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论马克思主义是一元论

2018-10-14 15:10:40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万鹏飞
点击:   评论: (查看)

  在红歌会网上,看到有关于马克思主义是“一元论”还是“二元论”的争论,少士心认为马克思主义哲学不是一元论,至少是二元论,见少士心的《马克思哲学不是一元论》。对此,钱昌明以一篇《马克思哲学咋成了“二元论”?》给予反驳,认为马克思主义是一元论。但其中存在问题,需要澄清思想混乱。

  少士心说:“马克思承认物质的先在性,但他认为人类世界不但是物质的,也是精神的,人是物质与精神二元构成。”少士心认识到了存在对意识的决定性作用,也认识到了意识对存在的反作用性,并且还通过引用“我们从这一大堆赘述中只能得出一个结论:上述三个因素即生产力、社会状况和意识,彼此之间可能而且一定会发生矛盾,因为分工不仅使精神活动和物质活动、享受和劳动、生产和消费由不同的个人来分担这种情况成为可能,而且成为现实,而要使这三个因素彼此不发生矛盾,则只有再消灭分工。”(马恩选集第一卷82-83页)来证明马克思主义不仅仅是一元论,至少是二元论。“生产力、社会状况和意识”是经济、政治和思想三个方面的问题,在哲学上都是属于(社会)意识范畴,只能算是“一元”。

  从此可以得出结论,少士心的哲学公式有两种,一是存在第一,二是意识第一,这是少士心认为马克思主义不是一元论的原因。 虽然钱昌明认为马克思主义是一元论,但在理解上却是形而上学的,钱昌明说:“上述文字都让人清楚:是物质产生意识,意识只是物质的反映;物质与意识两者,是“本原”与“派生”的关系,根本不存在“并列”、“二元”的关系”。从他说的“不存在‘并列’”就可以断定钱昌明是形而上学思维。钱昌明的公式是:物质第一、意识第二,这是绝对对立的形而上学,物质能转化为意识,但意识却不能转化为物质,这个过程被中断了,造成思想障碍。

  他们两人各自出错,不是犯了绝对对立的形而上学就是绝对同一的唯心主义错误,应该各打五十大板。

  在马克思主义理论中,辩证法寓于唯物主义理论之中,并不以理论的形式在书面上表达出,坚持了唯物主义就坚持了辩证法。为什么不将辩证法表示出来,因为辩证法是千变万化的,如果你将辩证法表达出来了,白纸黑字不可变,那么就不再是千变万化的辩证法,就成了一层不变的形而上学了,更是唯心主义。且辩证法(唯心主义)的哲学公式是思维和存在的同一性,同一性也叫做可变性,因可变性而具有多变性,因此辩证法千变万化,不能被单独的表达出来。

  属于唯物主义范畴的只有存在和意识的对立,因为唯物主义的哲学用语是思维和存在的对立性,对立性也叫做不变性,因不变性而具有唯一性。因此唯物主义辩证法的哲学公式:存在第一。

  毛泽东讲的阶级斗争是纲(第一)是(社会)存在第一,阶级斗争是纲是唯物主义历史观。但是为了避免绝对化,辩证法也可以被表达出来,但要以唯物主义理论为前提,因此唯物主义辩证法哲学公式也可以是:存在第一、意识第一。存在第一、意识第一顺序不可变,先存在后意识,但也不分先后。说先存在,是因为物质可以不依赖于意识而存在于意识之外;说也不分先后是不能造成存在第一、意识第二的形而上学错误,不能否定和抹杀反作用性。

  少士心认为意识可以像存在一样,也作为本源,不然就不会有标题《马克思主义不是一元论》了。这样一来,辩证法就单独的被表现出来了,变成了唯心主义。例如“精神变物质、物质变精神”就是唯心主义,从意识出发看待问题的唯心主义。钱昌明的公式物质第一、意识第二虽然是从存在出发看待问题,但却抹杀了意识对物质的反作用性,正因如此他认为不存在并列关系。否定意识对物质的反作用性就是犯了绝对对立的形而上学错误。例如“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就是绝对对立的形而上学,否定了理论对实践的反作用性。况且“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本身就是一种理论形式,按照这句话的意思,“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就不应该出现,这是作茧自缚。

  总结一下,马克思主义是一元论,以存在为本源。钱昌明的问题是抹杀了反作用性,解决办法是物质第一、意识第一,少士心的问题是将辩证法质变成唯心主义,且独成一派,自封本源,解决办法是存在第一或者存在第一、意识第一。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