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刘琅:特朗普懂不懂什么是社会主义?

2018-09-29 16:49:27  来源:百韬网  作者:刘琅
点击:   评论: (查看)

timg (87).jpeg

  对于特朗普9月25日在联合国大会的演讲,国内媒体只突出其“笑点”。我水平不高,不知道这篇“资本家宣言”,有何可笑之处。倒是听到特朗普声称,“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几乎在任何地方都有过尝试,它带来了苦难、腐败和腐朽”,颇有点不解。我不知道他所指的“苦难、腐败和腐朽”,是否包括卢旺达的图西族所遭受的大屠杀。这个大屠杀几乎等于纳粹对犹太人民的屠杀。还有,每年有二千万到二千五百万的儿童在第三世界因饥饿及可容易治疗的疾病而死亡。甚至若干世纪以来人压迫人、人剥削人的状况,人类之间大规模的暴力冲突;饥饿和不平等;对妇女、种族、种族集团和少数民族、宗教少数派别的习惯性的和人为的歧视:这种种,跟社会主义有什么关系呢?

  今天我们当然知道了,社会主义既不是人间天堂和乐园,或者至福千年幻想的实现,也不是在个人与社会或人类与自然之间建立完美的和谐。它既不意味着“历史的终结”,也不意味着标志着人类生存特点的各种矛盾的消失。

  这些矛盾的解决,只有当私有财产、商品和货币被消灭之后,才有可能实现。消除私有财产、商品和货币是社会阶级和国家消亡的前提。

  社会主义并不是人类的必然命运,假使人民的主体没有采取行动的话;但我同样确信,我们也不可能永远简单地维持现状。因为日益激烈的竞争和越来越残酷的暴力冲突,我们的选择有可能导致人类文明的崩溃,甚至整个人类的毁灭。

  我们生活在一个极为困难的转型时期。资本主义的统治现在已扩张到整个星球,而如此整齐划一的世界已在呼唤一种国际的民主秩序。然而事与愿违,这世界得到的却只有资本主义的无序。特朗普可曾关心过从波斯尼亚到卢旺达的无序?不,他只想把国际压迫机制制度化,无疑等于把美国官僚监管下的世界无序加以巩固和认可。

  为什么我们不能,哪怕幻想一下,在自由选择的合作和团结的基础上(而不是任何形式的强制),重建整个社会?

  要知道,社会主义的原意,就是“由自由联合的生产者管理社会”。

  根据马克思和恩格斯所确立的传统,社会主义意指共产主义社会的第一阶段或较低阶段。它是一个生产者的联合体,具体特点和标志在于,生产数据归集体所有,劳动具有直接的社会性质,按计划发展生产的目的是为了满足社会需要(也就是说,生产的是使用价值而不是纯粹的商品)。它是一个无阶级的社会,在这个社会中。国家已经消亡,也就是说,脱离公民主体的专门的行政管理或共同决策方面的机构或机关都将不复存在。

  这样一个社会,只有当它是由生产者、公民(和消费者)他们自己管理,而且只有当它把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时才能够存在。这个社会必须使自己摆脱市场规律的暴虐统治和奴役,摆脱专制权力的奴役,摆脱国家的专横。社会主义必须建立在政治多元论(在这个词的真正意义上说)的基础之上而不能建立在一党制国家之上的原因。真正的多元论蕴涵着在可供选择的国家内部(和国际范围)应当优先考虑的事情之间作出合乎逻辑的选择。它并不排除在局部、地区和街道的各个层次上以及社会和经济活动的各个部门中大量的分散机构,更不排除能够在基层作出民主选择的机构或机关。

  在国际范围内国与国之间力量的社会——政治均势不平衡发展的条件下,可以在一国范围内开始建设这样一个社会主义社会。然而,只有在世界范围内,社会主义才能充分实现。也就是说,它必须在世界主要国家内实现。“让我们一起选择一个爱国、繁荣和自豪的未来”——不错,但这未来必须把握在自己手中。(百韬网络刘琅,转载请注明)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