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客观是观察者的印象与思维

2018-10-14 16:05:58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少士心
点击:   评论: (查看)

  笔者注:此系列是解析“唯一”论文章,以论述内涵为主,不是名词的考证学,这样的观点与传统和工具书的解释必然产生区别。​

  客观通常指人们对外界的印象。在哲学家眼里的客观与常人略有不同,以专门术语规定为:不依赖于人的存在。这是观者者的哲学总结,与常人没有很大区别,​还是观察者对外界的印象,不过是哲人用术语包裹的同一样东西,显得别致而已。一位网友反驳:“从哲学概念来看,客观,应当指客观物质世界,主观,应当指精神世界。”“唯一论”中宣称“辩证唯物主义所说的真理是客观真理,是人的思想对于客观世界及其规律的正确反映”。···“人的社会实践是改造客观世界的活动,是主观见之于客观的东西。”“一个理论,是否正确反映了客观实际,是不是真理只能靠社会实践来检验。这是马克思主义认识论的一个基本原理。”

  这位网友的定义比唯一论清晰,明确客观指物质世界。“唯一论”作者是哲学内行人,但对客观没有清晰的定义,把客观定义为与人的思想的对立物。​按认识论里的反映来定义的,并且宣称是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这种狡黠避免了自相矛盾,但也让你无法分清客观是什么东西。如果按与主观对立的东西去理解,思想本身是哲学反思的对象,那思想属于主观还是客观?思维有三个对象领域,自然、社会、思维自身,这是哲学基本常识。按“唯一论”对客观的定义,这是与主观、与思想对立的东西。唯一论作者为了制造主观与客观的绝然对立,回避了思维也是主观的对象。作为马克思哲学本体的劳动,“唯一论”的作者没提,实践是否作为对象物也没涉及,人造物是主观物还是客观物也没涉及。从文章一开头,“唯一论”都在抽象的谈论实践问题,实践本身是抽象的,因为实践的对象是抽象的,含糊不清的,你无法确定对象范畴,客观范畴。

  “观”属于人的思维,是人的意识反映和思维加工的产物。通常说客观指的是思维的对象,主观是人对外界的反映和加工。没有主体的观察,形成不了对象的影像,思维没有了来源,“观”就不存在了。“观”和现实存在有差距,存在的东西纳入人的视野,才会有客观。马克思承认物质的先在性,也承认“人”的特殊存在。人一方面是自然存在物,一方面是社会存在物。马克思没有采用归属方式,把人归属一般物质,或者归属人的特殊抽象物,而是用劳动实践解释二者的对立,用人造物和思维解释人的现实存在和历史由来。马克思的唯物辩证法建立在劳动的分析上,以此来说明人类历史。马克思在世界本源上与唯物论没分歧,在世界观上马克思反对唯物论从客体方面直观人;他从人、从主体方面来解释人的存在。与唯心论不同点,他不是从抽象的人出发,而是从现实的人=》从物质生产活动的人、从事于劳动创造的人出发。我们的世界观只有跟随马克思的思维路线,从劳动的人出发,才能理解马克思主义,才能理解马克思哲学。

  如何理解“观”,从什么方面理解“观”,这是马克思哲学的基本问题也是核心问题。通过“唯一论”对客观的定义,其“观”是以人之外、与人对立物​,从客体方面进行的论述。从这一点看与马克思从人作为出发点是不同的,而且也不是从人的本质活动=劳动创造出发。所以其号称的辩证唯物主义,马克思主义认识论的基本原理与马克思哲学是没有关系的,是相反的东西。(本系列各文虽有侧重点不同但有重复论述,哲学本体与认识,认识与生存发展的关系紧密相关,如果能截然分开,劳动创造就不能成为马克思哲学的本体。也就是说,脱离开劳动本体,马克思哲学就变质了,脱离了马克思的原意。

