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尊重党的历史,反对历史虚无主义

2019-01-09 15:52:09  来源:求是网  作者:刘仓
点击:   评论: (查看)

  中国共产党领导人民走过95年光辉的历史,创造了“敢叫日月换新天”的不凡业绩。然而,近年来,历史虚无主义思潮滋长蔓延,他们妄图通过否定党和国家建设的伟大成就,达到否定四项基本原则,走西方道路的政治目的。揭露和批判这种思潮,认清两种历史观、两种社会道路的根本分歧,是意识形态领域斗争的重要问题,是维护意识形态安全和国家安全的基础环节。

 

  一、历史虚无主义思潮的主要表现

  错误的历史观。历史虚无主义借反思革命为名,宣扬“告别革命”,用所谓“现代化史观”代替革命史观,否定革命的必然性和正义性。攻击新中国是“血雨腥风的历史”,表现“百年的幼稚与疯狂”,否定党领导人民革命和建设的历程和伟大成就。借反思历史为名,把新中国说成是一系列错误的延续,通过否定“文化大革命”,否定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和党的领导地位的正确性。

  历史虚无主义无视和否定新、旧中国的综合国力、人民地位和国际地位的反差变化,以西方模式为标杆来解读党和国家历史,得出一系列错误结论。他们只讲暴力革命中的血迹,却无视革命催生的新制度的先进性。他们以假设历史为论点,消解共产党领导革命成功的必然性和合理性。他们只愿效法西方的经济、政治模式,而没有看到中国道路的独创性意义。他们“乐见”党和国家在探索中的失误,却对其成就和经验视而不见。他简单对比西方的优势和中国的劣势,看不到新中国历史的主题和主线、本质和现象、主流和支流。他们把资本主义看成永恒目标,无视其内在矛盾及其规律,更看不到共产主义实践。反映了在如何看待共和国历史问题上,唯心史观和唯物史观的根本分歧。

  错误的历史人物观。历史虚无主义否定毛泽东和毛泽东思想的历史地位,否定毛泽东在中国革命和建设中的伟大功绩,否定毛泽东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主要缔造者。丑化毛泽东的历史伟人形象和民族英雄形象,诋毁毛泽东的人格。歪曲毛泽东思想的本来面貌,割裂毛泽东思想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关系。

  毛泽东是民族英雄中的杰出代表。在党和毛泽东的领导下,中国获得了国家独立、民族解放和人民自由,初步实现富强、民主、文明、统一的目标。胡锦涛指出:“毛泽东同志是伟大的马克思主义者,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战略家和理论家,是近代以来中国伟大的爱国者和民族英雄,是领导中国人民彻底改变自己命运和国家面貌的一代伟人”。历史虚无主义思潮,不是从中国社会进步长河中评价毛泽东,却从维护旧制度的角度来诟病毛泽东;不是站在人民群众立场上崇敬和研究毛泽东,而是站在剥削阶级立场上仇视和丑化毛泽东;不是运用科学的理论来评价毛泽东,而是用恶毒的词语诬陷毛泽东。他们在评价历史人物问题上,运用的是唯心史观。

  错误的英雄观。历史虚无主义通过抹黑党的英雄儿女,来丑化党的形象。他们借挖掘历史细节为名,诬蔑雷锋、刘胡兰、董存瑞的伟大人格,借以消解党员的崇高理想。借科学论证为幌子,置疑黄继光、邱少云的身躯能力,贬损共产党员的毅力意志。以还原历史真相为名,置疑狼牙山五壮士的品质,贬低中共在抗战中的作用。以“乱世出奸雄”为名,否定党领导革命胜利的必然性和正义性。

  民族英雄是社会前进道路的开拓者,是特定历史使命的承担者,是凝心聚力的先行者,是人民利益和意志的代表者,是民族精神和时代精神的引领者,是核心价值观的践行者。特别是像毛泽东这样的民族英雄,关系中国社会发展道路的前进方向。历史虚无主义搞所谓“解构英雄”浊流,其本质是通过否定民族英雄,丑化共产党的形象,离间党群关系,动摇党的执政根基,颠覆社会主义制度,复辟资本主义。苏联解体的一个重要原因,就在于抹黑英雄人物,解构共产党人的精神体系和价值观。

