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贬低、抹黑毛泽东时代不得人心

2019-01-06 17:05:58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杭州八怪
点击:   评论: (查看)

  今年,正值“改革开放”四十周年的节点上。无论纸媒或是互联网,与之相关的文章陆续刊发和亮相。写文章、发文章,出发点缘于庆贺也罢,纪念也罢,本在情理之中。但是,有些居心不良者却不忘借此纪念的由头来贬低、抹黑毛泽东时代。尽管这些贬低、抹黑的文字有时只有一句二句话,似乎是一笔带过——不像以往那样长篇累牍或喋喋不休;但是,从片言只语中我们不难看出某些人扭曲的价值观和历史观。大家都知道,习总书记对前后三十年的历史功过作出过“两个不能否定”的客观分析和总结:习近平总书记深刻指出,我们党领导人民进行社会主义建设,有改革开放前和改革开放后两个历史时期,这是两个相互联系又有重大区别的时期,但本质上都是我们党领导人民进行社会主义建设的实践探索。他强调,对改革开放前的历史时期要正确评价,不能用改革开放后的历史时期否定改革开放前的历史时期,也不能用改革开放前的历史时期否定改革开放后的历史时期(以下简称“两个不能否定”)。

  在我“拜读”过的那些纪念文章中,很少有人抱着实事求是的精神,对“改革开放”的功与过、得与失,进行系统理性的梳理与客观公正的评价。也较少有人在行文走笔中坚持“两个不能否定的”立场。纵观那些文章的内容和要点:或无限拔高“改革开放”的成就,浓彩重墨予以歌颂和渲染;或以“四十年前”作为分水岭,对毛泽东时代和改革开放时期进行切割。手下留情者,只字不提毛泽东时代的经济、科学、国防、人民群众的生活等各方面取得的丰功伟绩和成就。而一些反毛者和右派、自由派公知就没那么客气了,在他们攥写的改革开放40周年的纪念文章中,非但不提前三十年毛泽东时代所取得的成绩和成就,不提前三十年积累下来的工业和经济基础为日后改革开放的腾飞创造了条件。在他们眼里,在他们的笔下,毛泽东时代的前三十年几乎一无是处、甚至不堪回首。他们的文章格调几乎是一个师傅教出来的统一模式——一味讴歌改革开放,全面否定毛泽东时代。

  请看他们纪念文章中描述的毛泽东时代,以及1978年之前的中国现状:

  ——国民经济到了崩溃的边缘;

  ——四十年前,中国走了一条弯路;

  ——改革开放之前,中国一穷二白;

  等等。

  就连被一些人誉为“敢讲真话的改革家”,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名誉会长高尚全,也在最近不失时机的对前三十年大“踩”一脚。他在一篇题为《中国哪些经验是经过四十年还要继续坚持的?》文章中如此写道:40年的改革开放使我们国家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第一,从阶级斗争为纲,转向经济建设为中心,第二,改革开放推动了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的转型,第三,从封闭半封闭转向全面开放,第四从人治转向法治,第五,从贫穷落后转向全面小康。

  1978年前(改革开放前夕)的中国究竟是怎么样状态的中国?它的工业、它的经济真的不值一提,甚至到了“濒临崩溃的边缘”了吗?当时的社会真的那么不堪吗?

  我的答案是:非也!

  下面我用浙江省省会杭州市的工业和经济发展过程和改革开放前的现状——即用事实来解答上述疑问(主要是针对“国民经济崩溃”论谈谈我的见闻、亲历和观点)。

  1949年5月3日,杭州解放。共产党接收的杭州城是怎么一个状态?用“一穷二白”形容它,毫不为过。虽然,在历史上杭州相较于中国的其他地方,商业和贸易还算发达,但现代意义上的工厂和企业几乎为零。从相关史料中获知,民国遗留物中除了一家闸口发电厂还算有点规模之外,杭州城里几乎找不到第二家能够叫得响的或稍微像一点样子的工厂。要说解放初的杭州工业,充其量不过是一些家庭作坊式的手工业。如:丝织、木器、竹器、缝纫等。

