原罪

  第一,波音发生问题飞机事件不是第一次了,有前科。

  第二,无视政府监管,包括波音在内的西方实体企业,为抢占市场,推出新产品时往往并不首先考虑产品是否可靠。德国大众汽车“尾气”门、日本丰田汽车“刹车”门,以及波音前几年的飞机“电池”门,都是近几年有名的例子。而且,就拿波音自己的2013年“电池”门来说吧,扭扭捏捏了多久,才改正过来?

  第三,如果这样举例,还不足以让你相信资本家是为了金钱可以“神挡杀神、佛挡杀佛”的个性,是为了金钱可以不断刷新人们对于三观下限认知的个性。那就拿个最新的新闻做例子来说吧——这个波音737-max8的安全认证,居然是美国美国联邦航空局(FAA)委托波音自己做的。

  按照新浪新闻《美媒爆猛料:737MAX安全认证竟是波音自己做的|FAA|波音|西雅图时报_新浪新闻》(https://news.sina.com.cn/w/2019-03-18/doc-ihrfqzkc4935798.shtml)的报道说法

  【《西雅图时报》17日援引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的现任和前任工程师的话说,波音公司2015年推出737 MAX新型客机之后,为了获得联邦政府的认证,向联邦航空管理局提交了客机新型飞行控制系统的安全评估,系统全称是“操纵特性增加系统”(Maneuvering CharacteristicsAugmentation System,以下简称MCAS)。

  报道中还称,波音工程师经FAA授权,为MCAS进行系统安全分析,随后一份名为“为确保737MAX安全运行而开发”的文件在欧洲、加拿大等世界各地的航空安全监管机构共享。这份文件得出的结论是,该系统符合所有FAA法规。

  《西雅图时报》称,多年来,FAA都以缺乏资金和资源为由,授权波音公司承担证明自己飞机安全的工作。】

  如此赤裸裸的官商勾结,额,不,官商合作,如果是发生在中国,那还不得被公知,额,不,精神美国人喷死,光是涉事官员被判的判、关的关这种小事不说,落下“定体问”肯定是跑不了的。正因为问题发生地是美国,是精神美国人的精神祖国,尽管官商合作是如此长期愉快和赤裸裸,我们的精美也都失去了发声兴趣。他们普遍沉默以对,都像地球上根本没有过这回事儿一样,完全失去了“太快,请等一等你国民的灵魂”、“今夜,我们都是x国人”的斗士风采。

  官商勾结,资本主义社会的这种丑恶现象,也不是从现在才有的。

  

二、有原罪的西方(垄断)资产阶级

 

  西方世界从发展出资本主义制度起,就陷入了金钱拜物教的恶性循环之中。

  伴随资产阶级出现的,是代表其信仰特征的新教思想。新教旧教,都是基督教范畴,新教脱胎于旧的天主教,并和天主教在一些基本原则上发生了社会对立行为,也就是这么点差别。

  在新教思想支持下,新兴(垄断)资产阶级成功摆脱了传统天主教平等关爱上帝每一个子民的责任束缚和教诲束缚,成功在全社会确立了“个人拥有成功人生,就是你作为‘神选子民’的身份证”的价值信条,延续至今。

  简单说,资本主义社会,就是一个社会责任“说起来重要、做起来次要、忙起来不要”的社会,个人利益至上且凝练到财产权是唯一且核心的标准,“私人财产神圣不可侵犯”的社会。

  这样的社会,先天有“个人利益事实上凌驾社会公共利益之上”倾向。认为这样社会的私企会讲社会责任,普遍来说固然是笑话。同样,认为这样社会的私企,会天然把“抢占信誉卖产品质量”看得高于“抢占市场卖产品数量”,一样是笑话。

  信条是钱,是产品的市场占有率,可不首先是产品品质啊!

