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炒作“中国第二次人口红利”,非蠢即坏

2019-03-12 17:10:28  来源:秦鉴    作者:秦鉴君  
点击:   评论: (查看)

  你不注意明天的事

  就有人为你安排未来

  两会期间,本是传播“政能量”时刻

  秦鉴君看到这样一篇文

  

  这篇文章说的什么呢?

  

  都知道当下中国社会陷入严重老龄化,专家都在焦虑社会负担重、抚养比攀升,为政府操碎了心。

  开篇第一句话,在“老龄化”社会重压中直指曙光,可谓社会观察领域中的“巴菲特”,令人于焦虑中忽觉耳目一新、精神大振,快来看看它的论据:

  

  教育产业升级,教育覆盖率扩大,这点没毛病。

  不过,单拎文盲率下降说事,有点不够严谨。

  首先,我国自2000年起人口文盲率就降到6.7%以下了。

  所谓文盲率,是指15岁以上不识字人口,占人口比重。

  且很反常的是,自2010年降到4.08%后,居然反弹了。

  2013年是4.60%,2017年是5.28%。

  这说明什么呢?

  从2010到2017,有1995年到2002年出生的人口进入统计区;

  以我国人口平均寿命75岁计算,

  有1935年到1942年出生的一部分人口“退出”统计区,

  解放前,我国人口文盲率之高,大家知道的。

  1949年新中国成立时,文盲率是80%!

  这样此消彼长,结果全国文盲率还上升了!

  如果不是统计工作者误差大过小学生,

  那就是90后这批孩子中“文盲”增多了!

  在这种严峻问题面前,作者特意圈出1986年的总文盲率降低数,我很奇怪

  结果看到后面,我才明白。

  这几点“判断”并不是并列关系,而是递进!

  来看第二点:

  

  简单说,就是每个家庭花了更多钱更多时间培养孩子。

  教育产业升级的背后,也是学历升级。

  但其文重点,是我红线标出的地方:

  青年群体是未来开启第二次人口红利的重要基础!

  再看第三点:

  

  我算了一下,2050年65岁的人,正是1985年出生,如果算虚岁,正好是1986年!

  乖乖,前面什么文盲率之类,原来都是鲜活自然的铺垫啊!

  所谓“红利”,就是届时让80后、90后填充青壮年劳动力不足的大坑。

  说到这里,作者怕说得不明白,紧跟了第四点:

  

  最后一句话,把秦鉴君心里嘀咕的内容,全部挑明了。

  这叫四个判断吗?明明是两句开场白,一个中心思想嘛:劳动力不够,老年人来凑!

  其背后的逻辑已是老调重弹:出生率下降,就必然导致“劳动力不足”,“人口红利”下滑,所以需要老年人都去干活。

  这是一句诡论。

  很多看似像回事的道理,用事实对比一下,立刻就露馅了。

  很简单,像林则徐一样看世界就好了。

  

  以欧洲来说,英国、法国这种传统列强,多年面临青年失业率高的困扰;在东亚,去年韩国创造了 8年新高的失业率:显然,就连发达国家也会面临“劳动力”过剩的压力。

  人家人口超低增长,甚至负增长,照样失业,没工作!

  那么“人口增长”爆棚的印度,其“红利”怎样呢?

  很抱歉,今年2月最新的一则报道这样说:

  

  就连英国媒体都不得不承认,“印度所谓的人口红利杳无踪迹。”

  过去国内人多产业旺?抱歉,那只是廉价、有一定素质劳动力和发达国家产业转移,复合出来的假象。

  如今,东南沿海的工人工资上来了,聪明的资本家也开始向“薪资洼地”越南、泰国搬家。就连许多民族企业,也跑到中亚去开厂,赚取更多的“剩余价值”。许多工人又失业了。

  所以,就我国来说,社会老龄化和劳动力过剩并存,是大概率事件。

  所以,产业兴旺的前提,就是人口素质高、薪资待遇低的韭菜多。

  说到这里,就要议一议,工人工资为什么高了?

  大家都了解:源于高房价等高昂的生活支出成本。买套房需要一家三口不吃不喝几十年,你跟我说低工资?对不起,生活不下去,不如回农村。

  

  我们的专家,一方面徒劳强调大家理性买房,可以先租房——尽管公租房要摇号排队,而且可能偏到了能回老家的程度;另一方面,各地“土地财政”搞得风生水起。

  在这种情况下,你让青年人降低薪资期待?

  Excuse me,怎么可能?

  于是问题的实质,就变成市场缺少“高素质、低薪资期待”的就业人口。

  青年人要成家立业,要养老人,压力大,有高薪酬期待是必然的。但是老年人不同,能赚一分添补家用就是贡献,于是多少低薪资的岗位,如门卫、清洁工,都是老年人在担当。他们是廉价劳动力的天然源泉。

  不能解决生活成本高昂的“痛点”,就只能盼着造出“低薪资期待”的廉价韭菜。

  

  于是,多一些机制、政策来“帮助”老年人就业,似乎变成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

  问题是,产业转型升级不可避免。

  我们将如何面临人工智能、大数据等技术到来的新时代市场?届时简单、低水平重复的劳动岗位必然被替代,社会整体对劳动力的需求在降低。不要忘了,目前中国还有3亿人口在农村,新的城市化,仍需要足够岗位消化人口的转移。

  就连写出这篇神文的南开大学人口与发展研究所两位专家,也最后加了第五条:

  

  他们也承认: 劳动力市场转向高质量人才。

  问题是高技术人才、创新型人才、战略型人才有多少?有4.4亿吗?个个进华为,研发万元手机吗?

  这不是对前四观点活脱脱打脸吗?

  恶心的不止想法,更龌龊的是不加遮掩。

  这些专家们,只字不提如何改善老年人福利,就越过当事人,直接“安排”起晚年人生。似乎只要“红利”两个字祭出,届时80后、90后就必须躺得笔直,做好为“高级需要”服务的觉悟。

  我在想,成为这两代人真是憋屈。已被调侃为“最委屈的一代中国人”,不敢死、不敢病、不敢结婚,年轻时被催促为大局生“两孩”,老了还要再挨一刀。《西游记》里擅做人肉制品的狮驼国大厨们看见了,也会赞美一声:

  零落成泥碾作尘,始终“香”如故。

  特别是出于中国特色的国情,大部分国人,都是期望辛劳半生,能够安度晚年,所谓先苦后甜。

  而在传统中国家庭,老年人还承担抚养孙辈的“重任”。

  ……

  考虑到这一背景,就更让人对“让老年人成为红利”的论调感到震惊。

  我同意老年人有工作权利,但请让老年人去自主选择,而不是作为“红利”被推动!

  我所惊讶的不是一两位专家如此说,而是前赴后继的专家,像打不死的小强一样,顶着人民的口水,到处制造噪音。

  

  好像他们不会老去,也许他们老去仍能躺在讲桌上挣钱。他们不是那需要被扔进市场的一分子。

  但我担心的却不是这些专家,而是他们包装得完美的糖衣炮弹,经过“讨论”后,落定为“共识”。

  一旦成为共识,一旦接近现实,很多事就变得理所当然:

  既然这些老年人能打工养活自己——

  他们的养老金,就要不了那么多了吧?

  作者:酌月 编辑:妍妍

  审核:酌月 图片来源于网络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