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处理中美关系应“丢掉幻想,准备斗争”

2018-10-29 11:34:55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望长城内外
点击:   评论: (查看)

  最近一段时间,中美关系比较紧张。我觉得,这是中美两国的国家利益发生碰撞的必然结果。

  一、美国已将中国视为头号竞争对手

  去年10月,我在《中美关系是什么关系?》一文中指出:“中美两国的国家战略目标和国家实力决定了当前及今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两国关系基本是竞争对手的关系”。

  后来没过多久,美国总统特朗普就在去年12月18日公布的任内首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中公开承认,中美关系是竞争关系。在这份长达68页的《国家安全战略报告》中,特朗普政府称美国面对一个充满“竞争”的世界,并将俄罗斯和中国等国视作美国“竞争者”。

  1、这份报告将中国定义为最大的挑战者

  特朗普政府认为,在竞争性的世界中,对美国国家安全的威胁有三类:修正主义大国、“流氓国家”和恐怖主义等跨国界威胁。而修正主义大国的威胁在三类威胁中居于首位。这份报告对中国使用了三个定位:一是“竞争者”,这在美国官方话语中尚属首次;二是“对手”,这一定位至少在过去16份国家安全战略中从未出现;三是称中国为“修正主义国家”,就是要改变目前国际秩序的国家而非“维持现状国家”。美国长期以来,将中国看作重大但不紧迫的挑战,将俄罗斯视为紧迫但相对不重大的威胁。但是在这份报告中,这一次序发生了变化:中国在大国威胁中位居俄罗斯之前。

  2、这份报告提出了五大竞争领域

  一是经济竞争。将经济看作国家安全的首要内容,是报告的核心特色之一。报告不仅继续指责中国侵犯美国知识产权,在贸易等方面存在不公平行为,而且认为中国的经济挑战不仅在于中国的经济行为,更在于中国政府在经济中发挥重要作用的经济模式。美国媒体评论,特朗普政府认为中美两国的经济竞争是“国家资本主义”对“自由资本主义”的挑战。

  二是政治与意识形态竞争。报告指责中国近年来试图在国外扩展“威权政体某些特征”,未指名地宣称某些对手“使用宣传工具诋毁民主制度”,“推进反西方观点”,“在我们内部制造分裂”。

  三是地缘政治竞争。报告宣称中国以损害别国主权的方式在周边扩展权势,试图在印太地区取代美国的地位。虽未点出“一带一路”,报告宣称中国通过基础设施建设在世界各地扩展影响。在论述美国对南亚及中亚、非洲、拉美、欧洲等地区战略时,报告宣称中国在上述地区扩展影响力,强调美国要与中国竞争。这些表述都前所未有。

  四是军事竞争。军事领域是报告列出的对华竞争主要方面,包括核力量、常规力量、军事工业、外层空间、网络空间、情报等领域。报告也特别指出中俄等国善于利用体制特色,与美国进行“非战非和”、不受规则约束的持续竞争,美国须以类似方式回应。

  五是教育文化竞争。报告宣称中国的经济和军事进步一定程度上与中国接近美国的创新经济及大学有关。报告未点名地宣称将限制特定国家在美学习科技、工程和数学等专业的留学生人数,针对中国的意味明显。

  3、这份报告强调了美国的“四个核心国家利益”

  一是保护美国人民和国土安全;二是促进美国繁荣;三是以力量求和平;四是增加美国影响力。

  二、中美两国的竞争对手关系是两国的国家战略目标和国家实力所决定的

  影响中美关系的因素,既有历史的因素,也有现实的因素;既有两国国内的因素,也有国际上的因素;既有政治上的因素,也有经济、军事和文化等方面的因素。然而,“外交是内政的继续”,“实力是外交的后盾”,对中美关系的现状及发展起决定作用的是中美两国的国家战略目标和国家实力,这两个因素,不仅决定了两国关系的现状,而且也决定着两国关系的走向。

  目前,美国是世界上唯一的超级大国,在国际政治、经济中处于主导地位,美国的国家战略目标是努力维持美国的“全球霸主”地位,而凭它现在的国家综合实力,也是有可能实现这一目标的。

  再看中国,中国现在是一个正在崛起的大国,目前国家的综合实力已进入世界前列,中国的国家战略目标是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什么是“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历史上,中国曾经是世界上的头号强国,因此,“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至少可以理解为成为“世界性强国”。而从中国现在的国家综合实力特别是发展趋势来看,也是很有可能实现这一目标的。

  这样,美国要维持“全球霸主”地位,中国想成为“世界性强国”,两国的国家战略在实施过程中必然会发生碰撞:中国向“世界性强国”的进军势必会影响和冲击美国的“全球霸主”地位,而美国维持“全球霸主”地位的所作所为也必然会阻挡中国迈向“世界强国”的步伐。

