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脱欧!玩弄民主者必被民主玩弄

2019-01-18 10:59:28  来源:后沙  作者:后沙月光
点击:   评论: (查看)

  1月15日,英国议会对特雷莎·梅与欧盟达成的脱欧协议草案进行表决,结果202票赞成,432票反对,特雷莎·梅以大比分惨败。

  接着,工党领袖科尔宾顺势发起对政府不信任案投票,企图趁热打铁将特雷莎·梅拉下马。

  

  1月16日, 特雷莎·梅以325比306票的微弱优势惊险过关。

  虽然保守党内阁保住了,但问题并没有解决,政治风暴仍然在继续。

  当晚,首相表示愿意与各党团领袖会晤, 再制定出脱欧最好办法,内阁将在21日提出下一步行动计划。

  反贼科尔宾表示不准备跟首相会晤,除非她撤销”硬脱欧“可能性,自由民主党,苏格兰民族党,威尔斯党等也不买帐,趁机提出各种政治条件。

  

  政治僵局,大英臣民也是心头慌慌,有的家庭开始囤货,包括洗发水,香烟等,商家也推出了”脱欧救生包“。专家呼吁老百姓不要恐慌,不要轻信谣言,顶多是水果和蔬菜供应会出点小麻烦。

  美国态度早就表明,特朗普还嫌特雷莎·梅脱得不够彻底。

  中国在去年12月和昨天都表示:中国高度关注英国脱欧问题,希望英国制定出脱欧最好办法,中方推动中英和中欧关系并行发展的既定政策不会改变。对于英国内政,中国方不评论。

  日韩对英国可能采取硬脱欧措施忧心忡忡,它们的汽车企业可能损失惨重,如日产的欧洲最大工厂就设在英国。

  在脱欧泥潭陷得越深,英国损失越大,尽管大英帝国家底够厚,也经不起这么折腾。

  反脱欧派使出了浑身解数来进行舆论引导,将”二次公投“想法传播到每一个角落。

  

  90高龄的布芙丽女男爵在上院(贵族院)发表了一段激情澎湃的演说,打动了许多中国网友。

  她大谈自己欧洲情怀,战争时,英国与欧洲亲如一家……

  脱欧如此现实的事情,拿情怀来煽情,就是为了进行”二次公投“。

  再给人民一次民主的机会,用民主来修正民主的错误,因为第一次公投充满了谎言和欺骗。

  情怀?当年戴高乐是在伦敦指挥法国反法西斯斗争,掌权后,戴高乐还不是一票否决了英国加入欧共体的申请?他可不念什么旧情。

  最关键问题是”二次公投“是民主的升华?还是民主的闹剧?

  无论是一次公投还是二次公投,将脱欧如此重大而复杂的决策交给全民表决,这本身就是政治人物推卸责任的手法。

  保守党用公投来操弄政局,却没想到最终弄巧成拙,自食其果,卡梅伦事了拂衣去,特雷莎·梅怎么办?

  一,不落实脱欧公投结果,她会被批背叛民主选择,下台。

  二,落实脱欧公投,反对党与欧盟遥相呼应,设下种种障碍,搞成无法收拾的局面。

  3月29日脱欧大限之前,只有这么几种选择:

  硬脱欧(无协议),英国经济有可能承受灾难性后果。

  延期脱欧,再跟欧盟谈成新协议,让反对党满足(不可能满足)。

  提前举行大选,内阁垮台。

  举行新公投(在理论取消脱欧),但脱欧派难道不会起来闹?

  正常情况应当是:根据公投结果,各政治派别团结一心跟欧盟谈判,脱欧大方向不变,以最坏打算迎接最好结果。

  然而英国看不到团结的希望,哪怕工党上台,脱不脱欧仍然是一场政治斗争。

  英国的民主规则

  如果是法国,马克龙昨天就可以解散议会,自己做决定,英国却不能。

  英国是等级社会,虽然克伦威尔曾砍下查理一世的脑袋,但也没有摧毁王室和贵族体制。

  1658年克伦威尔去世,1660年5月王政复辟,保皇党得势,再经过1688年”光荣假革命“才奠定了英国君主立宪制。

  等级森严,贫富悬殊是英国社会特征,无论地方选举还是国会选举,向来是由上流社会所垄断(政治精英+大资产阶级代表)。

  国家如何规划?政府内政策外交如何运作?由精英制定规划。

  大英臣民会因为国家财富的增加而得到社会福利,他们在经济上属于被动和弱势群体,种种福利是基于维持社会稳定,让工业,商业,农业能有效运转,创造新的财富。

  当日不落帝国称霸全球,殖民地财富滚滚而来时,英国国力达到了巅峰,再穷的人,只要是英国公民都能得到一份照顾。

  当选举权一步步扩大,平民们相信自己处于媒体所说的”民主“之中。

  实际上,真正的政治斗争离他们很远很远。那些厚如书本的法案,政策,不但需要法律知识,还需要专业知识,有几个人会有兴趣去研究?

