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坚决反击反华势力利用基督教渗透中国高校

2019-03-04 15:01:36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陈俊杰
点击:   评论: (查看)

  高校是培养中国社会主义事业的建设者与接班人的重要平台,处于文化交流的最前沿而人才较为集中,境外反华势力对中国搞意识形态颠覆的首要目标理所当然地指向高校,从而使这里沦为有关部门防范境外反华势力的一个薄弱环节。较之于其他宗教,基督教对中国高校的渗透绝不是反华势力在宗教领域对中国开展的“友好交往”,而往往是反华分子打着宗教的招牌隐蔽展开的一种政治破坏活动。随着中国社会宗教热的持续升温,基督教向中国高校的渗透格外卖力,渗透的形式越来越隐密,渗透的范围越来越广泛,渗透的手段越来越灵活。坚持宗教与教育分离抵制基督教对中国高校教育事业的破坏,是摆在中国高校教育战线的一项艰巨的政治任务,深入研究基督教势力对高校的渗透与应对策略,对新形势下坚持中国高校维护国家的政治稳定有着越来越重要的现实意义。

  一、基督教渗透中国高校的案例分析

  2016年底,某校一名大三男生与一校外人员张某某在隔壁高校发放基督教宣传单的过程中被该校保卫处发现并控制。据该生反映,张某某是其在教会做礼拜时认识的,曾几次约其去隔壁高校去找“有共同信仰的同学”,起初其都没同意,这次碍于情面而跟了过去,但刚到学校就被保卫处发现了。该生还称其基督教信仰是从小受到家庭环境的影响,一直坚持每周末“做礼拜”,但在校园内从未参与基督教活动,更没有传播过基督教。据其周围的同学反馈,该生的基督教信仰只有同宿舍部分同学知情,班里其他同学均不了解。该生也称自己对国家与宗教信仰有关的法律法规不太熟悉,也没意识到自己的行为何其严重,最后又保证以后绝对不会在校内参与任何基督教活动,问题就此得以解决。

  这一案例有四个关键点值得注意:一是校内发放基督教宣传传单,这个关键点定义了该生与张某某违反了教育法的相关规定,即禁止校园传教;二是张某某多次约该同学传教,起初其都没同意,这个关键点说明该生在潜意识里是不愿去做这种事的,但最终受人鼓动才参与了;三是该生从小受到家庭的影响而每周末做礼拜,说明该生的基督教信仰比较纯粹;四是该生称此前对国家与宗教信仰有关的相关法规不太熟悉,说明该生法律意识淡薄,不清楚哪些事不能做,没有把握好法律的边界。归根结底,该案例可定性为大学生的宗教信仰教育问题。

  高校处置此类问题要把握好两个思路:一是加强对学生的教育引导,明确相关法律边界,通过与当事学生充分沟通,明确其行为的不当之处,进而籍此加大对全体学生理想信念教育、法纪与宗教政策教育,引导大学生树立科学的世界观与人生价值观;二是加强校园宗教安全管理,构建校园文化安全体系,主动防范基督教对大学校园的渗透。概言之:尊重信仰,坦诚沟通;懂法知法,明确边界;全面教育,正面引导;综合治理,积极防范;反思工作,持续关注。

