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轻松笑:货币骗局是金融危机爆发的根源

2019-02-19 10:02:57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轻松笑
点击:   评论: (查看)

  前言:货币是具有欺骗性的,它需要用道德准绳来约束(法律在此毫无用处),可一旦社会没了道德,货币将走向毁灭!

 

u=540252862,1190043303&fm=26&gp=0.jpg

  事物就其性质而言,本没有高低贵贱之分,但是就其对人的具体作用而言,却存在不同时间、不同地点的不同价值定位。比如:沙漠里的水比江河里的珍贵。同一事物因所处环境不同,呈现出来的价值也不同。由此可见,事物本身的价值并不单纯取决于事物的性质,还取决于它所处的环境和用途,这就是事物的实用价值。单纯从实用价值上来说,世界上的一切货币都不具备,这是货币很容易走向欺骗性的根源所在,因为实用价值才是真正的价值。

  事实上,货币有的是交换价值,这是一种虚拟价值,它不能单独存在,必须依赖交易双方的信任,一旦没了信任基础,这个价值便荡然无存。时至今日,我们不得不面对的,正是货币欺骗性走向白热化之后,给人类带来的危机,以及人类即将探索的出路在哪里的问题。

  一、赵公元帅的失误

  上古时代,人们的交易是“以物易物”,鸡蛋换盐,两不见钱,只要交易双方觉得都不吃亏,交易就能达成。可随着交易市场的不断扩大,“以物易物”就变得很繁琐,比如:我有鸡蛋,我想要盐;你有盐,但你想要铁;而他有铁,但他想要鸡蛋,这就只能通过几次转手才能完成,撇开中间每次转手的价格波动不说,单就几次转手而言,也不具备普遍的可操作性。

  所以,有个叫赵公明的人便想出了一个办法:把所有实物都用贝壳代替,然后再用贝壳来购买自己想要的物品,于是,货币就这样诞生了。赵公明便被后人视为财神爷,尊称“赵公元帅”,至今为止的货币思想都来自于此。

  然而,贝壳并不能真正取代实物,它只是一种符号,而鸡蛋、盐、铁这些东西,却具有不可辩驳的实用价值。所以,用贝壳买东西纯粹是建立在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基础上的,一旦没了信任基础,贝壳将一无是处。

  在这个发明过程中,赵公元帅有两个重大失误:

  第一、当社会出现信任危机时,以“贝壳”为代表的货币就会失去作用,这时,一旦有人借机收敛货物,整个社会必将陷入货币危机之中。例如:有人用美元购买物资,金融危机爆发后,美元贬值,我们再用此前等量的美元,就买不到此前的那些物资。这对于先前持有物资的一方来说,就是巨大损失。

  第二、创造实物要比赚取货币困难得多,所以,更多人宁愿赚取货币,也不愿再创造实物了。比如:一粒贝壳买一个鸡蛋,换个地方就能卖两粒贝壳,这比养鸡生蛋容易得多,那么,人们肯定会大量选择经商,而不是去养鸡生蛋。这就是某些“经济学家”所说的:“劳动不创造价值,管理才创造价值”。

  可悲的是,这个逻辑正是金融危机、经济萧条等灾难产生的根源!因为货币一旦失去实物的支撑,就会走向膨胀,社会就会陷入危机之中。

  二、货币的欺骗性

  不难发现,货币的价值必须依赖实物才能体现出来,一旦脱离实物,它就难免流于欺骗。拿2008年的世界金融危机来说:起初,美元兑换人民币是1:7.4的汇率,随着金融危机不断深入,最后汇率变成了1:6,试设想,在这过程中,如果中国事先购买了一万亿美元的美国国债,最终结果将会怎么样呢?

