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请“两会”代表关注!翟天临事小!杜晓山等人事大!

2019-03-04 16:56:08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王化信
点击:   评论: (查看)

  ——十二论最高学术殿堂弄虚作假二十年

  王化信

  影视演员翟天临引发学术不端问题争议之后,在网上看到这样一句异常沉重的话“中央政法委长安剑发文,不放过翟天临,是不想放过中华民族发展机遇”。我的第一感觉是“中华民族发展机遇”这个“帽子”太大了,“翟天临”这个人物又太小了!根本戴不起来!我倒是认为,最高学术殿堂炮制了“学术造假的两项世界纪录”,引领中国学术造假二十年,生产了成千上万翟天临及其师兄、师弟、师姐、师妹的,堪称“造假航母”的杜晓山、潘晨光、刘玉满等党委书记、局长、处长及其背后的院长、部长、学部委员们戴这顶帽子却是很合适。“两会”在即,因为此事不仅关系学术兴衰,而且关系国家和民族的前途与命运。需要“两会”代表并通过“两会”代表引起全国人民高度重视。故写此文对上述观点提供更详实的证据和进一步论证。

  有比较才有鉴别。在博文《最高学术殿堂的学术造假比高校要严重一百倍——十一论最高学术殿堂弄虚作假二十年》中我们列出了相当于翟天临博士论文抄袭533倍的“成果数量造假”,951倍的“成果质量造假”,1484倍的“评委投票造假”。举出了在全国高校都不可能出现,在整个学术界空前未有世界罕见的对比实例:一个生在城市、长在城市、不爱农村、不爱农民、不懂农业的工学博士在农发所竟然顺风顺水、春风得意、占尽先机、被捧上天堂,而生在农村长在农村、爱农村爱农民懂农业的农学博士却在农发所屡遭排斥、倍受打击、寸步难行、被踩下地狱。前者几年达到的目标,后者竟然是一辈子乃至几辈子也达不到。这些令人惊诧的数字对比和荒谬绝伦、荒唐无比的实例对比无可辩驳地证明了最高学术殿堂学术造假的严重性。

  为了让大家具体了解最高学术殿堂的贪腐官僚和学术骗子如何通过弄虚作假凌辱正义、践踏公平、淹没正气、戏弄学术、扼杀人才、培植奴才、拉帮结派,需要着重向大家介绍一下造成这一切严重后果的最主要、最根本、最卑鄙、最荒唐的造假手段。即“成果质量造假”。

  “成果质量造假”也就是“代表作评审分数造假”。这是农发所的贪腐官僚和学术骗子为了排斥打击妨碍他们以权谋私的正直学者,精心炮制的一套专门用于代表作评审弄虚作假的法术。这套办法打着“双盲法”的旗号。上蒙有关领导,下蒙广大群众,外蒙外单位专家,内蒙本单位当事人,主蒙除了作弊者本人之外的全体评委;擅自盗用外单位专家的名义,阴谋盗取“双盲法”作为一种客观公正评价方法的名誉,猖狂盗窃本应通过公平竞争才能得到的名利。故此被称为“五蒙三盗术”。因其主要责任人为农发所所长张晓山、党委书记杜晓山、科研处长刘玉满,又称“张杜刘法”,群众称为“长毒瘤法”。这套办法一出笼当年就被识破,被揭发举报。但由于原院人事教育局副局长潘晨光等人的顽固庇护,至今没有受到认真查处。反而成了最高学术殿堂引领全国弄虚作假的操作规程与技术指南,同时还是造假者的遮羞布与护身符。这种办法的威力我们已经计算过,相当于翟天临博士论文抄袭的951倍。这是按照贪腐官僚提供的已经掺杂使假的数字计算的结果。如果要按真实数字计算,仅此一招就让正直学者的研究成果归零的不是七年间发表的107万字,而是12年间发表的220万字。相当于翟天临博士论文抄袭的1956倍。

  为了具体准确地让大家看到最高学术殿堂弄虚作假的荒唐程度,现在列出1998 年在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研究所参与正高级职称评定的 “代表作”论文题目:

  1) 论农业产业化内涵的界定

  2) 关于农业产业化的若干理论问题

  3) 改革以来农业财政投入与政策

  4) 财税体制、乡村集体企业与“以工补农”

