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最高学术殿堂学术造假比高校要严重一百倍以上——十一论最高学术殿堂弄虚作假二十年

2019-03-01 11:13:52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王化信
点击:   评论: (查看)

  《十论》摆出证据的“成果数量造假”、“成果质量造假”和“表决投票造假”堪称中国学术界手段最恶劣、影响最深远、后果最严重的“三大造假手段”。二十年来的事实证明:这“三大造假手段”威力无限,无所不能。任何一项造假手段所起作用,都能超过其他造假手段反复使用多年、每年多次作用的总和。其他造假手段,譬如抄袭、剽窃、篡改数据、伪造履历等手段的威力如果比作一颗普通子弹,这三项造假手段任何一项都相当于一颗原子弹。现在以翟天临为例比较一下最高学术殿堂中国社会科学院与高校学术造假的严重程度。

  一、成果数量造假一次虚报60万字,相当于翟天临抄袭论文533篇

  证据一:最高学术殿堂研究成果数量造假的证据

proxy.jpg

  说明:从上表可以看到,从发表成果来看,王某人为92万字,薛某人为59万字。如果按照往年以发表成果为依据排序,王某人毫无疑问会排在第二位。晋升指标为8晋2,自然也就会晋升。为了照顾某副所长的铁哥们,别出心裁量身定做了新的考核指标。悄悄增加了“未发表”这一项,并有意不通知王某人。致使王某人的这一项为零。实际上,作为常年写作的研究人员,未发表的文稿谁都有。这样干,实际上就是为了照顾“关系户”凭空虚报了60万字的研究成果。翟天临博士论文的题目是:“谈电视剧《白鹿原》中‘白孝文’表演创作”,抄袭为40.4%。全文2783字,抄袭为1125字。600000÷1125=533.3.也就是说最高学术殿堂薛某人的一次造假相当于翟天临抄袭533篇论文。按此例判定最高学术殿堂的学术造假比高校要严重533倍。

  二、伪造代表作得分,作用超过发表著作107万字,相当于翟天临抄袭论文951篇

  证据二:最高学术殿堂研究成果质量(代表作得分)造假的证据

TIM图片20190301111755.png

  说明:从上表可以看到:1996年作为晋升考核指标的“未发表”又取消了,证明1996年就是为了照顾“关系户”薛某人而特意量身定制,使其虚报60万字成果得以晋升的阴谋得逞。从这个表来看,王某人在副研岗位上从事研究工作比刘某人多7年,发表成果多107万字。但是,只需要几分钟就完成的“代表作得分”造假,其作用就能超越刻苦钻研七年发表107万字的研究成果.1070000÷1125=951.1.也就是说,最高学术殿堂在代表成果质量的代表作得分上的一次造假就相当于翟天临博士论文抄袭的911倍。按此例判断最高学术殿堂的学术造假比高校要严重951倍。(详见:《最高学术殿堂弄虚作假证据分析》)

  三、伪造“评委投票结果”作用超过所有其他造假手段的总和,相当于翟天临抄袭论文1484篇以上

  证据三:最高学术殿堂职称评定评委表决投票造假的证据

proxy (1).jpg

  说明:评委投票表决是决定所有考核项目、全部考核指标、整个考核过程最后结果的最重要关口。胆敢在这个关口上弄虚作假的在高校至今还没有发现过。但在最高学术殿堂的农发所却已经有几十年的传统。至今没有受到认真查处。从学术造假所起的作用来看,纵有千方百计,纵然千辛万苦,即使抄袭一百篇,剽窃一百万,还不如伪造两张评委投票起的作用大。表决投票造假起的作用一定会超过“成果数量造假”、“成果质量造假”、“工作表现造假”、“获奖情况造假”、“群众评议造假”等方面的总合。从上述情况知道,仅仅“成果数量造假”和“成果质量造假”这两个方面就是533+951=1484.也就是说,最高学术殿堂这一项造假手段所起的作用就相当于翟天临造假的1484倍,所以,如果说代表高校水平的翟天临博士论文抄袭的破坏作用相当于一颗普通子弹,代表最高学术殿堂水平的农发所出现的“成果数量造假”、“成果质量造假”和“评委投票造假”中的任何一项都相当于一颗原子弹。说最高学术殿堂学术造假比高校要严重一百倍以上,是考虑到个案不能代表全局,全局情况相当复杂等诸多因素的一个相当保守的估计。