  简单计算:一万亿美元原先等于7.4万亿元人民币,在人民币没有贬值的情况下,美元贬值了,那么,最终这一万亿美元就只能兑换6万亿元人民币。我们的钱凭空消失了1.4万亿元。这就是摆在我们面前的一个赤裸裸的经济现实,我们的投资就这样血本无归了。

  这1.4万亿元人民币最终去了哪儿?钱当然不会自己凭空消失,这1.4万亿元其实是拿去填补了美国前期的国内透支消费,原本这些钱是亏空在美国银行的,为了缓解这笔亏空债务,美国便以国家名义向其他国家抛售国债。所以,表面上好像美国人自己也没有钱,但实际上,这些钱是被他们透支消费了。这就是国债的本质,一旦美国人不想还那么多钱,便调整汇率,这就是1:7.4变成1:6的原因。难怪有人说,调整汇率是经济领域的核武器呢。

  既然如此,那美国为何不直接把汇率调整为1:0,这样岂不是一分都不用还了吗?当然不能,要知道,他自己的跨国公司手中也持有人民币,一旦如此调整,这些损失将会远远大于一万亿美元的国债,它根本划不来。再说,如果美元不能兑换人民币了,中国也会用美元兑换其它货币,再用其它货币来兑换人民币,最后吃亏的还是美国。除非美元直接不能兑换任何货币,但这就相当于美国彻底退出世界经济舞台,自然是不可能的。所以,美国只会权衡多种货币国债比重,调整出最有利于它的汇率,而不会一分不还,因此才有1:6的汇率出现。

  不难发现,货币跟国家信誉息息相关,一个没有信誉的货币,跟废纸毫无二致;而一个没有信誉的国家,跟脱离这个世界也没什么区别了。美国人通过汇率欺骗中国乃至世界,说到底就是出卖自己的信誉来换取更大的利润。“政治是最大的经济”,这句话没毛病,只要动用国家机器,适当调整汇率,马上就可以让那些给自己投资的人损失惨重。但同时,它所造成的后果就是,使这个国家在世界上的地位越来越遭到更多国家的质疑。

  三、交换价值与实用价值天差地别

  由上可见,货币的交换价值与实用价值完全不同!它不存在实际意义上的实用价值,而它的交换价值又极度依赖发行者的信誉,这就是货币的基本性质。

  那么,世界上有没有一种交换价值与实用价值都具备且等值的货币呢?狭义上是没有的。某些小国因货币贬值,以至于跟废纸价格相当,那又另当别论了。而像日元那样,货币本身的造价相当于货币的面值,造出一日元几乎要消耗一日元的资源,它还是没做到交换价值与实用价值相对等!事实上,货币的实用价值跟它的造价完全无关!一日元的纸币说到底还是一张废纸,无非是在制造这张废纸的时候多做了一些无用功而已,它并没有任何的实用价值。

  有没有办法同时满足货币的交换价值与实用价值相对等呢?狭义上的“货币”是没办法满足了,但广义上的“货币”却可以满足!要知道,世界上除了看得见的物质以外,还有很多看不见的东西,比如:人的精气神、信誉、智慧、能力等等,如果把这些东西都考虑进去,是否会有理想的“货币”出现呢?

  清楚了货币的交换价值与实用价值天差地别的同时,我们似乎也看到了一种可能性,那就是从广义上去重新定义新的货币规则。事实上,当前的货币体系本就不是一张纸、一克贵重金属那么简单,它还包含着发行者的“信誉”,见货币如见信誉。而信誉这东西,它取之不尽用之不竭,但又弥足珍贵,一旦失去,后果不堪设想,如果把类似的东西也作为“货币”的一种体现,情况会怎么样呢?

  这并不是空穴来风,其实,在某个理想的社会,用人的精气神作为交换物进行物质交换,完全是可行的,而且这种交换本身还能促进社会安定和谐!

  国内某些玄幻小说就有类似的片段,里面所有人使用的货币并不是我们常规意义上的纸币或者贵重金属,而是“灵力、法力、道行、元寿”等虚拟之物,这些东西在小说里都是需要个人去修炼获取的,完全具备实用价值;而它们又可以通过特殊方式传输给其他人,从而使受益者获取相同的量,这就具备了交换价值的特征。于是,它们便成了最理想的货币——同时具备实用价值与交换价值,且两种价值对等。这种货币在现实生活中是否可行?这就是我们要思考的问题。

  四、“以物易物”的不可长久性

  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生活于云南大山深处的一些少数民族,他们的交易就几乎不通过货币来实现。因为货币的紧缺,很多偏远地区根本没法大量拥有,很多人家一年除了挣取工分以外,存款极少,货币交易显得捉襟见肘,因此,他们便采用鸡蛋来进行物品交易,就是把自家鸡蛋拿到供销社,然后通过供销社进行一个转化,所有交易同样一次性完成;而对于那些没有鸡蛋的人来说,供销社里的鸡蛋又是一种商品,这样就相当于交换价值与实用价值同时拥有了。不过,这样的前提是必须有一个足以让大伙选择购买商品的供销社作为中介,而且,这种供销社必须具有不可辩驳的权威,能够切实做到人人平等、公平交易。

