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亚马逊入驻纽约失败:这一次,资本巨头输给了民众

2019-02-27 16:47:21  来源:两颗土逗  作者:圆葱  
点击:    评论: (查看)

  在过去的几个月里,亚马逊第二总部将进驻纽约市几乎是注定无疑的事情。然而今年2月份,在情人节的当天,亚马逊发布声明,宣布取消该计划,与纽约“分手”。亚马逊的这一做法瞬间在全美引起了热议。那么,究竟为什么一家公司的落户问题会震荡到整个美国社会呢?

  作者 | 圆葱

  编辑 | 子衿

  美编 | 太子豹

  微信编辑 | 侯丽

 

  “大手笔”凉凉,引全美热议

  去年11月,亚马逊宣布将在纽约长岛和弗吉尼亚州阿灵顿县建设其在美国东海岸的新总部。这一决定背后,是美国238个城市的激烈竞标。亚马逊之所以如此抢手,是因为作为一家超大型互联网公司,亚马逊此次拟投资50亿美元建新总部,长远将带来275亿美元税收,创造2.5万个年薪15万美元的高薪工作岗位。这样的好处不可能不引起一众官员的垂涎。

  纽约州州长安德鲁·科莫和纽约市市长白思豪就为了拿下这个大项目经历了艰难游说,并将其形容为纽约有史以来最大的经济胜利。科莫甚至开玩笑说为了争取到亚马逊的到来愿意为此给自己改名为亚马逊·科莫(Amazon Cuomo)。

  

  现任纽约州州长,安德鲁·科莫。
  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就是这样一个由政府官员争(gui)取(tian)而来的“大手笔”,最终怎么会凉了呢?实际上,从项目决定落户纽约的那一刻起,被忽视的抗议声音一直都存在。

 

  反对的声浪

  亚马逊取消计划后,官方给出的原因是:虽然民意调查显示70%的纽约人支持我们的计划和投资,但一些州和地方的政治家已经明确表示他们反对我们的存在,并且不会与我们合作建立所需的关系类型。

  亚马逊在声明中着重提到了政坛因素,却没有提及其他反对因素,比如民调中那30%没有选择赞成的人们。

  

  2019年1月份纽约市议会听证会前反亚马逊抗议者
  图片来源《纽约时报》

  其实,在去年11月项目宣布时,来自当地居民的反对声就不绝于耳。抗议民众认为纽约市政府没有经过任何社区咨询而直接操作,涉嫌违规。并且为了拉拢亚马逊,不惜倒贴了接近30亿美元的补助,令人无法接受。

  抗议者Roseboro说:“亚马逊要来这里建总部,社区没有机会参与讨论,亚马逊会收到30亿的补贴,没有人有机会提出质疑。” 抗议者Walker明确指出:“我们希望让我们的纳税钱,用在自己身上,而不是补贴大公司。”

  更加令他们担忧的是,亚马逊总部及大量精英阶层员工的到来,将招致交通拥堵、物价上扬以及房租大幅上涨。在亚马逊的计划公布后,马上就有房东把房间的月租暴涨。这很可能使这些居民被迫迁居,甚至无家可归。

  从另一个角度来说,亚马逊所宣称的对就业的拉动,也很有可能与普通工薪阶层没多大关系。亚马逊之所以选址皇后区与阿灵顿,极有可能是看重此两地的人才储备,是希望曼哈顿能输送工程师和设计师,从其提供的平均年薪来看,这十年内两万余工作岗位不太可能是以蓝领为主。换言之,该总部未必会造福长岛市一带的住民,而只会让高薪人才涌入。因而,抵制亚马逊不是拒绝高薪就业,而是害怕使更多的人陷入更糟糕、更不可控的贫困。

