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重庆公交车坠江,有没有桥梁设计的责任呢

2018-11-07 11:53:16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宁可抗日死
点击:   评论: (查看)

  10月28日上午10时8分,重庆市万州区一辆公交车与一辆小轿车在万州区长江二桥相撞后,公交车坠入江中。事故原因皆因女乘客刘某(48岁,万州区人)坐过了自己的目的地站,要求下车未果,而与司机冉某争吵,进而用手机击向冉某头部,遭冉某右手放开方向盘还击,后因冉某用右手往左侧急打方向,导致车辆失控向左偏离越过中心实线,与对向正常行驶的红色小轿车相撞后,冲上路沿、撞断护栏坠入江中。事故导致15名驾乘人员全部死亡,其中还有一位母亲带着的两个年幼儿童。

  重庆公交车坠江事件发生后,媒体网络对事故进行了大量的分析解读。这起事件的发生,无疑是非常令人痛心的,15条鲜活的生命瞬间就灰飞烟灭了,其中还有两个年幼的儿童。如果,在这起事件中,如果,女乘客刘某不去指责并攻击驾驶员冉某。如果,驾驶员冉某在受到攻击以后,不是去还击女乘客的攻击,而是能够首先冷静地把车靠边停下,再去与乘客理论。如果,车上的乘客能够有人站出来,制止女乘客的行为,事故都不可能发生。

  哎——,我们今天这个社会啊。那位女乘客不就是坐过了目的地站点吗,再坐回去不就行了吗?能够费得了多大的事呢?驾驶员在受到攻击以后,为什么要在车辆还在快速运行的过程中,去反击乘客呢?要知道,在车辆快速运行过程中与乘客打斗,是不可能能够保障车辆安全的。车上那么多乘客,为什么就竟无一人是男儿,没有一个人出来制止女乘客的危险举动呢?

  这起事件的发生,只能说,我们这个社会的确出了问题了。首先,人们的心态变得暴戾了,动不动就发火,动不动就可以做出出格的举动。如果人们还能够牢记毛主席的为人民服务,还能够牢记毛主席的纪念白求恩等教导,有一个“互相关心,互相爱护,互相帮助”的心态,有一个做“一个高尚的人,一个纯粹的人,一个有道德的人,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一个有益于人民的人”的情操,这样的事件还会发生吗?私有化少数人富的市场经济,造成的贫富差距巨大,最终扭曲了中国,扭曲了中国人的灵魂。

  闲话了半天,没有说到题目上,现在回到正题。对于这起公交车坠桥事件,草民要说的是,重庆万州长江二桥公交车坠江事件,有没有桥梁设计的责任问题呢?出事的那个万州长江二桥,有没有设计缺陷呢?比如说,现在的斜拉桥,有没有为了减轻桥梁的重量,大桥两边的护栏,就没有使用能够抗撞击的设计,而是尽量地少使用一些材料,以至于护栏最终经不起撞击,起不到应有的保护作用?有没有这种可能呢?假如,万州长江二桥的护栏很坚固,而不是一撞就断,车辆也不会至于掉入长江,15个鲜活的生命也不至于凋零吧。这里不妨打一个比喻,比如说,是比如说啊,这起事件如果是发生在武汉长江大桥或者南京长江大桥,汽车恐怕是不会掉入长江的。武汉长江大桥通车六十多年了,好像还没有发生过汽车冲入长江的事情。

  个人总有一个感觉,感觉现在的斜拉桥没有武汉长江大桥和南京长江大桥那样的桥墩桥结实耐用。武汉白沙洲长江大桥是武汉长江第三桥,始建于1997年3月,2000年9月建成通车,通车十年大修二十四次,平均一年维修超过两次。大桥“屡修屡坏”,引起武汉市民对大桥质量的质疑。1998年12月30日开工建设的武汉军山长江大桥,是武汉第四座长江大桥,2001年12月15日建成通车。2017年7月30日军山长江大桥开始维修,结果因为维修遭遇“超级难题”,原计划今年10月31日恢复正常通行的武汉军山长江大桥,被通告再度延期。这已是该桥自去年7月30日维修(禁止货车通行)以来的第二次延期。军山长江大桥维修遭遇的“超级难题”,难就难在钢箱梁内出现的裂缝超过9000多条,比预想的5000条多了4000条,而且这种裂缝的维修难度也非常大。武汉长江二桥于1991年开始兴建,1995年6月通车。2018年10月4日开始,武汉长江二桥也进入维修期,维修至今年12月31日结束。

  截止目前,仅武汉一地便在长江上共建有九座长江大桥,在建的还有两座,其中除了武汉长江大桥,其余均为斜拉桥。从上面列举的情况看,斜拉桥的质量并不如桥墩桥,似乎是不争的事实。假如,上述的这几座大桥不是斜拉桥,而是像57年建成通车武汉长江大桥那样的桥墩桥,大桥还会出现那么多意想不到的问题吗?大桥的维修还会那么的频繁吗?

  现在不坚固结实的,好像也不只是斜拉桥。广东有个九江大桥,2007年被一个装载河砂的船只触碰了一下,就轰然垮塌了。那座桥就不是斜拉桥,而是桥墩桥。湖南省凤凰县建设完工的沱江大桥,在2007年8月13日拆除脚手架时,发生坍塌事故,造成64人死亡,4人重伤,这座桥也不是斜拉桥,而是一座石拱桥。当然,广东九江大桥和凤凰沱江大桥等的垮塌事故,并不是说,现在的桥都不结实。草民当然不是这样的意思。现在建设了那么多桥梁,出事的毕竟只是少数,不过,现在有些桥梁建设的并不坚固结实,也是事实。

  武汉长江大桥1957年建成通车,到2017年60周年,被船撞击77次,至今依然安然无恙,十分健康。有意思的是,四川简阳也有座沱江大桥,叫沱江一桥,也是一座石拱桥,建成于文革。5.12汶川地震以后,有专家说,大桥是危桥了不结实了,于是用了380公斤炸药,要炸掉大桥,炸药爆炸时巨大的冲击波把400米以外房屋的门窗直冲得哐哐作响,然而,硝烟散去,人们看到,大桥依然屹立。除填充的砖石被炸飞些许之外,主拱,主梁都纹丝未动,整个大桥只受了点皮外伤而已。伟人说过,世界上怕就怕认真二字。现在有些桥梁建设不坚固结实,有没有不认真的原因呢?是不是值得今天的人们反思呢?

  如果斜拉桥真的就是没有桥墩桥结实耐用,那么,国家相关部门今后能不能尽量控制一下斜拉桥的建设,而是尽量采用桥墩桥。据说,在长江上采用斜拉桥主要是为了通航需要,可是,事实上,长江上的武汉长江大桥和南京长江大桥也并没有影响到长江通航。桥梁建设是需要大量投资的,如果建设桥墩桥,能够让桥梁更坚固结实耐用,那么,少建设一些斜拉桥,多建设一些桥墩桥,让人看着又安全,又让人心里踏实,不是更好吗?

  2018-11-5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