  一是尊重信仰、坦诚沟通:对学生信仰问题要摆正观念、明确立场,既要尊重学生的信教自由,又要对学生传教批评教育,让其认识到错在哪里,明确哪些事不能做,严格按照学校的纪律规范自己的行为。认真了解此类件事的原委,特别是学生之间的交往是否被人利用,掌握真实情况。二是懂法知法、明确边界:通过此类事件展开相关教育,让当事学生了解法纪与宗教政策教育的相关规定。《宪法》第三十六条规定:“国家保护正常的宗教活动。任何人不得利用宗教进行破坏社会秩序、损害公民身体健康、妨碍国家教育制度的活动。”《教育法》第八条第二款规定:“国家实行教育与宗教相分离。任何组织与个人不得利用宗教进行妨碍国家教育制度的活动。”据此引导学生划清以下四个界限:个人信仰自由与学校坚持唯物主义教育的关系、合法宗教活动与非法宗教活动的关系、科学信仰与宗教迷信的关系、宗教政策与教育法规的关系。中国实行教育与宗教相分离的政策,合法的宗教活动局限于特定场所。社会主义大学是传播社会主义精神文明的阵地,不允许任何组织与个人利用任何方式在大学校园中传教、布道或从事其他宗教活动。要通过此类法规学习教育学生明确法律边界,杜绝违法违纪。三是全面教育、正面引导:通过此类事件弥补在学生思想政治教育方面存在的薄弱环节,由点及面加强对全体大学生展开唯物论、无神论教育与科学人生观教育,引导学生用辩证唯物主义与历史唯物主义的立场、观点与方法分析解决问题,提高辨别能力与行为选择能力。高校辅导员要加强相关学习,不断提升马克思主义理论修养,用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方法科学分析问题,在真学、真懂、真信马克思主义的同时去当马克思主义的积极践行者与大力宣传者,在言行示范中对学生发挥耳濡目染、潜移默化的作用。引导学生在日常生活中遇到不利于校园与社会稳定、危害国家安全的情况时及时报告班主任、辅导员或学校保卫部门,拒绝到非宗教场所参加任何宗教活动,避免在不明真相的情况下参加非法传教组织开展的活动,拒绝参加打着“公益”、“扶贫”、“就业”、“音乐分享”等招牌开展的宗教活动。尤其是在互联网上遇到不明传教人员时要高度警惕他们的宣传内容,不要轻易泄露个人信息与个人困惑,对与打着宗教招牌违法犯罪的网站要及时向有关部门举报。四是综合治理、积极防范:与学校保卫部门经常性沟通联系,从中了解获取校内外相关信息动态,做到心中有数;畅通信息渠道,建立班级信息员,经常性排查,掌握学生思想动态与苗头,做到早发现、早制止、早处理;积极传播校园文化,鼓励大学生参加校园内的各类活动,加强学生社团组织的管理;落实举办报告会、研讨会、培训班、讲座、论坛等一会一申请制度,对场地、校外人员、活动内容等各环节严格把关,防止地下宗教组织假借校园文化活动、学术文化交流等名义该基督教渗透;开展对国内外反面案例警示教育,对宗教渗透高校防患于未然;协助学校相关部门,抓好校园内的安全防范工作。五是反思工作、持续关注:对此类问题要反思工作中是否还留有死角,在以后要更加注重工作细节,对学生要有全面的了解。对涉事学生要持续关注,及时了解其动向,针对性地追加引导,进而关注全体学生的反映,把解决思想问题与解决实际问题结合起来,畅通相关信息渠道,杜绝宗教渗透事件在校内复发。

  相关建议:一是辅导员要从政治的高度认清基督教问题的复杂性,高度重视大学生宗教信仰问题。西方反华势力对中国和平演变的战略从未改变,利用基督教对中国实施文化渗透是其手法之一。大学生一旦接受了有神论思想势必将影响中国的社会主义建设与伟大民族复兴是否后继有人的问题,要从战略高度看待大学生信仰基督教的问题,积极学习宣传马克思主义宗教观、党的宗教工作方针政策与相关法律法规,帮助学生明确教育与宗教相分离、党员团员不得信仰宗教、宗教活动必须限制在宪法与法律范围内等原则与要求。采取切实有效的措施来坚定大学生的马克思主义信仰,是当下思政工作者的一项重要任务。二是辅导员应积极关注大学生信仰需求,加强对大学生理想信念的教育,引导大学生树立正确的世界观。大学生正处于人生信仰情感需求旺盛时期,积极探寻人生意义,渴望拥有自己的精神信仰。辅导员要加强大学生的理想信念教育、党的基本知识教育、唯物论、无神论教育以及宗教政策教育,积极组织党团员学习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广泛开展“中国梦”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学习宣传教育活动,开展辩证唯物主义与历史唯物主义教育,树立正确的世界观与远大理想与坚定的共产主义理想的信念,心向党、跟着党,引导大学生做合格的社会主义建设合格者与可靠接班人。三是学校要加强校园管理,积极防范与抵制宗教渗透。学校安保部门要与辖区的公安派出所等部门加强沟通,从中了解获取社会上、周边的信息动态,加强校园安全保卫工作,发现可疑人员与可疑迹象应果断采取相应措施;辅导员要通过各种渠道及时了解掌握学生中的思想动态,掌握党团员、大学生思想状况与宗教信仰情况,做好思想教育引导工作。提醒学生在校内遇到传教人员时首先要做到不接受、不信教、不传教,其次要及时拨打校内保卫部门电话或向本院系领导、老师报告,由相关部门前来处理;学校团委、学生社团要繁荣校园文化,倡导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鼓励大学生积极参与;学校宣传部门要加强校园文化管理,严格审批各类学术报告涉及举行涉外文化交流的相关活动。

