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范旭东——“实业救国”的民营企业家

2018-12-13 11:07:05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taweze
点击:   评论: (查看)

  谈到中国的民族工业,伟大的领袖毛主席说:重工业不能忘了张之洞,纺织工业不能忘了张謇,化学工业不能忘了范旭东,运输航运业不能忘了卢作孚。

  无论是伟大的领袖毛泽东主席,无论是一心一生搞实业救国的范旭东,都在他们的人生中描绘着实施着新中国建设的蓝图,他们心中永远装着祖国、永远装着劳苦大众,唯独没有他自己。

  谨以此文 纪念毛泽东等老一辈革命家和中国民族企业老一辈的开拓者、建设者。

  改革开放30多年来,中国民营企业遍地开花。可是,在老百姓那,口碑不好。什么私企克扣剥削,血汗工厂,包身工,黑窑奴,富士康13跳命案,假酒假药毒奶粉,有毒的转基因食品……那么,中华民国时期的民营企业又如何呢?毛主席说“一分为二”,刘少奇说“具体企业,具体分析”。

  我想起了小时候生活的天津塘沽——有一个“永利碱厂”。

  它是当时天津塘沽最大的工厂,1952年就已经公私合营。机器昼夜24 小时轰鸣,近万职工在厂里忙碌,一片生气勃勃的景象。它生产的红三角牌碱,许多国家都来订购,在印度是进口的唯一免检产品。我父亲到港务局码头检查工作时,有时把我也带去。只见世界品质最高,知名的红三角牌碱,正在成袋成袋地被装进一艘艘万吨巨轮。一些外国公司的贸易经理人,为了尽快装满货轮,自己自动在码头上给装卸工人发红包。70年前,还没有自动化装卸机械。全靠工人‘扛大包’。使人真是感到什么是:时间就是利润,机械就是时间。

  那时我在塘沽解放路小学上学,许多同学的父母都在永利碱厂上班。有的是高管、高级工程师,或高级职员,现在叫白领阶层。有的是基层工作人员和工人,现在叫蓝领,但大部分都是一线生产工人。白领、蓝领的工资我不知道,但是,我从我的学友家里,听他当后勤总管的父亲说:永利碱厂工人的工资是天津工厂里最高的,红包多,福利待遇也是最好的。生活富裕。其次,还有市内宋棐卿的东亚毛纺厂。

  范旭东董事长带领下的董事会,除了留一些利润用于发展在生产外,其余部分用来发职工工资和兴办工厂福利事业。

  工厂有自己办的免费小学,但因为子弟多,容纳不下。不分白领、蓝领和工人,他们在厂外上小学的孩子、学费一律由工厂里出。工厂除自办小学外,还办医务诊所,工人和孩子看病不要钱。大病转市院,工厂负责一半费用。连续在厂工作20年以上,退休后,能发给一笔可观的养老费。

  厂里还从利润中拿出一部分钱,给工人建公寓,一栋2层楼10个门洞,每个门洞上下共住4家,每家两室一厅有厨房有厕所有上下水道,每栋楼前用砖墙砌一个大院,供人们放自行车,杂物,或夏天乘凉、相互聊天。后来,职工增多,1950年又在塘沽新河东,建立了永利久大工人新村。也是当时塘沽居住环境较好的建筑群。那时,大家都以能到永利碱厂工作为荣。但转为国企后,从1956——1986年30年间,碱厂工人大大增加了,但职工住房基本没有再建,形成了职工住房老大难的问题。

  白领,则住在永利碱厂西边的一栋栋花园别墅区,我们小时候进去玩过,房子很漂亮。尤其,满院子白色的洋槐花开时,满院子清馨沁肺,让人心旷神怡。经过长满甜甜的马奶葡萄的长廊,在花园的小广场中央,有一尊雪白的大理石雕像,他就是永利碱厂的创始人,著名的民营企业家——范旭东董事长先生。

  在1983年在全国范旭东诞辰100周年纪念会上,陈云副总理说:范旭东先生他是中国化工事业家,中国重化学工业的创始人、奠基人。毛主席派人送来的题字——中国化工之父。

  他和一般的资本家不同,他从不克扣剥削工人,工人所创造的利润,都用来发展中国的化工实业和提高工厂员工的工资与生活福利待遇。唯独不顾他自己的家庭生活的困难

  1945年10月4日,范旭东因长期过度劳顿,营养不良,免疫力下降,因急性肝炎在重庆逝世。年方62岁。他逝世时,其口袋里只有一块银元。个人在银行没有多少存款,家境也不富裕。他逝世后,家里有时还靠亲戚朋友工友的帮助

  一些还健在的碱厂老工人,至今还怀念地说:老东家,我们想念你!

