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美国难以启齿的痛:伊朗伊斯兰革命四十周年

2019-02-13 16:29:01  来源:后沙公众号  作者:后沙月光
点击:   评论: (查看)

  2月11日,伊朗举行伊斯兰革命40周年纪念活动,特朗普又赶紧拿起手机发推怼伊朗,还是罕见的”双语连发“,先来条英文的,再来条波斯文。

  

 

  “40年的腐败,40年的压迫,40年的恐怖。伊朗政权唯一的成就不过是40年的失败,长期遭受苦难的伊朗人民理应拥有更加光明的未来”,还配上一名伊朗女孩抗议图片。

  毫无疑问是白宫宣传机构给老头做的,舆论引导用意很明显,连美国驻华大使馆的微博也马上响应,底下一片泪光闪动。

  之前,博尔顿也发了类似文案。

  伊朗总统鲁哈尼,革命卫队将军们给予了美国最强硬回应,伊朗民众一边焚烧星条旗,一边喊”美国去死“,还有喊”特蕾莎.梅“去死的。

  上世纪,美国最大的地缘政治胜利是苏联解体,美国成为了唯一超级大国。

  美国最大的地缘政治失败是伊朗变天,三十年左右几百亿美元的援助全部泡汤,盟友变成死敌,到今天还是最大的隐痛。

  美国的吹鼓手们总在网上凭着几张照片,”回忆“巴列维国王时代伊朗是多么的富裕和开放,今天又是如何的贫困和保守。

  它们从来不说,巴列维国王作为傀儡政权的痛苦,也不说伊朗人独立的自豪。更何况,如果1979年之前伊朗如此美好?为什么王朝会被迅速推翻?

  推翻巴列维国王的主要力量是”红黑联盟“--红,是指人民党(共产党)及小资产阶级左派力量,黑,是指伊斯兰什叶派力量。

  正是美国在背后支持这两股力量兴起,通过他们的抗议运动给巴列维国王带来威胁,并以此为手段,逼迫国王更加依赖美国,并将伊朗变成了一个警察国家,三万多名美国军事和情报顾问在伊朗指导镇压。美国有FBI和CIA的秘密警察,伊朗建立起了更为残暴的”萨瓦克“机构。

  伊朗每一户平民家庭至少有一名亲人被君主政权杀害,仇恨积累了二十五年,”红黑联盟“登高一呼,全民响应,一个失去了群众基础的王朝怎么可能是美好时代?

  与其说伊朗人民恨巴列维国王,不如说他们更恨无处不在的美国黑手。

  伊拉克是亲苏的,伊朗是反苏的,哪怕是1979年之后,伊朗也没倒向苏联。要了解伊朗的今天,就必须了解伊朗的昨天。

  巴列维王朝

  古代波斯有过辉煌历史,限于篇幅,不述,从近代说起吧。

  从19世纪中叶到1921年,伊朗人已经没有独立政权,只能听从英国和沙俄的指令,英俄大使不同意的话,波斯连法律都不能通过。英国要控制波斯,是因为要确保通往印度道路的畅通,俄国觊觎波斯北部领土。

  石油在古代拜火教眼中,是永不熄灭的圣火,到了19世纪中叶,两位法国科学家确定伊朗有巨大石油储量。1872年,英国冯,路透男爵得到了商业开采权,但由于资金不足,无法承担起耗资巨大的勘探和开采工程,不得不放弃,男爵改行去搞媒体,所以叫路透社。

  有了英国大财团参与后,1908年5月26日,伊朗终于开采出了第一桶石油。这时的伊朗是全世界最穷的国家之一,人均寿命30岁,99%文盲率。 没有军队,没有警察,没有铁路,没有真正的公路,没有电,只有鸦片和宗教,凡是能赚钱的行业,全部控制在欧洲人手里,曾经辉煌的波斯帝国只存于史书之中。

  1907年英俄已经签定了瓜分伊朗条约,北边归沙俄,南边归英国。恺加王朝连德黑兰都统治不了。

  1920年8月,伊朗哥萨克骑兵旅一位名叫礼萨.汗的军官率2500名精兵起事,1921年就从西北的加兹温省打到了德黑兰,逼国王任命他为国防部长,又加封首相。

  1925年10月31日,伊朗议会投票废除恺加王朝,将波斯皇冠戴在了礼萨.汗头上,1926年4月加冕为伊朗王,号称礼萨.沙阿.巴列维。并宣布7岁的长子为王储。

  礼萨是个半文盲,但工作勤快,每天5点起床,7点工作,下午视察,晚上开会,伊朗的面貌出现了很大变化。

  由于国王没文化,所以对小王储教育极为重视,他六岁就跟法国女教师阿尔法学法文,1931年,12岁的王储到了瑞士勒罗赛贵族学校,当时,世界上最富有家庭的幼童一般都会送到这里。

