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大同世界?

2019-03-06 15:16:41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轻松笑
点击:   评论: (查看)

  隐约听到一声鸡鸣,哦,天亮了吗?带着惺忪的睡眼醒来,感觉身体有点不对劲,但又说不出原因。

  走出屋子,明媚的阳光洒在大地上,山川河流显得非常美丽,不知为什么,忘了自己什么时候回到老家了。很明显,我置身其中的,是老家熟悉的山、熟悉的水、熟悉的一切,不同的是——这山山水水好像比印象中要美丽得多。

  父亲从屋里走了出来,还没来得及打招呼,就听到他习惯性的吩咐:“今天生产队上要收儿菜,我先上前去,你洗漱完之后就赶过来,顺便把车开到田里。”

  我一脸懵:“生产队?车?我不会开车啊!”

  父亲生气了:“你都开了那么久的车了,竟然说不会?多拉点儿菜,多为社会主义服务,不是更好吗?”

  我更懵了:“什么?为社会主义服务?”

  现在还有人这样提吗?不会了。显然,这并不是我所熟悉的那个世界,父亲说的跟我想的完全不在一个频道上。

  父亲听了我的话,又补充了一句:“今天劳动大生产,我们要把队上的儿菜收了,拉到昆明调拨中心去,冬天寒冷,很多地区还没菜吃呢。”

  我好奇地问了一句:“现在是哪年哪月啊?”

  父亲一呆,说道:“2019年腊月十一啊,星期三,大水塘街赶集,正好有大货车到弥勒高铁站,顺便运输儿菜,你怎么连这个都忘了?”

  此言一出,除了震惊,我完全不知道说什么好。时间一致,地点一致,做的事情也一致,甚至所有的场景,除了父亲的话语之外,全都非常相似。

  来不及细想,赶快洗漱一番,准备去开车。可是,当我看到车的时候,犹豫了,那玩意比想象中的要大得多,我根本不敢开上路。没奈何,只好挑上一对竹篓子跟着父亲一起到田里了。

  意料之外的是,这里的田除了方位正确以外,跟想象中的完全不同:没了熟悉的田埂,偌大一片,印象中是几十家人的,可现在看到的却是一大块——似乎从来没有分开过一样。

  我终于想到了一种可能性——这不就是生产队时期的状况吗?所不同的是,路边停了几辆大卡车——比想象中的要大得多,生产队时期是没有这种东西的,特别是像我们那种山旮旯里。车旁边,有人在称儿菜重量,有人在记录数字,但就是没人给算钱——难道这儿菜是免费的吗?

  干了大半早上,父亲也收了一大挑,我正要帮他挑到大卡车上时,他说了句:“我来吧。”

  我回道:“你都65岁了,这一挑儿菜足有七八十公斤(千克)重呢。”

  他笑了笑:“没事,我身体好着呢,区区不到百十公斤还不在话下。”

  我震惊了!什么时候,父亲的身体竟强悍如斯?不说他的右臂早已残疾,前些年挖煤炭更是把腰也给挑出问题来了,即便是在没有任何损伤的情况下,要挑起百十公斤的重担,在他这个年龄也是不可能的啊!

  这是什么情况?再细细一看,奇了!父亲残疾的右臂竟然伸得很直(他的右臂本来是残疾了,没法伸直,只能伸到120度角的样子)。更恐怖的是,他果然没有说谎,那满满一大挑儿菜,他弯下身子一用力就稳稳当当地挑起来了。虽然距离大卡车不到50米,但这番景象也是我无法想象的啊!

  跟其他人一样,父亲卸下儿菜之后,也只是记了个数字,没有算任何一分钱,就像这挑儿菜是白白送给大卡车拉走的一样。

  送完儿菜,父亲重新返回田里。我好奇地问:“爹,你的手不疼了吗?”

  他奇怪地问:“我的手一直不疼啊,为什么会疼?”

  我以为他忘记了,提醒了一下:“你的右臂不是在1996年咱们家房子被火烧了的时候,烧残疾了吗?”

  他很生气:“你说啥呢,我们家房子什么时候又着火了?”

  额,父亲的话让我感觉自己对这个世界非常陌生,明明应该发生的事情没有发生,后面的所有一切都不是这样了。

  也不知儿菜收了多久,但听到村里的喇叭声响了起来,前面是一段短暂的音乐,接着就有人在喇叭的另一头喊道:“在田里收儿菜的三队队员们,饭已经熟了,大家回仓房吃饭啦。”

  神奇啊!不在我的想象范围内……

  走在路上,我跟父亲聊了起来。从谈话中,我终于明白了很多!