  难怪1949年4月10日至5月7日,刘少奇视察东亚毛纺厂、永利碱厂等企业调研后,在讲话中说道:“剥削有功”,“工人欢迎”。原来不是空穴来风!

  可是在文革里,却被四人帮割裂了当时的讲话背景,断章曲意,遭到无理的批判和非人性的批斗。

  五十年代的社会主义改造,永利和久大“进步”为公私合营,实际是公方代表取代了厂内全部实权,私方靠边站了。按政策,老职工还维持在原来的薪酬,而新进厂的职工按国家新制定的工资等级,薪酬比老职工要低,差距在一倍以上。低薪者当然不满,即使保留较高薪酬的老职工也觉得工资与福利待遇不如以前。因为,没有了分红,没有了奖金和其他的福利待遇。

  工会领导向工人们解释,企业利润的大头,即剩余价值的主要部分,是你们工人创造的。在旧社全都被私企老板自己拿去消费享受,在新中国全都被政府拿去进入国库。一部分用来扩大再生产发展社会主义新中国建设,另一部分拿出来提高全市全国广大工人民众的生活,要大家共同富裕。不能自己富了,而忘掉了还在贫困的工人兄弟。

  据永利工厂老工人讲,他们大部分人还是怀念过去那个被范东家——范旭东“剥削”的日子,因为那时除正式工资以外,还有分等其他相当可观的收入,公私合营后都被取消了。永利厂的一位老钳工师傅——我们班刘#同学的老爸,有一次他还私下向我们“忆甜思苦”。现在回忆起来,这对我的思想触动很大!

  如果今天的民营企业都能像60多年前,永利与久大企业范老板那样开明公心一心为了职工的生活着想,恐怕今天就没有职工再留念过去的计划经济时代啦!就会像刘少奇在解放初调查后所说,工人愿意被剥削,因为越被剥削,老板给的待遇就越好,工人的生活就越好。

  可惜,我们今天的一些民营企业家不争气!为了个人发财和自己享乐的欲望,血汗工厂,克扣工资,不择手段地压榨职员和工人,只为了自己搜刮财富,而忘记了工人兄弟苦难。辜负了在改革初期,邓公对你们的一片希望。

  1919年,时在北京的毛泽东与罗章龙等友人送蔡和森等去上海(赴法勤工俭学)路经天津时,青年毛泽东提议去鸦片战争的战场——塘沽看看。

  3月12日,十几个青年人乘火车到塘沽站,又徒步十余里,来到寒风凛冽的大沽口,登上北岸炮台,凭吊历史,并以海为题,赋诗明志。

  年轻的毛主席攀上炮台遗址的最高处,抚着断炮残垣说:“满清政府太腐败了”!“振兴中华,匹夫有责”,充分显示了那时的青年——毛泽东,抱负着“政治救国”的决心。

  而此时也怀着同样志向的毛泽东湖南老乡——青年范旭东,他却是、决心在离天津百里荒凉的塘沽,搞“实业救国”

  范旭东是在1945年国共两党在重庆谈判时,他在重庆才认识了毛泽东、周恩来、林伯渠等,并多次交往。

  1945年9月17日重庆谈判期间毛主席在张治中官邸“桂圆”接见范旭东、李烛尘,毛主席当时说:“范先生是湖南湘阴人,我是湖南湘潭人。先生的名字旭东,而我的名字泽东。先生搞实业救国,我搞政治救国。我们都是为了拯救中华民族而走到一起来了”。

  “1919年,3月我们送蔡和森诸君去上海、赴法勤工俭学,路经天津时,我提议去塘沽大沽炮台看看。来到寒风凛冽的大沽口,登上北岸炮台,凭吊历史,并以海为题,赋诗明志。“振兴中华,匹夫有责”!

