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谈谈“政治主宰文学”

2018-10-06 09:23:45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刘同尘
点击:   评论: (查看)

  高行健说:“二十世纪的中国文学的劫难之所以一而再,再而三,乃至于弄得一度奄奄一息,正在于政治主宰文学,而文学革命和革命文学都同样将文学与个人置于死地。”

  高行健提出一个重要的议题:“政治主宰文学”。谈谈拙见。

  1900年——2000年这100年,可分前50年,后50年。前50年的中国是半封建半殖民地社会,辛亥革命前的10年是即将灭亡的清朝,辛亥革命后称中华民国,但是它一天都没有“民”过。1912年1月1日起到1927年4月12日,是老军阀混战时期,其后到1949年10月1日,是蒋介石法西斯统治时期。

  二十世纪前50年,因为社会复杂,阶级复杂,文学随之复杂。这个时期的文学,有无产阶级文学、小资产阶级文学、资产阶级文学、买办资产阶级文学、封建阶级文学、为蒋介石法西斯统治服务的法西斯文学和为帝国主义服务的洋奴文学。各种文学相互斗争,在斗争中发展变化。总体上这个时期的文学,是反帝反封建的革命文学,前期是旧民主主义革命文学,后期是新民主主义革命文学。这个时期,革命文学是主流,占主导地位。

  二十世纪后50年,中国进入社会主义社会,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以来的文学,是社会主义文学。

  高行健所说的“政治主宰文学”是什么意思?是指国家对文学的主宰,主要指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以后、直至现在。

  “政治主宰文学”, 高行健说的对。在“政治主宰文学”后面,还应再加四个字:天经地义——政治主宰文学天经地义。

  文学是意识形态的重要组成部分,是阶级斗争的重要阵地,每一个掌握政权的统治阶级,为了维护、保证本阶级意识形态在国家和社会上占统治地位,不受侵害,必须用各种形式进行主宰。

  如何主宰?中国共产党用党的方针政策进行主宰,指出该走的道路和前进的方向,开展文艺批评,指出和纠正文学创作中的问题,使得文学为人民服务、为社会主义服务健康发展。

  用法律的、行政的形式进行主宰。对反动报刊查封,对反动的戏剧禁演,对淫秽影像的东西查禁等等。高行健的剧作《车站》、《彼岸》被禁演,北鸟创办的《今天》被封等,就是如此。

  中国共产党“政治主宰文学”,主宰的最好时期,是延安文艺座谈会之后,到建国后的前17年,无产阶级文学即社会主义文学,蒸蒸日上。诗歌、小说、电影,歌颂民主革命、社会主义革命、社会主义建设,歌颂抗美援朝,歌颂革命和建设中的英雄模范人物,歌颂中国共产党,歌颂革命领袖,达到了高峰。《吕梁英雄传》、《暴风骤雨》、《铜墙铁壁》、《红旗谱》、《烈火金钢》、《平原枪声》、《红岩》《红日》、《苦菜花》、《林海雪原》《野火春风斗古城》、《保卫延安》、《青春之歌》、《百炼成钢》、《创业史》、《上海的早晨》、《欧阳海之歌》、《欢笑的金沙江》……等小说相继出版。诗歌更为活跃,《诗刊》1957年1月创刊,发表了毛主席诗词,毛主席诗词由传抄,正式面世,各种报刊均发表诗歌,广播电台播放诗朗诵。电影《白毛女》、《地道战》、《地雷战》、《平原游击队》、《铁道游击队》、《洪湖游击队》、《红色娘子军》、《渡江侦察记》、《上甘岭》《英雄儿女》、《奇袭白虎团》《我们村里的年青人》、《达吉和她的父亲》、《敖包相会》……等等,一个接一个上映。特别是大唱革命歌曲,蔚然成风,每部电影的插曲,电影放映后,立刻唱遍全国。我们现在唱的红歌绝大部分产生在这个时期。