  这算是比较合理的一种交易方式了,但还是会有经济陷阱,比如:你的鸡蛋是生态鸡蛋,平时都是五个鸡蛋换一斤生态大米,而忽然有一天你发现,原来那大米不是生态的,而是营养价值、生产成本、市场价格都很低的转基因大米,而你的鸡蛋依然还是生态鸡蛋,这时你会发现,你被整个社会的价值评估给骗了。

  此外,如果你想买一台冰箱,或者电视机,但你手上只有鸡蛋,我们大可以想象,你要积累多少鸡蛋才能买到这台冰箱,或者电视机?想想就不现实。我们的商品越来越多,人民日益需要的物资也越来越丰富,价格也越来越高昂,很多商品如果实行“以物易物”,肯定是不现实的。所以,以物易物不可长久。

  介于此,有人又给出了另一个解决方案:通过数字货币实现物质交换,即所谓的“区块链”技术。数字货币与实体经济紧密挂钩,针对性很强,而且受所有挖矿者监督管理,不易违约,这就使得信誉、交换价值、实用价值相得益彰。

  然而,这也是行不通的!首先,“区块链”技术只可能是少数高端人群的专利,不易推广使用;其次,不成规模的小生产、小创造,根本无法统计其真实价值,又怎么去发行虚拟货币呢?再次,虚拟货币本身也仅仅只是实体经济的一个符号而已,一旦实体经济创设崩塌,整个虚拟货币便毫无价值;最后,由于虚拟货币发行种类越来越多,各种货币相互竞争,货币价值一直起伏不定,持有虚拟货币跟持股票没啥两样,用这种东西来进行常规交易显然是不现实的。

  五、诸路不通,货币该怎么办

  想来想去,单纯用货币交易存在信任危机,此路不通;单纯“以物易物”存在不可长久性,此路也不通;而用“区块链”技术,产生实体经济后,对实体经济进行评估,然后转换成虚拟货币进行交易,这好像是结合了单纯货币交易与“以物易物”的优点,可问题之大也是有目共睹的,此路也不通。

  诸路不通,货币究竟该怎么办?

  坦白讲,如果我们认识不到货币的这些性质,认识不到世界的运动规律,认识不到我们作为人的价值追求究竟在哪里,单纯从货币上去解决问题,根本就行不通。而要解决这个问题,最核心的一点是:我们必须分清楚物品的实用价值在我们社会中的地位有多重要,它跟货币的交换价值之间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我们该如何摆正它们之间的关系?只有把这个问题搞清楚,我们才可能找到出路。

  作为一种物质,它的价值是什么,为什么我说货币没有任何实用价值?作为一个人,我们要的是一种什么样的价值?

  答案很简单,所有的事物都只是相对于人来说才有意义、有价值的,这里说的就是事物的实用价值,除此以外,别无其他。一块石头,只有被人利用起来之后才能显示出它的价值;身在深山,哪怕它再怎么精美绝伦,具有可造性,如果不被人所发现并利用起来,它也只不过是一块啥也不是的石头。相反,如果这块石头被人发现了,并得到了利用,哪怕它仅仅只是一小块毫不起眼的鹅卵石,或者被人们拿去铺在路面上供人踩踏,或者被喜欢收藏石头的人赏识,放在自家茶几上供人把玩,它的价值都能得到体现。这就是事物的实用价值规律所在。

  货币作为一种物质,如果失去实用价值,往往就容易流于谎言,成为深山里没被发现的“石头”,毫无价值;相反,货币要具备真正意义上的实用价值,只能是自身对人类具有足够大的利用空间才行,一个没有利用空间的东西是谈不上什么实用价值的。

  至此,我们大胆判断:今后的货币必然走向具备实用价值这一点上。因为人类已经经不起谎言欺骗了。在现实社会中,要创造出一种货币并不难,但要创造出一个真正具有实用价值的货币却非常困难,它既要是一种符号,也要具有实用性,想想都令人费解。可人类走到今天这一步,如果不想毁灭,我们别无选择,只能硬起头皮设法办好这件事。

  六、实体远比虚拟重要得多

  货币实体化是很难的,如果只是需要一个符号,那就太简单了。可是它又非常重要,远比货币虚拟化重要得多。事实上,我们所经历的一切经济乱象,归根到底,都是货币虚拟化造成的,货币一旦虚拟化,对于管理者来说,要窃取就很便利,钱生钱的事情,在那些资本家眼中,实在是轻车熟路。然而,对于普通人来说,除了任人宰割以外,别无选择,这是社会深层次的不公平!