  二、如何看待高校学生的基督教信仰

  面对全球化全面深入的21世纪,随着基督教在中国高校的大学生群体中的传播越来越广,越来越多的学者开始关注大学生基督徒的问题,通过许多大规模的实证调查积累了大量的数据或案例,对高校预防基督教渗透大有裨益。

  2002年中国人民大学基督教文化研究所在中国人民大学的学生中开展过一次调查,主题为“当代中国大学生对基督教信仰的理解特征”,调查对象是中国人民大学的在校本科生共6184人。其中明确承认信基督教的大学生大约占3.6%,还有大约61.5%的学生表示“不信仰基督教、但对基督教有兴趣”。2006年北京科技大学教授左鹏主持的“北京市基督教现状调查”宣称:“在当代大学生中宗教信仰的比例约在3%至20%之间,1998年对北京大学生的调查中信仰基督教的占5.2%。在北京市大学生基督徒中,经常参加家庭聚会的占57.3%。”2008年华桦通过对上海地区六所高校大学生的问卷调查与深度访谈得出数据:上海地区的大学生中信仰基督教的人数为4. 7%,远超上海市民族宗教委员会于2005年公布的上海市基督徒的比例1. 07%。同年,中国人民大学基督教文化研究所的杨慧林教授以2002年的调查数据为基础,再次针对北京地区的高校学生做了基督教信仰的调查,调查结果是3.52%的受访者承认自己信仰基督教。2018年河南大学的一项调查显示,表示不信仰宗教的大学生占90.4%,有信仰宗教的大学生占9.6%。通过对表示自己有宗教信仰的学生严格筛选,真正的信仰宗教者占4.4%。其中基督教徒占真正信教的在校大学生的29.3%。从信教大学生信仰的结构来看,信仰有本土性的“中国传统宗教”的大学生占49.9%,而信仰有西方文化特征的基督教的占29.3%,表示信仰伊斯兰教的大学生占20.8%。

  上述高校的调查都在用实实在在的数据表明,基督徒在当代大学生群体中所占的比例远远高于社会的平均数字。由此可见,基督教在大学生中的传播效果相较而言是比较“成功”的。此外,上述学者在关于何时开始接触与接受基督教方面的调查数据显示,大学生们绝大多数是在进入大学之后才变成基督徒的。例如,左鹏调查的82名大学生基督徒中有63. 4%的大学生基督徒是在进入大学之后信教的;华桦在上海地区高校中的调查显示,有53%的大学生是在进入高校之后才变成基督徒的。华桦还提到:“即使那些从小生长在基督教家庭、幼年时期已经接受洗礼的大学生基督徒在访谈中也频频提到,他们是到大学期间才真正信仰。”从这些数据中不难看出,大学时期对大学生的宗教信仰影响十分显著。

  当代中国的大学生们何以在进入大学之后开始改变信仰而变成了基督徒?一方面,当代中国大学校园的学习与生活环境越来越宽松,大学生们突然脱离了原本家庭与中学的双重控制,在物质生活与精神生活方面都拥有了相当高的自由度。大学校园本身就是各种文化交流融合的地方,大学生们更容易接触到基督教这样的宗教信仰。已有的调查把大学生接触基督教的途径归纳为朋友影响、家庭影响、神职人员影响、书籍影响等几个方面,在最初接触基督教的途径中,大学生们通过朋友、同学占52%,家庭影响占20%,书籍阅读则占11 %。

