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这个时代的落魄书生不是懒汉

2019-03-21 12:04:39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姚忠泰
点击:   评论: (查看)

  3月16日中午红歌会网登载了我撰写的文章《饿汉难以创作红歌》,立即遭到第一位评论者(广东省网友“诉衷情”)的指责,其原文是:“社会主义不养你主义的懒汉,难怪你一事无成,老婆都娶不上,多检讨下自己,整天就知道怨天尤人主席也救不了你”。

  从文字看,这个评论者是红色网友,可能主要因为不知道我情况之故,写下指责。

  正因为是红色网友,我才注意。正因为这个刺激,我才决定鼓起勇气握笔写出这篇文章。

  坦率而言,年过半百依然单身的我已经麻木很多,一路艰难跋涉经历千辛万苦,受到的伤害难以计数。我之所以至今保持眉清目秀,是因为洁身自好坚决不改书生本色。

  记得四年前的那个夏季我应聘在武汉中心城区某私营文化公司编写《纪念抗日战争胜利七十周年革命英雄丛书》(少儿版本),一位年迈的儿童文学老作家通过仔细观察我两月,直言不讳:“你有时候看似开朗,其实你的心已经被社会揉碎了,人到中年下岗失业,没有稳定经济来源导致单身。当年我当右派,不去上班而每月工资照发下来,四个孩子可以吃饭上学,如今都已成家立业。”显然,老作家有眼力。感动之余,我也承认自己与这位老作家存在分歧:他主张在抗日英雄丛书里面编入张灵甫、邱清泉、胡琏,被我果断拒绝了,并且当场指出,这三人的双手都沾满了革命者的鲜血。老板很反感我固执己见并且在试用期结束后不久婉转告知我不适应该公司编辑工作,我义无反顾离开了。如果放弃做人原则,就不是我姚忠泰。

  实事求是而论,我是迂腐书生而非懒汉。寻找工作,好似寻找伴侣。然而,难有结果。由于年龄偏大不会操作电脑,我在居家的小城区难以取得合适的文职工作。没有合适工作,内心不稳,我就没有理由追求意中人,相应地就无合适伴侣。我不害人,不喜欢占便宜。

  若是懒汉,下岗失业之后我怎么会在建筑工地上面做体力活维持生计?光阴荏苒,建筑工地耗费了我的三十多岁至四十多岁十年大好光阴。在建筑工地上面干活的时候,稍不小心身体就会受伤。自从进入建筑工地开始干活以后,先后遭遇了砖砸、钉刺、钢戳、电击、坠楼……我几乎全身是伤痕,体无完肤,冬天被迫迎着北风在楼房顶部修造水泥混凝土台面,冻坏了耳朵和手脚。曾经有数次在工地上劳动的时候,差点丢了性命,夸张一点,我在工地上是九死一生。如果我那样默默无闻死去,无异于一只蝼蚁。由于半路出家长期在工地上弯腰干体力活,我的腰部椎骨严重扭伤不能复原;因为长期在工地上整天持续过重用力,我的腿部静脉曲张非常突出必须做手术却根本没有条件。总之,建筑工地上面劳动辛苦程度只有自知。每次黄昏时分从建筑工地上面回到家里,洗清身子吃了晚饭以后,我没有力气出去串门而只能坐在家里看电视休息着,准备次日接着从事那些体力劳动。为了谋生,我不得不去建筑工地。岁月无情,文弱书生终于不胜建筑工地劳动。因此,我不时忧虑着。

  执着追求红色信仰并且希望运用所学中文专业特长脑力劳动谋生,应该没有罪过。

  “职业只有分工不同,没有高低贵贱之分”是毛主席老人家昔日说出来的,适合于纯正的社会主义时期。

  中国古代传统文人恃才傲物,虽极落魄却绝不折腰贱役苟且偷生。

  我想,自己应该在剩余岁月运用所学中文专业特长脑力劳动谋生。

  2016年,我参加高中政治教师资格证知识自学考试,三门功课全部过关,然而面试失利(想到即使最终考取教师资格证也只能出远门去私立学校应聘,我放弃了重新参加面试)。

  2017年,我创作完成三十六万字的红色长篇小说《跨世纪的红土情缘》意欲献礼党的十九大。我把打印件书稿送到湖北日报离休干部革命老人古正华(笔名丑牛)同志处,接受审查。古老用较长时间看了两遍长篇小说书稿,表示肯定。我请求批评指正,古老说自己不能做饱汉不知饿汉饥的事情。我问能否出版发行,古老劝我暂时保持文稿。感谢德高望重的古老,关心着落魄的我。

  2018年,我创作完成二十六万字的长篇纪实文学《一路跋涉》、共计二十万字的四部中篇小说《美丽的错》《情为何物》《内伤》《莫忘根本》。

  然而,呕心沥血的作品不能即时变钱买米做饭。三年多来我没有一点经济收入,暂时在吃着老本。

  像我这种五旬落魄书生(电脑不熟)出门求职,多半只能去做基本不需要什么文化知识的保安员(三班轮岗月薪两千)。如果去做保安员,我就可能心灰意懒而不能书生意气撰写红文或创作红色小说。五旬书生为了吃饭而违心从事非常不适合的职业,等于是在作践自己。苟延残喘虚度余生,我实在不甘心啊。现在五十一岁已满,我耗不起。

  家中父母都是八十六七岁的体弱多病老人,总是在翘首期盼我能够挣钱娶妻养孩。父母能够活到这个年龄是因为放不下我,也算是一种信念支撑吧。父母高寿不是享福,而是操心活受罪。父母心想,活着可以暂时帮助儿子。此时的我看似人闲,内心可是仿佛油煎,负疚,愧为人子。如果有一份专业比较对口的职业,我就会快乐宁可多辛苦一些。人生任务,自己必须负责完成。

  蹉跎了大半辈子,我欲在剩余小半辈子运用所学中文专业特长脑力劳动略微改善自己穷困状况同时也为社会作贡献以慰平生。无论怎样,我都会深爱祖国。

  自幼曾蒙家庭教,长大领受时代潮,内刚外柔学做人,忠贞不渝守节操。

  成家立业两大事,年过半百仍搁置,千辛万苦寻出路,只因儿时青云志。

  在此,我郑重声明:如果武汉有红色红色人士(例如中南财大的孙锡良教授)愿意帮助解决我的工作问题,我必定感恩终身!如果我贪图享受,那么我就自取其辱无疾而终。

  种花好于种刺,我知。俗云人平不语,水平不流。如果衣食无忧,我就不会语含怨气。气大伤身而且自损形象,我也懂得此理。错误之处,敬请大家海涵。我的人生经历,基本记载于“姚忠泰博客”之“书稿《一路跋涉》前言”里面。

  身边旧这台还是亲戚赠送的,暂时只能勉强使用。

  姚忠泰

  2019年3月20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