  习近平指出:“如果当时全盘否定了毛泽东同志,那我们党还能站得住吗?我们国家的社会主义制度还能站得住吗?那就站不住了,站不住就会天下大乱。”以毛泽东为代表的民族英雄,是真正的民族脊梁,是时代精神的坐标,是引领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先锋。所以习近平号召,要“崇尚英雄,捍卫英雄,学习英雄,关爱英雄”,沿着英雄的足迹为实现中国梦而奋斗。

  错误的论证方法。历史虚无主义所运用的论证方法,也是错误的。从命题来看,他们提出伪命题、假设命题、半真半假命题,用虚假历史掩盖历史真相,把历史打扮成小姑娘,以期以假乱真、偷梁换柱,歪曲中共党史和国家历史,妄图改变党对近现代史中的重大事件、人物、道路的历史结论。从所用史料来看,采用断章取义、以偏概全、张冠李戴、伪造史料、史论存疑等方法,动摇党和国家做出的政治结论,从而动摇党的权威和思想领导地位。从论述方式来看,他们采用“一叶障目、不见森林”,“攻其一点,不及其余”的方式;奢谈所谓“好人不好,坏人不坏”,用孤立的、片面的、静止的观点,而不是用联系的、发展的观点,来评价历史和历史人物。他们秉持所谓“土匪史观”,“成王败寇”史观,认为历史发展是杂乱无序的,否定社会发展的规律性。他们宣称所谓“价值判断中立”,“非意识形态化”,从人性原则来研究历史,标榜不为哪个阶级、哪个党派,实际是不站在党和人民群众立场上;否则就指责是贴标签、打棍子、扣帽子。历史虚无主义是用唯心论代替唯物论,用形而上学代替辩证法,用不可知论代替唯物主义可知论。这是反科学的历史观和方法论。

  错误的价值观。秉持历史虚无主义观点的人,可划分为三类。一类是同情被推翻的地主、资产阶级的人,借当代中国发展非公有制经济的国情,反思中国革命对“剥夺者的剥夺”,来否定党领导的革命史。二类是在历次政治运动中受到不公待遇的人,心怀对党、政府和领袖人物的不满,把个人私怨上升为对党和国家的仇恨。三类是受西方模式影响的人,无视中国独特国情,妄图走西方道路。他们都不是从国家、民族和人民的角度出发,而是从小集团或者家庭、个人私利出发;不是着眼于国家富强、民主、文明、和谐,而是局限于个人利益的得失;不是从人类发展规律的角度,而是从西强我弱的固定模式,来评价党和国家历史。高尚是高尚者的通行证,卑鄙是卑鄙者的墓志铭。历史虚无主义思潮,秉持的是自私自利的个人主义价值观,不是集体主义和社会主义价值观。

  历史虚无主义不掌握科学的世界观,不能运用科学的方法论,来评价党的历史和历史人物,因此也无法得出正确的历史结论。历史虚无主义者不掌握真理,缺少历史知识,不愿意改造世界观,只是掩耳盗铃、欺世盗名,散布传播似是而非的观念,以博得资本的眷顾。这反映了历史虚无主义的破产。他们不过是“蚍蜉撼大树,可笑不自量”。社会历史的车轮必然沿着人民群众信奉的真理前进,而无暇顾忌绊脚石的羁绊。

 

  二、历史虚无主义思潮的实质、危害

  历史虚无主义的实质,是通抹黑党和国家的历史,否定四项基本原则,走西方资本主义道路。他们妄图通过否定党和国家的伟大成绩,否定共产党的先进性、领导地位和执政地位。否定共产党领导地位,也就否定社会主义道路,社会主义制度也就失去合理性和合法性。习近平指出:“国内外敌对势力往往就是拿中国革命史、新中国历史来做文章,竭尽攻击、丑化、诬蔑之能事,根本目的就是要搞乱人心,煽动推翻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和我国社会主义制度。”