  在这个时期,不但创作了大批无产阶级即社会主义文学作品,而且广大的无产阶级文学家的思想境界,也达到了新的高峰。他们积极响应毛主席号召,自觉地改造非无产阶级思想,学习马克思主义,深入生活,与工农兵打成一片。这一代文学家,身处革命斗争之中,受到革命的洗礼和锤炼。他们完全是为革命写作,为人民写作。他们的写作不为名不为利,柳青同志把《创业史》第一部的稿费,交给了人民公社。这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壮举。这一代的革命文学家是中华民族的骄傲,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一代接一代的文学家学习的楷模。我们永远不能忘记他们对中国革命做出的不朽贡献。

  不能忘记的,在这个时期,还有苏联无产阶级文学,它对中国革命文学发展有很大的影响,培育了上个世纪四五十年代青年的革命思想和革命精神。那时,奥斯特洛夫斯基的小说《钢铁是怎样炼成的》凡有阅读能力的人,没有不读的。高尔基的革命浪漫主义诗篇《海燕》,小说《母亲》,自传三部曲《童年》、《在人间》、《我的大学》都是大家熟悉的。在朝鲜战场上,志愿军战士经常阅读的是《普通一兵》、《恐惧与无畏》、《日日夜夜》,《普通一兵》的主人公,就是黄继光式的英雄。

  不可否认,“政治主宰文学”,也有主宰的不好和主宰得不够好的时期。

  “文化大革命”这十年,对文学主宰的不好。怀疑一切,打倒一切,文学家受到严重冲击,受到不该受到的对待。造成了严重后果。

  后果之一是,使革命作家中断了十年写作,一个人一生有几个十年?这个损失,是无法补救的。

  后果之二是,因为对文学主宰的太左了,给国内外的敌对势力攻击“政治主宰文学”造成了口实,使得改革开放后的社会主义文学,出现不少杂音。高行健之类的文学就是杂音之一。也使瑞典文学院之类的组织,乘虚而入,给了高行健、莫言“诺贝尔文学奖”,北岛、方方……等等,也得到了“诺贝尔文学奖”的提名。

  改革开放后社会主义文学是主流,占主导地位。其主要形式是,反映革命的纪实文学和电视连续剧。《长征》、《三大战役》、《延安颂》、《西安事变》《毛泽东》等颂扬了革命和革命领袖。聂荣臻元帅等老一代无产阶级革命家,写了革命《回忆录》。四大名著也搬上了屏幕。

  我们必须清醒地看到,改革开放以来,我们对文学主宰的不够好。“文化大革命”是历史的重大转折,在“文化大革命”之后,文学出现的问题不少。

  首先出现的是北京西单墙。位于当时北京西单文化广场南侧一带的一道灰色矮墙,1978年底,一些所谓非官方的报纸刊物如《四五论坛》、《北京之春》、《人权同盟》、《探索》、《今天》、《沃土》,还有青岛的《海浪花》、贵州的《启蒙》等,把攻击毛主席、攻击共产党和社会主义制度的文章、诗歌等张贴在这个墙上,其影响扩展到全国主要城市。时称“西单民主墙运动”。

  接着在文学的天地里,工农兵的形象见少,帝王将相、才子佳人、神仙鬼怪、鸟兽虫鱼,以及玄幻侠客等等增多。黄色的、灰色的东西出现了,大喊“我不相信”的朦胧诗出现了,颠覆革命历史的、所谓新历史小说,即历史虚无主义的小说《白鹿原》、《丰乳肥臀》出现了……。

  小平同志特别关注这些杂音,亲自抓了反对精神污染,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但是有些领导同志,并没有积极按小平同志的要求去做,文学领域的问题没有很好解决,而且对一些有严重问题的小说、电视剧给予大奖!更严重的是,对有严重问题的作家及其作品受到保护!

