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金庸走了,鲁迅还能回来吗?

2018-11-05 15:29:42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水莲斋主
点击:   评论: (查看)

  这几天武侠泰斗金庸先生在香港去世,作为港台的一位武侠作家,他不但曾影响了一个时代,而且影响了几代人,他的粉丝遍布海内外政界、商界、学界,并且男女老少、妇孺通吃,他曾令多少人如醉如痴,多少人如梦如幻,多少人又如疯如癫!

  但他还是走了,古人讲盖棺论定,但他的这个“棺”难盖,结论难定。这些天,贫道看到网上吵成一团、褒贬不一、争论不休,一边冷落一边热。

  金庸先生长期生活的港台,人们倒是十分平静,也十分淡然;而唯独大陆这边“风景”独好,好似晴天霹雳、石破天惊、天塌下来了,好象没有了金庸,没有了武侠小说,以后的日子就没法过了,人也没法活了。更有甚者,有的人如打了鸡血似的,把金庸说成是侠肝义胆、为命请命的民族英雄,说成是中华民族上下五千年,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举世伟人,连金庸的父亲也被包装、塑造成了刘文彩式“大善人”,成了积善行德、普渡众生的“活菩萨”!

  贫道孤陋寡闻、远离江湖,但也偶闻金庸其人其事。他用武侠小说开辟了一个虚幻世界和虚拟的空间,影响了无数人。虽然古龙、梁羽生与金庸被称为新派“武侠三大家”,但俩位前辈的作品在厚度、底蕴与宽度上都逊与金庸,加上过早退出“江湖”,只留下后来者一家独大,再加之特定的历史条件、特定的社会背景、特定的人物助推等因素,成就了金庸的江湖霸主,让他在半个多世纪来,顺水得舟、称霸“江湖”。

  其实金庸的作品就文学价值远远比不上鲁迅,甚至连矛盾、巴金、老舍都不如,更比不中国古代文学大家罗贯、施耐庵、曹雪芹,但他在大众中的影响力和作品独特性方面可谓前无古人。

  因此评价一个历史公众人物,必须要把他放到特定的历史环境和广阔的社会背景下去分析,去研究,不能把他与特定的历史与社会割裂开来,也不能就事论事,一叶障目,不见泰山。这里贫道对他的创作成就不做分析,只从社会、历史背景谈谈为什么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始,在大陆会出现长大四十多年的“金庸热”现象。

  1

  时势造英雄,每一位作家,每一部作品他都是时代的产物,打着阶级的烙印,反映的是一个时代的特征和本阶级的意志。

  从上世纪初“五四”新文化开始,一直到七十年代末期,国内文坛可谓群星璀璨、名家林立,涌现出了鲁迅、矛盾、巴金、老舍等为代表的左翼作家,他们的作品都是揭露人吃人的旧世界,反映的是社会最低层民众的疾苦,都在奋力唤醒沉睡千年的国人,医治国人精神上的伤痛。

  最具代表性的人物就是鲁迅,他是新文化运动的旗手,他的文章似匕首、象投枪,直刺反动派的心脏。鲁迅的方向,就是中华民族新文化的方向。

  1940年,毛泽东在他著名的著作《新民主主义论》中提出:“二十年来,这个文化新军的锋芒所向,从思想到形式(文字等)无不起了极大的革命。其声势之浩大,威力之猛烈,简直是所向无敌的。其动员之广大,超过中国任何历史时代。而鲁迅,就是这个文化新军的最伟大和最英勇的旗手。鲁迅是中国文化革命的主将,他不但是伟大的文学家,而且是伟大的思想家和伟大的革命家。鲁迅的骨头是最硬的,他没有丝毫的奴颜和媚骨,这是殖民地半殖民地人民最可宝贵的性格。鲁迅是在文化战线上,代表全民族的大多数,向着敌人冲锋陷阵的最正确、最勇敢、最坚决、最忠实、最热忱的空前的民族英雄。鲁迅的方向,就是中华民族新文化的方向。”

  他们的作品反映的都是人民史观,是人民创造历史,他们的作品激励了一代又一代中华儿女自强不息、战天斗地、独立自主、自力更生建设新中国,毛主席说“人民只有人民才是创造世界历史的真正动力”。

  2

  星转斗移、乾坤倒转。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开始,鲁迅越来越不受“待见”,“不合时宜”,鲁迅的作品基本全部踢出小学到高中的课本,鲁迅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野。

  鲁迅的淡出,金庸的登台,宣告一个时代的结束和另一个时代的开始;宣告一个愚公移山、人定胜天、人民群众创造历史时代的结束;同时也宣告一个历史虚无主义盛行和英雄创造历史时代的开始;宣告曾主导国内文坛半个多世纪的左翼作家退出了历史舞台,而取而代之的是右翼作家登台入室,掌握了主流话语权。