  自新中国建立以来,农村实行人民公社制度,整个土地政策都是以公有制为主,后来逐渐发展壮大,一直沿用至今。

  这些年,由于基础设施建设比较完善,大卡车成了我们那里重要的物资运输工具,村里面的所有物资来自全国各地。

  其中,弥勒市有一个高铁站,除了乘客运输以外,还负责各种物资运输。就像这一次,咱们的儿菜要运输到北京,先用大卡车运输到弥勒高铁站,大概半小时的时间,再通过高铁运输到昆明调拨中心,然后再用超高速的管道高铁分别运输到各大省会城市,据说运输到最远的哈尔滨只需要三个小时,一天的时间内,几乎就能完成所有的运输任务。换言之,我们早上从云南地区的田里收来的儿菜,晚上就能摆到哈尔滨市区市民的餐桌上!目瞪口呆的神奇!

  这还是我认识的中国吗?这还是我生活的社会吗?这还是那个记忆中的农村吗?

  一切都不像啊!

  在这里,我们村一千多人,大早上喊吃饭了,整条街上便熙熙攘攘,完全跟繁华的镇子赶集差不多。大家一路过来有说有笑,好像很轻松的样子。

  记忆中,很多人已经外出打工了,而且现在村里面常住人口不到600人。可这里的景象却完全不同,不仅村里面的常住人口在这里,就连那些“外出打工”的也一个不少地见到了。难道是因为要过年了吗?

  不对,大家完全跟平常劳动一样,过年的气氛并不是这样的。

  仓房食堂很大,共分四层,每层足有四五十桌饭菜,每桌8个菜肴,看起来就是一桌家常菜,不过像这样吃饭倒是超乎了我的想象。

  这时我才注意到,村里的房屋不知什么时候变了样,以前参差错落的单门独户,现在都变成了井然有序的各栋小别墅,从外表看来,所有人家大同小异。看起来跟城市没啥两样,只不过坐落于大山深处,更显得美丽绝伦!这手笔,谁干的?难道各家各户私人财产也能统建了吗?要知道,我们村的住房用地非常紧张,左邻右舍为了一只墙脚争得头破血流是常有的事,怎么现在都没人计较了?

  早早吃过午饭,在回家的路上,隐约听到一位九十多岁的老爷爷笑呵呵地说:“咱们现在是社会主义中级阶段啦,生活过得好啊,咱们那年头……”记忆中,他早在八九年前就已经过世了,怎么现在看起来,精气神还那么好?

  社会主义中级阶段?不应该是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吗?不应该是奔着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奋斗吗?

  疑惑之余,我走路也心不在焉了。

  忽然,迎面走来一对母女,还不等我反应过来,那小女孩便开口了:“哥哥,你吃过饭了吗?”

  这声音……我急忙抬起头来,但见……

  母亲!妹妹!!

  那个早在十九年前就已经失踪了的我最亲的两位亲人,她们怎么会在这里?什么时候她们又回家了?十九年了,至今杳无音信的母女,竟然就出现在我眼前!

  我心里的激动溢于言表!

  “妈,妹妹,你们怎么会在这儿?”

  母亲用她那略带笨重的声音道:“我们刚从外面回来,准备去吃饭呢。”

  我不知道自己该说点什么好,妹妹已经长大了,不过怎么看都像个十三四岁的小女孩。额,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心里面有很多疑问:“你们什么时候回到家的。”

  母亲道:“我们没回家啊,准备先到仓房吃饭,然后再回家。”

  “不,我不是说这个,我是说,你们被人贩子拐走之后,什么时候回家的?”

  妹妹瞪大了眼睛:“哥哥,你说什么呢?我们什么时候被人贩子拐走了,哪来的人贩子啊?”

  我一时语塞……

  是啊,这里哪来的人贩子?要真有,早被左邻右舍检举,被人民群众批斗了。

  原来,我所想象的一切都没有发生,母亲和妹妹根本就没有失踪过……

  不知道是心情太激动,还是因为什么原因,忽然,身体一阵颤抖,与此同时,耳边传来一首熟悉的音乐……

  什么?闹铃声!

  原来,我竟然做了一个“双重梦”!现实的我,就在男生宿舍床上睡着呢。离家千万里,今天的工作还有很多没做;父亲自然已经老了,65岁的他只能在家勉强管理土地;母亲和妹妹……唉,至今依旧杳无音信!

  社会早已是“各人自扫门前雪,休管他人瓦上霜”的社会,社会主义吗?人民公社吗?便利的交通吗?现实中难找啊!

  我只是做了一个“大同世界”的梦而已!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