  “范先生那时,可能正在塘沽忙于搞久大盐业公司和永利碱厂,搞实业救国么”。

  范旭东欣然地回应说: 蒋政府上下一片贪腐,政治黑暗。没有你们政治救国,我们的实业救国就难以实现。中国的未来,只有靠共产党才有希望。

  毛主席说:“一旦国共谈判成功成立联合政府,范先生应该是我们中共方面提起的实业部长人选”

  范旭东谦虚地对毛泽东说:“我不是当官的料子,只是个搞实业的人,不懂政治。我推荐一个人,既懂的政治又能搞实业之人,那就是李烛尘先生。”

  他当时的思想境界,底确给毛主席、周恩来留下深刻印象,以及极大的信任。这也是1949年7月,毛主席毫不犹疑、立即决定国家贷款给范旭东永利厂的原因。

  1945年10月4日,范旭东因长期过度劳顿和生活节省造成营养不良,免疫力下降,因急性肝炎在重庆逝世。年方62岁。

  正在重庆谈判的毛泽东和蒋介石一同致奠,蒋介石挽辞是“力行致用”,毛泽东则送上“工业先导、功在中华”的挽联。周恩来代表毛泽东亲往南园吊唁。

  在1952年解放初期,1953~1956年进行了资本主义工商业改造前李烛尘按照范旭东生前的心愿,代表公司董事会向政府提出走社会主义道路的要求,并要求把工厂交给国家经营。但中央政府全面考虑之后,国家不能立刻接受。指示重工业部化工局领导配合永利化学工业公司经营,在1952年上半年首先“试行了公私合营”。

  1954年4月23日,毛泽东主席建国后再次来到塘沽,视察了天津新港,随后又特地视察了永利碱厂。毛主席不顾医生劝阻进入重碱、干燥等车间考察,热情地与岗位上的工人握手,叮嘱干部“要关心工人疾苦,这么大的尘土,工人要得尘肺职业病的,要抓紧解决”。

  这天下午,毛泽东在时隔35年后再次来到大沽炮台。毛主席攀上炮台遗址的最高处向海洋深处瞭望,抚着断炮残垣感慨地说:“旧政权和旧制度终于被我们推翻了,中国的强大现在有希望了”!

  范旭东(1883年10月24日-1945年10月4日),湖南湘阴县人,出生时取名源让,字明俊;后改名为范锐,字旭东。幼年丧父,家境贫寒。1901年随兄范源廉赴日本留学,1910年以优异成绩毕业于京都帝国大学理科化学系,并留校担任专科助教。1911年回国在北洋政府北京铸币厂负责化验分析,后被派赴西欧考察英、法、德、比等国的制盐及制碱工业,收获很大。1914年从欧洲回国后历尽艰辛,建立了一系列化工企业和科研机构,。

  他是中国化工实业家,中国化学工业的创始人、奠基人,被毛主席称作“中国民族化学工业之父”。

  永利碱厂筹建于1914年,与1914年创建的久大盐业公司塘沽制盐厂是兄弟厂,均为中国早期的著名实业家范旭东所创建。

  范旭东后来回顾创业的历程,说大家当初艰辛办厂时,谁都没有多想个人以后的发家致富。他说:【“实业报国的书生之见”要比“个人发财致富之私念”要浓厚得多】。

  1934年范旭东为他的集团拟定了四条办厂宗旨:“一、我们在原则上绝对的相信科学,科学治厂;二、我们在事业上积极的发展实业,用实业强国;三、我们在利益上宁愿牺牲个人,而顾 全团队;四、我们在精神上与行动上,以能服务社会、为职工造福、为最大的光荣。”

  1928年被军阀李景林绑架勒索赎金的范旭东,对反动军阀,他是一条“宁可舍命也不给一块钱钱”的硬汉子但是,他对于员工的福利却舍得花钱

  据当时的报纸文献资料,范旭东学习美国汽车大王亨利,“福特模式”的企业经营管理理念。深受儒家思想影响的范旭东处处以人为本,重视企业员工的生活福利和身心健康。20世纪20年代初,在企业发展尚处艰难之际,就为员工建起工人漂亮实用的公寓和宿舍,为员工改善居住条件。上个世纪30年代初,企业员工宿舍就通水通电,生活十分方便,但房租却很便宜。为解决职工看病问题,建立厂医院,并专设妇产科。开设小学,员工子女一律免收学费。

  职工8小时工作制,实行“三班倒”。职工在大食堂吃饭,白领在小食堂就餐。厨师工资、煤水电等消耗均由公司支付,仅照米面菜肉购入价向职工只收取饭费成本。设立职工俱乐部、图书馆、职工夜校、职工合作社等福利机构,均设专人指导,为员工服务。在当时的天津地区,企业员工的待遇和生活堪称一流。

