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食堂事件,我们不该做“网络包青天”

2019-03-18 09:29:33  来源:平原公子  作者:申鹏
点击:   评论: (查看)

  首先向大家道个歉,我删掉了周日的文章。

  大家不必猜想,不是迫于压力,也没有任何人给我压力,只是因为这件事情还有诸多疑点,新的转折不断出现,部分情节已经出现反转,所以不宜过早下结论,还请大家稍安勿躁,让子弹再飞一会儿。

  

  我根据最新的消息,把成都七中实验学校食堂事件的时间线捋一捋:

  2018年8月,德羽后勤公司接管了七中实验学校的餐饮后勤,食堂改制。

  2018年9月,一位高中生家长向学校反映了学校食堂“窗口少,分量少,品质低,营养缺省,价格贵,服务差”等5个问题。

  2019年3月8,小学部学生家长反应四年级一班的多位学生出现腹痛现象,引起家长群的关注。

  2019年3月10日,6名家长赶往食堂,要求参观后厨,德羽集团相关负责人陪同参观,有家长声称在后厨库房看到了大量的腌制食品和添加剂,还有人看到了保质期到2020年的冷冻肉,舆论开始发酵。

  2019年3月12日下午1点,家长代表开始和德羽后勤展开沟通,达成4点共识:换大牌食用油、冷冻食品不上桌、火腿肠、培根、调味品换成大牌产品。沟通会结束后,几位家长依然不肯散去。

  2019年3月12日晚上8点,部分家长找到德羽后勤的食品库房,看到有运货车在拉东西,家长们群情激愤,认为食堂是在转移食材,双方发生冲突,一些家长阻止配送员装车,将车上、堆放在地上以及食堂内和冻库存放的粮食、蔬菜、肉类、调味品等食材拆封拆袋、扔掷抛洒、拍照摄影。

  2019年3月12日晚上9点08分,十余名家长进出冷冻库。视频监控显示,一个多小时内,几拨家长进出冷库,不断撕开食品包装、进行拍照,部分家长拿起食材查看又扔回包装箱内或丢到地上,期间有家长拍照时故意将不同食材进行混合。监控中还有一幕——10点多的时候,家长中有一名黑衣男子,故意把一袋姜黄粉拆开,洒在一箱冷冻鸡腿上,然后让同伴走近拍照。

  

  3月13日凌晨,四川源坤国科质量检验有限公司专业人员到达学校食堂库房,在现场家长及温江区市场监督管理局见证下,提取19批次样品,其中1批次为用于清洁地板的工业碱,不属于食材范畴。其余18批次食材样品为金锣火腿肠、天健肉饼、牛排、即食血豆腐、油条、粬米、毛肚、扇贝、鸡蛋、珍珠汤圆、葡式蛋挞皮、特级甜红椒、红太阳咸蛋黄、水妈妈牌冬阴功酱、鱼头剁椒、粉丝、粉条、泡菜。每批次样品取三份,一份检样、一份备样、一份家长留存样,所取样品均有家长代表在封条上签字确认。质检结果显示——除了150斤粉条有霉斑,其余17个批次的食材没有发现问题。

  3月13日凌晨三点,温江区召开发布会,成都七中实验学校校长江宏被免职,学校董事会被责令重组。

  3月16日,成都七中实验学校已有905名学生到华西第二医院、省人民医院、市妇儿中心医院等6家医院就诊体检,其中,就诊76人,体检829人。就诊学生中,1人因急性阑尾炎住院手术治疗,恢复良好;1人因慢性胃炎入院治疗,情况良好;1人因急性胃肠炎留观输液治疗后离院;1人自述腹痛要求住院检查,目前一般情况好。其余就诊和体检学生均无明显异常。

  以上是这个事件的时间线,其他有关“家长卧底到学校打工一个月,发现证据”的事情,是一位职业技术学院学生科干事在她的微信群里编造出来的故事,属于谣言。

  而网络所传的那几张令人恶心的照片,正是其中三位家长进入冷库后,把姜黄素撒在鸡腿上、把红曲米撒在毛肚、牛肉上,再拍照P图,炮制出来的“食物变质发霉”的“证据”。这三位家长已经因“寻衅滋事罪”被逮捕,并且对自己在监控摄像头下的行为供认不讳,一位家长直言:“因为这几张照片看起来有些恶心,发到网上有震撼,能够让大家众志成城反对学校食品不安全。”

