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细思极恐的材料和照片:一个特定历史时期的资本罪恶

2019-02-26 11:56:27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刘一禤
点击:   评论: (查看)

  每天从你的全世界路过,却看不到这罪恶。”

  奥斯卡获奖影片《贫民窟的百万富翁》里面的剧情,抓来小孩把眼睛弄瞎以便乞讨,发生在今天的真实世界里。你永远不会想象到,原来人心可以险恶到如此程度。

  不管在哪个城市生活,相信你都遇到过街上乞讨的残疾人,你想一定是他们因为残疾而失去劳动能力,所以才只能乞讨吧。但真 相是,一个好生生的人,被弄成残疾,只为容易乞讨到更多的钱。

  这个叫做采生折割,从中国古代伴随丐帮流传至今。“采”就是采取、搜集;“生”就是生坯、原料,一般是正常发育的幼童;“折割”即刀砍斧削。

  

采生折割 cǎi shēnɡ shé ɡē

 

  也就是说拐到正常的人,用刀砍斧削及其他方法毁坏五官四肢,把原料变成奇形怪状的残疾人,这是乞讨界非常恶毒、惨无人道的一种勾当。

  “采生折割”是有一套标准化流程的,首先是找原材料,最优先的材料是老人和儿童,好驯养。成年男子力气大不好控制,女的古代很少在闹市上抛头露面的太奇怪。一般是一人用道具去拐骗,另外几个人防风,得手后立即开溜,接下来便是手术。

  这跟古代流传下来的化妆行乞不同,不是把手脚装成脓疮烂毒(行话献苦肉计),瘫痪 (行话叫来滚)、假装眼瞎(过逢照子)、画指等,心术不正的乞丐省了自己受苦的过程,用受害人的身体来真刀真枪的,也确实来钱更快更多更容易,效果拔群。

  

  

  

  ▲民国时期被致残的乞丐

  引得其他乞丐纷纷仿效,但由于“拆割”的手法比较野蛮,古代外科技术和卫生条件都比较差,原料的死亡率是非常高的,所以乞丐需要搜集很多原料,因此清末民初之际,拐带人口之风日甚,尤其长江流域一带,自成都、重庆而下,直到黄州,屡有被拐案件发生。

  清朝李虹若《朝市丛载》:“拍花扰害遍京城,药术迷人任意行。多少儿童藏户内,可怜散馆众先生。” 拍花即专门拐骗幼童以行采生折割的歹徒,乞丐就是拍花中的主要参入者。

  《红楼梦》第十九回:“茗烟微微笑道,这会子汉人知道,我悄悄地引二爷城外逛去,一会儿再回这里来。宝玉道:不好,看仔细花子拐了去。” 可见拐卖的严重程度。

  

  

  

  

  ▲古代丐帮陋习,每逢过年过节,丐帮头子明目张胆带着成群结队的乞丐进入挨家挨户索要捐助,否则就会被堵住,影响营业或生活。很多时候明着要饭,实际上暗地里拐人

  这些歹人成帮结伙,彼此相交,环环相扣。按他们的黑话,妇女被称为 “条 子”,小孩是“石头”,拐到人后,送上船,一切早就办理妥当,连船夫也掺乎其中,像一条龙服务似的,甚至能金钱贿赂各地捕快。拐来的女童,会卖给一些有钱人,或者妓院;男童长得漂亮的,会卖给杂耍的,或戏班子;男童长得不好看的,就要为“采生折割”之用了。乞丐和小偷大盗以及黑 社 会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有的大丐头本身就是流氓强盗出身,甚至有时候官府专门委托一些黑 社 会头目为丐帮首领,黑白两道双重身份在官府与江湖之间充当媒介,成为一种亦官亦盗的特殊社 会角色。

  

曾经销声匿迹 如今死灰复燃

 

  新中国成立后,党和政府严厉打击丐帮头子,枪毙了一大批罪大恶极的丐帮头子,丐帮和“采生折割”从此销声匿迹。没想到近年情况又有些严峻了,看下面这条小广告,手上残疾人业务熟练,听话老实,忍痛转让,俨然成了产业链!如今,奇形怪状的残疾乞讨儿童在全国各地都能见到,以沿海经济发达地区居多。

  凤凰卫视《社 会能见度》节目对城市“职业乞丐”进行了报道,东莞打工的卢晓燕女士遇到一个缺手缺脚的残疾乞丐,发现竟是失踪多年的弟弟!小镇青年卢剑秋十年前在东莞打工时遭遇重创昏迷,醒来时发现自己已失去了一条胳膊,双腿自膝盖处被截断,此后他就一直坐在带轮子的木板上被迫乞讨,成为“丐帮”的敛 财工具。家人寻找他多年未果,好不容易遇到堂姐,却没能获救,因为在家人赶来营救之前,他已被丐帮转移走。

