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真惨那!“八一电影制片厂”竟以这样的方式落幕

2018-08-14 14:59:02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道一人
点击:   评论: (查看)

  本坛一篇《八一厂裁员、北影厂拆除、西影厂消失,老一辈电影制片厂现状调查》,读到“今年年初,以文工团解散为历史背景的《芳华》还在热映,作为出品方之一的“八一电影制片厂”那熟悉的“闪闪红星”厂标再次出现在大银幕之上。然而,就像是宿命论似的指向,在影片上映一个多月之后,“八一电影制片厂”就传出被裁撤的消息”这段文字时真是心有戚戚,不甚感慨。如此辉煌的一段历史竟以这样“猥琐”的形象落幕,定格在人们记忆,情何以堪。我们这代人概念中,英雄也是人并且比人更像“人”――英雄身边总有美女相伴,与我们“人”象极了!然而他的死却应该是壮怀激烈,别于我们凡夫俗子的;定格在人们记忆中的应该是“惨淡天昏与地荒/西风残月冷沙场/裹尸马革英雄事/纵死终令汗竹香”,他的离去还应该象佐罗策马渐渐消失于旷野那样,留给人们特别弱小的小生命们以希望:哪里有压迫,佐罗还会回来――中国没有宗教传统,于是这样的希望对道一人这样的弱小生命们又显得何等的弥足珍贵。

  当社会受到压迫时小生命们期盼佐罗归来,耳边总能听到军队整齐步伐,迈着小军鼓的鼓点声: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由近而远,由远而近。要知道我们这代人记忆中的“八一电影制片厂”就是这样,他拍摄过《野火春风斗古城》、《林海雪原》、《地道战》、《闪闪的红星》、《大决战》等经典,给我们这代人留下抹不去的记忆。在我们这代人记忆中他是军队的化身,是军队的代表,他就是我们记忆中的“佐罗”;每当生命倍感无助无奈时,耳边似乎总能听到“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的铿锵脚步声,由近而远,由远而近,眼前仿佛总能看见“八一电影制片厂”片头那光芒四射的五角星。

  英雄也会死去,“八一电影制片厂”也会消失,然而怎么可以以《芳华》来结束,怎么可以美女与傩鬼“嘻咧唢罗”定格人们的记忆!你不让小崔发怒,我们这代小崔们也会震怒。我们这代人观念中,“八一电影制片厂”如果真的要关门结束,那就应该隆重的拍摄一部史诗剧。调用最好的演员,最美的女人,最好的剧本……,所有一切都要超越;然后“八一电影制片厂”定格留在人们的记忆。

  然而道一人毕竟喝茶之人,理性胜于情绪。“八一电影制片厂”以这样“猥琐”的方式结束,玷污了所有的英雄,玷污了《野火春风斗古城》、《林海雪原》、《地道战》、《闪闪的红星》、《大决战》等等我们所有的记忆和经典;这!又是他无可避免的宿命。英雄视死如归,怎有“痛苦”二字,英雄最大的痛苦就是无法换回这样的宿命,他知道他的英名将会受到玷污,但又无法避免。

  道一人相信华人“周期律”文化中存在无法避免的宿命,他会周而复始“不期而遇”,任何努力都将无效,他会周而复始“不期而遇”。比如以光彩照人、荡气回肠的宏大史诗开场,而结束却往往“跼促”、“猥琐”、“傩鬼相”、“ 獐头鼠目”。你比如皇家血统他也这样,他也遵循这个逻辑,别以为他们家传宗接代都选全世界最最好的“基因”――你看末代皇帝赙仪那副“猥琐”、“东张西望”、“獐头鼠目”就可明白。其实这个现象不仅在皇家血统上表现出来,在中国文化的诸多方面都可表现出来――当然也包括我们今天所讨论的话题上。我们华人民俗一般用“一代不如一代”去解释这个现象,但道一人更愿意用“周期律”去解释。

  这个傩鬼结束了“八一电影制片厂”壮怀激烈的英雄一生,真惨那!喝茶人道一人也禁不住潸然泪下!

  不结束“周期律”,不终止“秦汉进程”,“一代不如一代”将将会反复上演,只是一次次便宜了小人和巫傩群鬼,便宜了带刀上门的外邦劫匪。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