  上述数据足以表明,大学生基督徒绝大多数是在朋友与亲人的影响下接受基督教信仰的。与对普通基督徒的调查数据相比,在这方面大学生基督徒并没有表现出什么特殊性。已有的研究数据表明,在普通基督徒中,绝大多数受访者也是在亲戚或朋友的影响之下接受基督教的。学者们在农村开展的调查中发现,绝大多数调查对象都是在家人的影响下成为基督徒的。至于不同点,只能说大学生们受教育程度相对较高,所以受到书籍的影响相对而言较其他群体要高得多。

  在外在诱因方面,大学生基督徒并没有不同于其他群体的特点。至于内在诱因方面,已有的调查数据同样提不出什么不同之处。也有学者注意到,年轻一点的基督徒大学毕业后流失的特别多,我们当然不能就此认为这些大学毕业生都不再是基督徒了,但从统计意义上看他们就不是了。在2018年10月20日的北京举行的基督宗教研究论坛上,最重要的议题是争论中国基督徒的人数与基督教的前途。“几位学者和牧者得出了一个惊人的结论:中国基督徒的人数不是像外面传说的有七千万、八千万或者说一亿,而是只有3970万。目前,中国基督教不是在迅速增长,更不是什么井喷式爆发,那是在鼎盛的八九十年代,随后就开始走下坡路了,近十年在多地更是出现了停滞和负增长态势。”学者们在前面的调查中发现,在广大农村地区,妇女与老人这样的弱势群体更容易接受基督教信仰而变成基督徒。但在华桦的调查中,大学生基督徒并不是大学校园里的弱势群体。他的调查数据如下表所示:在外因与内因方面,已有的调查数据并没有找到基督教在大学生中流行与传播的可信数据。抛开这两个因素不谈,大学校园究竟还有哪些方面的不同足以让基督教对大学生的精神生活有这么大的影响?

  如果回到大学生群体本身,在已有的调查中,在被问及关于信仰动机的问题时,大学生们表现出了与其他群体显著不同的特征。华桦的调查数据显示:在对“一个真正的基督徒,其更深的意义在于什么”这一问题的回答过程中,有76. 5%的大学生选择“荣耀神”,有70. 6%的大学生选择了“爱上帝及爱人如己”,对于“获得福报”、“灵魂入天堂”、“独善其身”等答案并无人问津。2008年肖小霞与刘怡娃的研究表明,在大学生信仰动机的问题上,“家庭传统影响”仍然是占比例最高的,但“寻求真理和智慧”这一因素占受访者的33. 3%。

  由此可见,大学生基督徒在信仰动机方面与功利性较强的农村基督徒完全不同,绝大多数大学生从基督教中寻求的并不是对现实生活中困难与问题的解脱,而是纯粹局限于精神层面的一种追求,因此虔诚度也更牢固。

  当代中国大学校园本身就有多元文化并存的特点,大学生也是一个重视精神信仰追求的群体。面对基督教在大学生群体中的流行,学者们不得不反思大学教育中精神与信仰教育方面的缺失。作为国家未来的栋梁与建设者,大学生承载着国家与民族的希望与未来,对他们的精神世界的关注就是对国家未来的关注。高校预防基督教渗透理所当然要先从教职工入手,但落脚点应主要是大学生。

  “上梁不正下梁歪”,高校预防基督教渗透理有必要“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近年来基督教渗透中国高校如此“势如破竹”,教职工、尤其是高校领导理应首当其冲亡羊补牢,而高校有关部门又当为此而作何部属?

