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孟晚舟反诉,特鲁多“白莲花”人设已垮

2019-03-05 10:36:20  来源:后沙月光  作者:后沙
点击:   评论: (查看)

  加拿大总理特鲁多曾有许多机会可以化解“孟晚舟事件”,甚至可以将危机转化为红利,然而,加拿大当局却一条道走到黑,把政治迫害行为活生生演成了一场“司法闹剧”。

  事件爆发之前,中加关系非常平稳,合作良好,加拿大给中国人的观感一直以来相当不错。加上特鲁多是前总理皮埃尔.特鲁多的儿子,而皮埃尔.特鲁多又是中加关系正常化时加拿大方面的主要推动者,因此这位“特鲁多王朝”继承人,自然得到了特殊的政治加分待遇。

  然而,加拿大与中国打交道的诸多有利因素,在这位“败家子”的不懈努力下,迅速消失殆尽,不但两国官方关系降至冰点,而且民间对加拿大政府也是充满了反感(除了逢洋必跪的狗狗们)。

  3月4日据加拿大《环球邮报》消息,孟晚舟已将加拿大联邦政府、加拿大边境服务署(CBSA)以及加拿大皇家骑警告上法庭,指控它们侵犯了她的宪法权利。

  

  家底雄厚的华为完全有财力通过法律手段捍卫孟晚舟的人权和自由。加拿大当局到时可不要把“司法独立”吃进肚子里,动用政治力量与美国政治目的紧密配合。

  孟晚舟反诉,是因为加拿大司法部门在3月1日正式发出授权,允许法院启动引渡程序,并将在3月6日举行听证会,这意味着由加拿大单独决定释放孟晚舟变得不可能。

  孟晚舟司法委托的Gudmundseth Mickelson LLP律师事务所已于3月1日向不列颠哥伦比亚省高院提起诉讼。在非法拘捕孟晚舟当天,加拿大当局并没有告知她被“逮捕”,而是利用海关常规检查的幌子,诱导并强迫她提供信息和证据,然后再进行“逮捕”。

  如果按正常程序,孟晚舟将立即找律师应询,不必由自己来回答任何带有法律陷阱的问题。也就是说,加拿大当局用十分卑鄙的手段策划了“逮捕”行动,江湖险恶,幕后必有黑手,而这只黑手的动机就是政治,而决非司法。

  孟晚舟在起诉书中要求赔偿,并非在乎赔偿金额,而是法庭一旦判她可以获得赔偿,那么可以证明她受到加拿大当局的不当对待。

  反诉加拿大政府说明她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只要控告成功,即使最终她在“引渡官司”中被裁定要到美国受审,律师仍可利用这个判决,作为抗辩理由,通过司法程序,推翻引渡裁定。

  至于具体细节,外界目前无法得知,这肯定是一场马拉松式的法律斗争。做最坏的打算,争取最好的结果。

  逢洋必跪的又开始一轮新舆论炮火轰炸,它们正在为加拿大政府可以成为被告而感动流泪。逻辑还是那个逻辑:你没有犯法,加拿大怎么会抓你?到今天还相信这是一起单纯司法案件的人,智商不会超过五岁。

  政治,可以说是此案发生,发展,发酵的唯一因素。

  美国通过此案为抓手,在压制中国通讯科技企业发展,中美贸易磋商等等方面,为自己增加政治筹码,说是“扣留人质”也不过份。

  加拿大当局想通过此案,向美国进行政治效忠,甚至不惜损害本国利益,更深一点说,特鲁多的自由党2015年上台离不开美国的帮助,反过来,美国也能让他垮台。

  

  特鲁多是整场闹剧中的男主角,他的出场非常低调,台词只有一句:“加拿大是司法独立国家,我不干涉此案。”把政治责任推得一干二净,自欺欺人说与政治无关。

  与老特鲁多执掌加拿大16年,历经风雨相比,1971年出生的特鲁多是个温室里的“妈宝”,她母亲玛格丽特是自由党内阁部长辛克莱的女儿,家庭的政治背景,使他在17岁时就涉足政坛。

  由于母亲与父亲年纪相差30岁,性格活泼的玛格丽特与老特鲁多分居,6岁的特鲁多跟妈妈和保姆成长,用古话说就是“生于深宫之中,长于妇人之手”。

  特鲁多无需为生活操心,也无需经历政治恶斗,在麦吉尔大学读书期间以擅长辩论和演讲闻名,这也是他唯一擅长的。

  在短暂的教师生涯之后,2000年特鲁多正式参加自由党政治活动,一切顺风顺水,迎接他的总是鲜花和掌声,2002年起主持自由党青年计划,2004年与弟弟萨沙建立特鲁多和平与冲突研究中心,2008年成为国会议党,2012年在父亲势力的护送下,成为自由党党魁,2015年登上总理宝座。

  公益,潮人,演员,拳击手,划艇,网红是他的主要吸票标签,2014年自由党为了造势也给他量身拍摄了一部电影《天佑贾 斯汀·特鲁多:21世纪的政治艺术》,并送到21届瑞士尼翁国际电影节上放映。

  上台后,他让人印象深刻的政绩有两件,一是接受数万名中东难民,二是大麻全面合法。还有女权,无性厕所,安乐死,允许公务员佩戴宗教面纱等等多元化措施。这些是加拿大内政,无所谓评价不评价,白左即正义。

  

  问题是特鲁多精心包装的小清鲜形象正受到来自自由党内部的质疑,2月27日前司法部长威尔逊-雷布尔德在国会作证,她指证特鲁多亲信持续不断向她施压,要求她停止对大型建筑公司SNC—兰万灵集团行贿案的调查。

  2018年9月特鲁多当面威胁她,起诉一事不仅事关就业问题和魁北克选举,更关系到他的大选前途,如果不停止司法调查……

  当她反问特鲁多是否在进行政治干预时?特鲁多称,不是,他只是想找一个解决方案。

  2019年1月,拒绝配合的威尔逊-雷布尔德被调离(解除)司法部长职位,成了退军服务部长。

  2月18日,特鲁多心腹,大选操盘手,他的办公室主任,首席秘书,47岁的杰拉尔德·巴茨辞职,将SNC—兰万灵集团的贿赂和欺诈案与特鲁多切割。

  巴茨否认向司法部施压,他只是想让SNC—兰万灵集团达成庭外和解。特鲁多马上接受他的辞呈,丢车保帅,不得不为。

  上周听证会后,保守党领袖希尔要求特鲁多辞职,称“他不能再领导这个伟大的国家”,同时要求警方对特鲁多干涉司法进行调查。特鲁多拒绝辞职,并反对解散国会提前大选。

  特鲁多面临的问题不是仅仅是干预司法,为SNC—兰万灵集团脱罪向司法部门施压,难道没有利益输送在背后?

  他在孟晚舟事件中是怎么说的?他在SNC—兰万灵集团行贿案中又是怎么做的?

  中国没有要他干预司法,只是提醒他不要对中国公民进行政治迫害,而他却装出一副白莲花的样子,一步一步将事件推向死胡同。

  特鲁多不是在维护加拿大司法,而是在破坏加拿大司法,“司法独立”对他来说是一条不存在的裤子,就像不要指望在他身上看到责任心一样。

  如果一个国家政治上无法独立,又谈何司法独立?老特鲁多尚能与美国叫板周旋,而他却甘心充当伺奉美国的奴婢。

  白莲花的人设已经垮了,绿茶BOY的形象将越来越清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