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痛快!特朗普的又一次神助攻,终于帮他解套了(带视频)

2019-02-22 14:59:03  来源:夏朝之音  作者:夏朝之音
点击:   评论: (查看)

  美国炸一颗雷,炸出中国一段往事

  今年春节假期后上班的第一天,猪年大年正月初七,公历2019年2月11日,美国总统特朗普突然放了一颗炸雷,签署一项行政命令《美国人工智能倡议》(American AI Initiative),正式启动“美国人工智能(AI)计划” 。

  这项行政命令要求美国政府在研发投入中把人工智能列入优先地位,并给予相应的帮助与扶持,其中包括扩大相关科研人员使用政府数据的权限等等。根据白宫发布的通告,“美国AI计划”旨在调配更多联邦资金和资源转向人工智能研究,所以包含资金扶持等的具体措施细节将在今后6个月内敲定。

  该命令的详细内容很多人已经有了详细的介绍和解读,这里不再重复,因为这不是今天我们讨论的话题。

  需要注意的是,白宫科技政策办公室主导AI工作的LynneParker表示,“为了美国人民的利益,我们需要采取行动来帮助我们驾驭人工智能。”所以,这是一项事关美国人工智能发展的国家级重要产业政策和战略,它名义上是旨在加强美国的国家和经济安全,实际上是旨在推动美国在AI领域发展,确保美国在AI和相关产业领域始终保持研发优势和领先地位,防止他国在该领域赶超美国并形成产业优势。

  应该说,该命令和计划的针对性和导向型都是非常明确的。

  由于中国被认为是目前除美国之外唯一在人工智能领域形成了竞争力的国家,此项行政命令被西方舆论普遍认为是针对中国的。

  这个行政命令之所以被我称为“炸雷”,因为特朗普这项命令来得非常好,非常及时,不仅揭穿了美国“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的经济自由主义和市场经济万能的虚伪面目,让国人更清醒看到美国深度介入中国改革开放(政治经济体制改革)的真实用心(肯定不是为了富强中国和为中国人民谋长久福祉),而且更为重要的是,特朗普以打耳光的响亮方式,彻底宣告了几年前发生在中国经济学界及资本媒体之间的一场“世纪辩论”中的终极胜负者究竟是谁,关于这个辩题的正确答案也终于可以尘埃落定了。

  从这个角度看,特朗普领导的美国,无疑又给中国来了一个神助攻。

  就是不知道这颗炸雷炸醒了中国学界的某些人没有,如果还没有,则一定是某些人还在装睡。因为把一个常识和惯例问题搞得稀里糊涂,需要一场所谓的“世纪辩论”还不能澄清常识的本相,这样的奇葩怪事大概只有在中国才会经常发生,这也是中国特色公知教授们的专长。

  原来在2016年-2017年间,著名经济学家林毅夫和媒体著名的北大教授张维迎有一场举世瞩目的大争论,双方针锋相对,互不相让,引得中国学界的经济学专家教授们和各路网络媒体纷纷各自选边站队。从当时媒体报道的内容和倾向来看,林毅夫在声势上显然大居下风,尽管普通网民与资媒及其支持的学界“精英”们在立场、态度和观点上截然相反,因多数网民自发支持林毅夫。

  但是,毕竟人民没有话语权,林毅夫孤身苦撑苦战的局面从未改观过,直到猪年的大年初七,终于在特朗普的助攻下,林毅夫才彻底一举扭转被动局面,真的是应了那句“谁笑到最后谁笑得最好”的谚语。不过,此时林毅夫赫然发现,他对面竟然一个人都没有了,当初煽风点火或围观或捅刀的学界同仁和媒体寂然无声了。

  当时经过前几个月的多轮论战之后,双方也许是为了扭转或加强这个局面,最后约定于2016年11月9日,在北京大学未名湖畔的朗润园,就当时某个最热门的经济话题进行一场面对面的终极PK,因此此场辩论被媒体称之为“世纪辩论”(为何以此称谓之,我们颇感莫名其妙,能否当得起这个名头,我们深表怀疑,不过本文姑且沿用这个名不副实的称谓吧)。

  当时双方激辩近3个小时,数家媒体进行了网络直播。

  

  这个辩论最后结局如何呢?