  ​《提纲》中第一条的“对象性[gegenst?ndliche]”与第二条中“客观的[gegenst?ndliche]”是同一个德文单词。客观是实践的对象,失掉主体的活动,也就没有了对象性,客观也就不存在了。注意客观与实存概念的差异,“观”是观察者的印象与思维,是人对物的抽象。你看到西瓜时,有个反映概念存入大脑,但实体西瓜进入不了,大脑也装不下这个实体。黑格尔唯心论的重大缺陷,把对外界的“观”等同于现实的存在,把抽象的概念与观念等同于实体物。《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的作者,把主体思维抽象物当成现实存在,把客观作为主体思维的对立物,连抽象与实体存在都没分清。马克思在《神圣家族》里面,针对黑格尔混淆抽象物与实存物进行过批判。物质自然不依赖与人而存在,“观”是人对存在的映像,人的思维对映像的加工,来源于基础的劳动创造活动。也就是说,一谈到“观”要知道这是思维抽象物,而不是实体的存在。它牵涉到观的主体,人的观察,人在劳动实践中的观察。这是个动态过程,不是人与外界的相对静止的认识过程。相对运动的认识有进步,但还要从主体人的劳动实践对象化方面去理解。

  ​“意识[dasBewuβtsein] 在任何时候都只能是被意识到了的存在[dasbewu βteSein],而人们的存在就是他们的现实生活过程。”(《马恩选集》第二版第72页《形态》)​这里清楚的描绘了意识与对象的关系。以劳动而言,黑格尔同样研究了,他只意识到了思维的存在和运动。而马克思则意识到了思维外还有物质力量的表现,这个力量即是人的感性活动,同时是物化、对象化、现实化的体现。这就与马克思思维方式的改变有很大关系。唯心主义到了黑格尔,他们清楚意识和对象的关系,甚至清楚劳动实践活动对主观意识、思维的改变,但无法认识到劳动这个实体活动的全部意义。如果不能对人的实践有个清楚的认识,哪怕意识聚焦到人类的本质活动=》劳动上,依然无法获得实际、本真。马克思与黑格尔对同一个对象解析,获得的内容不同。如果是偏离人类本质活动=》劳动创造的实践,离认识实际和生活的本真会更远甚至相反的道路。

  ​​有人把客观定义为不依赖于人的存在。虽然抽象概念与实存概念混淆,但明确了意识思维对象的范畴。不依赖于人的存在,只能是先在物质自然。物质生产和交往的产物、社会存在​都属于人类活动后的结果,依赖于人的存在,显然不属于反驳者的规定。人们生活需要物质维持,人们认识自然是为了改造自然,处置与自然的关系。对物质自然人类不单是认识问题,更重要的把对象纳入生存范畴考虑。按照物质自然与人的时空距离,生活关系的远近,人们对物质自然的认识有生熟远近之分。人类先接触到的物质自然认识多些,反之少些。如何处置生活中的自然,与之和谐,是人类生存活动中=》劳动创造中的认识与价值判断的矛盾。先在自然不依赖于人的存在,但人的存在接触到这个对象后,与人类认知与价值判断标准发生关系。“观”是以人的思维存在为前提条件,由此发生与对象的认知关系和价值判断标准。

  ​对“存在”的认识,不是由抽象的实践来决定,而是由人类生存发展进程来决定;由人类认识的客观对生存的关联性、迫切性,使得客观目标认识的需要性凸显。比如科学上星云假说和转基因问题,后者成为热门话题,原因就是转基因涉及到目前人们的生存、集团和民族利益,在人们的客观认识序列里,其迫切性高于前者。