  而亚马逊所提到的政界所带来的阻力,主要是指美国民主社会主义者联盟等组织,此外,于18年11月新当选的国会众议员亚历山德里娅·奥卡西奥-科尔特斯(Alexandria Ocasio-Cortez)也在持反对意见,并在事件中发挥着极大的影响力。29岁的她作为“政治素人”,在从政前只是一名服务生,以黑马姿态击败了多位老牌政客胜选,成为美国众议院历史上最年轻的女性议员,同时吸粉无数。作为有底层背景的左翼政客,她关注工薪阶层,对大公司和政府无视当地居民、纳税人蛮横行为的批评,正符合她的观念。

  

  国会众议员亚历山德里娅·奥卡西奥-科尔特斯
  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他们反对亚马逊在纽约建总部的主要理由同样是对纽约州政府补贴行为的不满,认为亚马逊作为全球市值最高的公司之一不应享有这样的税收优惠,同时也担心亚马逊新总部将推高当地的房价,或让基础设施不胜负荷,由此殃及普通民众。

  纽约市议会副议长凡布雷默也是反对的主力,2009年他进入市议会,所代表的长岛市(Long Island City,皇后区一区域)正是亚马逊新总部选址所在。

  

  纽约市议会副议长凡布雷默
  图片来源:新浪新闻

  在接受采访时,凡布雷默表示,驱逐亚马逊是为了“保护我们的价值观”。他提到,亚马逊对待员工十分苛刻,极度打压工会,在谈判过程中,亚马逊表示决不会允许任何组织工人的企图,这在工会文化十分成熟的纽约是不可接受的。如果此例一开,以后其他公司进入纽约,都会以这些条件来议价。

 

  失算的精英

  亚马逊变卦消息传来,最失落的人当属纽约州州长、民主党人科莫和纽约市市长白思豪。

  科莫在上周四稍后发布的一份声明中公开指责民主党左翼破坏了这一计划,同时强调该计划获得纽约人“压倒性的支持”。他在声明中说,民主党议员“将他们自己狭隘的政治利益置于他们的社区之上”,让纽约市失去了本来应该是巨大的一个经济福利,“不仅对纽约市、对整个纽约州都是”。他还说,民主党议员的行为还浪费了一个让纽约经济“远离房地产和华尔街”、进行多元化的机会。

  纽约市市长白思豪稍早也曾表态支持亚马逊计划,在周四获知亚马逊的决定后,白思豪简单发表推文说,如果亚马逊无法欣赏纽约市的价值,“其竞争对手会”。

  主流政客的一厢情愿与受亚马逊新总部影响最大的一群人——长岛市居民的反抗形成了鲜明对比,如果经由传统的民主程序,亚马逊纽约第二总部的故事可能一开始就不会存在,更不要说遭受强力抵制的30亿补贴了。

  由此可见,政商精英的利益与更真实、广泛的民主是有本质冲突的。

  当然,也不是所有居民都对亚马逊的离开报以掌声。亚马逊决定放弃之后,新的一群抗议者走上街头,他们算准了时机在房屋和商业上的投机因亚马逊的退出彻底落空。自18年11月到19年2月,长岛市的房屋成交量较去年同期增长了181%,房价也上涨了10~15%,现在这些投资者只能铩羽而归。

  

  纽约长岛市
  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一位来自长岛的愤怒居民就是这群投资者中的一员。这位名叫Sam Musovic的纽约人花了100万美元在当地买了公寓,他曾经梦想,如果亚马逊的第二总部就建在家门口,那么他手上的房子本身以及租金都将大幅提高。然而,当亚马逊很快就取消了这一计划。Musovic显然受不了这一“沉重打击”,做“收租公”的幻想破灭后,他发起了一个当地人抵制亚马逊的运动。

  长期以来,巨头公司和政治家以及社会精英推动了政策和项目,要求多数人牺牲微薄的福利和社会服务,来换取所谓的更大的经济利益。今天,随着亚马逊纽约市总部的消亡,人们清晰地听到了不同的声音。

  多年来,在发展的问题上,领导人给了人们一套标准答案:经济必须是富人优先,他们可能与我们普通人分享他们的财富,开发商通过“咨询”和从百姓身上获得补贴来塑造这座城市,而你的孩子将受益于富人以某种方式带来的共同繁荣......