  西方(垄断)资产阶级天然有要求政府放弃市场监管的冲动。“好政府就是管事儿少的政府”,这样的小政府大市场思想,资产阶级及其豢养文人对内对外吹嘘几百年了。之所以会被大吹特吹,根本原因就是这种思想就是资产阶级本心的外在表现。

  谋求官商勾结,为自己企业生产销售无底线开绿灯,同是西方(垄断)资产阶级的天然“生理冲动”。其实,泛泛的说,这也不仅资产阶级的原罪,我们现实中一些人烧香拜佛,所求也是想让神给他们的私利无底线开绿灯,搞“权钱交易”。这个要认真说来,就是更大的社会改造问题了。

  所谓“破窗效应”,也是从西方管理学传来的观念,大意是,没有监管,人人有为私欲突破社会底线的心理冲动包括行为。

  逃避监管,有什么底线意识可言?

  官商勾结,有什么社会责任可讲?

  破窗效应,是什么社会责任问题?

  为了不择手段抢市场,可以堂而皇之走官商勾结道路的波音,你凭什么认为它是无辜小白兔一枚,凭什么认为别人的指责是在“妖魔化”它波音呢?

  相反,我们倒是应该正大光明地认为,这样的波音,正是西方资本主义企业的典型代表。

  它们不是社会主义企业,不可能有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框架下涌现的“张瑞敏”。

  

从波音空难到新西兰基督城枪击案,尽显西方资本主义的原罪

  海尔集团董事长 张瑞敏

  为了争夺市场,它们的主人,西方(垄断)资产阶级,宁可卖“缺陷冰箱”赚钱,也舍不得如张瑞敏大铁锤砸烂全部“缺陷冰箱”。在它们的所有者,西方(垄断)资产阶级,资本家们,个人私利永远是高于社会公利公义的。所有社会公利公义,只有在和他们个人私利一致时,才会被认为是值得遵守的。

  他们完全没有中国社会几千年来形成的“以义治利”的商业价值观。作为一个群体,他们既没有中国近代晋商徽商,如类似徽商胡开文墨店的敢于置之死地而后生,主动出击的勇气(发现有批墨锭不符合质量要求,立即令所属各店停止销售,并将流向市场的墨高价收回,宁可损失银子赢得了好口碑,求生意长期兴隆),也没有类似晋商乔致庸产业身处死地不怕死的勇气(20世纪30年代,中原大战,经济衰退,晋钞贬值,晋钞跟新币兑换比例大概是250000:1。这对当时的山西金融业来说无疑是个危机,但对于已经奄奄一息的乔家大德通票号来说,完全有望借机翻身——对所有的储蓄户都以晋钞而非新币支付,利用差价大赚一笔。但如此做,乔家辛苦积累的信誉将毁于一旦。为了维护商誉,乔家毅然决定收晋钞,支新币,让百姓手上的钱可以在各地自由流通。倒闭大德通也在所不惜)。

  

三、有原罪的政治心态

 

  世界近代500年以来,西方(垄断)资产阶级从踏上政治舞台起,就一直是一个心态阴暗的丑类。金钱欲望极度贪婪,社会责任逃避担当,从出娘胎那一刻起,就是他们固有的心态特征。

  正因为贪婪且不喜欢社会责任,他们天然喜欢符合他们阶级特征创制的新教,而不是更强调社会责任的旧教即天主教。

  

从波音空难到新西兰基督城枪击案,尽显西方资本主义的原罪

  左起:(德)马丁·路德、(法)加尔文、(英)亨利八世

  固然,天主教当年和欧洲封建势力的百年合作导致了它在现实中的堕落,这也是新兴资产阶级反对它的公开原因。但是基本教义上,天主教更倾向穷人关怀反对富人政治,才是西方资产阶级坚决反对和抵制它的深刻原因。以文艺复兴时期意大利著名诗人但丁为例,但丁所在的佛罗伦萨,当时黑党白党斗争激烈,白党群众以城市新兴资产阶级为主,但丁就是其中政治代表之一;黑党是教皇派,主要群众贫民居多。当时的斗争教皇派占优势,因此但丁最终只能离开佛罗伦萨,远走他乡。