  物质自然不依赖于人的存在,“客观”有赖于人的认识,其迫切性有赖于人的主观生存需要。客观与主观,是同一个观察主体=》“人”的意识与思维,主观与客观的界限在于主体自我意识的清晰度。事物本来面目与主观想象的分野,与观察者经验有关,与其认识水平相关,还与其价值判断标准相关。就深层次而言,与人类的劳动创造发展相关。唯物论与唯心论之所以存在认识上的混乱,思维的直观,主客观界限不明,主要是把认识关闭到思维与存在的抽象命题里,关闭在这个狭窄的死胡同里。马克思突破了思维的壁垒,把思维与现实的结合起来,从人类的特殊活动=劳动入手,以感性生活现实的人及其活动分析解决了几千年的难题。马克思的世界观是以人为核心的自然社会统一观,对物质自然的认识关联到人的生存与发展。把客观与主观隔绝,看似还原物质自然存在,实际上隔绝了人类的在劳动中的认识发展过程。人类认识伴随劳动,从反映意识到思维加工,从主体到对象物,再到对人自身的影响;对客观的认识利用的主观生存标准,包含这种认识带来的利用是否符合多数人、整体人的存在。

  人类意识与思维并非停留在主体到客体对象的单向区间,还涉及到人的自我意识,黑格尔部分的叙述了人类认识的本真(脱离了对象现实感性化的片面)。“实事求是”不是纯粹的客观问题,在马克思看来与他的主义和哲学相关,如何求是,是否按照理论联系实际,是否与劳动学说关联是关键问题。与解析的思想体系,价值标准,经验相关。不存在超经验性的“实事求是”。对其解析至少存在两种路线,一条是马克思的劳动辩证法代表的无产阶级哲学,一条是资产阶级的唯物论哲学。

  就世界现状而言,以福山为代表的西方资产阶级,把社会主义的衰落看成是社会自然的选择。他们以目前暂时胜败作为结果,宣称历史已经结束,资本主义成为永恒。他们把人类历史完全当成自然历史,物质运行必然的结果,达尔文自然规律的正常体现,从物质存在客体方面推论人的发展。这是资产阶级唯物论最猖狂的叫嚣,露出青面獠牙的丑陋。

  以马克思的哲学看来,劳动的异化使得人类本质活动的劳动,变成劳动者谋生的手段,满足类动物机能的需要,人畜颠倒。这种劳动的物质结果成为压迫劳动者的异己力量,同时也成为社会没办法全部消化的物质。资产阶级掠夺,无偿剥夺于劳动者的商品(劳动的物化和社会交往形态)​,没有办法在市场上实现交换价值,以资本积累、交换价值增值为目的生产就难以为继。资本主义的桎梏与劳动者的觉醒同时存在和发展,作为这种生产方式下的劳动者也是掘墓人,100年前就铲起第一锹土,这个过程就无法终止,除非资本私有的生产方式停止、灭亡。劳动学说上建立的辩证法是人类历史的忠实反映,被动的和自觉的革命者都是这个辩证法的实施者,他们将会也必然会改变自己的现实。社会不会停止在一个静止点上,连片面的哲学大师黑格尔都认识到正义与自由终将会实现。过了180多年人类思维多少也会有点进步,不会像福山这个聪明的哲学家,得出白痴般的历史结论。

  物质自然先于人类存在,(人的肉体来源于自然)这是马克思哲学与旧唯物论的共同点。除此之外,马克思哲学与之没有其它共同点。旧唯物论以此物质本原直观人的存在,用物质一般运动原理统摄人的特殊存在,用客体的存在论人,以“客观”论人,说世界统一于物质性。这种“论”和“观”本身就是人类思维存在的证明,人类存在的证明。可是论者偏要“此地无人(银)”​、隔壁阿二不曾“说(思维)”。旧唯物论只承认物质性的人,不承认思维性的人。把人从物质与精神(思维)的对立统一中撕裂,把客观运用到荒谬的地步。

  马克思哲学拒绝与这种荒谬哲学共存。​他认为与人无涉的存在是“无”。马克思这个论断不是从先在物质方面考虑,不是从客体出发,而是从人的存在出发,从人的主观出发。在人与物质先在自然关系上,马克思与旧唯物论是绝然对立的,从客体出发直观人属于旧唯物论。资产阶级唯物论和修正主义哲学常借此攻击马克思哲学、攻击马克思正义是唯心论,对科学性较强的《资本论》都是这样的标签,更不用说马克思哲学论著了。这是当代马克思哲学的对立者攻击的最锋利的武器,这一方面借助了科学对物质先在性的证明,对物质的复杂存在研究证明,另一方面借助资产阶级对人类创造的物质占有。唯物论是资产阶级上台的舆论武器,也是他们巩固统治的专用工具。唯心论则是他们隐蔽的软刀子。