  从此为新中国的建立、为国家的独立、为民族的解放、为人民翻身做主,鞠躬尽瘁、前赴后继,贡献了毕生精力,献出了宝贵生命,上至开国领袖,下到革命先烈和人民英雄,一个个被否定、被歪曲、被丑化、被抹黑,甚至连中国历史上的民族英雄也不放过,同样被丑化、抹黑,最后发展到为秦桧翻案、为汪精卫鸣冤……

  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开始,无病呻吟的伤痕文学和虚无缥缈的武侠小说,在国内文坛开始充斥和泛滥,填充和迎合当时国人焦虑、空虚的精神世界和感官需求。而在国际上获奖的作家、文学作品及影视剧,无一不是靠辱没自己的祖先、丑化自己的国人、歪曲自己的历史、否定自己的文化、扭曲自己的价值、贬低自己的民族,宣扬民族的劣根性来迎合西方主子的胃口。著名诗人郁达夫在纪念鲁迅时说:“一个没有英雄的民族是可悲的奴隶之邦,一个有了英雄而不知尊重的民族则是不可救药的生物之群。”欲灭其国,先灭其史,血淋淋的教训就摆在我们国人面前。

  3

  金庸家族是浙江海宁的查氏,世代都是书香门第,康熙年间创造了“一门十进士,叔侄五翰林”的科举神话。康熙皇帝曾为之题词:“唐宋以来巨族,江南有数人家。”

  1924年金庸出生,当时中国正是军阀混战,城头变换大王旗。1937 年日军全面侵华,战火纷飞,家乡海宁的长街闹市满目焦土,天仙府塘河上漂浮着无人收拾的尸体,查家的大量房产在这场战火中化为灰烬,一个历经六百年绵延不绝的书香门第就此中落。

  1938 年 14 岁的金庸随学校南下,走上了流亡之路。

  1951 年 10 月在全国范围内掀起的清查和镇压反革命分子的政治运动中,金庸的父亲查树勋,在龙头阁小学操场被人民政府执行枪决。金庸当时正在香港《大公报》上班,听到消息后,哭了好几天。30 年后,星转斗移、乾坤倒转,金庸的父亲得到了平反昭雪。

  邓小平在会见金庸,交谈中提起金庸父亲的事,表达了歉意,说“团结起来向前看。”金庸说“人入黄泉不能复生,算了吧!”

  4

  金庸与邓小平的“互粉”,更是江湖传奇。文革期间,内地江湖风云激荡,邓小平三起三落。金庸创办的《明报》在六七十年代的香港,就以“反共反华”“亲英崇美”,反文革、反共产党、反社会主义而著称,同林彪、江青打了多年的笔仗,但他力挺邓小平。

  1973 年邓小平第二次复出,从江西返回北京后不久,便托人从境外买了一套金庸小说,中午和晚上睡前都要读上半小时,爱不释手。邓小平第三次被打倒后,金庸在社论中预言邓小平不久就会东山再起。

  1981 年金庸成为了邓小平正式单独会见的第一位香港同胞。

  邓小平说:“欢迎查先生回来看看,我们已经是老朋友了,你的小说我读过,我这是第三次‘重出江湖’啊!你书中的主角大多是历经磨难才终成大事,这是人生的规律。”

  金庸后来评价说“我一直很钦佩邓小平的风骨,这样刚强不屈的性格,就像是我武侠小说中描写的英雄人物。”他又说“邓小平胜过我笔下钟爱的任何英雄人物。”

  5

  金庸小说在大陆解禁,也得益于邓小平。1981年7月18日,邓小平在人民大会堂会见了金庸。

  金庸回到香港后,立即给邓小平专寄了一套《金庸小说全集》。此后,金庸小说在内地“开禁”,并立即搭上了国内改革开放的快车,很快风靡全国,成为畅销书。凡是有华人的地方,就有金庸的武侠小说,保守估计,金庸小说全球发行量超过了3亿册,有关的电影电视超过100多部。

  6

  金庸走了,预示着一个时代的结束,一个信仰缺失、精神空虚、全民焦虑时代的结束;一个金钱主导一切,财富决定人生时代的结束;一个戏子当道、娱乐致死、一切向钱看时代的结束;一个靠英雄救世、“精英”治国、侠客替天行道时代的结束。金庸走了,鲁迅还会来吗?

  最后贫道还是用金庸的侠客情怀结束本文:

  天地四方为江湖,世人聪明反糊涂。

  名利场上风浪起,赢到头来却是输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