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百年暴力:女性不想要孩子,凭什么要感到内疚?

2019-03-13 09:13:31  来源:一颗土逗  作者:Lea Melandri
点击:   评论: (查看)

  社会把生育归为女性的任务,通过向女性不断灌输内疚感来束缚女性。这些厌女症患者们一面高喊着“天赋人权”,另一面却又剥夺女性堕胎、生育的自由。性别歧视贯穿于一切社会不公之中,面对这种不公所产生的对立与反抗,现在还只是一个开端。

  当前,平均每三天就会发生一起杀害女性的案件,但数百年来,从未有男性对此表示“与我们有关”,如果再称其为男权文化下的一种“结构性现象”,我们已经忍无可忍了。

  针对妇女的暴力行为、反堕胎的原教旨主义、性骚扰、工作中的潜规则等等,这些古老且野蛮的形式都不是在今天偶然出现的,而是来自生死攸关的权力。许多男人无法容忍女性的自由,有的男人则忍气吞声,还有的男人装聋作哑,对他们同伙的暴行视若无睹。

  可以说,在意大利,基于天主教原教旨主义的种族主义者与性别歧视者,跟操心纯种“意大利血统”的官员沆瀣一气,对妇女自由的攻击已经到了突破法律下限的地步。政治势力和组织们举着十字架,高喊着“生命优先”的口号,滋长着仇恨,甚至试图通过法律传递他们根深蒂固的厌女症。

  几天前,在米兰曼济加里(Mangiagalli)诊所,当妇科医生亚历山德拉·克斯特曼(Alessandra Kusterman)正进行治疗性堕胎手术时,诊所的门口却赫然出现了 “捍卫生命”组织(Ora et labora. In difesa della vita,一个基于天主教原教旨主义的意大利反堕胎组织)的宣传海报,上面印着一个正在对着孩子微笑的母亲,头顶是醒目的口号“不要终结他的心跳”,海报下方则是一个女性腹部,双手拿着B超图。

  

 

  反堕胎组织的海报(左)
  和女权主义者的反击(右,“自由万岁”)

  在意大利各大城市的管理部门中,像这样的海报和类似风气正在蔓延,例如维罗纳[1]。他们知道不方便直接攻击194号法案[2],就选择了一条最虚伪和最狡猾的道路:拿几百年来的生育任务做文章,向女性灌输严重的内疚感。

  反堕胎运动和反校园性别教育运动成了党派最拿手的意识形态武器,例如北方联盟党就通过吸纳性别歧视、种族主义和恐同症等世俗偏见来寻求共识。是时候怀疑,我们是否真的改变了性别关系。迄今为止,父权制的危机并未触动特权,而与各种形式的暴力和剥削的斗争中,女性仍在扮演着主角。

  今天,如果女性公开表示自己不想要孩子,就会被贴上“自私”的标签。数百年来,他们将“母性”强加给女人,并以此为借口,将她们赶出公共生活。如果女性决定堕胎,她们就成了“杀手”。男性往往用暴力让自己快活一把,而女性却要面临一次意外怀孕和一次会颠覆她人生的生育。如果她们反对丈夫、父亲、兄弟的家暴,或是反对那些会阻止她们提出异议的法律,比如反对最近北方联盟党会议上参议员皮隆[3]那样,就会被骂成“婊子”。然而,父权制才是所有恐怖事件的发端,从战争到大屠杀,从阶级斗争、种族主义、民族主义到种族灭绝,它充斥了整个历史。

  在向这一连串难以抵挡的性别暴力投降之前,我们应当意识到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它们并不是像报纸新闻所暗示的那样“莫名其妙”。如果一个温柔的儿子突然成为一只怪物,那么在他的成长过程和想象中,也许存在着某些疑点。