  其次,还有市内宋棐卿的东亚毛纺厂。工厂每一个职工在冬天,都穿着厂里发给的“抵羊牌”毛线,自己亲手织的毛衣毛裤。

  永利企业重视文化建设。厂建的【明星小学】除传统文化教育外,还开设英语课(从四年级起)。并组建【永久戏剧团】,由厂部出资购行头。从1928年至1937年全国抗战爆发,文娱演出活动从未间断。创办我国第一份有分量的企业旬刊杂志《海王》,每期有十多个版面,给塘沽及天津地区带来浓厚的企业文化气息。企业设有篮球场、网球场及多种体育设施,并聘篮球、网球、武术等专业教练指导,各体育项目经常与宁河、天津地区交流比赛。

  早在八九十年前,范旭东在天津塘沽“永久黄”(永利、久大、黄海化工科研所)艰难创业历程中,始终重视并实施企业文化建设,筚路蓝缕,卓有成效,其科学民主的思想根基,以人为本为文化理念,求真务实的仁爱举措。我们老一辈民营企业家,不为自己的私利左右,而发扬为国为民造福的博爱、慈善、天下为公”的孙中山精神,至今仍发人深思,启示多多!

  1911年,曾到日本京都帝国大学化学系留学,学习化学制造专业的范旭东,对日本民族那种奋发图强的精神感受很深,也进一步激发了他的民族自尊心、爱国心和勤奋学习的精神。他看到日本发展快,对中国以强凌弱,先后战胜中国和帝俄后,更加痛恨清政府的腐朽无能,向往祖国富强,常以艰苦卓绝、勤劳勇敢的作风要求自己,身体力行。他学成归国,并决定创办中国自己的化学工业。

  1913年,他从北京来到荒凉的塘沽实地考察,发现塘沽背靠辽阔的长芦盐场,是得天独厚的盐碱工业基地。随后,范旭东在其兄,时任中华民国教育部长范源濂和师友梁启超等人的支持下,由范旭东、景韬白、胡睿泰、李积芸、胡森林、方积琳、黄大暹做为发起人,梁启超、范静生、李思浩、王家襄、刘揆一、陈国祥、左树珍、李穆、钱锦孙做为赞助人,1914年7月20日,开始了筹建工作。

  吆呼的人多,但是实际办事的人仅是范旭东三个人。三个穷学生,拿不出建厂房,购置设备,购置原料,请工程技术人员,招聘工人等巨额资金,怎们办?

  笔者在上小学时,在碱厂工人师傅那,常常听到,流传的范旭东创业的传奇故事:

  穷则思变。他们说服盐场老板,(因为一但碱厂建成,盐将被碱厂全部收购,再无后顾之忧)。在原有盐垛的基础上,他们又用泸席和黄土造了100多个盐垛。把在天津的美国花旗银行经理人请来说,要用这些盐资产作为抵押,要申请# # # 万美元的贷款。当时在豪华的十里洋场生活惯的银行家,那里愿意在荒凉的满地泥泞的海滩里细查,远远望去,看到那么多的盐垛,又有当时在中国军政界有名的人物、声明担保。例如,黎元洪曹锟蔡锷冯玉祥等,银行也就批准了,就这样获得了《用美国的钱生自己的钱创业的第一桶金。碱厂的原料厂,在1916年4月6日久大精盐厂竣工投产了。同年9月11日,生产出的第一批精盐由塘沽运往天津销售,之后又在湖南、湖北、安徽、江西等地打开了销路。这时的久大精盐厂开始达到日产5吨的能力,每年可获利五六十万元。1919年扩建东厂后,年产量可达6万2千多吨。久大精盐厂的建成和投产,为日后逐年还贷,以及永利碱厂的创办——“变盐为碱”,提供了原料和资金保障。

  即使今天,中国东北华北、西北、华中华南百姓吃的精盐主要还是久大工厂生产的。在2011年日本福岛核事故时,中国出现的食盐抢购风,天津塘沽久大盐厂加大生产量,平息了奸商囤积居奇垄断市场的发财美梦!

