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小崔一怒”触及中国痛点,兼评张国立率团访朝的政治影响

2019-01-06 17:01:24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道一人
点击:   评论: (查看)

“小崔一怒”触及中国痛点

――兼评张国立率团访朝的政治影响

  古人云:国之大事,在祀与戎;升斗小民,无非娱且乐。岁末年底需要盘点一下,哪些未了的“且娱且乐”。

  今年5月崔教授永元炮轰冯小刚、刘震云、范冰冰“阴阳合同”一事,事虽由15年前私人恩怨引起,其实直指娱乐圈黑幕。果然国庆节后范冰冰偷税案水落石出,范冰冰需要连补带罚缴纳8.8个亿才能避免牢狱之灾。范冰冰迅速补税,逃脱了牢狱之灾;随后国家税务总局发出通知:从2018年10月10日起,各地税务机关通知本地区的影视制作公司、经纪公司、演艺公司、明星工作室等企业及影视行业高收入从业人员,对2016年以来的申报纳税情况进行自查自纠。凡在2018年12月底前认真自查自纠、主动补缴税款的影视企业及从业人员,免予行政处罚,不予罚款。

  社会哗然:首罚不刑,公道何在?升斗小民更期待岁末年底关门结账,“凡在2018年12月底前认真自查自纠、主动补缴税款的影视企业及从业人员,免予行政处罚,不予罚款”如何兑现?然而大限将至,我等小民只是从几许非主流媒体得知有17位艺人被约谈,编剧、制片、导演、宣传、设计等各环节从业人员也被纳入自查补税范围内,有图、有文、有表格;最新消息指,被约谈的明星扩大至500余人。然而终究虚虚实实!

  形成对比:十一月初,张国立佟丽娅率中国文艺工作者代表团抵朝鲜访问,大肆而隆重。国内各大媒体纷纷给予头条报导:中国文艺工作者代表团在机场受到朝方官员高规格迎接,受到朝鲜民众夹道欢迎,演出期间受到朝鲜国最高领袖的接见。甚至不乏花边新闻:孙楠拜见金正恩时弯腰鞠躬行礼幅度过大,被指“奴性”;楠粉辩称“孙楠是佛教徒,待人接物理当如此,给歌手谭咏麟鞠的躬,脑门就快着地了”。

  这两例一虚一实、一彰一隐,他想说明什么呢?我们的文化主管机构,我们的新闻媒体监管机构是否充当了这一虚一实、一彰一隐背后那只“看不见的手”?我是很有怀疑。

  我以为“年底自查自纠、主动补缴税款”他就应该大谈特谈,大肆张扬。这既是一种震慑行为,也是一次极佳的普法教育机会,真是千载难逢。如此虚掩房门,为的是遮掩哪些“难为情”?张国立率团访朝倒是高调,对方邀请、盛情难却?还是我方刻意安排?“小崔一怒”,国内舆情纷纷,直指文艺娱乐界;因此我以为无论哪种情况,文化部都需要慎重行事。

  “小崔一怒”触及中国痛点:戏子误国,英雄流泪,这个现象已经持续多年。1949年确立了人民政权,工农兵登上历史舞台,然而历史似乎总在开玩笑,君不见每年“两会”期间最为风光者,不是主持设计芯片的广大科技工作者,不是为国戍边的共和国卫士,不是为国产粮的农民,不是为国纺纱铸铁的工人,而是一群群嘻嘻哈哈的娱乐先锋,美其名曰“艺术工作者”。要纠正这个现象,四年前召开了“文艺工作座谈会”,重申“以人民为中心的创作导向,努力创作更多无愧于时代的优秀作品,弘扬中国精神、凝聚中国力量,鼓舞全国各族人民朝气蓬勃迈向未来”;娱乐圈是否践行了讲话精神?我看非但没有进步,反而妖魔鬼怪、男性雌化、娘炮、小鲜肉、午夜12点“政治正确”愈演愈烈,安排如此隆重热烈的出国访问,确实有违讲话精神,值得文化主管机构反思。

  当然我这里并非为难张国立、佟丽娅或者中国文艺工作者代表团他们个人,而就舆论导向发表看法。

  我以为此锅也别全甩給娱乐圈。中国古代社会“三大干政”――外戚干政、宦官干政、梨园干政久有传统,此为儒家伦理所深恶痛绝,然又屡禁不绝。此地确有制度因素,而我以为更有文化因素,就象癞疮那样钉在中国文化身上。这些癞疮不仅经济上巧取豪夺,成千上万倍于社会――范冰冰8.8亿罚款眼都不眨一下、挥手而去,而且政治上占据优势,话语上占据先机――成龙曾经放言:中国人是要被管的。

  中国人是谁?成龙又是谁?成龙来自中国香港,而香港又是中国的政治特区。“利用特区特色文化逃避内地规则的道德义务,利用内地规则的权利逃避特区规则的法律义务”在他身上是如此的彰显!双重的权利和双重的逃避,仅仅成龙一例?当初千百里找寻,意在“形象代言人”,究竟在找寻什么样的“代言人”?工农兵代言人吗?北大文化大学者张颐武教授就正告华人:要像重视孔子一样重视章子怡,中国文化才会有未来”。“一个姚明,一个章子怡,比一万本孔子都有效果。《大长今》就是韩国把低端和高端的文化打通的一个好例子!

  是的!此锅怎能全甩給“戏子误国”?从戏子到教授,从孔子到章子怡,从政治特区到形象代言人,从内地到香港…,哪来一丁半点“文艺为工农兵”,全都围绕一个――我们今天发狠说他是“戏子误国”,而在他们则仍然念念有词“艺术”。为1949年夺取政权的前人躺在冰冷的地下,他们情何以堪!此锅怎能全甩給“戏子误国”?于是我不得不到很远的古代去找寻原因,从根子上寻找原因。

  老人们常说,过年了要说好听话,我则思前虑后,明天元旦了,只能忠言逆耳。何以根子上寻找原因:崔教授炮轰冯小刚、刘震云和范冰冰,并不仅仅15年私人恩怨,并不仅仅“阴阳合同”的经济事务,而是更为深刻的政治和文化现象,中国政治不发达。1949年为此纠正,然而“路漫漫其修远兮!”――戏子们并非仅仅娱乐,实际上充当了政治代言人,然而他们又在为谁代言?

  这并非中国现象,而是整个东亚现象――包括朝鲜半岛、日本列岛等多地,这些地区古代社会中的所谓“戏子”,其中很多情况下不仅出卖精神,同时也出卖肉体,然而无一例外,他们又获得比其他社会成员更高的政治发言权,并非我们以前先入为主的所谓“地位低下”,更可以不恰当类比为“家奴”――地位低下而握有实权。

  这个观点十年来我在搜狐个人空间有大量表述和看法,有许多证明,文字量巨大。因此他不是制度上“一蹴而就”就能改变的事情,1949年仅仅给我们创造了一个较好的有利条件,然而更是一个漫长的文明进化过程,一定要有耐心和信心。有空来坐坐,喝杯茶!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