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读书人的气节与当代知识分子十大堕落

2019-03-04 10:35:45  来源:微信“红色小兵”  作者:楚刃
点击:   评论: (查看)

  《毛主席意外归来》

  红色小兵按:山西社科院楚刃老师,前几天写了一篇雄文《读书人要有一点气节》,小编读后百感交集。对照《当代知识分子堕落无耻的十大表现》,我们能清晰感受到当代知识分子所处的与人民脱离的状态!

  正如毛主席所说:“看一个青年是不是革命的,拿什么做标准呢?拿什么去辨别他呢?只有一个标准,这就是看他愿意不愿意、并且实行不实行和广大的工农群众结合在一块。”

  今日,还有多少人愿意和工农兵结合呢?

  

  小丑变脸最快

  小丑走了,走的是很不情愿,甚至是抱憾终生。

  按理说,中国人推崇死者为大,我们应该多说说他的好话。比如,他在民主革命时期投身延安,那时解放区的天是明亮的天,解放区的人民好喜欢。他早期参加过"一二九"运动,很早就去了延安,并在党中央机关报《解放日报》工作。又如,在社会主义建设中,他仗义执言,既指出大跃进中浮夸风,又坚持对三峡大坝建设的意见,并受到毛泽东的重用。毋庸置疑,这都是他人生的亮点。

  但他并没有沿着这些亮点走下去,反而选择了一个拐点,要在人生上突放异彩!

  1990年代中,有文披露:小丑得到毛泽东宠爱时自谓有z l 之才,得罪了毛泽东后又不断写检讨,甚至哭哭啼啼的向毛泽东乞求饶恕。然而一旦毛泽东过世,他就拍着胸膛,大谈如何反对毛,简直是不可一世的英雄!

  中外历史上,这种“180度的大转弯”并不少见。白居易《放言五首·其三》:“赠君一法决狐疑,不用钻龟与祝蓍。试玉要烧三日满,辨材须待七年期。周公恐惧流言日,王莽谦恭未篡时。向使当初身便死,一生真伪复谁知?”谈到王莽早时深藏不露,谦恭下士;后来掌握大权,篡汉自立。来了一个“180度”的大转弯。

  前苏联的赫鲁晓夫,在斯大林活着的时候对其进行无原则的吹捧和逢迎,称为领袖和父亲;在斯大林身后对其大肆攻击,将最恶毒的咒骂和联共布所犯的所有错误全部推给斯大林。也同样是一个“180度”的大转弯。

  

  但是,无产阶级革命者绝不会“180度”大转弯的。据方志敏《可爱的中国》记载,关押他的监狱长曾这样劝降:你这个人真是死心眼,现在国民党势力大,你就投降过来算了;将来共产党势力大了,我和你再一块投降过去不行吗?方志敏坚决地拒绝了这位监狱长的诱降。

  叶挺在渣滓洞集中营牢房墙壁上写道:

  

  他们都不屑于搞什么“180度”大转弯!

  说到底,这种“180度”大转弯,只是一种投机,绝不是有人称道的智慧。这里,就涉及到文人要不要气节的问题。

  气节,《辞海》的解释是指志气和节操。《史记·汲郑列传》:“﹝ 汲黯 ﹞好学,游侠,任气节,内行脩絜,好直谏。”北宋范仲淹“每感激论天下大事,奋不顾身,一时士大夫矫厉尚风节,自仲淹倡之。” 南宋陆游 《有所感》诗:“气节陵夷谁独立,文章衰坏正横流。”文天祥认为 “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 ”,拒不降敌,英勇就义。

  

  郭沫若 《屈原》第一幕:“在这战乱的年代,一个人的气节很要紧。”经过世代培育、弘扬、传承的士人气节,是数千年来支撑中华民族生生不息、弱而复强、衰而复兴的灵魂和脊梁。但是,在现实中国的一些人眼里,什么气节不气节,完全是过时的、落后的、封建性的观念。至于孟老夫子说的“威武不能屈,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更是被看作匪夷所思的一句屁话!

  小丑这种“180度”大转弯的投机,给后人带了一个很坏的头。

  他的这个很坏的头,造成了今日中国知识界的普遍堕落:

  

  戏子如何取得博士学位呢?

