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读《房龙地理》之三:冤家宜解不宜结

2018-10-14 15:50:01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枫桥
点击:   评论: (查看)

  最近的国际形势实在不那么太平,除了美国对中国发起的气势汹汹的贸易战以外,围绕俄罗斯也动作频频,先是9月17日基辅方面消息,乌克兰总统波罗申科当地时间17日批准了乌克兰国家安全与防务委员会的提议,终止同俄罗斯签订的两国友好、合作和伙伴关系条约(乌俄友好条约);后有9月19日《美联社》消息,波兰总统杜达敦促美国总统特朗普考虑在波兰建立一个永久性的美国军事基地,以防范俄罗斯。特朗普回应称,非常认真考虑应波兰要求,在波兰永久派驻美军。乌、波两国在如此错综复杂的国际政治特别是大国关系中,非要这样选边站队,实在令人担忧,是福是祸?我们只能拭目以待了。有感于此,现将2014年的旧文发出。

  今年三月,自乌克兰危机爆发以来,波兰一直冲在前面,对俄罗斯态度非常强硬,在克里米亚被并入俄罗斯前后,更是举国动员,猛烈抨击,甚至以世界正处于“全面冲突”边缘的警告来唤起波兰人的反俄情绪,与周边的保加利亚、罗马利亚、捷克与斯洛伐克等国形成鲜明的对比。

  本来作为一个主权国家,对国际事务发表自己的看法,表明自己的态度这很正常,但反应如此激烈,行动如此起劲,就耐人寻味了。实际上,自从苏联解体后,东欧国家纷纷加入西方阵营,成为对抗俄罗斯的前哨,其中波兰最起劲,在加入北约欧盟东扩等敏感问题上,不遗余力地推动,根本不屑得罪俄罗斯。由此连起来看,就不仅仅是主持国际正义那么简单了,除了她与乌克兰的历史瓜葛外,不能不使人想起波俄两国之间的宿怨。

  波兰和俄国称得上是老冤家了,历史上两国都曾欺负过对方,虽然波兰欺负俄罗斯要早一些,但比较起来,还是俄国欺负波兰更多一些,更久一些,更大一些,原因是波兰再也没能强过他的邻居。远的不说,仅在“1795年,经过(俄普奥)最后三次瓜分,俄国人从波兰划走18万平方英里国土和600万人口……这个可怕的错误直到125年后才得以纠正。”至于在二战及冷战时期波兰遭受苏联的入侵、肢解、欺侮及压制,更是一言难尽。

  东欧剧变以后,俄国曾经放出修好与波兰关系的信号,如披露卡廷事件的真相,转交卡廷事件绝密档案的复印件,承认极权主义对波造成的伤害,那年时任总理的普京还出席了“卡廷森林惨案”70周年纪念活动。可是这些并不能让波兰释怀,一遇机会,他们还是翻出老账,发泄怨恨,甚至不惜作出一些刺激的举动,比如允许美国在波兰本土布防导弹防御系统等。本来“冤家宜解不宜结”,可是波兰偏偏不理这个茬。

  我们一点也不知道波兰是否清楚,现代国际政治是以实力说话的,已有的国际条约或游戏规则,哪一个不是以列强们的意志为转移的,如果非要从中找出个东西来判别今天的是非,只能自寻烦恼。波兰这种不依不饶,睚眦必报,非常较真的风格,开始还真让人不解,但从《房龙地理》中似乎看出了眉目。按房龙的说法:“波兰人是坚定的爱国主义者,他们时刻准备为国家捐躯,就是不愿意好好生活,好好工作。”这反映出波兰的民族性格。而民族性格的养成,又与一个国家的地理环境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房龙说:“波兰有两大不幸。首先占错了地理位置,其次是选错了民族。”先看地理位置:本来波兰人最早生活在多瑙河河口,最后在奥德河与维斯瓦河之间的欧洲大平原上安身立国。可是他们万万没想到,“这却是他们最糟糕的选择”。这块所谓的“乐土”,“实际上是欧洲的前大门和任人通行的走廊。”而东邻的俄罗斯、西邻的德意志均为强国,两强一旦交恶,“波兰是他们唯一的通道”,这就迫使波兰“将每一个农民锻炼成职业战士,将每一座庄园转变成坚固堡垒。”而“在一个常年备战作战的国家,商贸活动无从谈起。

  再谈“选错了民族”,房龙说:“对两人而言,兄弟之间往往手足情深,就两个国家而言,同宗同族却绝非幸事,而波兰恰恰就与近邻俄罗斯人同属斯拉夫民族。”而他的另一个近邻德国人虽属日耳曼民族,但并不待见他,结果造成“德国人恨他们,因为他们虽然是自己的罗马天主教兄弟,但却是斯拉夫人;俄国人瞧不起他们,因为他们虽然是自己的斯拉夫手足,但却不是希腊天主教徒;土耳其人憎恶他们,因为他们既是天主教徒又是斯拉夫人。

  然而,波兰似乎很不善于在两强的夹缝中谋求生存之道,不知是早期辉煌的刺激还是疆域辽阔的驱动,他总想独树一帜,硬性出头,可是自家的实力又很不给力,这就决定了波兰屡屡挨打被欺的命运。比方说第一次世界大战后,波兰在协约国的扶持下,不仅重新建国,还获得了一些原本“从不属于他们的土地”,“为了给波兰一个直接的出海口,他们建立了一个‘波兰走廊’,从原来的波兹省直到波罗的海,这条狭长地带将普鲁士拦腰斩断,使它的两个部分从此互不相干。”“这块土地将成为德国和波兰之间永远互相仇恨、互不信任的借口”。

  果然,一切被房龙不幸言中,仅仅过了七年,1939年6月,希特勒首先从波兰下了手,拿波兰出了气,为此波兰吃尽苦头,饱受蹂躏。当年的“波兰首战告捷,看似取得辉煌的胜利”,却埋下了日后纳粹德国复仇的种子;如今的波兰又接二连三与俄罗斯死掐,这会给将来埋下什么种子?是福是祸?实难预料。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只要还有冤冤相报,这个世界就不会安宁。

  (注:本文中的描黑字,系《房龙地理》中的原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