  哪怕只是将更多的目光投向婚姻关系和家庭内部,已经是有所进步了。我们没必要回避这一点:性别权力关系总是交织在最亲密的感情中。在成年后的亲密关系中,童年经历是产生暴力的根源之一,而母亲不可或缺的力量又助长了儿童的依赖性和脆弱性。尽管如此,人们对完美家庭的幻想依然顽固,也许在家庭内部,男孩的怀旧之情,女人作为母亲的不可或缺,以及父权制日渐衰退的残余影响力,让他们再次陷入混乱。统治者和爱人讲着同一套说辞:“我是你的”,“你是我的”,“我离不开你”,“让我受苦,让我去死,但你会留在我身边。(只是歌词?)”这并不意味着TA会为爱自杀,而是TA介入了爱。现在是时候破除这种迷思了。

  

 

  本文作者Lea Melandri

  迄今为止,从经济、文化到政治等方方面面,都暴露了这种男权文明的危机,它从意识形态上将“自然”调了包,将它的世界观强加于人类历史命运共同体。在某些始终难以解决的法律或权利上,我们不能浅尝辄止,然后迅速沦为厌女症的施暴对象。几百年来的历史表明,单一性别的文化是人类和自然的破坏性根源。

  今天,世界各地的广场上涌动着不同世代的女性,她们知道性别歧视贯穿于所有剥削、苦难和社会不公正的现实中,这一文化依然根深蒂固,某种程度上是无意识的,我们不幸创造并继承了这种文化。当前的改变还称不上激进:它涉及私人生活及公共生活中的制度、知识和权力,对于那些试图将各种形式的性别暴力合法化的政府,它是一种对立、不服从和反抗。

  注释:

  [1] 2019年3月29日至31日,意大利维罗纳将召开第十三届世界家庭大会(WCF)。该大会由美国基督教保守派(福音派和天主教徒)领导,吸引了欧美地区众多福音派、天主教徒、东正教及其他世俗社会的保守势力,主张民粹主义、反全球主义、反LGBT、反移民等,受到意大利领导人马泰奥·萨尔维尼(Matteo Salvini)的支持。萨尔维尼是意大利副总理兼内政部长,同时也是极右翼政党北方联盟党(Lega)主席,因其一系列备受争议的言行,被西方媒体冠以“意大利特朗普”的称号。

  [2] 即意大利的堕胎法,于1978年5月22日生效,1981年5月经全体公民投票予以确认。在该法案出现之前,由于宗教传统和世俗偏见,宣传避孕药具被视为一种犯罪,意大利境内的堕胎只能以秘密方式进行,女性不仅要承受高昂的医疗费用,而且常常需要跨越边境才能就诊。由于一些危险的堕胎做法,死于产后大出血及并发症的女性人数不计其数。经过艰苦的斗争和论战,意大利终于在1978年实现了堕胎合法化。

  [3] 2018年8月,意大利参议员西蒙·皮隆(Simone Pillon)针对离婚法递交修改法案,基于共同监护的原则取消了离婚后的赡养费,首次引入“家庭调解员”这一角色,并以保护儿童身心健康为由,强制规定孩子不管最后判给谁,另一方每月至少要有12个小时以上的时间陪伴孩子。这一法案引发了广泛的批评,认为忽略了女性相对弱势的现实处境,也忽略了孩子的真实需求,可能为那些因遭受家暴而提出分居的女性带去更大的风险。

  作者简介:莱娅·梅兰迪(Lea Melandri),原名玛达莱娅·梅兰迪(Maddalena Melandri),1941年生,意大利作家、记者、女权活动家。自70年代以来,梅兰迪活跃于意大利的妇女运动,著有多部相关论著,并组织创办了女性杂志《我要青草地》(L’erba Voglio,1971-1978)和《铅笔》(Lapis, 1987-1997),是意大利多家报纸的专栏作者。1987年,她组建米兰女子自由大学(Libera Università delle Donne di Milano),并从2011年起担任校长一职。

  原文链接:

  https://ilmanifesto.it/femminicidio-e-aborto-la-violenza-di-unemergenza-secolare/

  原标题:

  Femminicodio e aborto, la violenza di un’emergenza secolare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