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江小白为胡鞍钢正名,不必捎带林毅夫

2018-08-10 15:08:21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道一人
点击:   评论: (查看)

  胡鞍钢教授落难之际,我们大家都站出来为其担当,为其正名,当然也是为自己今后想想、留条路。我以为这个动机很纯粹、也很明白。说对了,或者哪怕说错了,都很纯粹、很明白。比如本人在前篇《歌功颂德与理性质疑应该取得平衡--倒胡与挺胡观战》直陈两点:(1)捍卫言论自由;(2)反对以“清君侧”名义向强邻谢罪。至于胡教授方法论的问题也许存在,歌功颂德与质疑怀疑精神的恰当平衡等方面也许存在进一步改进之处。那可以以后找机会慢慢讨论。话重一点也可以,只要动机不坏。

  然而读江小白的《围攻胡鞍钢,醉翁之意不在酒》,看似在为胡鞍钢教授解围正名,也许意在其他;就象标题所言“醉翁之意不在为胡教授解围正名”。我读了几遍,想了想;放下笔,又想了想,于是不得不写下这篇。江小白文中是这么说的:

  ――这种事不是第一次。2016年经济学界也对林毅夫教授进行过一次围攻,起因是林毅夫在《求是》上发表了《照搬西方主流经济理论是行不通的》一文,而围攻他的恰恰是国内那些照搬西方经济学理论,特别是迷信自由化、私有化、小政府的那些经济学从业人员。林毅夫教授曾经是西方经济学在中国最早的传播者,他站出来批判西方经济学,最有说服力,以致于让这些西方经济学的迷信者们感到了威胁,所以群起而攻之,类似于武侠小说的清理门户,是做给林毅夫看的,更是做给其他人看的。

  ――这次围攻胡鞍钢教授,异曲同工……

  江小白把人们对林毅夫的围攻与这次胡教授受到的非难绑定在了一起,于是为胡教授的正名也就为林毅夫进行翻案正名。是否有这样的意思?从《语用学》角度,任何一句话他都有“能指”与“所指”两方面含义。“能指”是指这句话他实际传递到接受者那里所理解的含义,“所指”是语言传达者试图想传递的含义。以上这么一大段传递到我道一人耳朵里也即“能指”就是要为林毅夫正名;江小白所要传递的意思也即“所指”是否也想为林毅夫正名?那只有江小白他自己知道了。

  我以为用这种方式为林毅夫洗白,大可不必;为胡鞍钢正名,不必捎带林毅夫。社会长久以来积蓄的对林毅夫的反感与这次胡鞍钢教授受到的围攻,真的异曲同工吗?

  久远的不看,也就你说的同一年(2016年8月)还有另一件事情:林毅夫与张维迎他俩假惺惺挑起了“是否需要国家产业规划”辩论:张维迎主张“不要国家产业规划”,林毅夫主张“需要国家产业规划”。心智正常的人都明白,“要”或“不要”的回答都是偏颇的。他俩只是合演双簧,已不止一次,骚扰社会。张维迎受到社会痛击时,人们并未失去理智,“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而站在林毅夫一边给其机会,同样给予痛击,撕下他“需要国家产业规划”的假惺惺面目。就两年前的事情,清清楚楚,大家还记得明白。

  去年也即2017年8月,林毅夫提出《吉林省经济结构转型升级研究报告(征求意见稿)》,随即恶评如潮,正如林教授埋怨“许多人看都没看就发出批评”。

  再看今年“中兴之难”之际又被推向风口浪尖,人们挖出他的《新结构经济学》,实践是检验理论的最好标准,他的“弯道超车”论被证明又一场赤裸裸的投机取巧,归于失败。

  似乎林毅夫的任何理论都不被社会接纳。如果社会存在左和右的意识形态之争乃至映射到经济学领域,那么可以发现他似乎不被任何一方接受。这个社会失去理智还是林毅夫自己存在什么问题?人们甚至发现他这个“人”似乎不被社会接受,而不在他的所谓“经济学理论”! 这一系列也就这两年的事情,再往前追溯,情况也是这样:人们未必对他的所谓“理论”,而是他这个“人”不被接受。

  我们知道,社会人文领域(包括经济学方面)与自然领域不同,人们对作品(包括所谓“理论”)的理解和接受,往往受作者人品品质的迁移影响,这是很难克服的一种心理倾向。他并非我们华人这个样子,是人都这样;这同样反映在人们对林毅夫及其作品方面。以上一系列,一而再、再而三,不能让社会来反思而应该到林毅夫那里找寻原因。

  我是界外之人,不便对经济学理论本身发表见解和评论。林毅夫给我这个界外人留下的最深刻印象不在他动辄以国师的面貌给中国经济“把脉”、“下药”,而是他无所不能的“未来预测”。早期的林毅夫给我留下难以磨灭的“预测大师”印象――从经济学领域然后溢出到无所不在的社会发展领域,从十年后、二十年后、三十年后甚至更长期的预测。