  而中国由于这些年的发展,国家的综合实力已进入世界前列,特别是经济总量已居世界第二。也就是说,中国现在已经有能力与美国进行全面的竞争,已经有条件向“全球霸主”发起挑战了。这一点,不管中国承认不承认,美国都会这么认为。除非中国象日本一样,处处甘当美国的小喽啰,美国才会对中国放心。

  事实上,美国早就认为,在当今世界上,能够向美国在世界上的领导地位发起挑战的非中国莫属,而且美国已经将中国视为战略竞争对手和潜在的敌人。为了遏制中国的崛起,美国也早在特朗普政府上台前就已开始布局,先后采取了一系列措施。例如,推行“亚太再平衡战略”,筹建“经济北约”——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给中国倡导的“一带一路”战略设置障碍,强化日美韩军事同盟,构建美日印澳军事同盟,并利用南海问题、贸易问题、朝核问题以及“网络黑客”等问题,不时地敲打和挑衅中国,挑拨离间中国与周边国家的关系。

  特朗普政府上台后,更是将中国视为“修正主义大国”和对美国国家安全的最大威胁,视为美国的头号竞争对手和对美国最大的挑战者。近来,特朗普政府对中国在政治、经济、军事和文化等方面采取的一系列措施,都充分说明了这一点。

  三、中美两国之间在国家利益上的碰撞是无法避免的

  特朗普政府去年12月18日公布的首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将保护美国人民和国土安全、促进美国繁荣、以力量求和平、增加美国影响力列为美国“四个核心国家利益”,这些“核心国家利益”都不允许中国成为“世界性强国”。

  例如,美国政府要“保护美国人民和国土安全”,就不想让中国发展核武器和战略导弹,不想让中国发展海空军特别是航空母舰和核潜艇等。连朝鲜那几枚小小的核武器和远程导弹,美国都千方百计地想搞掉,又何况中国发展军事实力呢? 而如果中国没有强大的军事实力,又怎能成为“世界性强国”呢?

  又如,美国政府要“促进美国繁荣”,这可不是一般的脱贫式的“繁荣”,而是要成为世界上经济最繁荣的国家,这与中国的国家利益也是会发生碰撞的。这些年,中美两国在贸易上的摩擦就很能说明问题。中国要发展经济,以优惠条件吸引外资,美国的资本家看到在中国办工厂赚钱多,就关闭在美国的工厂,拿钱到中国办工厂。这样一来,一方面,美国大量的工厂关闭、工人失业,许多地区经济萧条、社会破败;另一方面,美国从中国进口的各种产品又价廉物美、越来越多,结果,贸易赤字越来越大。现在,特朗普政府要“美国再一次伟大”,就拿中美贸易问题开刀了。

  有人说,在经济和贸易问题上可以做到“互利共赢”,我觉得在资本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经济利益是市场主体追求的最大目标,“互利”可以做到,因为做买卖的双方,经济利益三七分甚至一九分,都可以称为“互利”;但“共赢”就很难做到了,因为做买卖的双方,经济利益能够对半分的情况十分少见,一般总有一方要吃些亏。特别是与美国这样的霸权主义者做买卖,不吃大亏就很不错了。

  在这里特别需要出的是,由于资源的有限性,在资本主义条件下,一些国家、地区和人群的经济繁荣总是以大多数国家、地区和人群相对的“不繁荣”为代价的。这是因为,在资本主义条件下,发展经济主要靠两样东西:一是资本,二是资源。而这两样东西都是有限的。例如资本,总是向赚钱的地方流动,流到这个地方多了,其它地方就少了。在资本主义条件下,没有或缺少资本,又谈何“繁荣”?这些年美国一些地区经济萧条就是明证。再如资源,地球上的石油、天然气等各种矿产,数量就那么多,总是越用越少,如果都给少数国家、地区和人群用了,那么,其他大多数国家、地区和人群的“繁荣”程度,就永远也赶不上那些控制着大多数资源的国家、地区和人群。

  再如,美国政府要“增加美国影响力”,这也会与中国的国家利益发生碰撞。美国政府所谓的“增加美国影响力”,就是要在世界上比现在还要说了算。大家想想,现在美国在世界上已经很霸道了,想制裁谁就制裁谁,想打谁就打谁,如果再“增加美国影响力”,这世界岂不成了美国的“家天下”?! 在这种情况下,地球上还会有其他的“世界性强国”存在吗?

  综上所述,中美两国的竞争对手关系是两国的国家战略目标和国家实力所决定的,而美国也已将中国视为头号竞争对手;当前及今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中美两国之间在国家利益上的碰撞是无法避免的。我们应该象毛主席说过的那样:“丢掉幻想,准备斗争”。当然,也要十分讲究斗争策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