  在旧中国遗留给杭州的诸多手工业中,丝织业算是最具规模,从业人员最多的一类。这,与杭州的历史沿革和传统有关。

  就杭州而言,自从解放后,通过工人阶级忘我的劳动和全社会的共同努力,到了1978年改革开放之前,已经建立起重工、机械、轻工、纺织、印染、电子、食品、造纸、印刷、日用等门类众多的比较完整的工业体系——如:杭州钢铁厂、杭州制氧机厂、杭州轴承厂、杭州机床厂、杭州锅炉厂、杭州汽轮机厂、杭州重型机械厂、杭州电缆 厂、浙江麻纺厂、杭州都锦生丝织厂、杭州丝绸联合印染厂、杭州福华丝织厂、杭州九豫丝织厂、杭州红雷丝织厂、杭州幸福丝织厂、杭州印染厂、杭州第一棉纺织厂、杭州第二棉纺织厂、杭州第一织布厂、杭州电子管厂、杭州手表厂、杭州日水瓶厂、杭州豆制品厂、杭州利民食品厂、杭州搪瓷厂、杭州油墨油漆厂、杭州印刷厂、杭州新华造纸厂、杭州大河造船厂、杭州水泥厂杭州龙山化工厂等等等等(未完全统计)。今天,当我们回想起那些建立于毛泽东时代的工厂企业,让人有种如数家珍般的骄傲——如果没有前三十年毛泽东时代打下的那么坚实的工业和经济基础,后面40年的改革开放能创造出经济和社会发展的奇迹吗?说得简单一点,没有毛泽东时代建立和创办了那么多的国营(国有)和集体企业,90年代的国企改革改什么呢?

  杭州的工业和制造业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大到强。一路走来,一步一个脚印,一路艰辛却不乏一路辉煌。上面所列举的工厂企业,大多都创建与建国初的五十年代或大跃进时期。许多工厂的草创之初,条件非常的艰苦和简陋,有些工厂所谓的职工宿舍和生产车间,居然是茅草房和简易的工棚(注:茅草房和简易的工棚并非笔者亲眼所见,而是根据许多亲身经历的老工人的回忆)。但是,时间到了1978年的改革开放之前,许多工厂企业无论从就业人数、企业规模、现代化程度、技术水准、生产能力都不容小觑。除了杭州钢铁厂和浙江麻纺厂有上万的工人之外,杭州制氧机厂、杭州轴承厂、杭州锅炉厂、杭州汽轮机厂等都有数千人的规模。另外,此时的杭州汽轮机厂已经引进了数台德国西门子公司的数控机床和工业汽轮机的生产技术。

  杭州的工业和经济发展史,以及改革开放前的真实状况就是整个中国的工业和经济发展史以及改革开放前真实状况的一个缩影。客观公正的说,如果以杭州作为中国改革开放前的经济蓝本,那么,那时的中国经济已经为日后改革开放的经济腾飞打下了十分坚实的基础,创造了必要的良好条件。大家都知道自然界树木的成长过程,由一棵小树长成参天大树,需要经历过几十年乃至上百年的阳光雨露,同此道理,经济的发展同样也是一个脚步一个脚步地向前、不断积累和发展的过程;绝不可能一步登天。在一些纪念和歌颂改革开放的文章中,一些人不但将改革开放40年跟毛泽东时代的前三十年进行切割,同时也绝口不谈改革开放取得的经济和建设成就是建立在前三十年的基础上,是站在前人的肩膀上才取得的。他们甚至不谈改革开放的一步一步的发展和过程。好像改革开放是一步登天,好像改革开放是空中造楼阁。

  在绝大多数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的文章中,一些作者(包括官方的文章作者)总喜欢拿2018年跟1978年两个时间节点做对比,省略期间的曲折和逐步的发展过程。这样的纵向比较貌似合理,但是极不科学的,是容易产生误导和错觉的。为是么说纵向比较不科学?因为,拿动态的现实(相当于建筑工人盖高楼,高楼每天都在不停的往上升高——成就和成果不断地积累、刷新着)与静态的历史(相当于一张静止的照片——永远处于静止状态,看不到后来的变化和发展)相比较,这样比有可比性吗?

  拿40年后的动态现实(成就)与40年前静态的历史(照片)相对比,这样的比较就会产生错觉或错误的认知:容易产生这样的假象或幻觉——罗马城是一夜之间建立起来的!改革开放翻天翻天覆地的变化是与四十年的时间跨度和时间红利无关的——改革开放的所有成就是一夜之间取得的。

  最合理、最公正、最科学的比较是横向比较——比如,拿小岗村与南街村比!两个村庄同样经历了40年的发展过程,一个走的是延续了几千年的小农经济的单干道路,另一个走的则是共同富裕的集体化道路。如今,两个村庄哪个日子过的更好?这样的比较,才最有说服力!