 

  属于纽约百姓的荣光

  显然,纽约人民的早已厌弃了这套谎话。

  纽约人也一直在试图抵制这种发展逻辑,但所有的运动往往已经习惯于,把接受妥协作为最好的结果,对糟糕的计划修修补补,而不是直接反对这些提议。但是,当纽约的政府宣称,通过迎接互联网巨头来让这座城市更多样化,并通过闭门磋商越过民主达成协议时,人们被激怒了,决定起来与之一战,虽然这其中有“明知不可而为之”的意味。

  从当时的情形来看,亚马逊到来几乎已经是注定的实事。许多人承认这是一项糟糕的交易,甚至包括该计划的建筑师。

  就在两天前,“纽约时报”发表了历史学家肯尼斯·杰克逊(Kenneth Jackson)的一篇社论,该社论认为政府对亚马逊的补贴政策非常荒谬,但仍然建议抗议者投降:“这就是城市间竞争方式。”

  几周前,州长科莫在接受Brian Lehrer的采访时,他说,在一个完美的世界里,一个公司不应该让各州相互竞争,但是“我们祈求完美,但我们生活在真实中。”换句话说,这笔交易可能并不好,但人们已经被绑上这条贼船,纽约人收到的信息很明确“冷静,坐下来谈,别无选择。”

  然而,在情人节那天,纽约民众证明了阻挡亚马逊这艘巨轮并非不可为之事。他们戳破了由企业和政客营造的意识形态泡沫,并表明他们不会接受在政策的误导下“牺牲”,来换取所谓的城市经济发展。

  

  亚马逊宣称的多样性其实建立在对普通民众利益的忽视之上
  图片来源:亚马逊官网截图

  实际上,纽约民众的所有担忧都是不无道理的,西雅图的城市发展就是前车之鉴。

  在亚马逊的大本营西雅图,由于巨头们的存在,城市飞速发展。但是随着亚马逊规模不断膨胀,其与当地官员的关系也矛盾重重。2018年,西雅图市议会提议对大型雇主征税以支付无家可归者的服务费用和经济适用房时,亚马逊采取了罕见的公开立场并威胁要停止其扩张。数据显示,2015年,西雅图周边的金县首度出现了无家可归的群体。2017年,金县的无家可归者约有11643人,仅次于纽约市和洛杉矶县。

  这表明至少在城市发展的问题上,人们可以 ,且必须打破规则,不再仅仅是“玩游戏”、“祈求完美”,并跟随领导者的决定。

  逼退亚马逊的日子应该被记住,这是当地民众反抗新自由主义城市霸权的一次胜利。政府必须明白,他们不能将老百姓的城市和家庭视为商品,将所谓政治利益、城市发展置于民生之上。

  不出所料,在亚马逊宣布取消计划之后,有大量的声音哀悼亚马逊的离去,并谴责纽约人成为惯性的奴隶。这些声音认为纽约人害怕改变,但他们错了。亚马逊的支持者其实在为现状辩护,因为现行的土地使用政策旨在永久性地提高企业利润并使公司财产膨胀,以此为企业的发展服务。亚马逊的反对者才是那些真正呼吁改变的人,不仅是对这个计划,而且是对城市规划和经济的整个方式。

  参考资料:

  雷锋网:《亚马逊取消纽约第二总部的内幕》

  https://www.leiphone.com/news/201902/o5tl2TaGJQmKeasI.html

  新华网:《亚马逊放弃在纽约建新总部,有人欢喜有人忧愁》

  http://www.xinhuanet.com/world/2019-02/16/c_1210060577.htm

  地球日报:《亚马逊逃离纽约,数万岗位泡汤,为什么人们却欢呼?》

  https://news.sina.cn/global/szzx/2019-02-24/detail-ihrfqzka8793689.d.html?cre=tianyi&mod=wpage&loc=18&r=32&rfunc=93&tj=none&tr=32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