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资本主义,是如何阻碍生产力发展的?

2019-01-22 11:13:32  来源:平原公子  作者:申鹏  
点击:   评论: (查看)

  首先,给大家推荐一部动画短剧,叫做《少数人的晚餐》。

  讲的是在一个金碧辉煌的别墅中,一群衣冠楚楚的“猪”在享用晚餐,有的猪戴着礼帽,有的猪带着法官的假发,它们挥舞着刀叉吃个不停,厨师不断把菜肴送上餐桌,桌子底下有一群瘦骨嶙峋的猫咪,喵喵惨叫着要吃的,猪老爷们饱餐之余,也会分出一点残羹冷炙去喂猫。

  

  猪老爷们进食的速度越来越疯狂,餐桌上的食物越来越不够吃,能够落到猫咪那里的,更是所剩无几,猫咪们嘶吼着,打闹着,争抢那一点点猪嘴里的残余。有一只猫咪追逐肉丸的时候,不小心看到了桌布下面的真相——猪老爷们看起来高大上,但其实每一只猪都被铁链紧紧锁住了彼此,他们被错综复杂的铁链捆在了一起——发现了真相的猫死了。(资本和权力盘根错节,互相持股、负债)

  

  食物越来越少,厨师没有办法,只能不断拆东墙补西墙,拆掉华丽的家具、吊灯、窗户,都做成食物,送上餐桌。猪老爷们不管,他们很饿,饿了就要吃,他们正在吃掉整座房子,那座华美的别墅,正在变得残破不堪,风雨飘摇.......猫咪们完全失去了食物,它们围着猪老爷们不断乞食,有一个聪明的猪老爷,发明了一个上了发条的玩具老鼠,引得猫咪们去追逐。(转移社会矛盾)

  最终,再也没有食物了,老爷们愤怒地发出猪叫,拍桌子抗议,厨师束手无策,猪老爷们没有办法,他们开始吃掉盘子和餐具。

  

  

  猫咪们凄厉地惨嚎着,玩具老鼠再也不能吸引他们的注意力,它们开始跳上餐桌.....最后变成一只老虎......

  自从苏联解体之后,西方学者就一直在鼓吹:本主义是唯一行之有效的政治经济制度,他们认为,私有制和市场经济能够最大地激发人们的竞争力和创造力,从而创造经济繁荣。就好比福山写的那本书——《历史的终结》。

  但历史真的终结了吗?我们承认资本主义的贡献,正如马克思所说,它们过去200年创造的财富比人类以往几千年创造的都多。

  生产力得到了巨大的发展,人类创造了工厂、铁路、轮船、飞机、大企业、机器人、互联网,把世界连接为一个整体,世界的财富成几何级数增加,越来越多的国家和地区,进入了现代文明。人们住上了钢筋混凝土的住宅,使用着空调、冰箱、彩电,有着干净的自来水、淋浴和抽水马桶,出行有汽车、高铁和飞机,医药飞速发展,人均寿命得到了很大的提高。

  但是我们依然觉得这个世界不对劲,我们创造了几代人都消耗不玩的财富,在某些国家甚至奢侈到24小时都要开着空调、电灯、食物冷了就要扔掉的情况下,世界上依然有数亿人处于饥饿、贫困和战争之中。大城市的孩子穿戴整齐去上学费数十万的私立学校,叙利亚的小孩要在炮火和炸弹中度过童年,贫民窟的小孩要在毒贩的枪声中惊恐万分。

  美国人说,他们伟大的一代创造了辉煌的美国,但他们没有说清楚,是他们伟大的工人创造了美利坚,帝国大厦是工人们一砖一瓦建成的,超级大国是每一个工人农民士兵建成的。但掌握美利坚的,依旧是那些精英权贵富豪家族。特朗普号称要让“美国再次伟大”,但他的减税政策,只是在服务于资本家,铁锈带的工人们依旧在贫困和失业中挣扎。

  美国为什么会爆发“占领华尔街”运动,那是因为年轻人们发现,每一次经济增长,只是让富人变得更富有;每一次金融危机,只是让更多的穷人破产,而华尔街的金融掮客们反而会因此发财,甚至发生了这么大的经济灾难,却没有任何一个财富巨头为之负责,也没有人入狱?

  这难道很合理吗?

