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云南楚雄反杀案之我见

2018-10-15 10:39:19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下岗老叟
点击:   评论: (查看)

  继昆山反杀案发生后,紧接着又发生了云南楚雄反杀案,至于案情,网友们都很清楚了,老叟在这里就不再贽述。案件发生后,在庭审中,公诉人认为:“用绳子用力勒他人脖子的行为,明显有剥夺他人生命权的故意,且在被告人应该感知被害人可能出现死亡的特征时,再将缠绕在被害人颈部的绳带打结,并将衣物塞入被害人口中。”从被告人的行为来看,他对被害人的死亡结果是一种积极追求的心态,即明知自己的行为可能会发生他人死亡的后果,仍希望这种后果的发生”。“张世才当时勒、打结、塞嘴等行为是一个延续的过程,说明他有明显的剥夺他人生命的故意。公诉人还指出,被告人关于卫生间内的双方争执以及勒死被害人前后的相关供述,并没有证据证实”。“张世才主观上有非法剥夺他人生命的故意,客观上实施了剥夺他人生命的行“为,并造成了1人死亡的后果,应以故意杀人罪追究其刑事责任。考虑到其有自首情节,且被害人在该案中有一定过错,建议法院对张世才判处无期徒刑等刑罚”。(摘自《腾讯网》)。公诉人的这一定性与量刑,引起舆论大哗。老叟的第一反应,是非黑白完全被颠倒了。

  我们在分析与评价一个案件时,首先要看什么?首先应看案件的根本性质。老叟认为,此案的根本性质是:传销组织团伙欺压,剥削,迫害善良老实的普通百姓。被告与受害人(这里的受害人是指法庭定性,下同)及其团伙之间的关系是迫害与反抗,邪恶与善良之间的矛盾与斗争,而不是一般人之间的矛盾与纠纷。在这里,受害人及其团伙是施害者,而被告人才是真正的受害人。可是在公诉人的起诉书中,却半点也没体现这一点,这就从根本上混淆了是非本质。起诉书中说:“且被害人在该案中有一定过错。。。。。”,有一定过错?被害人参与控制,威胁,殴打,迫害被告,只是有一定的过错吗?这完全是罪恶,这样的罪恶岂能被轻描淡写的带过。也许有人会说,现代法律应持中性立场,不能带有任何情感,以避免失去理性。老叟认为,再持中性立场,事实总要承认吧,被害人参与控制,威胁,殴打被告的事实,岂容抹杀。

  其二,被告被骗进传销组织,受到严密控制,并遭到殴打,威胁,其生命安全根本得不到保障,从他被骗进传销组织的那一刻起,他的生命安全就时刻受到威胁,至少,被告在心理上是会有这种感觉,被告一天不获得自由,就一天不会在心理上解除受到的威胁感。事实上,被告被非法控制达20天,获得自由遥遥无期,而且,期间被害人还对被告进行了赤裸裸的人身安全威胁,据《搜狐》网站报道,被害人曾对被告说:“为了你和家人的安全,你还是好好地考虑吧!领导只给你3天的时间,3天后,领导来了,就不知道领导会做啥了。要是他(领导)废了你,任何人都帮不了你。”也许有人会说,人家只是说说而已,并没有实施,并没有成为事实,老叟认为,在那种情景下,被害人说这种话,传销团伙极有可能会真正实施,就是说,这种可能性是存在的,谁敢保证这种情况绝对不会出现?综合以上情况,我们可以得出以下几点:1)被告人受到了压迫,人身被控制;2)被告人遭受了暴力;3)被告人受到了人身安全的威胁;4)被告人对于获得自由,解除生命威胁感到遥遥无期;5)被害人参与了控制,威胁,迫害被告人的行为。签于以上几点,在这种情景下,被告人采取任何行动,都是有情可原的,因为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辩护人说得好,“如果张世才在那种情形下不行使防卫权利,他今天还能站在这里吗?”可公诉人对这些一概不问,却在那里死抠细节,什么“将缠绕在被害人颈部的绳带打结,并将衣物塞入被害人口中”。诚然,调查案情要抠细节,但首先要抠大节,大节不抠专抠细节,必然会得出是非颠倒的结论,这个公诉人,如果不是徇私枉法,也是一个十足的书呆子。

  公诉人对这一案件提出的诉讼请求是:“应以故意杀人罪追究其刑事责任......建议法院对张世才判处无期徒刑等刑罚”。判无期徒刑?此案传销团伙头目李XX,才判了区区两年徒刑,反差真大呀。查阅历来的反杀案,大多判了无罪释放,唯有云南楚雄这一案件,公诉人不仅将其定为“故意杀人罪”,还要请求判处“无期徒刑”。签于舆论的纷纷质疑,好在法庭没有当庭判决,省高检也派人赴楚雄协助调查,此案还有反转的可能。我们拭目以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