  国家也在嚷着要消除社会极大不公,但这并不是一件容易解决的事情。种种社会乱象教育了我们,社会极大不公来自于虚拟货币的强大主导性!这一点,很多人都被蒙在鼓里了,一个人类社会被资本所主导,势必会导致越来越多的人直奔资本而去,却忘记了什么才是社会应有的价值。金钱、资本,说到底,普通人只占极少一点,而大量资本都是流向极少数资本家手中的,这就是“贫者越贫,富者更富”的道理所在;这就是那些所谓经济学家嘴里的“劳动不创造价值,管理才创造价值”的理由。

  其实,回归到我们人类真正的社会价值本身,一定是实体价值为主的,虚拟价值只不过是实体价值的象征性符号而已,它自身并没有独立于实体以外的任何价值。所以,社会的追求理应是实体价值的追求,而非虚拟价值的追求!管理创造的只不过是虚拟价值,这种价值看似可以让资本节节高升,但实际上,节节高升的并非实体经济,而是泡沫经济。

  道理很简单,钱生钱就是靠强大的管理实现的,但是,你再怎么钱生钱,钱依然只有虚拟价值,并不具备任何实用价值,你生的钱越多,这就意味着你所拥有的虚拟价值越多,别人手中的相应就会越少。放到整个社会、整个国家、整个世界上,仅仅只是资本重新分配而已,对于人类总体实用价值的提升毫无帮助!相反,如果这种钱生钱形成某种风气,人人为利而来,不再追求脚踏实地创造真正的实用价值,其后果是非常可怕的,那将会导致资本的购买率一路下跌,钱不再值钱,更多人的劳动所得远远满足不了自己的生存需要!这就是泡沫经济的形成过程,也是物价一路上涨,泡沫经济越吹越大的根本原因。

  毫无疑问,人类正在面临一场严重的金融考验——社会不同情实用价值,而一味追求虚拟价值!而事实是,如果没有实体经济作为有力支撑,虚拟经济就是个屁,跟洗钱没什么区别。不得不承认,实体远比虚拟重要得多!

  七、社会价值追求方向

  既然实体经济远重要于虚拟经济,那么人类发展方向就应该是重实体而轻虚拟,这是毫无疑问的事情。既然如此,社会价值的追求方向就清楚了,那就是“实业兴邦”。可是,这么多年以来的“管理创造财富”摆在大伙面前,“实业兴邦”的话还有多少人爱听?还有多少人愿意践行?有点钱的,不是拿去炒股就是拿去贷款投资了,反正一句话——拿去“钱生钱”,对于“实业兴邦”这样的事情,那些钱生钱的迷信者们谁又会相信呢?农民工一辈子干活换不来一套住房,资本家稍微一动手指就能挥金如土,劳动、实业,哪来的底气啊?

  这是一条不归路,是一个无底的深渊,可千千万万人却义无反顾地赶着往深渊里跳,要让他们悬崖勒马,谈何容易?这个时代,社会价值混乱,劣币驱逐良币,虚拟经济害人,利益至上,享乐盛行!这个时代,多少忠言苍白乏力,多少劝告石沉大海,多少人性为利奔走,多少事业认钱不认人!

  撇开资本,撇开货币,单纯来反思我们社会的价值追求,很多事情稍微想想就能明白:就算是要享乐,也应该是与付出相挂钩的,只有付出才会有收获。以钱生钱,坐享其成,跟坐吃山空又有什么分别?