  正因为要权利不要责任,所以西方(垄断)资产阶级最不愿意的就是直接掌权。因为这样他们就必须承担社会责任,必须有为了社会公义公利必要时牺牲个人和阶级私利的精神及现实准备。

  所以他们超喜欢垂帘听政的政治制度。

  垂帘听政下,利益是自己的,一切社会难题是前台傀儡和白手套们的,自己一个子儿的、一点大的社会责任都不用担。

  所以在20世纪之前,他们最喜欢的理想国是君主立宪国。君主立宪好啊,国君有“君权神授”的权威光环,其实是他们的傀儡。一切好处他们全要,一切困难有带光环的傀儡全担,还有比这更好的社会制度吗,还有比这更便宜和滑稽的事情吗?

  所以在20世纪前,他们最痛恨全民政治体制,痛恨共和国制度,直接斥责为暴民政治。

  在他们看来,正所谓“有恒产者有恒心”,有国家政治选举权和被选举权的人,一定要是有相当资财的人。法国七月王朝曾经的教育部长、后来的首相基佐,就曾这样嘲讽过法国中小资产阶级和穷人——“先生们,发财去吧,发财去吧,发了财你们就可以有选票了”。

  

从波音空难到新西兰基督城枪击案,尽显西方资本主义的原罪

  法国七月王朝首相基佐

  19世纪末20世纪初,随着他们选票政治厮杀你死我活,不断需要社会增量介入,以壮大自己选票政治团伙实力,来抗衡内部斗争对立的另一方,导致大众介入政治越来越深。最终,全民政治倾向越来越突出,共和制度变得越来越现实,远远超出了资产阶级的传统想象。为了应变,金钱直接介入选票政治逐渐成为全社会趋势,金钱左右宣传,来忽悠群众选出资产阶级满意的政治傀儡。

  立宪傀儡制,进化到共和傀儡制,是资产阶级“垂帘听政”政治制度设计的2.0版。这种新版的共和制傀儡,具备“全民代表”光环,PK老版的君主立宪制“君权神授”光环,从社会权威角度看,毫不逊色;从实现资产阶级垂帘听政作用看,同样满足需要。

  因此,20世纪后,西方国家共和政权大量诞生,资产阶级并未如过去那般坚决抵制,而是欣然接受,同样成为这种社会制度的吹鼓手,个中玄机奥秘,就在这里。

  

四、有原罪的“旺财不旺丁”经济制度

 

  正因为贪社会财富不异饕餮,逃社会责任超过懦夫。因此,西方资本主义市场经济,是扭曲的社会经济制度。这种经济制度下,给人们造成的痛苦是,万般不是命,一切都因钱,凡事难过金钱关,越是普通人,生活越必须锱铢必较,包括生养不生养下一代也必须斤斤计较。法国十九世纪就成为低生育社会,根本原因就在这里。日本二十一世纪的今天,成为一个全民低欲望的社会,根本原因也在这里。二十世纪以来,特别是1970年代以来,西欧各国生育率连年下降,人口长期负增长,根本原因也在这里。中国人嘲讽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的名言“生不起、养不起、死不起”,在欧洲就是绝壁生动的现实写照。

  因此,中国民间学者巨龙,将资本主义经济制度,称之为“旺财不旺丁”的经济制度。

  这样的制度,显然不可持续。

  经济的本质是人口。人的社会生活构成经济活动。

  没人口,无所谓经济。没有足够人口,无所谓经济规模。没有高文明文化素质人口,无所谓产业升级、经济制度革命。

  同样,所谓“人口红利”,就是人口增加带来的经济规模扩大、社会经济活动频繁,让整个社会充满勃勃生机。

  相反,人口萎缩,则意味着经济不景气,社会将逐渐步入深重危机。

  “旺财不旺丁”,人口全面萎缩趋势下,怎么解决经济景气问题?欧美的办法,抛开一切假面具的说,就是怂恿中东北非青壮年人口大量向欧洲移民,中南美洲青壮年人口大量向美国移民。

  移民,看起来的简单操作,却导致了资本主义社会一系列深重的社会问题。

  为什么?

