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从陈丹青其人说起

2018-10-15 10:43:48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陇上流水
点击:   评论: (查看)

  陈丹青先生是有点才情的画家,这是肯定的。特别是有关西藏那组人文风情画,表现了作者对基层劳动者的关注与情怀,可以说是符合《延安文艺座谈会讲话》精神的一篇佳作,多数人特别工人农民大众是给予肯定的。

  丹青者,应是红黒之谓也。首要一点就是要从思想上辨清这世界的是与非,以求得自已做人迈步有个出发(立脚)点。大而化之那是正确认知这个世界,以至于凭借个人有限的力量去影响这个世界、改造社会,从而归属人类某一愿景和依凭。

  陈丹青先生出身于一个父亲是右派的很普通的家庭,青少年时期没有赶上国家发达富裕阶段,也没有能弄个千万亿万的机缘。所以与芸芸众生一样全凭个人去尽力闯世界。终于能混到现在这样拥有一批青年粉丝的公众发言人很不容易,算得上是一位社会的现实的公知精英吧。精英区别于一般人者无疑要奋斗要拼搏,自然也是很苦的人。只是苦苦在于其所去者何方所得者何有?

  陈先生是位后革命者,是刻意告别毛时代(亦是他本人创作西藏组画成长的时代)。在他成长为人立言立业,进而企望认知甚至于评判定位这个非凡时代。目标高远必受苦之一也。荣膺公知将其所感所知传播于大家,求受众认同更是责任,也不可能軽松。这点为人的精神总还是应该肯定的。

  现在的公知都没有了思想改造一说,因此这类人不说全部吧绝大多数都不存在自我反省问题(尽管他们标榜回归旧儒学,却置孔圣人‘吾日三省其身’教导于不屑),有如当代唐吉柯德一个劲地只顾挺枪攻取而已。

  如今的公知,因为其立脚点不在大多数人一边,不可能代表正确的一面。特色则在于他们一次次落败也不为意,甚至于不以为败反以为胜、总是自视为正人君子,高高居于人上救世说教者,是以能够理直气壮的进一步自以败为得,不疲不倦地张扬自已。有点名气的公知莫不如此。老百姓的话“不知道天高地厚”,真确的应验了毛泽东的一句名言“高贵者愚蠢”。

  人类思想文明总的来说无非就两大类,说到底还是资、无两个字。凡著为文发于言,不管是借文学文化发挥,还是侍弄政经重头戏,无论水准高底,只要自成言路,必然非彼即此,脱不出两大阵营其中之一员的归属,除非你是外星人。当代没有创造思想的伟人,这是理智思考者的常识。

  现在文化知识精英举得最高的两个拳头,一是自由民主,一是独力人格。不管他是真心信仰还是糊涂僧判糊涂案,劲头都足以造声势。岂不知他与自已所归属的主体只是皮毛关系而已。皮之不存毛将焉符?作为社会的一员,你能独立到哪里去,能够自由到人群之外,你还是个人吗?又何谈作为骗人术的民主哪来人格?原来这些被高大光鲜的精英大V们,不过是些不敢正视真理面对生活的唯心者,一相情愿沉浸在富贵虚幻之中的梦想家。

  亚当·斯密在他的主要著作《富国论》(1776年)一书中,系统地研究了资产阶级政治经济学的基本问题,提出了劳动价值论、资本主义社会的阶级结构等诸多近现代社会的关键问题,李嘉图给予补充完善。马克斯利用了斯密著作中一切有价值部分,经深刻地分析批判,采纳人类所有思想精华于一体,创造了无产阶级革命理论。之后列宁又创造了帝国主义革命和无产阶级武装夺取政权的时代性理论。毛泽东在把马列主义中国化革命实践中,创造了无产阶级在夺得政权条件下如何运用权力、如何巩固政权,继续将革命进行到底的空前伟大理论。

  近几百年来全部的社会实践历史表明,靳密、李嘉图提供的关于认识资本主义社会的经典,马列毛为无产阶级革命,消灭私有制、消灭剥削,实现共产主义社会的基本理论,这是科学的无可替代的最有力的正确思想。也是人类社会发展至今最高的难于超越的精神文明。

  谁要是再想标新立异没有那个历史条件,天大的本事没有那个可能。近现代五花八门的西方理论“新创”、各色各样的修正主义歪理邪说,特别这些年来无数杂沓无稽的“创新”,在经典大师们的历史性结论面前,可谓遗笑大方没有分寸,不知天地间还有是与非两个字,淺显地说,拿着自以为是的那点说道混世事,只能说有点不自量。