  最高学术殿堂的学术造假比高校严重一百倍的根本原因在于:高校出现的学术造假主要是以个人行为为主的“学术不端”;而最高学术殿堂出现的学术造假却是以权力操纵为主的“学术腐败”。弄虚作假一旦被权力操纵,必然是没有客观!没有正义!没有公平!只有随心所欲的欺蒙诈骗!只有为所欲为的仗势欺人!只有伤天害理横行霸道!

  有人说,上述薛某人与王、林、张、吴、程、储不是同一代人,缺乏可比性。此说是否有理,我们姑且不论。现在我们就找一个同一代人做个比较:那就是1963年出生在农村、长在农村、南京农业大学全日制老牌农学博士,也是我国少数民族第一位农学博士徐鲜梅与1962年出生在城市、长在城市同济大学工学学士、中科院工学硕士、工学博士薛某人做一个比较。这样两位年龄相近、获得博士学位时间也相近的两位博士在三农研究单位,谁应该受到欢迎、如鱼得水、施展才能?谁会遭到排斥、受到打击、历经坎坷?只要不是白痴,稍微有点常识的人都会做出正确的判断。如果有10亿人对这个问题给出答案,我敢断言,最高学术殿堂出现的真实情况与9亿9999万人以上的答案相反。两个人的真实遭遇是:那位生在城市、长在城市不爱农村不爱农民不懂农业的工学博士在农发所倍受欢迎、提拔、重用,在八年间,从助研、副研到正研,还拿上了国务院特殊津贴;而那位生在农村长在农村、农业大学毕业,爱农村爱农民懂农业的农学博士在农发所却不受欢迎,终生遭到排斥打击,为三农研究奉献终生,硕果累累,竟然直到退休连副研职称还没有拿到。一个与三农没有多少关系的工学博士在三农研究单位几年时间轻而易举达到的目标竟然需要同龄农学博士奋斗一辈子,甚至几辈子都不能达到!这种离奇、怪诞、荒唐的对比在全国高校里面绝对没有!在整个学术界也属于空前未有世界罕见!

  更为严重的是,和三农没有多少关系不爱农村不爱农民不懂农业的公子哥在三农研究单位被捧上天的绝对不是薛某人一个人,而是一帮人!而生在农村长在农村、农业大学毕业、爱农村爱农民懂农业的农家学子却在三农研究单位被踩下地狱的也绝对不是徐博士一个人,而是一群人!。这种离奇、怪诞、荒唐的事情在最高学术殿堂司空见惯习以为常说明什么呢?我不能不满腔怒火地说:

  1、这是对八亿农民的侮辱!难道八亿农民的儿女都是傻瓜、笨蛋、白痴!研究农业、农村、农民问题竟然还败在城市娇生惯养的公子哥手下!

  2、这是对亿万农家学子献身三农研究梦想的毁灭!作为国家三农最高学术研究机构本来应该是亿万农家学子中的最优秀者施展才华、服务人民、奉献国家的学术研究园地。多年的弄虚作假却使其堕落为城市权贵及其关系户的吃喝玩乐俱乐部。

  3、这是对亿万农家学子发展前途的断送!最突出的案例就是从全国招聘选拔来的优秀人才。这些人原本都是全国各地原单位从事三农研究的佼佼者。如果不来最高学术殿堂,在原单位继续工作,拿到正研究员职称和国务院特殊津贴都没有问题。被作为优秀人才选拔到最高学术殿堂,本应该是新征程的起点,由于拉帮结派弄虚作假之风的猖獗,却成了遭遇厄运、断送前途、走向人生低谷的开始。(详见博文:《拉帮结派吴国太深!害民太甚!》)。