  因此,2016年卡梅伦推出脱欧公投时,他完全清楚民众对条款的了解程度,卡梅伦真正盘算是扮演”民主“首相的角色,为保守党催票。

  脱欧公投,是一个假议题。结果真亦假时假亦真,公投案却通过了,弄得今天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三百年前,英国搞代议制民主,并不是为了保证民主,而是为了保证”过滤机制“有效。

  只有牛津,剑桥,伦敦政治学院出来的政治精英,法律精英,财富精英,还有世袭贵族们才能得到治理社会权力,英国资本主义就是靠这样发展起来的。

  有人说,你不能否定英国民主的优越性,民意毕竟通过这种体制得到了体现。民意?如果二十年后,英国穆斯林占多数,又充满了政治热情,哪个政党不要去迎合他们?那英国社会变成什么样了?

  光有民主,没有集中,社会绝对是危险的。

  卡梅伦这些政治精英,既通过民主选举享受了权力,又千方百计利用民主借口逃避责任。

  否则,脱欧这种具有高度技术性的决策,怎么会交给民众去决定?

  许多英国民众并不清楚欧盟委员会主席和欧盟理事会主席谁是谁?就算告诉他欧盟理事会主席是图斯克。一位南约克郡退休矿工老大爷会说知道了,然后又问:

  图什么克?

  图斯克。

  哦,什么斯克?

  图斯克。

  图斯什么?

  大爷您歇着吧。

  欧洲现在笑话英国内阁无能之极,但特蕾莎∙梅觉得自己从布鲁塞尔带来了最好的软脱欧协议。

  然而,反对党和媒体们说协议不好,许多民众就相信协议不好,协议草案500多页,有不利一面,肯定也有有利一面。小姑娘真的在意哪些有利哪些不利?

  202票赞成,432票反对,直接否决。议员们难道认为首相能跟欧盟谈成一个更有利的协议吗?但默克尔也不是吃素的。

  既然协议你们不同意,那就硬脱欧吧!

  硬脱欧?不行,不行,不行,天塌了,那是灾难。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就让人民再公投一次吧,这样才民主。

  硬脱欧是灾难吗?顶多是跟欧盟互相伤害,英国政府内部有人已经将中国视为硬脱欧救星,希望北京能深化中英双边贸易关系及投资项目,提供贷款、签署贸易协议,巩固中英关系。

  在英国脱欧前景明朗之前,中国什么协议也不会跟英国签,自由贸易谈判不会启动。

  而英国政府有人却极力鼓吹到南海建设军事基地,派军舰到南海自由航行。明知中国能拉英国一把,却搞这些妖娥子,民主还是精分?

  关于公投与民主,15日,特雷莎·梅问了一个十分尖锐的问题:

  ”如果我们当初公投选择留欧,但国会一定要让英国脱欧呢?“

  就是说民主被玩弄了,就算2016选择留欧,今天这些反对脱欧的政客会变成一副要求脱欧的嘴脸,他们要的就是政治利益。

  既然,西方将全民公投看得如此至高无上,那么政府就有责任将公投结果执行到底。有什么问题吗?

  二次公投,居然说得振振有辞,那英国民主就是闹着玩的。

  

  脱不脱欧不重要,根源在于英国未来经济不乐观,政府也没什么银子,经不起以前那样大手大脚,许多福利无法再持续,又没能力开着军舰出门抢钱了。

  政府的责任是如何把经济活力恢复起来,让社会繁荣起来,靠操弄选票上来的政客又缺乏这种能力。

  负担不起责任,干脆把脱欧当成灵丹妙药试一试,再交给民众去决定,结局是个没完没了的烂摊子。

  今天你玩弄民主,明天民主肯定会来玩弄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