  现在(以前也是),许多公知大V在一些纪念改革开放四十周年的纪念文章中,提到改革开放前的中国状态,最喜欢搬出“国民经济崩溃论”来贬低、抹黑前三十年(“国民经济崩溃论”俨然成了他们反毛、非毛的重磅利器),或者以“崩溃论”的思维去解读历史、述说历史,乃至不顾事实歪曲历史。当然,公知大V们死抱“国民经济崩溃论”不放,也是有其一定的依据的——“崩溃论”来自官方,而并不是公知大V们的原创与知识产权。

  一种通行的说法是“国民经济濒临崩溃的边缘”。这最早见于1978年2月26日华国锋在第五届全国人大政府工作报告中所说:“从1974年到1976年……整个国民经济几乎到了崩溃的边缘。”这种说法以后被不少著作和文章沿用,并发展为“文革”时期的10年“从总体上看,整个国民经济已经濒临崩溃的边缘”的评价,而且至今仍有人使用。美国学者麦克法夸尔的《剑桥中华人民共和国史》甚至用“经济的崩溃”作为标题来述说“文革”时期的经济状况。

  继华国锋之后,邓小平也做过类似的表述:1978年3月18日,邓小平也在全国科学大会开幕词中提到了“崩溃的边缘”。他说:“‘四人帮’胡说什么‘四个现代化实现之日,就是资本主义复辟之时’,疯狂进行破坏,使我国国民经济一度濒于崩溃的边缘,科学技术与世界先进水平的差距愈拉愈大。”当然,这只是五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政府工作报告》口径的延续。

  中共其他高层,如前总理温家宝也坚持这种结论:在2008年夏季达沃斯论坛上的讲话中,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总理温家宝说:“今年是中国改革开放30周年。30年前的中国是个什么样子?那时,我们刚刚结束了‘文化大革命’,整个国 家处于封闭半封闭的落后状况,国民经济走到了崩溃的边缘。中国向何处去?这个重大而紧迫的问题摆在了中国人民面前。我们坚持解放思想,实事求是,选择了改 革开放的道路,这是决定当代中国命运的关键抉择。”

  面对这个争议的话题,让我们来看看周恩来总理怎么说。大家翻一下历史记载就知道,老一辈的无产阶级革命家周恩来总理在1975年第四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上所做的政府工作报告(据说,此政府工作报告系邓小平起草)中提到:我们超额完成了第三个五年计划,第四个五年计划一九七五年也将胜利完成。我国农业连续十三年夺得丰收,一九七四年农业总产值预计比一九六四年增长百分之五十一。这充分显示了人民公社制度的优越性。全国解放以来,尽管我国人口增加百分之六十,但粮食增产一点四倍,棉花增产四点七倍。在我们这样一个近八亿人口的国家,保证了人民吃穿的基本需要。工业总产值一九七四年预计比一九六四年增长一点九倍,主要产品的产量都有大幅度增长,钢增长一点二倍,原煤增长百分之九十一,石油增长六点五倍,发电量增长两倍,化肥增长三点三倍,拖拉机增长五点二倍,棉纱增长百分之八十五,化学纤维增长三点三倍。在这十年中,我们依靠自己的力量,建成了一千一百个大中型项目,成功地进行了氢弹试验,发射了人造地球卫星。同资本主义世界经济动荡、通货膨胀的情况相反,我国财政收支平衡,即无外债,又无内债,物价稳定,人民生活逐步改善,社会主义建设欣欣向荣,蒸蒸日上。国内外反动派曾经断言,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定会破坏我国国民经济的发展,现在事实已经给了他们有力的回答。

  周总理在报告中还提到:在毛主席为首的党中央领导下,我国人民奋发图强,战胜种种艰难险阻,只用了二十多年的时间,就把一个贫穷落后的国家变成初步繁荣昌盛的社会主义国家。我们再用二十多年的时间,一定能够在本世纪内把我国建设成为社会主义的现代化强国。

  那么,又一个争议话题冒出来了:

  一方的观点是“同资本主义世界经济动荡、通货膨胀的情况相反,我国财政收支平衡,即无外债,又无内债,物价稳定,人民生活逐步改善,社会主义建设欣欣向荣,蒸蒸日上。”“只用了二十多年的时间,就把一个贫穷落后的国家变成初步繁荣昌盛的社会主义国家。”

  另一方则当头一盆脏水——“国民经济到了奔溃的边缘”!