  历史虚无主义妄图摧毁党和人民精神体系,改变马克思主义信仰。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是一脉相承而又与时俱进的科学体系,是全党的指导思想和国家意识形态的核心。毛泽东思想是中国共产党的精神营养和文化基因,是中国共产党的精神支柱和价值归宿,诠释着党的来源、性质、宗旨、使命,包含了理想、信念、纪律等意识形态体系。否定了毛泽东思想,也就摧毁了党和人民的思想体系,也就撕裂了全国人民团结奋斗的思想基础。如果指导思想出现混乱,将会导致人心四分五裂,不同利益集团各自为政;那样,中国将再次陷入军阀割据、天下大乱的局面。没有安定团结的政治局面,就没有现代化,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也就无从谈起。习近平警告说:“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一定不能丢,丢了就丧失根本。”

  历史虚无主义的进攻,是意识形态领域的政治斗争。习近平指出:“苏联为什么解决?苏共为什么垮台?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意识形态领域的斗争十分激烈,全面否定苏联历史、苏共历史,否定列宁,否定斯大林,搞历史虚无主义,思想搞乱了,各级党组织几乎没任何作用了,军队都不在党的领导之下了。最后,苏联共产党偌大一个党就作鸟兽散了,苏联偌大一个社会主义国家就分崩离析了。”殷鉴不远,任何郑重的党都不可能对种警示无动于衷。如果党和国家改变颜色,成为帝国主义奴役的对象,那么,帝国主义同中华民族的矛盾、资产阶级同工人阶级的矛盾,将再次成为中国社会的主要矛盾。因此,反对历史虚无主义的斗争,是两个阶级、两条道路的斗争在意识形态领域的表现。

  历史虚无主义与新自由主义是相互配合的。前者否定中国道路、中国制度和中国理论,后者就用西方经济、政治和文化制度来代替,其中包含崇尚美国制度、走西方道路的政治主张。历史虚无主义是西方对华“和平演变”战略的内应。从思想意识、价值观念、精神体系上控制中国,是西方敌对势力的既定战略。美国兰德公司制定的对华“三步走”战略,中情局制定的灭亡中国的“十条诫令”,目的就是将中国变为西方国家的附庸。

  清代著名思想家龚自珍说:“灭人之国,必先去其史;隳人之枋,败人之纲纪,必先去其史;绝人之材,湮塞人之教,必先去其史;夷人之祖宗,必先去其史。”(龚自珍:《古史钩沉论》)历史虚无主义之流正在“夷人之祖宗”、“湮塞人之教”、“败人之纲纪”、“灭人之国”,这是一种赤裸裸的思想侵略、精神侵略和文化侵略,这难道不是没有硝烟的战争吗?反击历史虚无主义,是党的生命保卫战,马克思主义保卫战,国家安全保卫战,民族英雄保卫战,中华民族保卫战,人民根本利益保卫战,民族精神和民族文化保卫战。

 

  三、科学看待党的历史错误

  历史虚无主义思潮的立论,是放大党的历史错误,作为否定党的领导的根据。历史虚无主义把党所犯的错误,归结为党的“专制”、阶级斗争、无产阶级专政,缺乏历史的、具体的分析。新中国脱胎于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经济文化落后,党和人民群众教育科技文化水平整体较低,由于党领导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的时间较短,对社会主义客观规律认识不足,存在主观认识和社会实践之间的偏差,党制定的路线、方针、政策,难免有些方面脱离实际,犯有错误。

  应当看到,我们党所犯的错误,是同社会发展规律进程同向的错误;剥削阶级政党所犯的错误,是维护旧制度和阶级私利的错误,二者的性质是根本不同的。剥削阶级的错误,是先进的生产力同落后的生产关系之间矛盾的结果,需要依靠先进阶级的革命斗争,推翻反动阶级的统治来解决。共产党所犯的错误,是在社会主义生产关系同生产力基本适应的条件下的错误,需要不断改革生产关系和上层建筑来适应生产力和经济基础的发展。共产党所犯的错误,都是共产党依靠自身的努力纠正过来的。列宁指出:“公开承认错误,揭露犯错误的原因,分析产生错误的环境,仔细讨论改正错误的方法——这才是一个郑重的党的标志,这才是党履行自己的义务。”

