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安卓税”对国产手机影响有多大

2019-03-13 14:24:12  来源:观风闻  作者:铁流
点击:   评论: (查看)

  日前,有媒体报道,谷歌将从2019年第三季度起,对中国智能手机厂商收费,对象可能包括华为、中兴、小米等公司。之后被发现,这则消息其实是假新闻。不过,谷歌将征收“安卓税”倒是空穴来风。从结果上看,谷歌的“安卓税”对中国手机厂商影响相对有限,而且谷歌的“安卓税”归根结底是对欧洲对谷歌开出反垄断罚单的反击手段,并非故意针对中国手机厂商。

  

500

  谷歌将征收“安卓税”

  由于欧盟委员会认定:

  1、谷歌由于非法绑定谷歌搜索和Chrome浏览器应用程序至Android移动操作系统;

  2、非法付款换取手机生产商和网络运营商独家预装Google搜索应用;

  3、非法阻碍Android操作系统分支版的开发和分发,从而滥用了其Android的市场支配地位

  这些行为违反了欧盟反垄断法律,对谷歌开出了高达43亿欧元的罚单。

  其实,这并非欧盟第一次对谷歌开出罚单,在2017年,欧盟就以谷歌搜索引擎的搜索结果的显著位置仅给予购买谷歌搜索服务的公司(百度在这方面可以说是谷歌的学生,天下乌鸦一般黑)的名义,对谷歌开出了24亿欧元的罚单。

  在收到罚单后,谷歌显然不会坐以待毙,于是选择反击——宣布欧盟的裁定“将打破平衡”,为了保证给“开源安卓系统提供资金支持”,谷歌官方宣布,从2019年2月1日后,在欧洲激活的每台使用安卓系统的设备,都需要按全新的标准向谷歌缴纳许可费,许可费按照设备的规格,从2.5美元到40美元不等。

  也就是说,谷歌想要通过这种方式填平43亿欧元罚单的大坑,由于羊毛出在羊身上,谷歌这么做等于是欧洲的消费者帮谷歌支付了43亿美元的罚单,而且当填平大坑后,之后的日子里,进账的都是纯利润了。

  对中国手机厂商影响几何

  虽然一些文章把HOVM等国产手机捧得很高,并这些国产手机打上“新国货”、“国产骄傲”标签,顺带死踩联想的电脑。但实际上,就核心技术来说,国产手机的国产化比例并不比国产电脑高多少:

  就CPU来说,联想PC源自Intel、AMD;国产手机源自ARM;

  就GPU来说,联想PC源自英伟达、AMD;国产手机源自ARM、Imagination;

  就OS来说,联想源自微软;国产手机源自谷歌;

  就NAND和DRAM而言,联想电脑和HOVM的手机都源自三星、SK海力士、镁光、东芝、闪迪等厂商。

  ......

  唯一值得欣慰的就是部分国产手机和联想电脑采用了京东方的屏幕。

  可以说,联想电脑是依附于Wintel体系的产物,国产手机是依附于AA体系的产物,两者其实是五十步笑百步,乌鸦笑猪黑。一旦谷歌开始征收“安卓税”,国产手机根本逃不掉。

  也许有人会说,谷歌已经说明了针对中国手机厂商征收“安卓税”是假消息。

  但实际上,国产手机还是逃不掉。

  正如联想的PC卖向全球,国产手机也是远销海外,特别像华为这种和欧洲运营商关系非常密切的厂商,借助沃达丰等运营商的销售渠道在海外扩张业务非常迅猛。

  根据中商产业研究院的数据显示,在2018年第二季度欧洲智能手机市场出货量情况中,华为出货量达673万台,市场占比为24.8%,已经超越了苹果,位居第二位,仅次于三星。小米的出货量达到104万台,市场占比达到3.8%,位居第四位。

  

500

  

500

  由于谷歌是针对欧洲市场销售的安卓手机征收“安卓税”,那么,华为和小米必然逃不过缴纳“安卓税”的命运。此外,除了华为和小米,摩托罗拉/联想和一加也排入欧洲线上手机销售量前10位,可以说,“安卓税”对中国厂商在欧洲市场的影响不可小觑。

  应当建立中国版Wintel体系和AA体系

  一直以来,中国的商业公司倾向于跟在“洋人身后吃土”,联想依附于Wintel体系是如此,HOVM依附于AA体系亦是如此,即便是华为和中兴这样在通信领域具有很强研发能力的巨头,在3G通信标准制定中,华为和中兴也是趋向于跟随路线。

  当年国家决策TDS后,顶层设计上是希望众人拾柴火焰高的,但基于“跟在洋人身后吃土”才有前途的思路,华为和中兴参与度有限——中兴因为是国资民营,或多或少参与一些,华为是纯民营,参与程度比较低。

  业内人士告知:我是一进入华为就做TD。华为和西门子成立了鼎桥,就是跟踪一下。做了几年余承东把我们这个给停掉了。

  另有业内人士告知:领导人当时派人去说服侯为贵做TD,但侯为贵说中兴公司没能力做TD,最后是我去支持去做TD。纯粹个人行为。

  还有业内人士指出:当时华为和中兴也承接了项目,但拿了钱后,进度很拖,不上心,去做洋标准去了。

  从实践上看,商业公司受短期商业利益绑架,特别是在Wintel体系或AA体系中已经能够“跟在洋人身后吃土”的情况下,缺乏打破Wintel体系或AA体系的决心,很多商业公司热衷于“造不如买”或“在洋人地基上盖房子”,缺乏另起炉灶的决心和毅力。

  本次谷歌征收“安卓税”,虽然不是针对中国手机厂商,但警醒国人,不能受制于人。

  而且打破AA体系垄断并非不可能。

  事实上,中国是全球最大的电子消费品市场,并拥有700万公务员,3000万事业编制,数千万国企员工,仅这些体制内人员的公务机采购,就足以养活一个中国版AA体系。

  何况公务机不需要太多的“额外”功能,只要一个办公平台即可,压根不存在什么软件生态问题。这种缺乏生态的公务机还有一个好处,那就是可以彻底杜绝体制内单位以发放“移动办公终端”之名,行变相发福利之实。

  然而,目前的情况是,就铁流接触到的范围而言,公务机清一色AA体系,更要命的是,价格虚高程度和联想卖给政府的PC有得一比。诚然,政府采购就没有价格不虚高的,但从手机高企的定价来看,国产手机的鼓吹者恐怕没有多少底气去嘲笑联想不“爱国”。

  如果国内商业公司总是倾向于短平快的商业模式,满足于“跟在洋人身后吃土”,而不是“让洋人去吃土”,那么当“安卓税”到来之际,只能由全国老百姓为企业的短视来买单。

  (文/铁流)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