  2010年,全球最有钱的388人所拥有的财富,相当于占全球一半人口的贫困人口拥有的财富总和;2014年,这个数字是85,2015年,只有62人。2017年,只有8个人。也就是说,一辆商务车就能装下全球一半人口的财富。

  同时,世界较贫穷的一半人口,所拥有的财富减少了10,000亿美元,下跌38%。而在过去25年,全球最贫穷的10%人口,每年平均收入只增加不足3美元。

  在非洲各国,高达30%的富豪财富(合计约5,000亿美元)由离岸中心保管,令非洲各国政府每年失去140亿美元的税收。这笔款项足以为无数的母亲及儿童提供医疗服务,每年拯救400万名儿童的生命,同时聘用足够的教师,让所有非洲儿童有机会接受学校教育。

  香港人对财富悬殊一点都不陌生,香港的基尼系数在世界发达经济体系中高踞首位。根据《瑞信2014年全球财富报告》,本港最富有的1%人口拥有超过香港整体财富的一半(52.6%),最富有的10%人口拥有香港77.5%的财富。另外,全港最富裕的一成住户的每月入息中位数是港币95,000元,最贫穷的一成住户的则是港币5,000元,两者相差19倍。

  

  那么,伟大的全球化和市场经济,创造了那么多的财富,为什么没有人世界变得更公平?而是让财富继续向少数人集中,让富人变得更富,穷人变得更穷?你有没有发现这个世界有点不对劲?

  发展到终极的资本主义,就不再是生产和消费,而是金融赌博。

  举个例子,比如我是房产商,卖房子,明知道现在大家都没钱,房子不好买,那我该怎么办?为了利润,我非但不能降价,我还得涨价,我得制造虚假的“日光盘”,搞出一房难求的假象,用恐慌和焦虑吸引大家来继续买房。

  我明知道这个事业没有前途,但只要能挣一秒钟的钱,我都要继续干下去,我明知道这个赌局早晚药丸,但我必须让大部分人都输掉,我才能卷了钱脱身。哪怕房子已经够住了,我也必须创造需求,让大多数人住不起房子,房地产这个事业不重要,经济能不能好转也不重要,我能赚钱才重要。

  实在不行,我可以高周转、低质量、往十八线县城和农村扩张,搞死对手,掏空穷人的钱。实在实在不行,我可以把房子炸了重新盖,我可以把十年前做过的事情,再做一遍又一遍。

  去年房子眼看着卖不出去的时候,某资本家喊的什么?并不是降价,而是“把房子炸了再盖”。

  什么叫“创新”?什么叫“研发”?在大部分资本家看来,不过是继续圈钱的买卖而已,且看这两年资本的动向,都是冲着什么“新物种”去的,不管有没有用,先捧上市圈钱再说。真正在做研发的,也就那么几家。

  随着经济增长的放缓,越来越多的资本家会变得焦虑、贪婪、越来越倾向于赚快钱,他们甚至懒得生产商品,懒得提供服务,更希望直接投资赚钱,更多时候,就是把钱从左口袋换到右口袋,乘机割一把韭菜。

  我举三个最近的例子:共享单车、无人货架、区块链。

  共享单车是创新吗?是创新,但是没有任何技术含量的创新,一时之间,资本如饿狼般扑上来,烧钱开路,到处铺开市场,补贴骑车,几乎不分好歹,找到一个XX单车就往里烧钱,图什么?图的就是赶紧干死其他对手,一家独大,才能拥有流量、用户和定价权,最终上市圈钱,天使投资人、A轮、B轮,每一个投资人都想着一本万利,赚钱离场。资本不关心这个行业的结局,只关心自己能不能增殖。

  无人货架是创新吗?是创新,同样是没有任何技术含量的创新,摆个货架,放些零食,做个扫码支付,找媒体吹吹风,就算是“新物种”了。紧接着,资本同样是如狼似虎般进场了,疯狂投资,烧钱开路,推动并购,他们真的看好这个模式吗?不是,他们看好这个圈钱的风口,顶尖的资本家登高一呼,自然有大量的中小玩家疯狂跟进,他们未必要等到上市,直接在泡沫吹打之后套现离场,留给创业者和小投资人接盘就行了。