  1、举国都是著名学者,却少了学术。

  如果做一个粗略的统计,中国大概拥有人类社会最庞大的学者团队,在公开场合基本上都要冠以著名的标志,即便很少有人知道他们到底是卖葱的还是卖蒜的。这些象牙塔里和象牙塔外的著名学者除了学术,几乎什么都不缺。

  按照物以稀为贵的逻辑,在当下的知识界,最值钱的是什么,当然是冷板凳。虽然冷板凳坐多了会得痔疮,大便也未必通畅,但不坐冷板凳,学术将从何而来。所谓“板凳要坐十年冷,文章不写半句空”,绝非妄言。招摇过市,虽然名士的派头十足,但毕竟不是做学问的好方法。

  古人皓首穷经、孜孜不倦,出类拔粹者不过耳耳,坐几分钟冷板凳就屁股发痒的所谓学者,除了著名,还能有什么?

  2、满纸都是道德良心,却少了良知。

  知识分子号称是社会的良知,知识分子的良知是什么,就是学问扎实、说话公正。老百姓掏钱养活你就是让你做学问的,这是你的工作,做好是你的本分,做不好或不好好做你就没良心。饱食终日,无所事事,浪费公帑,不也小人乎。至于“为生民立命”,为老百姓发言,保持公平公正,也是知识分子的天职。怎么可以满纸仁义道德,私下里却蝇营狗苟,帮着少数人掏空大伙的腰包,自己也赚得脑满肠肥。

  

  3、遍地都是天才鬼才,却少了人才。

  中国人讲天、地、人三才,比如有唐一世,李白被称作天才、杜甫为地才、王维是人才。现在时代进步了,人才基本上被消灭,被称为天才、鬼才的满地都是。

  现在写几句歪诗、抄几篇论文就可以了,天理何在!至于那些被称为鬼才的,就更让人匪夷所思,就算是才,做鬼有什么可得意的,做人不行吗,就算是不成才!他们相互吹捧为天才鬼才,却没有勇气承认自己是个人才。如《列子》所言,“天生万物,惟人为贵”,既然做不了人,只好做鬼罢了。

  4、满街都是专家教授,却少了成果。

  我们不过是跟在别人的屁股后边复制、复制而已。当代科学领域的重大发现,有几个是中国的专家教授搞出来的,大家可以板着指头算算。动不动完全自主研发,完全是中国人创造的,说出来不怕别人笑话,有这么扯淡的吗?

  5、到处都是文化巨匠,却少了文化。

  6、天天都是探求真相,却少了真诚。

  7、人人都是道德标杆,却少了公德。

  8、满地都是国学大师,却少了国学。

  9、时时都是思想先锋,却少了思想。

  

  

 

  10、个个都是心灵大厨,却少了灵魂。

  千百年来,知识分子自命是人类心灵的守护者,所谓“为天地立心”者。李敖先生跑到北京来,大发感慨,说现在是“形势大好,人心大坏”,似乎跟“礼崩乐毁”差不多了。

  说是鸡汤,实际上就是把孔孟等先贤的朽骨随意扔进锅里,加上各种佐料、色素、激素熬成汤给我们喝。不过从临床上看,心灵鸡汤的治疗效果实在有限。为何?因为心灵鸡汤和心灵大橱们尽管弄得色彩缤纷,但却少了一种最重要的东西,那就是灵魂。比如于丹教授的所谓论语心得,读来读去不知道她要讲什么,很多跟孔夫子的本义无关,乱七八糟一大锅,其营养价值可知!

  原来心灵厨子们做的只是生意,拿鸡汤、驴汤、蚂蚁汤赚大家的银子,至于到底有没有营养,那不是他们真正关心的问题。

  有位日本人曾问鲁迅:周先生,你天天批判中国人,是不是因为你很讨厌他们。

  鲁迅先生低着头,沉思很久,突然抬起头,眼含泪光地说:不,我爱他们!

  因为爱得深沉,所以才“哀其不幸,怒其不争”!

  

  (本文发表时略有删改)

  2019年3月1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