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降低刑责年龄之争不妨从教育破题

2019-03-13 14:56:19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孟伟
点击:   评论: (查看)

  今年全国两会上,全国人大代表、重庆市谢家湾小学校长刘希娅等30名人大代表联名提交了关于修订《中华人民共和国未成年人保护法》的议案。对于未成年人犯罪问题,建议将我国刑法所规定的未成年人刑事责任年龄下限降低到12周岁;同时调整相对负刑事责任年龄为12周岁到14周岁,已满12周岁不满14周岁的未成年人,只对性质极其恶劣的犯罪行为承担刑事责任;相应的调整完全负刑事责任年龄为14周岁。(澎湃新闻)

  代表此番刑责降龄建议,再次将该不该降低刑事责任年龄之争推向公众视野。在信息爆炸的时代,如今的孩子确实比较早熟,12岁基本已经形成了自己的价值观和是非观,也具备了承担责任的基本认知。以近期湖南的两例少年弑亲案为例,因不满父母管教就持刀行凶、锤死父母,这样的问题少年却因不足14岁而免于刑责着实让人唏嘘。再比如年初安徽的两名14岁盗窃少年,在多地作案40余起,涉案价值20多万元,被抓后竟对警方称“还能再偷400天”。如果从这些个案来说降低刑责年龄是必要的。

  然而,要降低刑事责任年龄,尚须明确我国实施严重危害社会行为的人群是否整体趋向低龄化这个前提。正如最高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童建明针对记者“对低龄未成年人保护过度、惩戒不足”的质疑回应,这个问题我们要理性看待。罪错未成年人,他们是社会的危害者,同时也是不良环境的受害者。对他们应“严管又厚爱,宽容不纵容”,单纯运用刑罚手段不能彻底解决问题。教育是惩罚的目的,矫治是惩处的归宿。刑罚的最后性和可替代性“短板”需要教育的跟进补齐。

  纵观当前的未成年人犯罪事件,有一个共性原因就是教育的缺位,特别是家庭教育的缺失。破解降低刑责之争,不妨把教育作为突破口,从家庭、学校和社会三个方面筑起防治未成年犯罪的城墙。家庭教育要承担起“子不教父之过”的家庭责任,要以言传身教和陪伴式成长让孩子远离犯罪的土壤。学校教育要肩负起“教不严师之惰”的教育担当,要将心理教育、法制教育融入日常教学和学生管理工作当中,不让学生误入犯罪的歧途。社会教育即收容教养一定要跟上,兜住家庭教育和学校教育失败的底,要区别对待初犯和累犯,给罪错未成年人必要的管制和惩戒。

  诚然,降低刑责年龄之争还没有定论,教育和刑罚也同样不是万能之举,但一切有利于保护未成年健康成长以及防治未成年人犯罪的努力都应该被肯定。可是不论降低刑责年龄条件是否已经成熟,教育都是积极的、可控的、无害的,是该先行一步的。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