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开辟敌后根据地咋就不算积极抗战

2019-03-04 09:31:50  来源:牛戈文草  作者:牛戈
点击:   评论: (查看)

开辟敌后根据地咋就不算积极抗战——二驳八路无战绩之说

  无数次听到过键盘军事家这样的声音:建根据地算什么?与抗战军事有何相干?能与长沙保卫战相比?能与印缅远征军相比?不组织大规模会战只是一味抢地盘也能算得上积极抗战?

  如果你真的有心想研究那段历史,你就会发现,根据地的创建与巩固,军队的发展与壮大,这几个看似教化的抽象的文字中,却蕴涵了极端复杂而残酷的争斗,蕴涵着每一天的每时每刻,每一个村庄的每一条道沟里,都无不浸染着的血雨腥风。

  为什么这么说呢?我们试想一下,如果中共想要发展的地区只有民众而没有敌伪政权,那么想要建立根据地和扩大武装,只要带足县区村各级政权所应配备的干部,再带上新兵所需的粮秣被装和枪械就行了。

  可问题不是这样。他们要去发展与扩大的地区,却正是敌人的后方,是敌人的治安区,那里是遍布了敌伪政权的,是遍布了敌伪据点的,就是鬼子力量稍弱一点的,也是遍布了地方游杂和土匪政权的。

  要想在这样的敌后去发展自己,能不能心平气和地商量商量就让敌人把炮楼自行拆除呢?能不能客客气气地写封信就可以让敌军把占领着的村镇交给我们统治呢?能不能下个通知就可以让那些伪乡长伪警察所长们自行撤离而让我们的干部去办交接呢?能不能发个文件就可以让那些遍布敌后民众中的“铲共义勇队”、“铲共青年团”、“铲共妇女会”等变成共产党组织呢?能不能贴一张征兵的海报就可以让敌人控制着的壮丁整连整团地补充到我们的队伍中来呢?能不能打个白条就能够让各村将一车一车的公粮交给我们的部队食用呢?我看是不能的。

  而以上这些都做不到的话,那这根据地的建设又从何说起呢?根据地建不起来,民众如何组织?吃的穿的如何筹措?兵员如何征召?部队如何立足如何发展壮大呢?

  答案十分的简单,就一个字,打。用枪杆子、刀把子说话。具体怎么打呢?当然不能拉出整师整团来与敌人摆开了场子正面干,因为那正是敌人求之不得的。那怎么打?零敲碎打。一点一点蚕食,把敌人挤出去,把地盘夺过来。今天搞掉鬼子半个班,明天袭击伪军一个小队,这个镇上砍死一个警察所长,那个村里勒毙一个汉奸村长,然后就可以让鬼子的兵力一点一点地弱下去,然后就可以让那些伪军伪组织的小头目们不敢再真心替鬼子干事,然后就可以让那些伪乡长伪村长不敢得罪我地下工作人员,然后就可以将鬼子的炮楼一个一个地端掉,然后就可以将失去鬼子撑腰的伪军小队和警察分驻所一个一个地变成我们的关系,然后就可以让那些“铲共自卫团”、“铲共义勇队”等拿着敌人的津贴来为我抗日暗暗地出力,然后就可以换上一个又一个为我所用的甚至是由地下党员担任的两面村长,然后便可以建立一个一个的村党支部,成立一个一个的游击小组。再然后,就又可以组建一个一个的区小队、县大队,一批一批的地方武装就可以源源不断地升级到主力中来,一车一车的公粮就可以源源不断地供应我子弟兵团,于是地方政权就渐渐为我所夺取,于是就有了人力物力财力的支撑,于是根据地和各级武装就渐渐发展壮大了。这也就是八路得以坐大的途径。

  既然他们所要开辟的地区是遍布了敌伪政权的,而人家也是有枪有刀的,也不是像绵羊那样任你想怎么宰杀就怎么宰杀的,那就意味着,他们这样的行动,并不是每次都要占尽便宜的,有很多时候,也是要吃亏的,是要付出流血的代价的。有时为了锄掉一个汉奸,派出的锄奸小组可能是去了一拨又一拨,去一拨没能锄掉汉奸却反被人家搞掉,然后再去一拨又被人家搞掉,可能要牺牲许多志士才能换来敌人的一颗人头;有时可能想拨鬼子的炮楼没拨成反倒让人家给吃掉,而伴随炮楼烧毁后敌人的重新修建,可能又要有十家二十家的民房被拆毁,又要有十个二十个的抗日群众被屠杀,于是掩埋好亲人的尸首,拿起复仇的刀枪,武装起更多的民众再战,可能烧了再修修了再烧反复好多次才能挤走敌人的一个据点;有时为了组建一个党的秘密小组,可能刚刚建成马上就被敌人连窝端掉,于是以血还血对敌实施报复打击,然后派人进去重建,重建后再被端掉,就再打击、再重建。就这样以血还血地你杀过来我杀过去,直到压倒敌人,站稳脚跟。在敌占区建立根据地,就是这样,不是你死,就是我活,断断没有绘画弹琴那般雅致。这是敌人的后方统治区,你到他的大本营里去发展抗敌组织,去建立抗敌政权,没有积极地作为,没有武装的斗争,不付出流血的代价,哪有那么便宜的事儿?

  八路军新四军抢占的地盘,绝大多数不在日寇未能占领的祖国的西部,而在国民党政权要么逃跑要么投降要么名存实亡,国土已被敌寇占领了的东部。也就是说,八路军新四军创建的根据地,与敌伪的占领区高度重合。那里,俱都是敌人忘图以战养战的粮仓,俱都是敌人努力巩固的后方基地。在这样的地方建成的根据地,你想躲在里面不打仗,躲的起来吗?日本鬼子干吗?不要说躲不起来,就好比逆水行舟,你的进取意识稍差一点,到手的地盘也要丟掉。你到他的心窝子里建党建政建军,他自然不会善罢甘休,于是,扫荡、清乡、剔抉、蚕食就成为敌伪对付共产军的惯用手段,而反扫荡、反清乡、反剔抉、反蚕食也就成了根据地军民的家常便饭。在这占领与反占领的拉锯中,根据地便时有扩充,也时有削弱,而每一寸山河的取得,又有哪一次不是经过残酷的战斗用枪与血换来?没有饱满的求战精神,行吗?博到最后,根据地是大了还是小了?军队的数量是多了还是少了,这个有目共睹,就用不着我说了。

  敌后根据地的建立,就是这样向敌人挤来的夺来的,八路军新四军的发展,就是这样在浴血的博杀中成长壮大的,给鬼子摆下的战争的泥潭,就是这样铺就的,烧死这头入侵的野牛的火阵,就是这样预设的。它的每一步都是残酷而又艰巨的,都是弥漫了血腥的,你说它有没有打仗有没有牺牲呢?天天都在有。你说这算不算积极抗战呢?我看应该算。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