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李华亭:正确对待朝鲜半岛的“核”与“和”问题

2019-03-04 15:04:38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李华亭
点击:   评论: (查看)

  人民日报3月4日发表了《朝美领导人河内会晤加深了相互了解》一文,对朝美领导人河内会晤并未签署双方预期的协议深感惋惜。文章认为:“如果不从根本上结束朝鲜半岛的战争状态和冷战状态,不去建立起朝鲜半岛永久和平机制,就无法在战略信任基础上稳定而可持续地推进无核化;而不实现半岛无核化,半岛就始终不能摆脱基于‘相互核威慑’的‘核恐怖和平’,半岛就毫无真正的和平可言。”对人民日报的这一观点,本人不能苟同。

  一、我们知道,朝美今天的和谈局面是朝鲜拥有核导武器带来的。可以设想,如果今天朝鲜手里没有核武器和洲际导弹,朝鲜将是什么局面,这个问题很好回答,朝鲜将不是伊拉克就是利比亚,不是叙利亚就是伊朗,朝鲜哪里会有今天这个和谈局面,所以,可以说,正是因为朝鲜有了核导武器才给朝鲜带来和平的希望,而不是人民日报所说的“不实现半岛无核化,半岛就始终不能摆脱基于‘相互核威慑’的‘核恐怖和平’,半岛就毫无真正的和平可言。”

  二、靠什么手段“结束朝鲜半岛的战争状态和冷战状态,建立起朝鲜半岛永久和平机制”是人民日报提出的又一问题,它给出的答案是朝鲜弃核,实现朝鲜半岛永久无核化。这里有一个前提问题不得不说,在朝鲜半岛的战争状态和冷战状态这个问题上谁是主导者?是弱势的朝鲜一方还是强势的美国一方呢?显然是强势的美国一方,也就是说,不是朝鲜不想结束战争状态而是美国不想结束,结束战争状态的主导权在美方而不在朝方,根本就不是朝鲜方面弃核美国就一定解除朝鲜半岛的战争状态。而此时人民日报却说“不实现半岛无核化,半岛就始终不能摆脱基于‘相互核威慑’的‘核恐怖和平’,半岛就毫无真正的和平可言”,就不能“结束朝鲜半岛的战争状态和冷战状态,建立起朝鲜半岛永久和平机制”,显然这是不成立的。还是毛泽东同志说得好,我们爱好和平,但以斗争争和平则和平存,若以妥协求和平则和平亡。毛泽东反复强调的一句话,实质上是弱势博弈者的自存之道,这是以强势博弈者的扩张意愿是否得到有效遏止为依据的,在支付足够的斗争成本并挫败强势博弈者的企图之后,和平相处才是有可能的。在这个思想里面,强势博弈者是拥有主导权的一方,弱势博弈者没有主导权,所以必须被动地支付斗争成本,而且还得是提高自身的无形实力这样一种特定的有效支付方式,这就是斗争的必要性使然。

  三、我们看到,解除朝鲜半岛战争威胁,促使美朝和谈的因素是朝鲜的拥核,同样,我们可以推断,维护朝鲜半岛和平的主导因素也将同样是朝鲜的拥核。朝鲜若不拥核,狗屁都不是,哪里朝鲜与美国的和谈可言,朝鲜若不拥核,狗屁都不是,哪里今后朝鲜半岛的和平可言,由此可以看出,朝鲜人民的反抗帝国主义的斗争并取得了胜利,给全世界人民树立的一面旗帜,“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世界上根本没有救世主,要创造幸福全靠我们自己”,如果世界上多出现几个像朝鲜这样的反抗者,那么,帝国主义到处横行霸道的日子就会早日结束,如果世界上多出现几个像朝鲜这样的反抗国家,那么,中国长期以来所提倡的多极世界和命运共同体才有可能实现。

  现在朝鲜半岛面临的不是有核化、无核化的问题,而是如何管控核导的问题,而是以“核”促“和”的问题,如果人们还纠缠于朝鲜半岛的无核化问题,让我说,此类人不是无知就是傻子,否则就不可能不与时俱进而还要刻舟求剑呀!