  马克思哲学虽然从主观出发,但是他承认物质自然的先在性,知道人类自身存在物质性,由此构成了被动性(人的物质需要就是这种被动性的表现。否定了这一点就否定了马克思哲学的唯物性前提。)​他通过人类的本质活动=》劳动创造去解释人与自然的对立,人与人的对立,思维与物质的对立。马克思不采用归属方式,不在思维和存在之间选择一端做基准然后进行归属,而是以现实生活的物质生产和交往,架设了一座新的桥梁,突破了思维和存在的单行道。对于社会存在与社会意识的断谷、撕裂,马克思的态度不是和解,而是革命,主动实施劳动创造辩证法,改变现实。

  马克思从黑格尔的客观唯心哲学里吸纳了更多的东西,对于哲学界外人士,常常搞不清二者的界限。这里提供判思维判定方式,即与旧唯物论共有的特征:思维的直观。唯心论从主观到物质自然没有经过劳动创造、物质生产活动,是思维直达客体对象然后返回主体,变成思维的独立运动。对比马克思的劳动辩证法“发展着自己的物质生产和物质交往的人们,在改变自己的这个现实的同时也改变着自己的思维和思维的产物。”(《德意志意识形态》马恩选集1998版第一卷72页以下简称《形态》),思维与人造物之间少了劳动中介。而缺少环节的思维,造成了误判,认为一切物质都可从思维抵达,没有看出先在物质与人造物的界限。而改变现实活动是物质活动与思维共同的运动,靠单一的思维运动无法实现正义和自由。青年黑格尔派脱离现实,热心哲学自运动,说明他们没有脱离开黑格尔哲学的思维方式,没有察觉到其缺陷。

  关于唯心论与唯物论的发展历史与趋势(哲学历史知识介绍

  上篇我们从本体论的角度,谈论马克思哲学的核心概念。这篇主要从对客观的认识上​,谈论人的存在与认识关系。这二者是联系的。首先要知道马克思哲学的本体是劳动,如何要对劳动有个全面的认识,对其外延认识有了标准,这样才能达到对客观实际的认识。用人类一般行为的实践,不理解精神与物质的传承关系,劳动的全部意义,想要认识真理检验真理,好比盲人骑瞎马,夜半临深渊。黑格尔沿着劳动的路线,进入了真理的殿堂,只拿到半个果实。而离开劳动本体的实践,连人类发展真理的门都找不到。

  哲学不能让普通人理解,那就变成了玄学,不是人的东西。欧洲传统本体论就是这样的玄学,他们认为思维与本质存在必然联系,感性意识具有表象,暂时的不确定性。所以欧洲传统哲学排斥感性意识,现实生活,把抽象思维发展到脱离现实生活的玄学,形式逻辑规范的本体论。从对生活反思的学问,到脱离生活的纯抽象思辨,是思维从前进走向腐朽、没落、无聊。亚里士多德关于第一哲学,思维与存在的关系的思辨是本体论的原创形式,对人类思维的发展有过促进作用。到了唯灵论把持欧洲的世俗统治,思维与存在都为神仙上帝统摄,二者本身不存在了,本体论成为宗教的奴仆。​