  面对两种截然不同的观点和结论,我们不妨打破砂锅问到底——到底谁在说谎?是周恩来总理吗?哪方说词才是历史真相?

  就我个人的立场和观点,我坚定不移地相信周恩来总理!相信他的人格!这是其一。其二,回顾我自己年轻时的一段经历,同样能印证“国民经济崩溃论”是站不住脚的谎言。

  在1975年到1978年之间,我在杭州三四个企业和单位做过“八角头”。所谓“八角头”,也就是每天(或是每班)只有八角人民币报酬的零时工。这种用工制度下,劳动者一个月虽然只有二十几块钱报酬,但作为一个人的开支和生活费是有多余的。那几年,我做过的几家企业都是常年机器轰鸣,开足马力生产的。虽然期间出现过批邓反击右倾翻案风等政治运动,但没有发生过停工停产的现象。我认为,杭州其他工厂企业即使有受到过运动的冲击,发生过停产等消极现象,那也是偶尔或轻微的。实事求是的讲,把文革称之为“十年浩劫”是言过其实,夸大其词的。文革对中国工业、经济、社会的冲击不是没有,这种冲击主要存在于1966年到1969年之间的两三年时间,1969年之后,工厂企业的运行大致处于正常状态,从那个“抓革命,促生产”的口号中也可以得到佐证。我当时做“八角头”零时工的单位,还要三班倒。如果生产都不正常,经济都要崩溃了,工人还需要三班倒吗?

  此外,改革开放之前杭州的住房等老百姓的生活,也在逐步逐年提高之中。家父工作过的厂子在改革开放前就为职工新建了一幢5层楼的洋房(杭州民间对钢筋混泥土楼房的称呼),当时我们家就有幸分到了一套。

  四十年前,杭州的老百姓的生活的确跟40年后的今天没法比较(毕竟时间跨度有漫长的四十年!四十年时间采用任何经济模式都不会原地踏步走的。),那时老百姓购买烟酒、粮食、肉类等生活用品要七票八票。但正是因为国家实施了票证制度,从而保证了老百姓的日常基本需求,保证了社会的相对公平!在这里我还要特别强调一句:凭票吃肉并不是毛泽东时代和前三十年的“专利”!邓小平时代和改革开放时期,老百姓吃肉还是要凭票的!粮票、肉票等票证,杭州一直要使用到上世纪的90年代初。在网上我遇到过不少不明就里的年轻人,听信了某些别有用心者的片面宣传,以为中国老百姓能吃饱肚子、能敞开吃肉,是改革开放之后一夜间的事,是按了一下红手印那么简单的事。

  再回到“国民经济崩溃论”这个话题。我是一个过来人,说句大实话,回想起改革开放前夕的中国,我实在感受不到那种经济行将“崩溃”的担忧和恐慌。倒是上世纪的90年代的下岗潮,真让人内心诚惶诚恐。那场景不是“崩溃”,胜似“崩溃”——充耳都是企业破产倒闭的消息,满大街晃来晃去的都是下岗工人!杭州有句老话叫做“儿子不养爹,爷爷养孙子”,这句老话的意思是骂儿子不孝,不肯赡养老父亲。上世纪90年代起始的下岗潮中,杭州城里“儿子不养爹,爷爷养孙子”的现象比比皆是。那倒不是做儿做女的不孝,而是他们大批大批的下岗,很多甚至是两夫妻下岗;没了收入来源,别说是养爹,自己都度日维艰。那么孙子或孙女怎么办,迫不得已只能啃老——让爷爷的退休金来帮扶着养孙子。

  其实,说句良心话,无论改革开放四十年,还是新中国前三年,都像一枚硬币一样有正反两个方面——既有辉煌的成就,也有负面的痛点。但是,共产党领导的新中国——无论前三十年还是后四十年,光明和成绩是主流,是值得肯定的。只不过,我们无论回顾历史也好,总结经验教训也罢,都要一分为二,实事求是。习近平总书记的“两个不能否定”,才是我们社会各个阶层应当去积极遵循的社会价值观和历史认知观。那种借纪念改革开放之名,去肆意贬低、抹黑毛泽东时代,往前三十年的历史头上大泼脏水的卑劣行径,永远不得人心、不得民心。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