  当今社会,由于两大阶级矛质斗争空前演进,两大思想体系呈现着复杂又尖锐的无声较量,或许是回光返照,短时期看资本阵营气势强壮,恶性还大了一些。在中国,40年的西化“接鬼”,体现资本旧世界大联盟精神的“普世价值”像阴霾一样浸透了人们的肌腹和灵魂。不说充斥文化精神领域的公知大腕们,有位高层领导在全国人大换届会闭幕式那么庄严的大会上作缷职报告,公然表明态度要为“普世价值”奋斗到底。足见资本力量的强势何其漫涣浸透我神圣中华大地。

  马克斯说过,最可怕的牢笼是思想牢笼,最强大的统治是精神统治。可以说举世沉浸在“普世价值”西化好的泥水之中不可自拔。无论天大的事还是生活琐事,全在资本牢笼之中自由。

  更值得人们细慎思量的是,公知们几乎一边倒的跪在了资本的脚下。他们主张西化,信仰普世价值也罢,告别革命否认革命历程已经成为现实也罢,关键是个个患上了浮燥浅薄还蛮横的大毛病。在事涉资无两家大是大非面前,视革命为罪、全当无产阶级根本不存在。一口咬定资本主义就是好,根本不讲,也确实讲不出来什么道理,还不允许争论。

  是非颠倒,盲人摸象,痴迷难觉,坚定不移。人类的精神文化整体意识形态,沦落到如此地步,说只有奴隶社会堪可相比,大概不为过吧。

  这次美老大发动并一手操纵的所谓“贸易战”大戏,清楚的显示着人类社会两大阵营长期矛盾斗争的空前表层化。什么自由文明粉饰一概废弃,为了极端私利,上来直抢硬拿,帝国主义强盗匪徒本性暴露一目了然。

  板荡识英雄,艰险辨愚顽。舆论公知开始慌恐失神,待回眸辨清阵势,又挖空心思极尽摇唇鼓舌歪曲诱导之能事。说什么特郞普商人本性不懂政治就会乱放炮;说无非是利益之争,只是为了捞钱,让让步也就过去了;说中国人称强好胜,惹得老大猜疑不高兴,发脾气打压,等老大消了气吧。

  最悲哀的生活是依附生活,既然信奉普世价值,搞市场经济,在美国一家独霸,控制世界意识形态的情势下,人们不可能轻易跳出这个魔障,这次贸易战全面地曝露出的问题,值得全世界人们沉思。

  公知们醉翁之意不在酒,他们那些花招越耍越高明,有数据、有专业用语、有胡拉乱扯的背景分析,对那些被洗脑的糊涂人还真以为似乎“有理”。而把美老大空前全面出击、狠下杀手,必置中国复兴强大势头于消亡,硬逼改旗换路的本质问题牢牢的遮掩起来。

  拿起马列主义的照妖镜,一切洞若观火。人类自从吿别奴隶社会以来,世事尽管万象纷纭,到头来逃不出占有剥削和被占有被剥夺的矛盾与斗争。公知们的能奈就在于全力抹煞这一万事之源的道理。

  文明世界的老大,在其败相毕露已经明显衰落的形势之下,还能如此放手硬来,它的底气在哪里?

  从搞掉另一超级大国苏联之时起,即进一步确立对付中国的方针,同时加大了从思想瓦解、意识形态上全面控制中国的方略。并且自以为取得了能够决胜的成效。全社会都是美国没有错的看法想法,更不相信会跟美国能打起来。已经获取特权的权贵富豪和公知阶层因为利益的一致,是死心踏地的美国力量。这些人能以起到什么作用,我们眼黑美国是清楚的。

  所以必须明确的一点是,专门防备特洛易木马的内里功夫、看清第五纵队的存在,这是当务之急。事情一开始谈判官员带回来的信息是乐观的,岂料事情很快变化了,但可以看出一方是步步为营,一方跟着被动应对。人家的章法套路胸有成竹,不是他们过去一贯粗俗简单的老作派,其策略手法也有着中华文化的浓厚气息,夹带着帝国主义固陋的粗蛮。

  为今之计,最根本也是最紧要的是把握两点。一是要认清美国不惜全力打压是两种制度矛质的积久暴发,也是西方世界内外矛盾寻找出路的必然,不能有任何幻想。二是他们对第五纵队长期投入布局的现实,公知们至死不悟及其分佈广泛深厚,还有前苏联和一次次被从内部瓦解的历史事实,使得西方具有冒险的自信心。形势容不得任何麻痹大意。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