  1918年至1924年,永利制碱公司开始为碱厂的设计和基建招揽人才。当时正在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化学工程系留学的侯德榜博士于1919年欣然接受了厂长陈调甫的邀请,参加了永利碱厂的设计。[4]1921年,侯德榜获得博士学位并受范旭东之聘出任永利制碱公司总工程师。1923年,碱厂大部分机器设备安装就绪,陆续单机试车。所用原盐来自长芦盐场,石灰石和煤粉别由唐山卑家店石矿和开滦煤矿供给。

  当时,永利碱厂采用当时世界先进水平英国的索尔维法制碱技术,但是,垄断索尔维法制碱技术的英国卜内门公司担忧永利制碱公司一旦制碱成功会挤掉它在中国的市场。因此,其制碱核心技术坚决不卖给中国。

  所以,1924年8月13日,永利碱厂首次开工出碱。但是,生产出的碱色红黑相间,无法销售。第二年3月,主要设备干燥锅烧坏导致全厂停工。

  于是,逼得中国人只好自己研制制碱法。经过一次次的失败,最后自己终于研制成功中国自己的现代制碱法,不但碱的质量大大超过英国的索尔维制碱法,而且,制碱流程与设备也大大简化,生产成本降低,效率提高。

  这就是闻名于世界的侯德榜制碱法!侯德榜以后成为新中国化工部长。

  1926年6月29日,永利碱厂在重新调试后重新开工,生产出雪白的质量极高的产品。其碳酸钠含量超过99%。

  为区别于土法生产的“国碱”和进口的“洋碱”,范旭东将其产品碳酸钠,取名为“纯碱”,并定确定了“红三角”牌的商标。1926年8月在美国费城举办的万国博览会上,中国“红三角”牌纯碱获最高荣誉金质奖章,并实现了中国生产的化工产品的首次出口。此后的1930年,“红三角牌”纯碱荣获比利时工商博览会金奖。

  永利碱厂生产的“红三角牌”纯碱在国际上的两次获得大奖肯定,奠定了中国近代化学工业的基础。

  在解放前的旧中国,民营企业,在帝国主义和官僚资本的排挤和压榨下,日子越来越难过,根本没有发展的希望,

  虽然永利制碱初步成功,同时面对英国公司的恶意竞争和军阀官僚的盘剥发展艰难。

  例如,英国卜内门公司(帝国化学工业)为了打击永利碱厂,垄断中国碱业市场。利用英国在华的特权,于1924年永利碱厂第一次出碱后,通过英国外交大臣和其驻华使节,指令驻中国盐挟总所会办、英国人丁恩,不经中国政府批准,擅自公布一项英国碱业对中国永利碱厂工业用盐征税条例。一招没停,接着第二招。英国卜内门公司又采用大幅度压低碱价的手段,最低压价至原价的40%,以期在市场上将永利制碱公司挤垮。

  1925年,8月一天的早晨,范旭东从租界的房子内出门准备上班。刚出门,突然被奉系军阀李景林派出的几个壮汉蒙住了眼睛,熟练地把他捆绑起来,绑架到李景林司令部。勒索20万大洋,不然就有性命危险。

  碱厂同时还受到军阀、官吏的盘剥。生产所需原燃料绝大部分靠铁路运输。塘沽属军事要地,又为京奉铁路重点站及港口,连年内战致使军运频繁,经常多日派不出车皮为碱厂装运物料,因而影响生产。此外,军阀经常征收各种运输税。如粗盐附加税比英国卜内门公司还高出20倍。由于运输时常受阻,成品纯碱也往往不能及时运出。社会极不安定的环境导致了天津金融市场的混乱,银行利息加重,永利碱厂不得不重息借贷以维持运转。

  1937年8月7日,塘沽沦陷日本侵略军后,永利、久大两厂拒绝与侵华日军合作,永利公司总部被迫由天津暂迁香港,工厂便带领技职人员和工人技术骨干撤往四川。1937年12月9日,日军下令日本国兴中公司的刀根接管永利碱厂,刀根作为公司代表既无资本又无技术,强占永利后无法开工,便请日本三菱公司出技术和资本接收永利。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

  四大家族与官企垄断了中国经济的命脉,受其疯狂猎夺的影响,全国通货膨胀,国内物价飞涨、货币贬值,对民族企业高额收税,,给民族工业带来巨大打击,国民经济濒于崩溃。当时市面上囤积居奇、倒买倒卖,多以倒买生产原料来谋取暴利,永利碱厂的纯碱成为投机倒把的筹码,每日所产之100多吨纯碱,大部分被强购贻尽。碱厂产品售出所得已无法购回原料,与再生产,维持局面已很艰难,更不能虑及发展生产。