  1936年,王储17岁回国,到部队服役,1938年起跟随父亲治理国家。

  这时,英国和俄国对伊朗的控制明显变弱,英国由于一战,国力大衰,俄国由于革命变成了被孤立的苏联。

  礼萨的军事力量统治伊朗绰绰有余,对手无非是些部落武装,但放在国际上,根本不足以自保,而且对国际政治知之甚少。

  1939年9月1日,希特勒进攻波兰,二战爆发,礼萨犯了致命的政治错误,他选择了中立,其实是偏德国,1941年6月22日,德国进攻苏联,礼萨还在强调伊朗是中立国。

  当希特勒和斯大林打疯了的时候,没有实力的伊朗不可能有中立机会,要不加入德国一边,要不对德国宣战。

  要让红军撑下去,美英必须为苏联提供物资支援,如果从遥远的摩尔曼斯克海运送物资,非常缓慢而且困难,从埃及也不可能,德国空军有制空权,地中海想都不要想,就算避开了希腊的德国海军基地,土耳其人也不会允许盟军物资通过达达尼尔海峡,黑海也不可能。

  唯一的通道就是经波斯湾到伊朗再送到苏联国土,伊朗中立不允许战争物资通过,等于与盟军为敌,礼萨却仍不清醒。

  

 

  1941年7日,王妃芙吉雅的父亲埃及国王法鲁克告诉伊朗王,丘吉尔要对伊朗动手。芙吉雅是小巴列维的第一任妻子,后来只生了一个女儿,而且王室还不喜欢她,两人离婚。

  伊朗磨磨蹭蹭,8月23日,斯大林派红军摩托化部队从北面向伊朗全线入侵,英军五个师从南面,东南面入侵,皇家空军和苏联空军联手轰炸伊朗重要军事目标。

  五天后,伊朗放弃抵抗,红军和英军通知伊朗王室,9月17日将占领德黑兰,除非礼萨退位。

  9月16日,礼萨宣布放弃王位,流亡国外,由22岁的小巴列维继承王位。

  英国不同意,伦敦要求由恺加王朝血统的王子继位,苏联反对,丘吉尔算得很精,因为那位王子就在英国皇家海军服役。

  9月19日,英苏谈妥,共同承认新王巴列维,巴列维国王政权一直维持到了1979年。

  巴列维国王向德国宣战,结束了导致他父亲下台的中立政策。不过,英国,苏联,美国一起将国王架空,英国给伊朗设计了内阁议会制,议员名单由英国提供(亲英派),苏联不同意,他也有一份名单(革命派)。

  战争期间,主导伊朗的是美英苏三国,1943年11月,三巨头会议就是德黑兰召开。

  罗斯福,丘吉尔连礼貌都没有,两人都没有拜访东道主巴列维国王,而是在下榻处召见国王。法国媒体嘲弄国王是位无足轻重的小人物。

  反而是斯大林去了王宫拜访这位24岁的国王,把他给吓得连茶杯都不敢先端,斯大林第一句话就告诉他:你以后五十年内不用担心。

  意思是苏联会罩着伊朗,还说要送给伊朗一个坦克团和空军中队,巴列维国王想都没想就答应了,很幼稚。

  等到苏联落实此事时,巴列维国王才知道斯大林是什么意思。坦克团和空军中队必须由苏联将军指挥,部署地点由苏联指定。

  巴列维国王接着又犯了个错,他坚决拒绝,这在斯大林眼中可是违背承诺,当着面答应过的事反悔了,那就别怪苏联不客气了。

  接着,苏联在伊朗建立了人民党(实际就是共产党),而人民党的宣传报刊《人民报》由英国特工法塔赫出资,没有英国不插一脚的事情,万一共产党上台呢?

  二战之后,英苏争夺伊朗,由于两国互相牵制,伊朗算是有了一些自主权,领土也基本完整。接近,一头巨兽进入了伊朗,直到1979.

  摩萨台事件

  美国在1953年才真正插入伊朗,手段就是”帮助“巴列维国王夺回政权,对首相摩萨台搞了政变。

  伊朗最好出路就是走君主立宪制,把权力交给内阁,王室虚位化,对境外大国保持距离,不倒向任何一国。

  摩萨台本人是恺加王朝和礼萨王朝的高官(省督),又是大地主,还是大律师,他主张伊朗石油国有化,拒绝沙特与美国那种五五分帐制。所以,美国一直对他有排斥之心。

  1951年3月7日,原首相拉兹玛拉在德黑兰被伊斯兰极右翼分子暗杀,72岁的摩萨台有了组阁机会。

  巴列维国王出于对美国和英国的惧怕,选择了亚拉出任首相,结果3月20日,伊朗国会两院全部支持摩萨台的国有化政策,并通过了法律。亚拉垮台,4月28日国王不得不同意摩萨台出任首相。