  党的十八大后,习Z书记,针对文学领域存在的问题,召开了文学座谈会,这是中国共产党建党以来第二次、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以来第一次召开这样的座谈会,Z书记发表了重要讲话,这次座谈会和Z书记的讲话,意义深远。

  对这一时期文学领域存在的问题,Z书记在讲话中严肃地指出: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文艺创作迎来了新的春天,产生了大量脍炙人口的优秀作品。同时,也不能否认,在文艺创作方面,也存在着有数量缺质量、有‘高原’缺‘高峰’的现象,存在着抄袭模仿、千篇一律的问题,存在着机械化生产、快餐式消费的问题。在有些作品中,有的调侃崇高、扭曲经典、颠覆历史,丑化人民群众和英雄人物;有的是非不分、善恶不辨、以丑为美,过度渲染社会阴暗面;有的搜奇猎艳、一味媚俗、低级趣味,把作品当作追逐利益的‘摇钱树’,当作感官刺激的‘摇头丸’;有的胡编乱写、粗制滥造、牵强附会,制造了一些文化‘垃圾’;有的追求奢华、过度包装、炫富摆阔,形式大于内容;还有的热衷于所谓‘为艺术而艺术’,只写一己悲欢、杯水风波,脱离大众、脱离现实。凡此种种都警示我们,文艺不能在市场经济大潮中迷失方向,不能在为什么人的问题上发生偏差,否则文艺就没有生命力。”

  “如果‘以洋为尊’、‘以洋为美’、‘唯洋是从’,把作品在国外获奖作为最高追求,跟在别人后面亦步亦趋、东施效颦,热衷于‘去思想化’、‘去价值化’、‘去历史化’、‘去中国化’、‘去主流化’那一套,绝对是没有前途的!”

  文艺座谈会之后,文学领域出现了新气象,但是,有的人对Z书记的讲话没有放在眼睛里!

  中国作协主管主办的《人民文学》,2016年2月号,发表历史虚无主义长篇小说《软埋》,人民文学出版社又出版了小说的单行本。众多媒体争先恐后的报道,连连得奖,专家好评,记者纷纷采访!

  《软埋》事件,与Z书记的《讲话》精神大唱反调!这是极不正常的!

  习Z书记召开文艺座谈会并发表重要讲话之后,2015年9月11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审议通过《关于繁荣社会主义文艺的意见》,强调:各级党委要把文艺工作纳入重要议事日程,抓好宏观指导,把好文艺方向。2015年10月3日,中央发出《中共中央关于繁荣发展社会主义文艺的意见》,要求:各级党委要从建设社会主义文化强国、提升党的执政能力的战略高度,增强文化自觉和文化自信,准确把握党性和人民性、政治立场和创作自由的关系,把文艺工作纳入重要议事日程,加强宏观指导,把好文艺方向,提高创作生产的组织化程度,防止把文艺创作生产完全交由市场调节的倾向。要求加强和改进文艺评奖管理,严格评奖标准,既看作品也重人品,切实提高评奖公信力和影响力。2016年2月19日,习Z书记召开新闻舆论工作座谈会并发表重要讲话,强调党和政府主办的媒体是党和政府的宣传阵地,必须姓党。

  Z书记讲话、党中央文件的要求,都是“政治主宰文学”,但是,我们看到:有些人不听从主宰!有些负责主宰文学的部门和组织,没有尽职尽责的主宰!有关的党委、党组,并没把文艺工作纳入党的重要议事日程!

  社会主义文学阵地出现《软埋》;《软埋》出现后,又出现的一系列现象,说明什么?说明政治必须主宰文学。政治主宰文学,尚且如此,如果政治不主宰文学,会是啥样呢?可想而知吧?

  习Z书记在十九届中央纪委二次全会上发表重要讲话强调——

  要坚持以党的政治建设为统领,坚决维护党中央权威和集中统一领导。党中央作出的决策部署,所有党组织都要不折不扣贯彻落实,始终在政治立场、政治方向、政治原则、政治道路上同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党的领导干部在政治上都要站得稳、靠得住,对党忠诚老实、与党中央同心同德,听党指挥、为党尽责。要深刻认识共产主义远大理想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共同理想的辩证关系,既不能离开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实现民族复兴的现实工作而空谈远大理想,也不能因为实现共产主义是一个漫长的历史过程就讳言甚至丢掉远大理想。