  1946年2月26日,永利碱厂重新开工出碱。然而在此期间,国民党政府发动内战

  1948年12月16日,因战事原因工人不敢上班,永利被迫停工。

  直到1949年6月天津解放。赴印度塔塔公司协助建设碱厂的侯德榜博士,取道香港回国,到达刚刚解放不久的天津。7月,他抵达北京,受到毛主席、周总理的接见。

  作为曾担任永利碱厂28年厂长的侯德榜向他们汇报说:当时碱厂最大的危机,来自于奸商和官僚买办的垄断与囤积居奇、投机倒把。他们这次又乘解放前夕、1947——1949、6、的物价飞涨之机,买进大量的纯碱烧碱囤积。当天津解放后,碱厂生产出产品后,他们又以低价格向市场抛售,致使永利碱厂生产的产品销路受阻。同时,工厂在停工期间拖欠工人大量工资,工厂资金周转困难。到1950年9月底,已是负债累累。资金链断裂,无法再生产与经营。如果倒闭,将被不法奸商压价吞噬。

  侯德榜向毛主席、周总理等中央领导汇报了这一情况后,提出是否向美国银行贷款以解决眼下危机?新中国政府能否出面担保?

  毛主席当即表态,美国是不会贷款给新中国发展工业的,请周总理妥善解决。

  尽管当时中央财政很困难,周总理还是果断决定,由中国人民银行以信贷方式,立即向永利碱厂贷款12亿元(旧币)!这在当时是全国企业中贷款数额最大的一笔。周总理还特意嘱咐人民银行,对此项贷款不能照一般企业贷款计算还本和利息。以每月优惠官息十五分计算。

  由于周总理的这一英明决策,再加上人民政府对工厂进行了多方面的资助,以及在党和工会号召和组织下,工人们不图报酬,主动配合资方共度难关,为建设新中国而产生的自力更生奋发图强的干劲,使永利碱厂很快恢复了元气。纯碱生产以每年百分之三十的速度增长,到1952年,纯碱产量由1949年的年产4.1万吨,增长到9.1万吨。从此,永利碱厂才走上发展繁荣的光明大道。

  1949年4月,人民解放军渡江作战,毛泽东曾命令保全塘沽永利厂的分厂——南京永利钮厂,“如果毁坏了南京永利铔厂,就等于毁了半个南京城”。命令解放军,先想办法将厂内守敌逼出厂外,再加以歼灭。永利南京钮厂完整地回到人民手里,成为新中国南京化工企业的基础。

  范旭东一生搞实业强国,立了“永(永利)、久(久大)、黄(黄海化学工业研究社)”两厂一社”,奠定了中国现代化学工业基础,也使积贫积弱的中国极其罕见地在化工领域站在了世界前沿。

  在永利碱厂顺利运营之后,范旭东决定改变中国硫酸铵受制于国外的现状,自办硫酸铵厂选址南京长江北岸六合县的卸甲甸,定名南京铔厂(铔是氨的旧称,该厂后统称永利宁厂)。

  范旭东和侯德榜商定,范在国内统筹全局,侯德榜在美国负责选择技术、订购设备,并选派技术骨干去美国同类工厂实习。

  1937年2月5日,永利宁厂投料生产,一次成功,生产出了中国第一批硫酸铵和第一包化肥。这是当时世界先进水平的化工联合企业,被称为当时远东第一大厂。

  范旭东在《记事》里写道:“列强争雄之合成氨高压工业,在中华于焉实现矣。我国先有纯碱、烧碱,这只能说有了一翼;现在又有合成氨、硫酸、硝酸,才算有了另一翼。有了两翼,我国化学工业就可以展翅腾飞了。”

  1941年,新法制碱试验成功,它巧妙地把两种重化工业——制碱工业与合成氨工业合成一体,联合生产,制造出纯碱和氯化铵两种成品。这一方法被命名为“侯氏制碱法”它把世界制碱技术水平推向了一个新高度,赢得了国际化工界的极高评价。

  1920年,范旭东在久大化工研究室的基础上,成立了黄海化学工业研究社,邀请了当时在开滦煤矿任总化学师的孙学悟博士担任社长,延揽了国内一批优秀的化工专家开展研究工作,是中国当时最先进和最完善的化工实验室。

  1928年起,黄海化工研究社用广东沿海的藻类为原料试制钾肥和碘;同年5月,又采集山东博山铝土页岩矿石为原料,于1935年试炼出我国第一块金属铝样品,并用以铸成飞机模型,以志纪念;1931年,成立菌学室,开展对酒精原料和酵母的开拓、选择、研究,推动了我国菌学及酒精工业的发展。