  三、基督教渗透中国高校与(反)和平演变

  基督教“带路党”曾是近代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对华渗透的“急先锋”,当前反华势力对中国高校的基督教渗透主要以“信仰自由”为借口,企图有目的、有计划、有步骤地侵蚀社会主义中国的思想阵地,干涉中国宗教事务、破坏中国的统一以颠覆中国的社会主义制度。美国前国务卿舒尔茨曾扬言:“从宗教信仰到政治行动只有一小步距离。”西方国家一直企图利用基督教分裂、颠覆中国,相关事件触目惊心,尤其是支持达赖喇嘛谋求西藏独立,鼓动法轮功邪教分子闹事;出巨资160亿美元,扬言要“把中国基督教化”。美国《时代周刊》前驻北京记者艾克曼的《耶稣在北京》一书甚至直言不讳:“根植于西方的大陆基督教会,崇尚美国的宗教自由与民主价值,倾向支持中国走向民主。在中国,上至政治学术精英,下至农民工人百姓,信仰基督的人数至少有八千多万,超过中共党员的人数。未来30年,中国经济在实现持续高速发展的同时,基督徒的人数会达到中国人口的三分之一,中国这条东方的巨龙,或许会被基督的羔羊所驯服。”

  西方国家对中国高校搞基督教渗透的手段很多,截至目前主要有八种。

  一是利用广播电视传教。美国之音、自由亚洲电台等西方国家的卫星电视节目都有针对中国的汉语与多种少数民族语言的固定传教节目,梵蒂冈电台的汉语广播则直接传达罗马教廷对中国天主教的指令,操纵中国天主教的地下势力;从香港、马尼拉到首尔的半月形地带,近30个广播电台有针对中国大陆的基督教节目。他们的口号是:“用基督占领中国,打开中国的福音大门。”鼓吹使“中国人归主”,使中国“福音化”。二是通过国际邮政邮寄基督教经书、书刊、音像制品,或通过陆路与水路走私大宗基督教宣传品等进入中国大陆,甚至在中国内地建地下工厂私自印刷传教书籍,制造基督教活动用品。近年来,各地海关截获大宗基督教宣传品的事件经常发生,而境外的类似活动至今势头未减。三是打着学术交流、研讨、传授基督教文化普及人文知识的旗号,暗中展开基督教渗透。近年来,一些境外基督教教会组织在中国境内外曾开办多期“培训班”与“研讨班”,培训许多人员。以北美某基督教学会为例,该学会自2001年以来连续举办数届“美国宗教与文化暑期高级研讨班”,参加者不少是中国高校与研究机构、基督教学与相关学科系、研究所的领导人或学科带头人。其中,2002年第二届研讨班连续安排了八次讲座,分别由波士顿大学神学院、圣公会神学院、环球圣经公会与大使命中心等机构的神学教授与牧师主讲。四是国外的神学教授、神职人员在中国的一些高校内或开课程或做讲座搞公开的基督教渗透,有的甚至被聘为客座教授,经常给研究生、本科生授课。更有甚者,2004年12月至2005年1月,北美某基督教学会来中国连续举办基督教“学术讲座”,18天内在5座城市的8所大学中作了10场讲座与座谈。五是国内一些大学的外籍教师或外国机构人员利用各种方式从事非法传教活动,或是借外语培训之机对参加者传教,或利用讲学或捐资办学之机传教。六是利用慈善事业布道传教,如通过医疗、助学、扶贫、公益等活动,以经济资助换取基督教影响的扩大。如美国一个基督教徒医疗队到中国内地某地农村从事义诊活动,每给一个人看完病就给病人贴上一张“上帝爱你”的标签,并发一张印有《圣经》语录的名片。七是通过互联网传教,而国际互联网的迅猛发展为网上传教提供了十分快捷而又很难控制的便利条件。据统计,当前具有浓厚基督教色彩的中文网站约有近2000个,绝大多数属于境外基督教的网站,其中一些网站、网页已成为反华势力利用基督教对中国高校搞基督教渗透的重要渠道之一。八是以办厂为名传教,随着中国进一步对外开放,有基督教背景的外商、港商、台商到中国大陆投资建厂越来越多,甚至有的境外基督教组织直接在中国大陆投资,由此带来的企业布道、传教的情况进一步突出。他们往往在企业内非法设立基督教聚会场所,传经布道。有的外商企业以安排好工种为条件,诱导中方员工信教,发展教徒。此外,他们还在内地寻求代理人为他们服务,甚至直接在中国境内兴建基督教活动场所公然招兵买马分庭抗礼。