  应该说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各有各的支持者,网友成压倒性的支持林毅夫,学界和资媒则完全相反,是一边倒地反对林毅夫,力挺张维迎。

  因此,次日各大媒体就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以尘埃落定的惬意和大幅报道渲染的方式,为这场“世纪辩论”盖棺论定了:产业政策大辩论,林毅夫已经败了 。之后各网络资媒更是开足火力,继续穷追猛打林毅夫,一副痛打落水狗的志得意满。

  在媒体和学界来看,本场“世纪辩论”的最佳辩手桂冠自然就花落张维迎头上。

  

  

  

  

  原来自2016年8月底以来,张维迎和林毅夫就中国产业政策存废问题的论战就已经开始了,起因是林毅夫对张维迎有关产业政策的观点发表了不同意见,张大教授不服气,于是论战就开始了。这本来是一个常识性的问题,古今中外,事实俱在,答案现成,何须讨论和质疑?

  不过就常识问题争个面红耳赤是当下中国某些知识分子的“良心”和“独立”的体现,但双方虽你来我往,唇枪舌剑,几番论战,不过还好,基本停留在学术探讨或者争论的层面上,双方发表文章或公开表态次数大致相当,不分伯仲。但到11月底,网路媒体几乎是不约而同地对张维迎观点的报道数量突然猛增,远超对林毅夫观点的报道。仅在两人公开辩论的11月9日,以张维迎为主要信源的媒体报道达108篇,以林毅夫为主要信源的报道仅64篇。

  而事实上,自10月18日起,包括新浪财经、网易财经、腾讯财经、金融界、凤凰网、财新网、未来网、和讯网、新京报等在内的各大媒体,就广泛宣传11月9日将举行的林毅夫与张维迎的公开辩论,并为张造势。如果说在此之前,“林张之争”还局限在学术界和财经媒体,11月9日的公开辩论则引发了全社会的广泛关注,网络舆情也出现激增。

  据源清智库舆情监测室的数据显示,从2016年8月25日至2016年11月30日,共有涉及林张之争事件的媒体报道1473篇(包括媒体转载),微博61556条(不包含评论)、论坛主帖8538条,含其他博友评论和互动讨论。

  而“119朗润园辩论会”更是引发了400多篇媒体报道,凤凰网、新浪网、腾讯网、搜狐网、网易的财经频道以及财新网、和讯网、第一财经、澎湃新闻、界面新闻均对林张之争进行实时播报,报道力度空前,而传统主流官媒则集体失语。

  这些媒体报道的偏向不仅体现在报道数量的不平等上,而且对有关报道的处理明显地预设立场,即“扬张抑林”、“挺张批林”。

  然而,该争论引发的网络舆情方面,网民与上述财经和商业媒体的态度却大相径庭。

  多数网民赞同林毅夫,学界和媒体则完全相反

  尽管财经媒体设置了关注议程,公开发表意见的学者支持张维迎的居绝大多数,媒体报道也有明显的倾向性,但在强大的倾向性造势中,网民却并未盲目跟从迎合学界和媒体舆论的观点。

  在社交平台的讨论中,超过六成的网民支持林毅夫,支持张维迎的网民不足两成。而超过七成的媒体和学界支持张维迎,对林毅夫的支持则仅一成左右。

  

 

  (林毅夫张维迎之争舆论倾向分布)

  媒体煞费苦心,学界大力配合,单向舆论声势喧天,无奈今天的网友民智已开,早已不是昔日的吴下阿蒙了,鉴别能力是杠杠的,媒体和学界的造势忽悠未见成功,果然“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

  可见林张所谓的“世纪辩论”已经不仅仅是二人的学术之争了,各路网络媒体和学界“精英”,纷纷摈弃中立客观的基本立场,选边站队,加入到林张之争中,有记者利用其媒体优势,给国家发改委新闻发言人挖坑不成,进而断章取义,肆意曲解其发言内容,片面解读并向公众灌输,甚至有学界同仁不惜对林毅夫进行大量人身攻击,称其为“官厅经济学家”,“让学界太瞧不起”。

  总之,多数媒体在报道中预设立场,联手造势,着力营造了一边倒的舆论氛围:把张维迎塑造为“敢言直言激进自由学者”,“民营企业家代言人”,把林毅夫塑造为“依附政府”的“御用经济学家”(实在看不过眼,《夏朝之音》微信公众号曾于2017年4月21日推送过一篇随笔《【忽然想到】忽然想到........》<点击阅读>,表达了对曾任世界银行首席经济学家兼负责发展经济学的高级副行长林毅夫相关产业政策观点的支持)。

  至此,可谓是图穷匕见了,学界自由派和媒体加入团战,因他们对林毅夫的联手打压而使战局呈一边倒的混战景象,从而使这场学术之辩巧妙地升级为中西方的国家体制和道路之争(实质是否定中国肯定西方)。

  那么,关于我国的产业政策,林毅夫究竟说了什么大逆不道的话,乃至于他既不见容于学界同行,又不见容于各路网路资媒,以至于他们置广大网民的不同意见(即民意)于不顾,一边倒地选择性和偏向性报道和造势,企图对林毅夫一派赶尽杀绝,并单方面宣判了林毅夫的学术“死刑”呢?