  5) 中国农业剩余劳动力的估计方法与实证

  6) 农村经济发展对国民经济的影响

  7) 棉花购销制度改革研究

  8) “休克疗法”与俄罗斯农业市场化改革

  9) 中国的三元经济结构与劳动力转移

  10)“关系”规则与资源配置

  按照杜晓山等人炮制的“代表作评审弄虚作假专用法术”——“五蒙三盗术”(长毒瘤法)鼓捣出来的评审结果如下表所示:即1)、2)两篇的作者为王某,平均得分55.6;3)、4)两篇的作者为朱某,平均得分为75.7;5)、6)两篇的作者为刘某,平均得分为69.9---------。

  

  正因为这种造假手段的威力无比,又百试不爽、万无一失。自然就成了最高学术殿堂引领全国学术造假的最强大武器。成千上万地扼杀本来可以成为大师甚至问鼎诺贝尔大奖的优秀人才;成千上万地生产出像霸座男和翟天临这样的接班人。翟天临不过是最高学术殿堂的杜晓山、潘晨光、刘玉满等“精英”掀起的弄虚作假滚滚波涛泛滥成灾二十年喷溅出来的一个小小污点而已。关注这个污点,擦掉这个污点,当然也没有错!但是,如果以为处理一个翟天临,活捉一个梁莹就能治理学术不端,净化学术生态环境,那就大错特错了!

  拍一两只苍蝇根本改变不了垃圾场和臭茅厕的脏乱差!中国学术不端、学术造假、学术腐败的总源头在最高学术殿堂。杜晓山、潘晨光、刘玉满这三位“代表作评审弄虚作假专用法术”的炮制者、实施者、捍卫者,正是这套弄虚作假系统工程的总设计师,安排导演形形色色欺蒙诈骗闹剧的总执行官和大搞作品评定颠倒黑白人才选拔逆向淘汰的总裁判员,也是靠这套法术被他们捧上天的领衔违规的一窝院长、部长、学部委员和假冒伪劣权威的总护卫队长,还是把成千上万优秀学者淘汰出局踢下地狱的总监狱长。正是这些人及其背后的邪恶势力使“学富五车,不如有个表哥”的潜规则畅通无阻,毁了“科教兴国战略”;使“才高八斗不如会当走狗”的潜规则百试不爽,毁了“人才强国战略”;造成了“有权的就是任性。没权的只能认命”的生存环境。在2014年“两会”上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矿业大学(北京)副校长姜耀东说:“大家都想当官,谁还愿意安心做研究?”正是这种生存环境的真实写照。

  要彻底解决学术不端、学术造假、学术腐败问题,必须要从源头抓起,从最高学术殿堂中国社会科学院抓起,彻底改变这种“唯官唯权唯上不讲理”的恶劣生态环境。这是一场异常艰难、异常伟大的持久战。打赢这场持久战的突破口就在抓住引领弄虚作假二十年的杜晓山、潘晨光、刘玉满三位精英。趁这三位还都健在,抓住他们,彻底弄清他们炮制实施捍卫“代表作评审弄虚作假专用法术”——“五蒙三盗术”(长毒瘤法)引领全国弄虚作假二十年的前因后果、来龙去脉,彻底挖出真相,彻底肃清流毒。堵住以权谋私、以私灭公、以骗术杀学术的歪门;阻断培植奴才扼杀人才的邪路,扒掉那些被捧上天堂的假冒伪劣专家的画皮;解放那些因捍卫人间正义、社会公平和学术正气而被淘汰出局踩下地狱的优秀人才,向火山爆发一样释放出推动我国学术发展与社会进步的正能量。这才是中央政法委长安剑同志说的“中华民族发展机遇”。因此,向“两会”代表呼吁!向全国人民呼吁!请大家以时不我待的急迫感和舍我其谁的担当精神,敦促最高学术殿堂中国社会科学院抓住这三位,以此为突破口,带动全国,抓住这个“中华民族发展机遇”,为尽快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做出贡献!

  相关博文:

  1、百度百科:《翟天临学术门》

  2、王化信:《不是“要疯了”而是“二十年前就已经疯了”——十论最高学术殿堂弄虚作假二十年》

  3、新华微评:《造假必须严惩,学术才有尊严》

  4、王化信:《最高学术殿堂的学术造假比高校要严重一百倍——十一论最高学术殿堂弄虚作假二十年》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