  对待自己错误态度,反映政党的性质、宗旨。运用科学方法对待共产党自身的态度,才符合马克思主义,符合人民群众的利益和意志。

  首先,准确把握共和国的主题、主线、本质和主流。共和国的主题,是党领导人民在探索中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历史。本质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伟大进程,是开创中国道路,形成中国制度,总结中国理论的过程。取得的成绩是第一位的,所犯的错误是第二位的。邓小平说:“我们三十二年,特别是‘文化大革命’前十年,成绩是主要的,还是错误是主要的?是漆黑一团,还是光明是主要的?”“总的来说,我们党的历史还是光辉的历史。”既要看到主流,也要看到支流;既要看到矛盾的主要方面,也要看到矛盾的次要方面;既要坚持两点论,也要坚持重点论。

  其次,实事求是地评价党的历史错误,不夸大、不缩小。共产党代表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不怕公开承认自己的错误,不搞为尊者讳。邓小平在评价党和毛泽东的错误时说:“对于毛泽东同志的错误,不能写过头。写过头,给毛泽东同志抹黑,也就是给我们党、我们国家抹黑。这是违背历史事实的。”如果否定毛泽东,就是否定了党和共和国的历史。习近平指出:“不能因为他们伟大就把他们像神那样顶礼膜拜,不容许提出并纠正他们的失误和错误;也不能因为他们有失误和错误就全盘否定,抹杀他们的历史功绩,陷入虚无主义的泥潭。”

  再次,辩证地分析党所犯性质的错误和程度。在评价历史事件时,要分析哪些是做得好的或比较好的,哪些是做得错误的;即使是正确的地方,是否也有欠妥的方面;即使错误的地方,是否也有可取的成分。要采用具体的、历史的、阶级的分析方法进行综合评价,反对说好就一切皆好,说坏就一切皆坏。比如,在评价毛泽东在“文革”中的功过时,《决议》指出:对于“文化大革命”这一全局性的、长时间的‘左’倾严重错误,毛泽东负有主要责任。但是,毛泽东所犯的错误,终究是一个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所犯的错误。毛泽东经常告诫全党注意克服党内和国家生活中存在的缺点,但他晚年一定程度、一定问题上混淆了是非和敌我。他从反修、防修,巩固无产阶级专政,防止资本主义复辟出发,犯有“阶级斗争扩大化”的错误。“文化大革命”中,党还能保持统一,国务院和人民解放军还能做必要的工作,四届全国人大还能召开并且确定以周恩来、邓小平为领导核心的国务院人选,仍然坚持社会主义制度的根基和道路,仍然进行社会主义经济建设,国家保持统一并且在国际上发挥重要影响,都与毛泽东的巨大作用分不开。中国人民始终把毛泽东看作是自己敬爱的伟大领袖和导师。

  最后,辩证地看待错误和挫折所指引方向和成果。能否科学地对待自己的错误,是衡量一个政党是否成熟的标准,也是一个政党是否具有生命力的主要标志。对于一个负责任的政党来说,不在于它不犯错误,而在于它如何对待错误,避免重犯错误,在纠正错误中把自己的事业推向前进。“失败乃成功之母”,这是对待错误的辩证法。在总结新中国成立以来经验教训的基础上,党对社会主义的认识逐步深化,逐步开创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邓小平指出:“我们现在的路线、方针、政策是在总结了成功时期的经验、失败时期的经验和遭受挫折时期的经验后制定的。历史上成功的经验是宝贵财富,错误的经验、失败的经验也是宝贵财富。”正如恩格斯所说:“伟大的阶级,正如伟大的民族一样,无论从哪方面学习都不如从自己所犯错误的后果中学习来得快。”

  (作者单位:当代中国研究所)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