  

  

  

  

  所有事情陈述完毕,将来是不是还有变化和反转,我不知道,我相信你们也不知道,我们都是肉体凡胎的俗人,不是明察秋毫的狄仁杰、包青天,更不是赛神仙活诸葛,可以未卜先知,远在千里之外,靠一张键盘一根网线就能洞悉是非。

  能够指导我们的东西,无非是信息、情绪、逻辑而已,但在这个时代,信息可以编造、可以篡改、PS一张图片、伪造一个朋友圈截图、讲一个合情合理的故事,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大多数时候,我们都是跟着情绪走的,而我们的逻辑,因为论据的不充分、不真实,很可能差之毫厘、谬以千里。

  一开始,我同样觉得学校和供应商是有问题的,很多线索也证明确实有问题,所以我也站在激烈抗议的这一边。成都七中实验学校2017年有着和投资人之间的对赌利润,以及尝试上市的举动;而德羽后勤这么一家2015年才成立的公司,居然可以成为四川近10所学校的后勤供应商,2018年又转眼之间成为了食品供应商;同时,它还长期服务于四川中学校长协会,就连这个协会的秘书处,都设在德羽公司内。这一切,都有可疑之处。

  我们自然而然就会想起官商勾结、不良资本家疯狂牟利这些事情,从而义愤填膺,开始一厢情愿地表达自己的观点。

  但从一开始,我又觉得这件事透着诡异,请诸位想一想,如果七中实验学校真的十恶不赦,贪婪无厌,后厨食材真的如最初图片上那般恶劣的话,只怕有关部门早就依法处理了,何至于被闹出这么大的舆论风波?

  在汹涌的网络舆论中,这件事情早已偏离了最初的方向,维权者冲进仓库里伪造证据,成了寻衅滋事;把细节说得绘声绘色者,成了造谣传谣。我现在的判断是——如果学校真有问题,那么这些监控视频中的家长(到底是不是家长?),用伪证和谎言作为武器,倒成了维权的“猪队友”。

  这件事情,所有人又都被带了节奏,包括我自己,涉及孩子和食品安全的事情,大家都容易焦虑愤怒,然而这一次,咱又是被牵着鼻子走。

  然而即便是共青团中央、中国新闻网都做出了辟谣的报道,人们依旧将信将疑,“塔西佗陷阱”再次出现,人们依旧相信自己最初相信的事情,甚至有人说,3月10的时候,还有一批照片曝光,可惜到现在,也没有人亲眼见过那些照片。

  

  抱歉,我也很可笑,坚持了那么久的唯物主义,实事求是,到了自己头上,偶尔一放松,一冲动,还是会被情绪冲昏头脑,没有以事实为依据。

  学校食堂可能有问题,但我们不能因为愤怒,就用未经证实的材料攻击它,历史上,用谣言攻击对方的尝试,都没有好下场,我们,包括那些关心则乱的中产阶级家长,都是糊里糊涂盲人摸象。

  我还想起了另外一个问题,为什么每次食品安全问题,总是发生在那些学费高昂的私营贵族学校?边远地区农村希望小学的孩子们吃什么,有人关心吗?

  这个世界上,最容易的事情,就是做一个空怀正义之心,却不肯实事求是的网络包青天、键盘狄仁杰。

  网络上舆情监督也是正面作用的,我们“混乱”的声音,偶尔也能让事情抽丝剥笋、逐渐接近真相,甚至可以让社会向着正面的方向发展,就好比成都七中实验学校这件事,如果能够推动全国范围内对学校食堂、对食品安全的全面监督、调查,未尝不是大功一件。

  但是,我们不该失去实事求是的态度,无论这件事最终的结果如何,我们都不应该因为情绪、立场去提前站队,网络舆论、自媒体在调查真相方面的作用有限,不具备执法机构、调查记者那样的实地调查能力。所以,我们可以呼吁,可以责问,但不该造谣、传谣,不加思考地进行主观臆断,这是在给努力还原真相的人们制造麻烦,同时也是在给真正需要帮助的维权者制造障碍。

  有时候,舆论能生死人,有时候,舆论也能冤杀人。

  《让子弹飞》中的小六子到底吃了几碗凉粉?不剖开肚子,说不明白;剖开肚子说明白了,人都死了,又能如何?

  “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与诸君共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