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朋友,你计划生育了吗?

2019-01-30 14:08:22  来源:补壹刀    作者:妖刀妹
点击:   评论: (查看)

  90后的刀妹是家中的独生女,刀妹的绝绝绝大多数同学也都是家里的独苗。“独生子女”几乎是90后身上一个铁打的标签。

  但不少人都有这样的感觉:一些80后可能还有哥哥姐姐,不少00后也开始有弟弟妹妹。

  原因自然是计划生育。其实对于人口的管控,新中国从建国初期就已开始。但中国的计生政策一直在调整之中,松松紧紧,左摇右摆。

  1966年1月28日,中国政府决定实行计划生育,中央和地方开始设立计生委。以宣传节育为重点,控制人口过快增长。

  刀妹就从这一天开始,给大家捋一捋这个中国人口史上最宏大的工程。

 

  60年代:一个不少、两个正好、三个多了

  “晚、稀、少”,“一个不少,两个正好,三个多了”“一个家庭有两个孩子最理想”这些口号的提出,不是在70年代,而是在60年代。可以看出,当时的计生政策,以“二孩”而非“一孩”为目标,提倡晚婚也被纳入进来。

  这些口号虽然尚未见诸正式文件,但在计划生育的群众性宣传已经多了起来。当时,三年困难时期结束,人口增长压力陡增。1962年起,中国人口出生率开始补偿性回升,1963年出生了将近3000万人。1964年,中国进行第二次人口普查,超过7亿的总人口,已经比1953年第一次人口普查增加了1.2亿人。

  

  所以,在“文化大革命”前夕,中共中央和国务院已经就计划生育问题发布了大量批文和通知,说明政府已经下了推行计划生育的决心。

  在文革的动乱中,虽然政府并没有改变态度,但是由于实施的社会环境已经不复存在,人口又开始盲目发展。1966年至1970年,5年间净增人口超过1亿人,每年依然有出生2500万到2700万人的高生育率。

 

  70年代:控制人口的数量,提高人口的素质

  “你连人口增加都计划不了,还搞什么国家计划!”1970年6月,周恩来这句话,敲响了计划生育的警钟。自此,人口计划正式纳入第四个五年国民经济发展计划中。

  1973年,国务院计划生育领导小组成立,牵动亿万家庭的计划生育活动在全国范围内开展。这段时间,“晚、稀、少”渐渐发展为“晚婚、晚育、少生、优生”的口号,形成较为明确的人口政策和计生方向。

  

  可以看出,这个时期的计划生育工作比起60年代的“放羊”状态,已经开始趋于重视和严格。在此之前的人口控制政策,仅仅是国家鼓励、媒体宣传的节育。而在此之后,则是国家制订指标,层层控制落实并限定育龄妇女的生育数量。

  1977年到1978年,国民经济发展计划的中长期目标不断被拔高。与此同时,人口也开始被当做沉重包袱,控制人口的目标不断被拔高。当时的学者和决策者,都将人均国民收入低、失业严重、外汇短缺和粮食大量需要进口等问题,归咎于中国人口太多上。

  十一届三中全会后,过高的经济目标被压缩了,过高的人口目标却通过越来越强硬的计划生育政策维系着。

 

  80、90年代:只生一个好

  1980年,是中国计划生育政策的重要转轨之年。当年9月,第五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三次会议召开,计划生育政策正式宣布调整。

  

  总的来说,这个调整有三个重点:一是“一对夫妇只生一个孩子”从“提倡”走向了全面落实,不是嘴巴上说说,行动上可有可无的政策了。二是,之前的“最多两个”现在就不要想了,城乡不例外地开始严格管控二孩。三是,对于少数民族的计划生育政策也开始展开。

  这一阶段,计划生育工作开始更严格全面落实。1982年,“十二大”正式提出12亿的人口目标,计划生育被确定为基本国策。

  在农村地区强制“一孩”的难度可以想象。基层的计划生育干部夹在中间,不择手段、粗暴对待群众、违法乱纪等新闻不时爆出,新政策陷入窘境。

  

  

  到了1984年,政府调整了方针,开始“开小口、堵大口、煞歪口”的新政策。我们认识中的“农村独女户可生二胎”的政策,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实施的。

 

  新世纪:逐渐放开

  到了新世纪,我国的人口问题发生了变化,社会老龄化、劳动力问题越来越大。国家渐渐放开二胎,社会上议论全面放开生育的声音也此起彼伏。

  

  2013年启动实施一方是独生子女的夫妇可生育两个孩子的政策,2015年全面实施一对夫妇可生育两个孩子政策。

  2019年生肖邮票上现三只猪宝宝!这是要生三胎的节奏吗?

  

  争议

  网上有很多对计划生育质疑的声音。刀妹觉得,在中国,计划生育政策经过了“文革”和改开两个时期双重考验。那么,它在较长时效内的正确性,应该是上了保险的。

  计划生育的实施是坎坷的,就像经济发展的道路也并非一帆风顺。

  稳定后的计划生育政策,基本上可以概括为“胡萝卜加大棒”:胡萝卜是给独生子女光荣证、对他们及其父母一些优待;大棒则是对超生的罚款、对城镇体制内职工影响尤甚的就是丢饭碗。

  计划生育的确起到了历史作用,它让中国渡过了计划经济发展转型瓶颈期的人口压力,为社会的稳定起到了巨大作用,也为改革开放减少了诸多不确定因素。

  刀妹在网上看到资料称,按国家统一的测算标准,少生100多万人相当于增加80多亿元的GDP总量;可为家庭节约抚养成本200多亿元;为国家和社会节约抚养成本600亿元;按联合国粮农组织确定的人均0.8亩耕地警戒线计算,可节省耕地80多万亩。

  

  计划生育其实也不仅仅是少生,还有优生。如果说计划生育的“少生”色彩正在淡化,“优生”的理念或许还应该留在前台。

  那么计划生育是否提高了人口素质呢?刀妹从互联网上看到的数据显示,1985年中国4.1%的儿童未入小学,32.6%的小学毕业生上不了初中,60.6%的中学毕业生不上高中。而到了1993年,小学和中学降为3.2%和18.2%,高中则低于40%。也有论文显示,1980年,在城市地区,强制一胎政策使孩子受教育的长度延长了0.3年。

  这是否与计划生育有关联,学界尚未有定论。因为在实施计划生育的同时,政府对教育的投资也是逐年增加,经济的快速发展也是一个重要的背景因素。另外,还有其他一些干扰因素,比如大学的扩招等等。

  当然,刀妹同时感受到,计划生育政策之所以需要不断调节,也是在全面认识国情的基础上,必须做到不漠视微观家庭的生育要求造成的。只有得到多数群众的理解和拥护,计划生育才能得以较为顺利地推行。

  从延续几千年历史的自由生育到计划生育,从每个妇女平均生育5、6个孩子到不足10年就迅速过度到“只生一个好”。中国的人口政策急转弯之下,民众的生育观念需要时间变化,这也导致计划生育实施50多年,仍有人抵触它。

  如今,生育政策渐渐放开,而又有不少人因几十年的“少生、优生”观念,不愿意多生孩子了。“单独二胎”、“全面二胎”都没能提振生育率。

  

  有人说,“房价是最好的避孕药”。“不愿生”一个最为突出的理由就是“生不起”。这又成为了当今中国人口问题的一个新现实,同样亟待经济、社会双重政策调整的努力。

  (本文图片及数据来源于网络,参考文献:冯立天等,《50年来中国生育政策演变之历史轨迹》)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