  石油国有化后,损害了英国和美国的资本利益,原有的英国-伊朗石油公司关门,英国要求其它国家不要购买伊朗石油,否则制裁,就跟今天美国做的差不多。

  直到1952年7月,伊朗卖不出一滴石油,财政出现危机,英伊断交,摩萨台认为只要顶住压力,石油还是可以恢复交易。他要求国王授于他军事指挥权,被拒绝后,辞职。

  新首相贾瓦姆上来就取消了国有化政策,引发伊朗全国骚乱,国王又不得不请回摩萨台,同意他兼任国防大臣。美国担心摩萨台最终会让伊朗变成共和国,使得已经与美国建立紧密关系的巴列维国王失去了作用。

  1953年3月,美国中央情报局长艾伦·杜勒斯制定推翻摩萨台计划。 1953年4月4日,拨款一百万美元。美国和英国的情报人员于6月初在贝鲁特密会,为计划作最后修改,代号”阿贾克斯“。

  国王的美国朋友老罗斯福的孙子克米特.罗斯福,是美国在中东的CIA负责人,参与行动的还有驻德黑兰大使亨德森。美国先发动了针对首相的舆论战,再向王后行贿金银珠宝,让她力劝国王违反宪法废掉首相。

  为了策动舆论,美国为国王安排了两台大功率秘密电台,并向国王保证,如果首相采取武力反抗,美国将保护国王安全,用飞机将他送往伊拉克。

  摩萨台察觉到了美国人与国王的阴谋,8月13日,国王签署法令,宣布解除首相职务,8月16日,首相解散了议会和最高法院,并将权力分给了共产党人,美国安排国王逃往巴格达。

  8月19日,皇宫卫队在美国顾问和卫队长纳西里率领下攻打首相府,同时,美国和保皇派控制了全国所有电台,放出舆论称首相倒台。当晚,首相卫队被击败,摩萨台躲进了地下室被捕。

  由于担心全国出现暴乱,巴列维国王囚禁了威望极高的摩萨台,一直关到1967年摩萨台去世。

  原内阁成员有许多被处死,如外交大臣法泰米,他是共产党员,然后是去军队里共产党员的清洗,死或不死,由美国来决定。

  

 

  巴列维国王也想将石油国有化,但他不敢这么做,一直磨到了1973年7月31日,伊朗才实现了石油国有化。

  美国为了扶持他年年送给伊朗近百亿美元资金,美国在中东有了伊朗和沙特两根战略支柱,并控制了霍尔木兹海峡,在地缘政治上对苏联呈压倒必优势,其它工业国也不得不听众美国号令。

  1954到1979这二十五年内,伊朗是一个特务横行,人民动辄遭受拘捕、酷刑和处死,完全没有任何自由的国家。

  七十年代末伊朗巨变分三个阶段:

  一,反美反国王运动1977年6月初起,知识分子和学生为主。

  二,1978年1月运动主力为乡村贫苦大众和城市小资产阶级。

  三,1978年6月,”红黑联盟“形成,运动组织大大提高。

  如果说第一阶段是发动机,那么美国之前为发动出了大力,美国一边要与伊朗王抱团,一边要CIA在全世界掀起反伊朗王舆论,挑起伊朗人民不满,让国王离不开美国支持。甚至在巴列维国王访美时,CIA还要安排人手举反对标语,在旧金山,小飞机拉起批判国王的横幅。

  伊朗国内许多知识分子是在美国煽动下起来闹的,1973年石油价格暴涨,是伊朗财政最充盈时候,但美国人骂国王是油价高涨的罪魁祸首。

  大赦国际及各种人权组织轮番向伊朗施压,要国王释放政治犯。

  而伊朗财富分配两极化,油价涨了,对民众也没有带来什么明显好处,国王实施的所谓”白色革命“,又不敢触及土地问题,最终导致了商人,共产党,什叶派联手造反的古怪局面。

  最终收割果实是从巴黎回来的霍梅尼(1978年萨达姆将他驱逐出境)。

  霍梅尼,简单说就是丹东(法国大革命领袖)和萨伏那罗拉(意大利宗教改良主义者)的混合体,有巨大号召力,又有政治手段。

  美国在1953年推倒摩萨台就注定了这个蛋打鸡飞的结局,美国打断了伊朗变成了共和民主的历史机会,为了自己的石油和战略利益,硬撑着扶持一个独裁政权,并且在最后关头抛弃了巴列维国王,卡特总统一开始还拒绝国王来美国避难。

  现在这样不挺好吗?永永远远斗下去。

  

 

  美伊口水战到了最高级别,但美国就是不敢对伊朗动手,把希望寄托在经济制裁和街头煽动上。

  经济制裁方面,连欧盟都在”背叛“老大,搞了一个新的结算体系,绕开美元,直接跟伊朗进行石油交易。

  街头运动方面,”民主斗士“在伊朗力量不足,阿拉伯之春都没能在伊朗掀起大浪,现在更不可能。

  特朗普也只能过过嘴瘾,恶果本来就是美国种下的,自食其果怪得了谁?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