  较之于其他境外宗教,基督教渗透中国高校的方式主要有四种。

  一是通过课堂或学术交流向中国高校搞基督教渗透:为了提高外语水平,很多大学生都乐意与外教接触交流,共同探讨生活、学习、旅游、习俗等方面的问题。随着交流的增多,一些外教基督徒便开始向他们灌输基督教理念,宣扬基督教的各种功能,蛊惑大学生通过基督教活动自毁社会主义意识形态阵地。二是利用协会、社团、老乡会、慈善组织向中国高校搞基督教渗透:高校里各种社团、协会、老乡会林立,尤其对于大一新生,怀着对新学校的好奇,抱着开拓视野、提高综合素质的心态,会积极主动加入各种社团、组织。然而,某些反华势力隐藏在这些组织的名义下趁机搞基督教渗透。另外,某些基督教组织在校内成立扶贫、助残等慈善小组,积极向经济困难或身有残疾的学生援助,利用学生的感恩心理,趁机宣传基督教、拉拢其加入基督教。三是利用宣传资料向中国高校搞基督教渗透:通过在校园内散发书籍、传单、光碟等方式向同学们传递基督教知识,这些宣传资料一般制作精美。一些同学抱着看一看、听一听无所谓的态度阅读甚至收藏,长期耳濡目染而信以为真。四是利用互联网、电子通讯设备向中国高校搞基督教渗透:互联网因其快捷、方便、低成本而为广大学生所青睐,所以是其学习、娱乐、了解外部世界的重要渠道。据中国民意网调查,大学生平均每天上网时间超过两小时,且有进一步发展之势。与此同时,反华势力也很看好这条“快船”,据统计当前具有浓厚基督教色彩的中文网站接近两千个,其中不乏反华势力在搞基督教渗透,为和平演变中国高校而不分昼夜摇唇鼓舌哗众取宠。

  由此,中国高校防范基督教渗透搞和平演变要有鲜明的针对性。

  一是加大马克思主义教育,强化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观念。马克思主义是科学的理论体系,自有其严密的科学性、高度的实践性与强大的生命力。利用课堂加强马克思主义教育,强化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观念,使大学生掌握国家关于宗教的法律法规与党的宗教政策,足以增强其对唯物论与唯心论、科学与迷信的辨别能力,帮助大学生认清基督教的本质、根源及危害,使其对反基督教渗透思想得到一定程度的强化。二是加强外籍人员管理,明确我国的宗教政策。随着中国的国际化发展,高校中外教、留学生不断增多,其中个别别有用心者趁机搞基督教渗透,这就要求学校要严格外籍教师审查管理,经常与其沟通、交流,使其明白我国我党“教育与宗教相分离”等政策法规。要建立实施监管机制,确保高效的教育稳定、人员可控。三是丰富校园文化生活,加强对困难学生人文关怀。高校应充分利用第二课堂,经常开展爱国主义教育活动,提升大学生的政治觉悟;积极开展学术科技活动,培养动手与思维能力,提高科技创新水平。通过这些丰富多彩的文化活动,给大学生提供一个实现自我、超越自我的平台,从而使违法的基督教活动无空可钻。四是健全联合监管工作机制,确保校园安全环境。高校应按照“高度警惕、标本兼治、多管齐下、协调联动、依法依规、务求实效”的要求,联合学校的统战部、宣传部、保卫部、教务部、学生工作部等部门建立健全多联动机制,禁止宗教活动进校园、禁止宗教行为进校园、禁止宗教言论进校园、禁止宗教服饰进校园、禁止宗教思想进校园、禁止宗教信仰进校园。