  附:人民日报《朝美领导人河内会晤加深了相互了解》

  2019年03月04日

  朝美领导人河内会晤并未签署双方预期的协议,国际社会深感惋惜。值得重视和赞赏的是,朝美双方都愿意就尚未解决的分歧继续谈判,这不仅彰显了双方在继续对话还是重回对抗的十字路口,共同作出了负责任的正确选择,而且标志着长期敌对且错综复杂的朝美关系,被纳入了基于双方相同战略决断的谈判轨道。

  值得重视和赞赏的是,朝美双方都愿意就尚未解决的分歧继续谈判,这不仅彰显了双方在继续对话还是重回对抗的十字路口,共同作出了负责任的正确选择,而且标志着长期敌对且错综复杂的朝美关系,被纳入了基于双方相同战略决断的谈判轨道。

  这次朝美领导人会晤以及此前紧锣密鼓的谈判,使双方在实现朝鲜半岛完全的无核化、建立朝美新型关系、推动建立半岛永久和平机制这三大问题上,进一步加深了相互了解;双方还就结束两国之间的战争状态、互设联络处等实质性措施,进行了颇具建设性的探讨。正如朝中社3月1日报道所指出的,“朝美元首举行的一对一会谈以及大范围会谈,推动朝美新加坡联合声明的历史性进程取得了令人瞩目的进展”。对于此次会晤未能签署协议的原因,虽然双方各执一词,但是分歧的实质十分清晰,那就是:朝鲜采取什么样的弃核行动,来换取美国什么样的“对应措施”。这个实质性分歧并非首次出现,而是长期横亘在朝美双边谈判中的老问题。

  事实上,自上世纪90年代初以来,朝美就曾围绕无核化以及结束两国敌对状态等重大问题做过多次努力。每次双方谈判取得进展又陷入破裂的原因,都是朝鲜准备采取的弃核措施同美国准备采取的“对应措施”存在较大差别。

  朝美缺乏互信的根源,来自朝鲜半岛迄今一直存在的两种不正常状态:一是朝鲜半岛迄今依然处于战争状态,1953年签署停战协定至今,直接有关各方尚未谈判建立一个可以取代“临时停战”安排的永久和平机制;二是朝鲜半岛迄今依然处于冷战状态,半岛和平一直建立在“相互威慑平衡”乃至“相互核威慑平衡”基础上。

  如果不从根本上结束朝鲜半岛的战争状态和冷战状态,不去建立起朝鲜半岛永久和平机制,就无法在战略信任基础上稳定而可持续地推进无核化;而不实现半岛无核化,半岛就始终不能摆脱基于“相互核威慑”的“核恐怖和平”,半岛就毫无真正的和平可言。

  正是针对朝鲜半岛“核”与“和”两大问题互为前提、相互牵制的困境,中方在六方会谈中主持起草“9·19共同声明”时,就集中了各方共同利益诉求,明确把“直接有关各方另行谈判建立朝鲜半岛永久和平机制”,同实现无核化并列为解决半岛问题的大目标。在朝鲜半岛紧张局势螺旋式升级甚至滑向战争边缘的时刻,中方郑重提出核导活动与联合军演“双暂停”,实现无核化与建立永久和平机制两大问题“双轨并行”的倡议和思路。

  去年以来朝鲜半岛形势朝着积极向好的方向发展,日益聚焦“核”与“和”两大问题双轨谈判的方向。这次朝美最高领导人在河内深入探讨一系列重大问题,客观上为搭建“双轨谈判”轨道迈出了一步。历史地看,去年以来有关各方,特别是以中朝、朝韩、朝美领导人会晤为引领的一系列积极互动,正在推动朝鲜半岛发生历史性、结构性变化。推动这种变化的主要驱动因素,是致力于实现朝鲜半岛无核化,而决定这种变化结果的,是建立怎样的朝鲜半岛永久和平机制。

  历史教训深刻表明:一个无核化、永久和平的朝鲜半岛,符合半岛北南双方以及本地区所有相关方的根本利益。正是从这一点出发,中国政府主张政治解决朝鲜半岛问题,在实现半岛无核化的同时,建立起半岛永久和平机制。朝美领导人河内会晤虽然没有签署任何协议,但双方在半岛无核化以及持久和平这两大问题上的共同利益,决定了两国只能通过坚持不懈的对话谈判解决问题。中国坚定支持朝美双方相向而行,巩固业已形成的政治解决半岛问题进程,中国也将在这一进程中发挥积极建设性作用。

  朝鲜半岛问题错综复杂,朝美矛盾积累半个多世纪,解决起来难以一蹴而就。显然,朝美双方需要通过耐心和循序渐进的对话谈判来解决,尤其是需要把信任措施建设同朝美对话谈判紧密结合。双方继续开展对话协商,对自身、对地区乃至国际和平与安全都是负责的选择,将对务实推动朝鲜半岛的彻底无核化以及构建永久和平机制产生积极重大影响,因此也自然受到包括中国在内的世界各国的普遍欢迎和积极支持。 (作者为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研究员杨希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