  解放后,黄海化工研究社几经演变,最终演变为中科院微生物研究所和化工研究所。

  范旭东、李烛尘、侯德榜、被称为中国化工工业诞生和创业的“三杰”。

  新中国建立。刚刚解放的华夏大地百废待兴,但是,因为胜利,党内一些人的极左的思潮就开始抬头,他们认为:资产阶级企业家没有好人地方上有些解放后新提升起来的干部为了表示自己革命,大搞极左阶级斗争。利用职权,排斥和剥夺了原资方高管的管理权经营权,挑动工人与企业高管无原则的斗争,把天津永利碱厂和南京永利錏厂内范旭东先生的纪念碑和铜像推倒、毁坏。

  李烛尘先生对此十分愤怒,作为爱国民族实业家,他在重庆亲耳听到毛主席谈到建国后要发展自己民族的工业,要请范先生做实业部长,难道中共一掌权政策就变了吗?毛主席在延安说过的话,表过的态,过时了么?

  毛主席听了李烛尘的情况反映和问题之后,明确说(推倒纪念碑)这事他不知道,并说:“我们搞政治救国是革命者,你们搞实业救国也是革命者”。“范旭东像推倒了就要扶起来”!

  1953年8月,毛泽东单独约见李烛尘,随后就讲了著名的“四个不能忘记”。“谈到中国的民族工业主席说:重工业不能忘了张之洞,纺织工业不能忘了张謇,化学工业不能忘了范旭东,运输航运业不能忘了卢作孚。”

  以后再和黄炎培谈话中,又重复了这个评价。

  有了毛主席的表态,很快天津塘沽永利碱厂重新竖起了一座汉白玉的范旭东先生纪念碑。

  在2003年范旭东诞辰120周年纪念日,原南京永利铵厂的继承者——今中石化集团南化公司开展了大型纪念活动,将范旭东生前提出的“四大办厂宗旨”定为公司宝贵的精神财富,并在南京大厂镇建立了范旭东广场,树起了范旭东铜像供游人瞻仰和纪念。

  在天津的近代史上,永利碱厂南开大学、《大公报同时被称为“天津三宝”。

  可是,在2011年6月,形势大好的天津碱厂却与外国垄断资本集团——比利时苏威公司合资、组成天津渤化永利碱业有限公司。

  一个好不容易在百余年里,中国自力更生发展起来的独资独立、有着自己创造国际一流制碱专利技术的民族企业,为什么要让外国人插手来经营管理?为什么把自己百余年来用心血创造来的世界一流的先进产业核心技术无偿交给外国人?

  永利碱厂在受到极左分子的迫害后,又受到极右势力的破坏。

  这是否违背了毛主席、范旭东、等老一辈革命家、创业者,振兴中华的原则和心愿?

  目前,天津碱厂塘沽原址,现在成了天津近代工业的工业遗址。

  在此还要格外简介一下搞“实业救国”的陈嘉庚先生。

  他发家致富后,并没有像现在的一些目光短浅私企老板那样,灯红酒绿声色犬马、过着纸醉金迷的奢华生活,他把赚的每一文钱,都用到了为国为民上,而不是用到自己生活的享乐上。他一边为自己的几万名职工谋生活谋福利,一边参与拯救祖国的革命活动。陈嘉庚在孙中山革命思想的启迪下,痛感清政府的腐败无能,参加了同盟会,为革命筹措经费。辛亥革命,和民国教育做出巨大贡献。又在“教育救国”思想的指导下,陈嘉庚出资创办厦门大学、集美中学、翔安一中、集美学村、翔安同民医院等文教卫医机构。

  为了筹集资金,他生活简朴,内衣打着补丁,穿了十几年的皮鞋补上幥后继续穿,终日粗茶淡饭,与他那亿万富豪的身份很不相衬。

  我们要说明的是:“事业的伟大,生活的简朴”,是每一位伟大的政治革命家,实业救国的革命者,一个共同的特征。

  孙中山先生在北京逝世后,工作人员在他的衣袋里只找到一块银元。毛主席最大的奢侈,是吃一碗红烧肉,还被江青说成是不懂得营养保健的土包子。范旭东、卢作孚、陈嘉庚、张謇、张之洞……去世后,个人都没有多少财产和积蓄。

  难到这些人不就是中华民族的脊梁么!他们的人格、品德和精神,不就是我们中华民族的灵魂么!难道这些不是今天 每个官员和企业家,应当好好学习的么?没有这种公而忘私的精神和人品,中国怎么能强大?对照我国社会今天的各种乱象,难道还不能引起深思么?我们每个人现在都在干些什么?难道不脸红惭愧么?