  第一,社会角度讲,经济增量还没创造出来,经济存量首先就遇到了更多人参与分蛋糕问题。存量博弈下,你得了就是我失去了,你多了就是我少了,导致本国既有人口普遍不满。

  第二,个人角度讲,拉低了现有人口的生活收入。特别是移民能干的工作,都会降低工资以求,原来是工人卖方市场,资本家高价都未必雇佣得上人,现在变成了资本家的买方市场,增加移民情况下成了僧多粥少,不降工资要求你得不到这份工作,导致原来工人群体收入更加微薄。

  第三,激起了移民怒火,人家本来是想上天堂的,没想到来了还是当苦力,还是过苦日子,心理落差太大,当然要骚乱,当然要报复社会。

  第四,激起了居民怒火,过去被资本家剥削,是被扒一层皮,现在有了移民竞争,降低工资收入不说,包括社会福利各方面都会被分了原有利益,而这些都是“纳税人”的缴税贡献。因此,现在有了移民后,相当于人被资本家的剥削,老了老了包括子女在内,从扒一张皮,变成了扒两张皮,怎么能不愤怒,怎么能不抗议?

  资本主义社会,一切问题扯到最后,都是利益,正所谓“触动利益比触动灵魂更难”,利益才是根本。所谓今天欧洲社会喧嚣尘上的“宗教矛盾”,其实说白了还是社会的利益分配格局发生了严重问题,还是钱的矛盾。

  博弈图如下:

  

从波音空难到新西兰基督城枪击案,尽显西方资本主义的原罪

  (假定全部利益为2)

  更何况,资本家的御用文人,还陈词滥调连篇累牍要居民原谅移民素质低,文化差异大,宽容移民过失甚至犯罪,这怎么能不骚乱?

  这情形下,欧洲各国不闹民潮骚乱才是奇怪的。

  转嫁矛盾,是欧洲各国中世纪以来娴熟的不二操作,除非转嫁不过去,那就是内外战争结局了。

  文艺复兴到资本主义崛起早期,逢社会矛盾扩大,就转嫁给犹太人,这个老祖宗有杀害基督“原罪”的群体头上。

  再后来这样也解决不了了,就是疯狂搞海外殖民地扩张,抢外部钱财,当增量来平衡内部矛盾为主了,或者这个阶段叫“帝国主义初期阶段”。

  再后来这样也解决不了了,那就是内部撕逼抢钱大战了,也就是著名的第一次第二次世界大战。

  现在问题也一样。

  除了因为核武器这种末日武器原因不敢轻起战端,剩下,反犹太,反伊斯兰移民,等等,不都已经粉墨登场了吗?

  法国黄马甲就是因此起来的。

  德国默克尔之所以要主动结束自己的政治时代,不正是因为移民问题,造成德国反默克尔浪潮了吗?

  这次的新西兰基督城枪击案,不就是这个背景吗?

  

从波音空难到新西兰基督城枪击案,尽显西方资本主义的原罪

  嫌犯塔兰特直播画面,视频截图/视觉中国

  本次枪击案已造成50死,50伤。

  资本主义时代以来,西方各国一切包括内战的战争,说到根本都和社会财富分配格局有关,再直白些说就是和阶级斗争有关。

  正因为资产阶级是没担当的统治阶级,所以资本主义时代的一切问题最终解决,不是他们鼓吹的选票,而是战争,全民战争方式解决。

  虚伪的全民选票政治造成的问题,必然也要以虚伪的选票政治破产,才有彻底解决。

  今天积累的也是这样的矛盾。

  “沉默啊沉默,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

  

五、结语

 

  虚伪的全民性,必须以真实的全民性取代,然后才有社会问题真正解决。

  所谓无产阶级专政,无产阶级全面掌权后,资本主义造成的虚伪全民民主就彻底消失了,真实的全民民主就有了可以上台的真实前提。

  公开的上台,必然有公开的担当,然后才有公正的政治,才不会有垂帘听政的只要利益不担当,不会有私下扭曲的种种政治操作。

  那时,才是全人类的全新伟大时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