  ——习Z书记召开文艺座谈会并发表重要讲话,中共中央政治局审议通过《关于繁荣社会主义文艺的意见》,《中共中央关于繁荣发展社会主义文艺的意见》,习Z书记召开新闻舆论工作座谈会并发表重要讲话,都是党中央对文艺工作作出的决策部署,所有党组织都要不折不扣贯彻落实。遗憾的是某些党组织,并没有不折不扣贯彻落实!在对待《软埋》的政治立场、政治方向、政治原则上,没有同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

  说“政治主宰文学”是天经地义,是说这是不可动摇、不可改变的法则,这是一方面,还有另一方面,这就是具体的主宰,只有具体的把文学主宰好了,文学才能很好的为人民服务,为社会主义服务。

  感谢高先生提出“政治主宰文学”这样一个议题,促使我们对这个问题思考、总结。

  中国共产党“政治主宰文学”,从延安文艺座谈会算起到今天,已经76年了。这76年可分四个阶段,1942年至1966年为第一阶段,这个阶段主宰的好;1966年至1976年为第二阶段,主宰不好;“文化大革命”结束到2014年10月,是第三阶段,主宰的不够好;从习Z书记主持召开文艺座谈会并发表重要讲话开始,进入第四个阶段,在这个阶段必将解决文学领域存在的一切问题,对文学一定主宰的更好。

  习Z书记说共产党人的事业,是接力的事业,共产党人必须一代接一代的用政治主宰好文学,必须一代代主宰下去,因为文学发展的如何,关系当今,泽被久远,关系我们的子孙后代,关系我们的江山社稷。

  什么叫“政治主宰文学”?说白了就是共产党对文学的领导,人民共和国对文学的管理。

  高行健说“二十世纪的中国文学的劫难”,他是把蒋介石的法西斯统治包括在内的。这种说法心怀叵测,对文学的主宰,不能把蒋介石的法西斯统治与共产党犯错误相提并论。

  共产党犯错误坚决改正错误。对受到错误对待的人,平反、道歉、恢复名誉、恢复工作。蒋介石任意杀人、监禁给谁平过反?给谁道过歉?

  高行健说文学“弄得一度奄奄一息”,这要看什么文学。

  革命文学是在反帝反封建的斗争中产生,在斗争中发展。中国的无产阶级文学正是在蒋介石的法西斯统治最残酷的一九二八年兴起,这是革命战争让许多作家直接间接地受到革命思想洗礼的结果。一部分作家开始自觉地把文学作为无产阶级革命斗争的武器。作品描写党所领导的群众革命斗争,努力塑造革命者和工人、农民的形象,显示了革命作家可贵的革命激情。

  共产党领导的左翼作家联盟成立于1930年5月,促进了无产阶级革命文学的发展。作品的现实性战斗性显著加强。茅盾的《子夜》真实地描画了三十年代中国的社会面貌,并揭示其未来动向。鲁迅先生以杂文为主要武器,进行了笔扫千军的战斗,名句: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作于一九三二年。

  左翼作家联盟成立后,团结和组织进步作家反击国民党反动派反革命文化围剿,同反动的文学学术流派作坚决斗争,批判资产阶级文艺思想,提倡文艺大众化,发展文艺创作,培养人才,有力地推动和发展了革命文艺运动。先后创办了《前哨》、《文学导报》、《萌芽》、《拓荒者》、《巴尔底山》、《北斗》《文学月报》等刊物。

  请问这是“奄奄一息”吗?革命文学同革命的政治、军事斗争一样,在革命斗争中星火燎原,绝不会奄奄一息。在革命斗争中奄奄一息的文学,是那些逃离革命,背叛人民的文学。

  说“文学革命和革命文学都同样将文学与个人置于死地。”这是历史洪流的大浪淘沙。反人民的、反革命的、与革命文学对立的作家及其作品,被革命历史淘汰,是很自然的现象。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高先生发出的“一个作家纯然个人的声音”,只是哀鸣。

  二十世纪的中国文学,随着国家兴衰起伏,踏着革命的脚步前进,与人民同呼吸共命运。

  2017年6月26日

  2018年9月21日改定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