  所以,实业兴邦、实业救国、实体经济、实用价值……一切的人类价值追求应该是以“实”为主,而不是以“虚”为荣,这才应该是正确的社会价值追求方向。纵观我们自己心中的价值观取向,有多少人真正立足于这一点呢?我相信,那些好逸恶劳,那些总想着一夜暴富,那些坐吃等死,那些奉行金钱至上、利益至上的人,是不会作此设想的,因为这对于他们来说,实在太困难了,主要是付出的太多,回报来得太慢,他们的心等不起。说来可笑,这也是社会的一个悲哀!

  摆正我们的社会价值追求,很多的社会问题便不难解决,我们的人生也不至于活得那么悲催。其实,就这个意义上来说,人人都应该好好想一想这个问题的,哪怕你奉行的是“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至少在这个意义上,你还是要为自己考虑一下生前身后事的。

  八、“深挖洞,广积粮,不争霸”的核心内涵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流传着这样一句话:“深挖洞,广积粮,不称霸!”这绝对是一句救世良方!打破货币迷信,重组社会秩序,定义新的物质交换条件。很明显,单纯用几张纸币作为交换中介必然会走向货币膨胀,货币购买率下降,人民辛苦挣钱,生活却难以为继,所以,我们需要跳出这种思维。

  “深挖洞”不是挖空洞,而是创造技术含量越来越高的实体!因为实体经济才是社会发展的本质。“广积粮”不是积累财富,而是繁荣、做大、做强实体。因为只有实体经济强大了,才能说明社会进步了。“不称霸”不是任人摆布,而是宽容大度,大国担当,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有霸不称”才是社会的良性循环,耀武扬威,或者是拿着一点微不足道的成绩来夸夸其谈,这个社会就不可能进步。从这个意义上说,集体主义公有制经济就是典范!正是那些年“深挖洞,广积粮,不称霸!”才有了我们今天的实体经济,咱们的国家才真正独立自主,我们才能坐拥无数企业,生活才能丰富多彩。

  综上所述,也应该给我们的货币寻一条出路了:就现在的社会而言,废除货币既不现实,也太无知,但不废除货币,泡沫经济又会如影随形,怎么办?未来的货币应该转化为“实用价值”货币,也就是说,未来应该弱化虚拟货币的流通,而更多货币职能交由物品的“实用价值”来解决。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有一段“人帮人”的伟大历史,其实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就是典型的“实用价值”交换。很多农村建房就是依赖这种“人帮人”完成的,真要是将这些劳动兑换成钱,然后用这些钱雇佣人干活,你会发现,农村大量住房根本建不起来,因为钱财的积累对于很多人来说非常困难,远远赶不上“人帮人”的“换工”来得容易。其实,我们的社会早就承认了,人工也可以是一种资本或者货币,叫做人工成本,但从来没有人敢将“人工成本”作为一种广义的货币使用。事实上,很多的发展、建设并不需要用纸币来交换,人们要的是实用价值,我期待我们的社会哪一天可以通过录入人的“工时”来记录这个人的财富,然后,再通过消费相应的“工时”来消费这种财富。

  “工时”对于体力劳动和脑力劳动具有等效作用,读书、上大学,无非是一种换取脑力劳动机会的手段,本质上并没有“高人一等”的意思。所以,体力劳动和脑力劳动在“工时”上是等效的。用“工时”来作为货币,本质上是承认实用价值的不可替代性。那些以为自己工作一天等于别人工作一辈子的想法将一去不复返,“工时”对于任何人来说,一天就是一天,唯一需要鼓励的是根据各种不同的岗位,进行相应的物质奖励,而不是用增加“工时”来实现。我们最看不惯的一个现象就是:农民工打工一辈子,在工地上建房无数,最后竟换不来自家小小的一套住房,这样的历史必须结束了,真的按照“实用价值”来兑换,一个人要建一套房子,又何须一辈子辛苦劳动?最多两三年时间足矣!

  我们呼吁实用价值的回归,一切交换按照实用价值来计算,金钱不再作为万能的追求,而真正将虚拟货币看作一个符号,这个符号只跟实体挂钩,却不能取代实体,那么,“人脸识别”消费或许可以有更多的内涵,“工时”货币的出路可以有对任何人都更加公平公正的选择。

  说了这么多,其实我只想表达一种观点:跳出货币的迷信,社会必须重视实体经济,用实体经济碾压虚拟经济,把虚拟经济关进“符号”的笼子里,只让它作为一种符号来使用,其他职能则交给实体经济本身,君臣佐使才能各得其位!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