  人生真正的财富是什么?是钱财和自己一时的快感吗?它害了多少人!要努力做事,为国家、为百姓做事,才最高尚,也最充实!官员要算好“人生大账”,在有限的人生,“多做好事,少做错事,不做坏事”,这样心里才踏实。“一要干活,二要干净” 有了正确的人生观、价值观,才能行善积德,才能干出很多有意义的事。才能使你在(另一个时空里的生命)?活得充实、旺盛,也为你的后代积下荫德。

  要做一个有良心有人格有抱负有正义感的官员,不要受那崇洋媚外的的影响,不贪一时的金钱、名利、美色,以及那些生不带来死带不走的东西。勇敢地向那些出卖中华民族利益的内奸叛徒作斗争。中国广大的民众,就是你们坚强的后盾!不仅会留史丹青,也会积德在、你以后要去的另一个世界。

  陈嘉庚1940年访问延安之后,原来的“儒家正统观念”发生了的变化。经过实地考察,亲眼看到边区军民一致,官兵一致。政府廉洁奉公,百姓勤劳实干奋发图强。 反观国民党“大后方”,前方吃紧,后方紧吃。灯红酒绿,官员腐败。消极怠工,坐待外援。在抗战场上,国军节节败退。国民党官员高高在上,民众疾苦无人过问,无视民心侨心。对比之下,陈嘉庚说“中国的希望在延安,中国的希望在毛泽东”。

  1940年在延安的毛泽东对来访的陈嘉庚描绘未来的新中国:一没贪官污吏;二没有土豪劣绅;三没有赌博;四没有娼妓;五没有小老婆;六没有叫化子;七没有结党营私拉帮结伙搞利益割据;八没有萎靡不振之气;九没有人吃摩擦饭;十没有人发国难财。并说:“我们搞政治救国是革命者,你们搞实业救国也是革命者”。

  从此以后,陈嘉庚先生,一心一意跟着毛主席、跟着共产党干革命、搞实业、建设社会主义新中国。

  开国张爱萍将军回忆说:“在红军大学的开学典礼上,毛泽东上来的第一句话就问,这是个什么地方啊?他指指背后的那座延安宝塔山,这是元始天尊修炼的地方!今天,坐在这里的,就算是元始天尊的弟子啦!你们这些弟子跋山涉水地跑到这里来是做什么呢?是求道!求中国革命之道!拯救中华民族之道!不要多久,一个新的局面就要到来了,就要轮到你们下山了。今天我要说的是,你们今天是深山学道,明天要下界去普度众生!”

  毛泽东的这段话,张爱萍记住了一辈子。怎么理解“普度众生”?指的就是共产党人身负的使命!是毛泽东给予了他信念,指明了他人生的目标。

  佛说得好:“只有渡人,才能渡自己”;而马列主义说:“无产阶级只有解放全人类,才能最后解放自己”。佛告诫人们不能有私心,贪欲淫念是万恶之源。人人要大公无私,舍身为众生,才能渡到大同和谐世界。而学习雷锋,为人民服务,建立没有剥削没有压迫的社会主义,这也恰恰是毛泽东思想的核心。

  可是现在,我们的一些党员领导干部,又是怎样普度众生的?又是怎么履行共产党人 身负的重大使命?难道不应当好好深思么?

  无论是伟大的导师孙中山先生和毛泽东主席,无论是一心一生搞实业救国的范旭东和陈嘉庚,都在他们的人生中描绘着实施着新中国建设的蓝图,他们心中永远装着祖国、永远装着劳苦大众,唯独没有他自己。不管他们生前有着这样那样缺点和问题,人民看中的,是他们为国为民的主流精神和主流行动。即使一个黑子,挡不住太阳的光辉。

  不断强盛起来的祖国、逐渐富裕起来的人民,永远不会忘记他们那一代人!他们对人民对中华民族的丰功伟绩,将永载史册!

  今天的改革开放是为了个人发家致富,还是为了振兴中华?这个立场问题,首先要解决!否则,改革就要走上邪路。这也是,今天社会乱象的根本原因。

  其实社会并不复杂,不管人物大小,关键要看为谁立命的问题,无论在新旧中国,无论是什么党派,无论是什么阶级,以天下大公为己任,再小也是民族大义,要为一己之私为目标,官再大、再有钱、也是一个小人。

  谨以此文 纪念毛泽东等老一辈革命家和新中国民族企业老一辈的开拓者、建设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