  4、这是对优秀三农专家应得职称、待遇、福利的强取豪夺和基本公民权的侵犯与人格侮辱!特别是成为“三大造假手段”之一的“成果质量造假”,即专门用于代表作评审弄虚作假的“五蒙三盗术”(长毒瘤法)。在掠夺正直学者应得职称与待遇的同时,还要极力污蔑凌辱其代表作和代表作体现的精神与人格。

  5、这是对“科教兴国战略”的破坏,对上百所农业院校教书育人业绩的彻底否定,对农业教育系统的否定!既然刻苦学习农学多年到农学研究单位还不如一个学工的,还学农干什么?农业系统教育效果为零,还要它干什么?最高学术殿堂展现的规则是:你的前途跟你学什么?学得好,学的差,专业对口不对口都没有多大关系。唯一重要的是人际关系。就是那条通行无阻的潜规则:“学富五车,不如有个表哥”。薛某人成为人生赢家唯一关键因素就是他有一位官二代出身的铁哥们当副所长。这不仅是对农业教育系统的破坏,也是对整个教育体系、教育制度、教育秩序、学习传统、读书风气的破坏。

  6、这是对“人才强国战略”的抵制。凭借“三大造假手段”无所不能。特别是作为“成果质量造假”手段的代表作评审弄虚作假专用法术“五蒙三盗术”(长毒瘤法)造假能力超强大。按照这套办法,即使是鲁迅复活,爱因斯坦移民中国,拿出他们的代表作照样可以毫无悬念地弄成“不及格”,还让受害人拿不到证据。正是靠这“三大造假手段”,全国人才公开招聘选拔出来的优秀人才,国家人事部认定的稀缺人才来到社会院农发所之后,因为正直敢言维护国家利益和学术正气,竟然遭遇终其一生的排斥打击。还是靠这弄虚作假手段,除了溜须拍马别无所长的走狗奴才各个得到提拔重用。造成了另一条潜规则:“才高八斗不如会当走狗”在最高学术殿堂畅通无阻。奴才处处趾高气扬,人才各个倒霉遭殃!

  7、对国家事业发展的严重伤害。靠特别关系和溜须拍马被捧上天堂的农发所“精英”本该为国家三农事业做奉献。但却纷纷“跳出农门”。除了本文提到的薛某人和孙某人之外,还有LFY 、ZHY、LQZ、HXY等一大批人都是在农发所受到重点提拔培养而后“跳出农门”甚至“跳出国门”的精英。任何事业的发展第一要素就是人才。学术造假扼杀人才、培植奴才给国家事业发展造成了难以弥补的损失。

  8、最高学术殿堂炮制实施的无所不能的“三大造假手段”持续引领的弄虚作假之风毁坏学风、败坏党风、带坏民风,凌辱人间正义、践踏社会公平、剿灭学术正气、吞噬学者良知,摧毁了中华民族优良的道德传统、抛弃了新中国成立以来一直倡导的“五讲四美三热爱”,背叛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推翻了社会正常运行必须的诚信体系,颠覆了千千万万个家庭世代倡导的“忠厚传家”、“诗书继世”、“抑恶扬善”、“诚信为本”的家风传承与与做人准则,给国家和民族造成了几代人都难以痊愈的道德危害与精神创伤!为了国家,为了民族,为了13亿人民的未来,必须彻底铲除弄虚作假之风!

  最后呼吁中国社会科学院领导顿悟!呼吁全院 广大学者猛醒!呼吁全院上下全体员工敦促引领全国弄虚作假二十年的罪魁祸首杜晓山、潘晨光、刘玉满等人站出来坦白真相、承认错误、痛改前非、肃清流毒、挽回影响,为重塑最高学术殿堂的形象和声誉,为习近平新时代的物质文明建设和精神文明建设作出应有的贡献!

  相关博文:

  1、中国经济网:《媒体谈翟天临事件:惩治学术不端须改革评价机制》

  2、王化信:《最高学术殿堂弄虚作假证据分析》

  3、王化信:《不是“要疯了”而是“二十年前就已经疯了”——十论最高学术殿堂弄虚作假二十年》

  4、王化信:《一人一票的神圣、肮脏、卑鄙与野蛮》

  5、王化信:《学术造假的两项世界纪录——六论最高学术殿堂弄虚作假二十年》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