  只讲书本知识,不顾客观常识的中国学界和媒体

  故事的发生原来是这样的。

  所谓“世纪辩论”的起因是林张两人及演变后的两派对于“我们到底需不需要产业政策”的这一问题的不同回答。

  简单地说,林毅夫的回答是要的,因为产业政策将帮助企业解决企业解决不了的问题,也就是“集中优势兵力打歼灭战”。通过有选择的使用资源,让一部分产业先发展起来具备竞争优势,可以创造更多的资源,是产业政策所要达到的目标。近代经济史说明,后来者追赶先进工业国时“都使用了产业政策”。例如19世纪美德法、20世纪日韩;在“研究这些成功国家经济体当中,没有看到没有用产业政策来支持他们新产业发展的”

  张维迎及其支持者的的回答是不仅不要,而且要全部废止任何形式的产业政策。因为产业政策是披着马甲的计划经济,“这个太可怕了。”他直接提出要废除产业政策。他称,产业政策是集中化决策,意味着将社会资源集中投入到政府选择的目标,这是一种豪赌!成功的可能性很小(他们就是看不见中国的航天、高铁、5G等产业是因为有产业政策而强大跻身国际一流,并形成强大的产业优势,而因废除产业政策而导致大飞机(运十下马)、汽车等产业至今尚未形成产业优势的这一事实和常识--编者注),失败的代价巨大。他说,中国企业家需要的是自由和公平竞争的法制环境,而不是产业政策的扶植(实在看不出这二者究竟有何矛盾之处,难道二者不能都要?好比我们就不能既要健康美丽,又要美食华服吗?谁说健康美丽与美食华服就一定是对立的?--编者注),所以他断言产业政策必将失败,因而主张废除产业政策。因为产业政策失败的两个原因是无知和无耻,有效的产业政策过去没有,现在没有,将来也不会有。

  “119朗润园辩论会”结束后,学界很多的专家教授及大批网络媒体便迫不接待的弹冠相庆,宣布关于产业政策存废的辩论,林毅夫已经败了。好像今天委内瑞拉在有合法总统在位,又未有大选的情况下,却依然自封总统的瓜伊多一样,这个自封总统竟得到美国欧洲等许多国家的承认,好比当时中国学界和媒体宣布张维迎辩论获胜一样的可笑。

  因此,在媒体的构设及炒作下,”世纪辩论“事实上已经完全演变成“批产业政策”进而批中国体制和道路的一边倒的舆论态势。这才是常识和事实会在中国变得扑朔迷离含混不清的真正原因,也是中国学界有一大批不懂常识,罔顾事实的所谓专家教授不仅身居显位,还是媒体热捧的精英的原因所在。

  但是,现在,美国为了本国AI产业,为了避免美国AI产业在竞争中处于下风,“悍然”违背中国学界新自由主义经济学教授专家及广大资媒长年累月闭着眼睛不遗余力鼓吹并奉为圭臬的西方经济学理论,不仅没有废止产业政策,反而制定了美国的AI产业政策,从而直接为远在中国发生的那场为常识而展开的“世纪辩论”划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产业政策与市场经济并不矛盾,一个国家无论实行什么社会制度,搞什么经济模式,都应该制定符合自己国情的产业政策。

  美国过去是这样做的,现在也是这样做到,将来还会这样做。

  事实上,不光美国这样做,德国,日本等几乎所有发达国家也都在做同样的事情。

  如仅就AI产业政策为例,截至2018年12月,全球至少有18个国家出台了相关产业扶持政策或战略,其中一半包含新的资金资助,金额从澳大利亚和丹麦的大约2000万美元到韩国的近20亿美元不等。

  

  (截至2018年12月,全球提出AI计划的国家分布图,深红色为有资金扶持且已经开始实施了的国家,浅红色为尚未实施已出台了指导性意见的国家,浅黄色为正在制定AI产业战略的国家,请注意,当时不包含美国)

  而我们有些专家教授和媒体就是不愿意看见这些基于常识的事实,因为西方经济学理论的教科书中,没有写到这些,殊不知常识通常是不写入如此高深的教科书的,只有幼儿和小学生的教科书才会提及一些生活和科学常识的。