  托马斯的一个贡献是在“是者”的意义中区分了“存在”和“本质”。中世纪哲学 家用拉丁文esse表示希腊文to on(是者),兼有“存在”(existence)和“本质”(essence)的意思。托马斯用esse表示本质,用ens表示存在。他说,“存在”(ens)的意 义来自动词“是”(est),“‘是’的纯粹意义是‘在行动’,因而才表现出动词形态 。”上帝的存在是创造活动本身,它赋予一切事物现实性。任何事物的本质在未获得存在之前都只是一种潜在,一种可能性;上帝的存在活动是使潜在转变为现实。因此,存在高于、优于和先于本质。本质依赖存在,没有存在,就没有实在的本质。托马斯所说的“存在”(ens)仍是拉丁文“是”动词的名词形式,直到16 世纪,经院哲学家才创造出拉丁文existens代替ens的意思。从构词法上就能看出,existens(存在)与substens(本体)有不同的前缀。“本体”中的sub-表示属性“之下” 的支撑点或基体,“存在”中的ex-表示“走出”这一基体,即走出本体的范围,“存 在”的意义就是在不断超出自身的活动过程中创造自身。

  ​黑格尔称笛卡尔为"现代哲学之父",他的伟大之处在于其继承了前人的渊博知识后,展开哲学家的反思。他的一些结论为科学发展证伪,但对于“理所当然”的重新审视,启迪了人类的思维。笛卡尔开启了“心灵”与“物质”的二元论,同时也引发了关于心灵与物质关系这一 重要的哲学问题。斯宾诺莎按照笛卡儿的逻辑推理说,如果只有“上帝”才是严格意义 上的本体。既然“物质”和“心 灵”只是通过其属性才能被认识,为什么不把“广延”和“思想”看作惟一本体的属性 ,而把物质的事物和心灵的观念分别看作“广延”和“思想”的“样式”呢?

  以上各种观点,都有一个共同的预设, 即,物质的属性是广延。肯定者争辩说,因为物质具有广延的属性,所以物质是本体; 否定者说,因为广延不能成为理智或感觉所把握的属性,所以物质不是本体。他们的物 质观都是把物质归于广延的本质主义。从渊源上说唯物论与唯心论是笛卡尔的后代孪生子孙,不存在本质上的对立。 从阶级属性上说与资产阶级崛起密切相关,是他们软硬哲学的不同表现。资产阶级政治上崛起以唯物论哲学为旗帜,获得政权后以唯心论做补充,交替运行。就像主人家的猫狗也有对立和掐架,但这种现象不能改变他们是主人豢养的宠物事实。

  海盗的盛行,促发了资本主义经济,摧毁了唯灵论统治的世俗基础。新的生活使得本体论复活,随之而起的是本体论产下的孪生兄弟唯心论与唯物论。物质生产的新变化促使了科学的发展,使得对立的孪生兄弟彼此靠近。黑格尔把自己的哲学称为科学,向客观靠近。​ 黑格尔在1830年再版的《哲学全书》第6节中,专门阐述“现实性”范畴在哲学中的重要性。他说:“哲学的内容就是现实(Wirklichkeit)”,“现实性”的思想把“应当”与实际、理性与经验结合在一起,“所以哲学必然与现实和经验相一致。甚至可以说,哲学与经验的一致至少可以看成是考验哲学真理的外在试金石。同样也可以说,哲学的最高目的就在于确认思想与经验的一致,并达到自觉的理性与存在于事物中的理性的和解,亦即达到理性与现实的和解。”而后,费尔巴哈的唯物主义也在向黑格尔叙述的主题靠近。

  黑氏预测了这个历史的趋势,资产阶级的两种哲学正在混淆,但他们不可能抵达唯物辩证法。因为后者以劳动创造学说为根本,相关的哲学主体是劳动者,他们要施行的辩证法是改变自身的现实和思维及其产物,消灭资本私有的劳动方式。当代最时髦的理论:社会是自然历史发展的结果,西方宗教是最合理、最恰当的选择。他们不是宗教信仰者,但却说一神教有人性,尊重秩序、契约,这是抽象的人性论、唯心论。整体说来哈耶克思想是这种结合的典型,唯物论和唯心论最新的结合。

  离人的现实存在越近,评价事物就愈加不纯粹不客观。这是人类历史观的本真表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