  四、高校如何落实国家相关宗教政策

  2014年底国家宗教事务局局长王作安走访基督教组织时强调,要坚决抵御境外利用基督教影响中国高校,积极开展有中国特色的公益慈善事业,团结引导信教群众为实现中国梦贡献力量;中国的法律尊重公民的宗教信仰自由,也要求宗教与社会主义教育事业相适应,依法管理宗教事务;中国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社会主义国家,中国的教育事业以培养德、智、体、美等方面全面发展的社会主义建设者与接班人为目标,以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为指导;中国实行教育与宗教相分离的原则,严禁在中国的各类学校传播宗教、发展信徒、设立宗教活动场所、举行宗教活动、建立宗教组织。

  在2015年第二次全国高校统战工作会议上,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全国政协主席俞正声强调,高校党外知识分子集中,是统战工作的战略要地,做好新形势下的高校统战工作有利于推进高校改革发展、巩固壮大统一战线,对如期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维护社会和谐稳定、巩固党的执政地位也有重要意义;做党外知识分子的团结引导工作要坚持原则性与灵活性的统一,体现尊重包容,既注重摆事实、讲道理,又善于联谊交友,帮助解决具体困难;高校是培养党外代表人士的基地,要支持他们加强政治理论学习,帮助他们在实践中增长才干,多为他们提供不同岗位历练的机会与成长进步的平台;充分发挥党外人士作用的前提是充分信任、重要条件是大力支持,要敢于给优秀党外人才交重任、压重担,支持他们立足岗位建功立业,引导他们积极议政建言,鼓励他们创新创造,当好党与政府的智库,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作出贡献;各级党委、政府与统战、教育工作部门要加强对高校统战工作的领导与支持,高校党委切实履行好统战工作的主体责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统战部部长孙春兰在会议上强调,高校是我们党开展统战工作的一个缩影,要从协调推进“四个全面”战略布局、维护意识形态安全的高度深刻认识做好高校统战工作的重要性;要坚持正确处理一致性与多样性关系的方针,以强化党外知识分子思想政治引导为主线,以加强党外代表人士队伍建设为重点,做好高校民主党派、无党派人士工作,促进各民族师生交往交流交融,抵御利用宗教对高校进行渗透与防范校园传教,尤其是要积极引导高校港、澳、台、侨大学生不断增进国家认同感与中华民族意识。

  为了落实国家的相关宗教政策,高校至少应抓住以下五个要点:

  一是宪法规定不得利用宗教“妨碍国家教育制度”:在中国的根本大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中有明确规定:“任何人不得利用宗教进行破坏社会秩序、损害公民身体健康、妨碍国家教育制度的活动。宗教团体与宗教事务不受外国势力的支配。”中国的教育制度是与中国社会主义制度相适应的,宪法的这些规定明确了中国实施教育与宗教相分离的根本法律依据。二是教育法明确“国家实行教育与宗教相分离”:《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法》是中国教育工作的根本大法,是依法治教的根本大法。该教育法中明确规定:“国家实行教育与宗教相分离。任何组织与个人不得利用宗教进行妨碍国家教育制度的活动……学校有权拒绝任何组织与个人对教育教学活动的非法干涉。”这一规定既是中国教育坚持社会主义方向的基本要求,也是中国积极引导宗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的宗教工作基本方针的体现。中国的高校教育必须坚持以马克思列宁主义为指导,坚持无神论,反对有神论。坚持教育与宗教相分离,是各级各类国民教育学校特别是高校的法定义务与基本职责。三是国民教育各级各类学校不得组织与举行宗教活动:《宗教事务条例》是中国第一部宗教方面的综合性行政法规,对宗教事务的各方面做了详细的规定。其中有明确规定:“非宗教团体、非宗教活动场所不得组织、举行宗教活动,不得接受宗教性的捐献。”这里所指宗教活动场所,特指经宗教事务管理部门依法审批设立、登记备案的合法宗教活动场所。根据教育与宗教相分离的原则,包括高校在内的中国各级各类国民教育机构中都不得设立宗教活动场所,在国民教育各级各类学校与教育机构传播宗教、发展信徒、设立宗教活动场所、举行宗教活动、建立宗教组织等都属于违法行为。对于擅自设立宗教活动场所的行为,《宗教事务条例》还规定了具体处理办法,宗教活动场所已被撤销登记却仍然搞宗教活动的,或擅自设立宗教院校的,由宗教事务部门予以取缔,没收违法所得;有违法房屋、构筑物的,由建设主管部门依法处理;有违反治安管理行为的,依法给予治安管理处罚。四是国家法律法规严禁在高校从事宗教活动:中国有关高等教育与高校的法律法规对坚持教育与宗教相分离、严禁在校园从事宗教活动做了明确具体的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高等教育法》规定高等教育必须贯彻国家的教育方针,为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服务、为人民服务,其中就包括教育法规定的教育与宗教相分离的原则。《高等学校校园秩序管理若干规定》明确要求,在校内组织讲座、报告等活动,不得宣传封建迷信,不得从事宗教活动。《普通高等学校学生管理规定》明确要求,学校应当坚持教育与宗教相分离原则,任何组织与个人不得在学校从事宗教活动。《高等学校接受外国留学生管理规定》专门对留学生的宗教活动有明确规定,高等学校有必要尊重外国留学生的民族习俗与宗教信仰,但不得提供举行宗教仪式的场所,校内严禁传教与宗教聚会等活动。五是严禁在校园从事宗教活动有具体的政策规定:根据上述法律法规的规定,国家有关部门对高校严禁从事宗教活动提出具体的政策性规定。具体包括:严禁在宗教院校以外的各级各类学校、教育机构传播宗教、发展信徒、设立宗教活动场所、举行宗教活动、建立宗教组织,严禁在社会公共场所、企事业单位及其他社会组织中传教;严禁师生参加非法宗教组织与宗教聚会活动,严禁在校园内穿戴褐色罩袍、蒙面黑纱等宗教服饰与标识,严禁散发宗教类出版物及宣传品,严禁宗教教职人员进入教师队伍、走上高校讲台。对违反这些规定的师生要批评教育,屡教不改的教师要调离教师岗位或给予相应纪律处分,学生要按照相关规定作出处理直至开除学籍。高校要积极配合有关部门依法取缔校园及其周边的非法宗教活动场所与聚会点,根除任何基督教渗透中国高校的隐患。

  2019年2月1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全国政协主席汪洋在全国性宗教团体负责人迎春座谈会上强调,要开展形式多样、内涵丰富的爱国主义教育实践活动,抵制任何宗教的违法活动;纠正信仰淡化、放逸懈怠、追求奢华等不良风气,培养更多政治上靠得住、宗教上有造诣、品德上能服众、关键时起作用的宗教人才;有关部门要加强与他们的沟通交流,及时了解工作、生活中的各种困难或问题,切实维护宗教界的合法权益。汪洋的上述讲话,为高校落实国家相关宗教政策指出了最新的思路导向,对高校有关部门有重要的参考意义。

  五、小结

  近四十年来中国的改革开放不断推进,境外各种反华势力乘机披着基督教的外衣渗透中国高校,这种和平演变方式逐步成了反华势力颠覆中国主权的战略手段之一。境外反华势力往往善于利用基督教势力兴风作浪,以宗教交流等名义为掩护,以宗教信仰自由等“普世价值”为借口,侵蚀中国社会的意识形态阵地以破坏中国社会的团结统一,因此带有显著的政治恶意性与文化侵略性。习近平在2016年全国宗教工作会议上强调,“要坚决抵御境外利用宗教进行渗透”,“保护合法、制止非法、遏制极端、抵御渗透、打击犯罪”。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反恐专家李伟指出,境外宗教极端势力在渗透中国高校的过程中通常会经过三个阶段,其中特别会利用青少年,把宗教与恐怖活动混淆起来,要让青少年知道真相,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宗教。世界在变化,形势在发展,宗教问题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复杂,宗教工作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重要。国家领导人的讲话与有关专家的论证,为新形势下高校预防基督教渗透提供了强有力的支持。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