  但非常耐人寻味的是,当初张大教授引来一片喝彩却又有违常识和事实的那句“有效的产业政策过去没有,现在没有,将来也不会有的豪言壮语依稀还掷地有声,言犹在耳美国就制定了自己的AI产业政策,完全不照顾他们的情面,这无疑是给了他一记响亮的耳光,而当初力挺张维迎的大量中国资媒和学界专家教授们(我认为他们不配称之为经济学家),今天对此竟统统充耳不闻,视而不见,伸着脖子,却装作完全听不见特朗普对他们打脸打的啪啪响声。

  真不知道美国制定AI产业政策是出于“无知和无耻”,还是在中国学界的某些人和网络资媒的“无知和无耻”才导致任何一个正常国家都应该有产业政策这一惯例、事实和常识竟然在中国出现了要求”全部废止“的刺耳怪叫声,甚至不惜展开一场莫名其妙的“世纪辩论”,而且反常识的人数越多,声音越大,阵势越猛,就仿佛就越掌握了真理,就可以任意宣判那些拥有基本常识者为”无知和无耻“的学术徒刑,完全忘记了“有理不在声高”的常识。

  所以,我现在特别希望张维迎教授拿出当初猛批林毅夫的那股勇气和底气来,再翻出当年在西方国家求学时的那些经济学理论的教科书来,逐条点评一下美国制定的AI产业政策。

  他可以在勇斗林毅夫时无视甚至否认林毅夫说近代经济史说明,后来者追赶先进工业国时“都使用了产业政策”这些史实,因为一般人可能还真不知道那段历史,尽管他没有理由不知道那段历史,但是,今天他是否还有勇气和底气去否认美国为了支持本国新产业发展而再次制定产业政策的事实呢?因为美国制定AI产业政策,这不是今天的历史,而是本周的重要新闻,是未来的历史。

  张大教授及其学界拥趸们和粉丝们是不是还可以理直气壮地断定美国的AI产业政策必定失败?

  虽然我希望他的这次断定是正确的,但是,我笃定他已经不敢对美国这样断定了,他们所有的本事就是捧着从西方取经回来的教科书“经文”,然后穿着西装系着领带,翘着二郎腿,喝着咖啡,吃着牛排,对精心谋划,埋头苦干,挥汗如雨的中国人民指手画脚,随意否定甚至诅咒,倘不这样,就不显得他们的“良心”和“独立”了,如果事实与常识,有碍他们良心和独立性,那不妨罔顾之。

  悲哀呀!

  

  俗话说,上帝是公平的,当初庆贺“林毅夫败了”的人,嘲笑林毅夫“无知和无耻”的那帮人,今天,用美国等西方国家纷纷出台的AI产业政策这面照妖镜照一照,是人是妖难道还照不出来吗?

  “学界瞧不起的”究竟应该是曾经的世行首席经济学家兼副行长的林毅夫,还是抱着西方经济学教科书并奉为圭臬,成天不干实事只会坐而论道的这类只顾“良心”和“独立”而罔顾常识与事实的教授学者呢?后者还有如牛的气势,指责林毅夫,并要求中国废止任何形式的产业政策吗?还有脸面来成天津津乐道地宣扬,创新和市场只能靠企业家精神吗?

  如果再联想到近来沸沸扬扬的翟天临事件,无原创博士论文却获得博士学位,未有最低要求的至少2篇博士论文而跻身北大博士后,等等这些这个学术不端的问题频发,难道不值得中国学界集体反思吗?这个话题太大太沉重了多说都是泪呀,今天就不说了。

  当然,我想中国学界精英们都是很聪明的,他们也许有更新的发现和理论,大概就是美国应该制定产业政策,中国不应该制定产业政策,美国的产业政策肯定是会成功的,中国的产业政策必定是失败的等等之类的,因为美国总是对的,中国总是不对的,反正这一点与他们是否存在学术不端是无关的。

  原来,这个被媒体放大的”世纪辩论“,已经带有明显“借题发挥”“敲山震虎”和“指桑骂槐”的政治诉求意味,反映出中国新自由主义思潮仍波涛暗涌,力量十分强大,其“学术批评”所指,其实是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核心理念和中国道路,本质是对“四个自信”的否定,根源是对西方经济理论教科书的盲目膜拜。

  不幸的是,今天他们竟然被其奉为思想源泉、理论祖师爷和否定中国勇气的靠背---龙头大哥美国--- 一掌打落了他们紧抱在手的教科书,他们今后还会说人话吗?

  没有了葫芦,他们还会画瓢吗?

  我就静静地,冷眼旁观着。

  脑海里有个声音不断响起:中国不缺乏有才华的经济学家,而是缺乏有真正良知的经济学家。

  

  

打不开?点这里>>>

  (119朗润园辩论会全程实录)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