  因为路旁的隐秘地点有人对乞丐暗中监视,如果有异常情况或者有人疑似营救,就会把残疾人转移走。如果残疾人本人求救,便会马上拖走毒打虐待,长此以往,意志已经被摧毁,残疾人不再反抗,乖乖的完成“上级”派给他们的“任务”,钱箱一满马上就会有人来收走,要是讨的钱不够,搞不好还要被暴打一顿。

  往往有专门的三五人的丐帮管理团队,掌控着十到二十个残疾乞丐,每天晚上十点左右收工,乞丐被面包车沿着固定路线挨个收走,第二天再根据人流状况找到好位置卸下。有人在广州的黎明时分,看到一群残疾儿童乞丐被一个瘸子带着,面包车把他们送出去,每个十字路口放一个,瘸子的背后,是打手,打手的背后,是丐帮头子。

  

  

  

  

  据在东莞卖艺的山东籍街头艺人王秀勇透露,丐帮将得到的一到两岁的孩子腿敲碎,任他流血流脓造成残疾,伤口惨不忍睹,只为乞讨过程中得到更多人的同情,从而获得更多利润。

  有的小孩子为了用来多讨钱,丐帮会故意用刀子把身体划的伤痕累累,如果旧的伤口愈合那么就再造新伤,因为带血的伤口才够有视觉冲击力,让路人更怜悯。更有甚者嫌刀子划的不够狠,就拿化学品灼烧孩子的皮肤,有个痛苦难忍的孩子用稚嫩的童声哀求道:“叔叔,求你别用药水了,还是用刀子割吧”。

  这些残疾人主要是被拐、骗、抢、捡来的,也有一些是被 “收人”收来的,靠砖头砸、木棍敲,醒来之后发现已被戳瞎眼睛或者毁容,或者敲断骨头、掰折胳膊、砍断手脚,烧烂皮肤打断脊柱,更有甚者勒瘪胸腰或挤扁脑壳乃至放在大缸里做成畸形的大头人。开工的时候有的丐帮头子还会喂服高效安眠药让其乖巧听话。

  由于身心被摧残,身体状况和免疫极差,又时常吃不饱,一些残疾儿童往往没多久就被一场大病夺去生命,冷血的丐帮是断然不会劳心费力挽救孩子的,他们只会偷偷丢弃或掩埋,无影无踪。这也是为什么那么多被拐卖、偷抢的孩子怎么也找不到踪迹的原因。可怜那些失孤的家长从未放弃过寻找,却不知他们的孩子早已死去化为泥土。

  仅东莞一地,就有超过3000人职业从事乞讨,其中相当一部分人就是上述残疾乞丐,背后是故意致残老人、儿童的残暴犯罪集团。

  

残酷的事情离我们很近 不要觉得跟我们没关系

 

  想像一下,你好好的走在路上,玩着手机,突然被打晕,醒来之后发现自己眼不能视、口不能言,等待新的命运。

  一个天真烂漫的孩子是他的掌中宝,突然一个没照看好,就被人贩子拐走,再也见不到,卖给别人家做子女已经算是被拐儿童中幸运的了,万一被折断手脚用来当乞讨道具,他知道后该是怎样一种心痛?

  在古代,《唐律》明确规定禁止肢解人体。明朝为了打击采生折割现象,对恶意致残人体者处以极刑,《明律》卷一九-刑律二-人命-采生折割人:凡采生折割人者,凌迟处死,财产断付死者之家。妻、子及同居家口虽不知情,并流二千里安置。为从者斩。

  如今希望更多的人能够知道这些阳光下的残酷黑 幕,关注到这些蜷缩在繁华城市的角落,被罪恶操控的残疾人,希望官方也能引起重视,通过加强立法和行政手段,严厉打击拐卖儿童和控制残疾人乞讨的违法犯罪行为,只要下决心整治,并动用侦查技术,我相信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都不会有我国这样雷厉风行的执行力和控制力。

  

不要觉得恶心和可怕请睁眼看看这个真实世界

 

  比上面这些图片的更可怕的是什么?是人性沉沦和漠视!

  人们的司空见惯,偶尔善意的投几个硬币,或者视而不见地从他们身边走过,仿佛一切那么平常,而这种日常的痛苦却成了他们一辈子的生活,他不知道还要持续多久,我也不知道还会有多少这样的罪恶在我们身边,永远往复循环。

  行动起来!或许我们平日还要上学或工作,不能在路上遇到每一个可疑的残疾乞丐就打电话报警,然后不断跟进调查直到一切水落石出,但是我们可以献出一点关注、呼吁和微薄的努力,让这个世界因我们的存在而变好一点。我选择写下一篇文字揭示这底层的残酷物语,也希望你能把这个火把传递下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