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西安之问:“后王永康时代”,西安将走向何方?

2019-02-27 09:20:00  来源:西安城记    作者:城记  
点击:   评论: (查看)

 

  在中国,有个不争的事实:“一把手”能量有多大,城市的发展潜力就有多大。对于内地城市来说,更是如此。这,也是一座城市“政通”的关键所在。

  他们的施政纲领,是留给城市的“遗产”。城市滚动向前,时间是最终的法则。西安,历史古老而厚重;它的沉疴,同样古老而厚重。破题者,不仅需远见卓识,更需“三合一”精神:破釜沉舟的能力、雷厉风行的魄力和持之以恒的毅力!

  本文导读

  ❶“两年魔咒”  ❷西安土壤  ❸西安之问

  回顾 | 二十年西安“一把手”盘点

  在目前中国体制下,市委书记是城市真正的“一把手”。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市”,又分直辖市、副省级市、地级市和县级市四种。

  副省级市本身就有独特的使命:为加快城市经济与社会发展,更好的发挥中心城市的辐射作用。所以,在国民经济与社会发展规划方面,虽非省一级行政级别,却享有省一级经济管理权限。西安副省级市地位,施行于1994年2月25日。

  所以,副省级市“四大领导班子”的职务,列入《中共中央管理的干部职务名称表》,其职务任免由省委报中共中央审批。

  分析❶:西安历届“一把手”任期时间统计

  ▼

  

  「城记智库」制表说明:

  1、数据来源:相关政府及网络公开信息。

  2、凡超半年为0.5年,其它按整数计算。

  对经济发展脉络清晰的人士,应知道中国经济持续腾飞的标志,就是2001年加入WTO以后,中国经济全面融入世界。

  在此期间,中国全域性的城市化崛起。相比改革开发初期,中西部具有代表性的城市开始崛起。这个阶段,“一把手”在很大程度上影响城市的发展。直观西安这几十年,是大家对有能力者的担任时间较短,有普遍担忧的所在。

  数据显示,西安成为“副省级市”后(1990-2018年)的28年,西安“一把手”总计有七任:最短两年,为栗战书和王永康。孙清云和魏民洲两人任期,连续时间长达十年半!

  分析❷:西安历届“一把手”担任来源

  ▼

  「城记智库」制表说明:

  1、蓝色,代表从市长升为“市委书记”

  2、黑色,代表受到公开处分(不含“十年浩劫”冤案)。

  3、红线,代表1994年西安升级为“副省级市”。

  作为副省级城市,西安“一把手”,按惯例绝大多数从本地干部中拔擢:

  西安成为副省级市之后,有两位从市长升迁而来:崔林涛和孙清云。比如栗战书,在任西安市委书记之前,担任陕西省委常委、组织部部长;袁纯清,担任陕西省委副书记;至于魏民洲,曾是陕西省委常委、省委秘书长。

  外省市地方官员调任副省级城市一把手,最近十余年全国只有五例。新的一例,也可能出现在西安。这期间,陕西省、西安市多个“一把手”也陆续落马。

  分析❸:西安历届“一把手”学历统计

  ▼

  「城记智库」制表说明:

  1、数据来源:政府及网络公开信息。

  2、空白部分,为无法查询来源。

  由于中国的实际现状,早期“一把手”学历都不高。在成为副省级市之前的十二任“一把手”中,大专及以上学历仅有四位,占比仅为33%。

  目前,中国政坛“高学历、高知分子”成为主流。成为副省级市之后,西安才开始逐渐呈现出这一特点,其中不乏“学霸级”的“一把手”。当然,有人戏称,过去西安的一把手有两个标签:“党校+老陕”。

  对标 | 西安,必须面对的现实

  关于王永康离开西安,有人这样说:“西安失去一位领导,隔壁成都擦了额头的汗,长舒一口气……”

  在中国有个不争的事实,那就是——“一把手”能量有多大,这座城的能量就有多大。因为,一怕德不配位、能力不够;二怕方针随时变、政策不延续。更重要的是,具有改革意识和变革精神的主政者规划、策略和方法,能够自我完善和延续。

  这里,我们对比了2000-2019年西安、成都两城“一把手”情况,也许你可以看到更多的信息。要知道,一座城的未来与主政者绝对相关。

  2000-2019年成都领导班子

  市委书记:

  范锐平:2017.4-至今,1966年4月,湖北钟祥

  唐良智:2016.9-2017.3,1960年6月,湖北洪湖

  黄新初:2011.11-2016.9,1957年10月,湖北孝感

  李春城:2003.6-2011.11,1956年4月,辽宁海城

  王荣轩:2001.1-2003.6,1944年7月,河北丰润

  市长:

  李春城:2001.1-2003.6(后任市委书记)

  葛红林:2003.6-2014.10,1956年4月,江苏南通

  唐良智:2014.12-2016.9(后任市委书记)

  罗强:2016.9至今,1963年10月生,重庆

  2000-2019年西安领导班子

  市委书记:

  王永康:2016.12-2019.2,1963年11月,湖北武汉

  魏民洲:2012.6- 2016.12,1956年8月,陕西蒲城

  孙清云:2006.7-2012.6,1954年10月,山东陵县

  袁纯清:2004.1-2006.7,1952年3月,湖南汉寿县

  栗战书:2002.1-2003.12,1950年8月,河北平山

  崔林涛:1995.1-2002.1,1942年4月,陕西千阳

  市长:

  李明远:2019.2-至今,1965年8月,陕西吴起县

  上官吉庆:2016.2-2018.12,1963年3月,陕西乾县

  董军:2012.1-2016.1,1956年1月生,陕西韩城市

  陈宝根:2006.7-2012.1,1953年7月生,甘肃临夏

  孙清云:2002.01-2006.07(后任市委书记)

  冯煦初:1995.01-2002.01,湖北黄陂县

  从西安和成都对比中,我们可以看到:2000-2019这十九年时间成都市长和市委书记共有七人。西安,这个数据即将达到十三人

  这期间,从董军到上官吉庆,从孙清云、魏民洲都出现各种不同的问题,包括:党内警告、降职处理、依法逮捕……“上梁不正下梁歪”,在这种情况下的西安,“负重前行”发展的阻力,其复杂性可想而知。

  可以看到,“种对树”后成都发展的威力:二〇〇〇年代,成都从偏于一方的省会,演变成了“中国第四城”;唐良智,“工业一业定乾坤”等战略,将成都推向国家中心高位;范锐平,开启“一山带两翼”的大成都时代;这期间,葛红林连任三届市长,是成都11年来改变的参与者。

  城记君,有机缘与其中两位有过交集。这十多年的时间里,他们治下的湖北襄阳、武汉,再到成都,都呈现令人耳目一新的发展态势。

  

  ▲2019年2月25日,王永康赴任黑龙江

  如果再进行溯源,外省市地方官员调任副省级城市一把手,可查询范围只有五例。这种调动,也反映出一个极其重要的信号:

  2008年,朱善璐从北京市委常委调任南京市委书记

  2014年,任学锋从天津副市长调任广州书记(现担任重庆市委副书记)

  2014年,陈海波从沈阳市长调任哈尔滨书记(现任黑龙江省委副书记)

  2015年,王文涛从南昌市委书记调任济南市委书记(现任黑龙江省委副书记,政府省长)

  2016年,王永康从浙江省委常委调任西安市委书记

  一切取决于人!所以,自1980年以后,我们发现“西安十五年一次的发展窗口期”规律,都与关键角色有着直接的关系。

  从时间、历史经验出发,西安“一把手”重要性和延续性,缺一不可!其实,就如同一幢的建筑诞生,从“手续→规划→动工→施工→封顶→装修→使用”,这个周期至少是3-5年。一座城市,就如同一盘棋——它是一个系统工程,是更高层面的统筹。

  从硬件到软件、从意识到行为、从官方到民间……西安,若是种对了树,时间就能说明一切!

  现实 | 西安的机遇与挑战

  对于东北地区,老陕应该不再陌生。曾任陕西省委常委的景俊海,目前担任吉林省省长。王永康赴任黑龙江,有好事网友称“今年过年去哈尔滨”。

  实际上,近些年“东北现象”已成为负面典型:经济下滑、体制僵化、活力不足、人口外流……结果,就是暮气沉沉。那么,西安为何没有成为像东北一样城市?或者,塌方式腐败面前,为何对陕西的负面影响没有山西那么大?

  

  其实,最本质的根源就是因为“西安”的存在:作为特大城市,西安自身庞大的人口、完善的产业结构,成为陕西省乃至西北的“平衡器”。

  能源经济有一个怪圈,山西就是一个典型:过度依赖能源、产业结构不完善。这就导致了,“成也能源败也能源”。所以,如果大家翻看公开新闻和信息,就会发现陕西政坛出现众多的腐败案,都与陕北能源有关联。这些,最终的因之关联的人、钱、事,又都在聚集在西安——土壤,就因此形成。

  所以,行政体制现状必将影响西安的城市治理。但是,由于西安这个巨大的“平衡器”,西安只是变得不好,而不是变得更糟。

  

  所以,从战略、历史、文化和地缘等意义上,都决定了西安绝非“偏安之城”。陕西省与西安市,是互为一体、唇亡齿寒的关系。成都之于四川的成就,也已说明了模式和方法的可行。

  如何认识西安真正的政经文地位?

  如何推进“大西安”的真正成型?

  如何真正成为国家中心城市地位?

  区域发展,是一盘大棋和一个系统工程,是更高层面的统筹。从硬件到软件、从意识到行为、从官方到民间……西安,若是种对了树,时间就能说明一切!英国人修·阿诺德说:“一个旧世界已经死亡,而一个新世界尚未诞生。”

  西安城北有条“文景路”,来历指汉文帝、汉景帝时期的治世。因多年战乱导致社会经济凋敝,采取“轻徭薄赋”、“与民休息”政策。

  无论如何,西安城市治理已进入到“后王永康时代”。那么,是否会出现“文景之治”一样的连续性,这个应该是所有西安人共同的期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