  区块链是创新吗?是创新,是有技术含量、但暂时还没有卵用的创新,但他们不在乎这个,先把法螺吹起来便是,某投资大佬登高一呼,万千信徒跟进,他们并不在乎区块链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也不在乎他们的公司到底在研发什么,生产什么,卖些什么,只在乎这个东西是不是值钱,是不是能够变成钱,或者是,大家信不信它值钱。于是资本热炒,散户跟进,做局者套现离场。

  在资本主义的停滞阶段,做什么都一样,一旦没有真正的技术突破,不能造出更加有价值的产品,一旦消费者渐渐失去购买的兴趣,失去消费能力,资本主义就会变成金融欺诈和赌博,整个世界都会变成一个巨大的庞氏骗局。一旦出现危机,他们不会降价,不会提高产品质量,不会搞新产品新技术的研发,他们只会继续炒作,裁员,破坏,重复生产。

  资本家都是坏的吗?当然不是,好的资本家有的是,有很多,但没有意义,因为“有良心发现的资本家,没有良心发现的资本主义”。

  举个例子,如果现在某房地产企业的老板想要降价出售,但他的股东们同意吗?他背后的投资机构同意吗?他的同行们同意吗?已经买房享受房价上涨的人会同意吗?

  再举个例子,某大型科技企业想要改变自己的形象,搞创新,搞科研,做出好的产品,但是他背后的股东能同意吗?他背后的国外资本能同意吗?华尔街能同意吗?他们最在乎的就是利润和增殖,在乎的是股价,绝不能把钱浪费在没用的研发上。

  大部分资本家,是不肯担负社会责任的!去年,美国马萨诸塞州的民主党参议员伊丽莎白沃伦,就向参议院提交了一份“负责任的资本主义法案”,这个法案号称是资本主义法案,但内容却是——要求所有的大型公司必须由全体员工所有,把数万亿美元的社会财富从公司董事会和高管手里,分配到普通工人大众手里,让工人拥有企业的发言权、投票权;雇员有权选举40%的公司董事;同时企业必须承担社会责任。

  这份法案,非常具有“社会主义色彩”,沃伦这个美国女人不简单,她看出了美国社会的根本症结,在2017年,美国大型企业将收入的93%分配给了股东,而广大的工人的工资,已经几十年没有增长,美国的大城市繁荣发达,但边远的农村和老工业区简直被“遗忘”了,沃伦认为,必须通过政府去干预这一切,给落后地区以基建援助,让他们融入到现代经济中来,让所有人都能享受到发展的红利。但这个法案是不可能在美国实施的,因为沃伦不是罗斯福,完成这一切,需要的不是讨论,而是高效执行的手段。

  资本主义最大的坏处,就是绝大部分资本家,其实是“联合起来”的,台面之下,他们被一根根锁链锁住,利益关系盘根错节,互相负债持股,剪不断理还乱,他们既然成了资本家,就无法挣脱这个大网,他们自己并不能左右自己企业的发展方向。

  他们都成了一群贪得无厌的猪,不断地吃吃吃,越吃越胖,越吃越胖,吃到自己完全动弹不得,吃到大环境一片狼藉,世界破败不堪,资源丰富,生产过剩,但穷人却还只能舍命去争夺残羹冷炙,人与人之间矛盾激化。资本家们每个人都吃红了眼睛,明知道最后会被撑死,却依然停不下来,他们不再创造价值,如果可以,他们甚至要把已经创造的美好世界拆碎了吃下去。最后实在没得吃了,那就发动世界大战,杀死对面的那头猪,继续吃。

  资本主义的基本矛盾依旧存在,我们不能掩耳盗铃,假装看不见,哪怕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发达到可以万物互联的地步,“生产资料的私有制和社会化大生产的矛盾”依旧存在,只要生产是为了少数人的私欲,那么结果同样只会成就少数人的私欲,企业就不会承担社会责任,而完全成为少数人谋取私利的工具,社会分工越来愈细,生产力已经很发达,甚至过剩,但生产的成果还是服务于少数人......人类会被锁在这个周而复始的死胡同,无法走出摇篮,看到那片真正的海洋。

  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但是资本主义相反,他们只想着索取,获取能量,把垃圾排泄给自然,破坏环境。物理学中,宇宙的熵是增加的,但对于资本主义社会中的每个人来说,熵是减少的,每个人都本能地把自己变得有序,却要让世界和他人变得无序。

  这个时候,资本主义就阻碍了生产力的发展。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