  比如20年前他的《中国的奇迹:发展战略与经济改革》预测“中国经济规模会在2015年赶上美国”是否被验证了”?他的“中国经济规模会在2030年超过美国”是否可以被验证?比如他10年前的“从2008年开始中国还有20年保持8%增长的潜力”的“预测”是否被验证了?甚至更豪言30年后中国将成为世界经济中心

  ――2017年11月18日中国经济学奖颁奖台上预测说:到2050年,中国占全世界的经济规模很可能在25%到30%之间,中国会是世界经济当中最重要的中心,世界经济学的研究中心也有可能从美国转移到中国。

  这一个个数据上无法兑现,方法论上难以查证的所谓“预测”,一而再、再而三,只能说明他的不负责任,信口开河。

  胡教授不慎一句“关于(中国的)综合国力超过美国……不是我首先提出来的,我觉得应该是毛泽东。毛泽东早就预言了,1956年有这么一段话,他是怎么预言的呢,50年,那就是2006年,或60年,2016年(中国就会超过美国)。我的做法,无非是验证它”被社会抓住把柄,屡揭屡批;但胡教授的数据大都可以查证,即使数据不实,至少存在方法论可以查验;即使方法论不严谨,但至少存在形式。而林毅夫哪些数据可以验证,他的方法论在哪儿?他的方法论如何以“形式化”呈献?即使胡教授数据无法验证,方法论难以被公众接受,最后至少他还存在哲学思想――比如他的六十感言《学习马克思精神,走自己的路,让人去说吧!》,而林毅夫的哲学思想在哪儿?胡教授以马克思主义作为自己的信仰,作为指导自己实践的终极真理。林毅夫的真理观和终极真理在哪儿?

  今天兜售这个百分比,明天兜售那个发展速度,你的方法论在哪儿?

  今天这个方法,明天那个方法,你关于方法论的哲学基础在哪儿?

  今天这个哲学,明天那个哲学,你关于哲学的终极真理在哪儿?

  这些我们在胡教授那儿都能看到,都有内容,不同意可以批判;请问你林毅夫的“方法论”、“哲学基础”和“终极真理”在哪儿?他们可是两种类型的人,根本不在同一个级次,不在同一个档次,怎么可以拿林毅夫来比附胡鞍钢呢?

  ――我们知道:一个庞大的社会系统和人文进化,有时这个数据那个数据人们本不在乎,更在乎你的方法论基础再哪儿;更大的社会系统和恢弘的人文现象,人们的落脚点也许不在你的方法论而更在乎你的哲学思想;乃至你的终极真理观――比如我们华人的“道”,一千个人有一千个理解,可我们都承认存在这么个“终极真理”,以我们毕生的努力去追求。在这个进程上林毅夫与胡鞍钢是两种现象,是根本不可比的现象。

  ――同样也我们知道:西方社会的所谓“经济预测”乃至溢出到社会人文领域的“未来展望”,往往存在深厚的人文社会背景,当然也不排除宗教文化背景――比如上帝要指引信徒进入天国。因此投射到具体领域,人们必须从文化含义以及技术含义两方面去理解,他们对人产生的作用是不同的。我们华人宗教氛围不浓厚,因此对这类“预测”反而很苛刻,也很严谨,自古以来如此,遵循“讷言敏行”古老传统。而林毅夫无所不在的“预测”违背这样的古老传统,他的所谓“预测”空留笑谈,哪些被验证?

  最后我在这里不得不说一下,似有不妥,但仍需要说明一下;否则对理解林毅夫,林毅夫的作品,包括我们的自知之明会带来障碍,看不见“真实”究竟怎么回事。

  林毅夫先生原本是台湾陆军军官,是陆军官校正期生四十四期步兵科学生连排长,其实从军事级别上不属于军官而是普通士兵序列。当时海峡两岸军事和政治对峙气氛还是很浓厚,林毅夫先生属于国民党在政治上“重点培养对象”;1979年林先生弃暗投明,回归祖国大陆――也即网上戏称的“游泳健将”。

  林毅夫应该属于军政人员,他的弃暗投明属于政治军事行为,古代中国传统中象他这种情况,如果双方激烈对抗状态下,他的弃暗投明必须要有实质性“贡献”(或者“见面礼”,或者最近一个不雅说法“投名状”)――比如加入进攻部队,取得一次或若干次军事(政治)胜利,建功立业。如果缺少这样的实质性“贡献”,那么投诚人员也许会获得较高的政治荣誉,但很难获取实质性岗位和实权。我们普通人哪怕不懂政治,多看几遍《三国演义》也能悟出一点门道:曹操、刘备和孙权他们仨投诚人员不计其数,这些人除非建功立业,否则很难被重用,不被安置在重要关键岗位――除了许攸这种类型,本来就是曹操的发小,从小打打闹闹,睡在一个床上;他来投降曹操,必然被重用,甚至洗脚还未晾干就来迎接。

  林毅夫很可能属于后一种情况。这个事件对他个人而言无尚光荣人生重大,而对我们民族而言只不过统一走向分裂、分裂走向统一反反复复历史进程的一部分,个人命运往往微不足道。海峡两岸的军事政治从激烈对抗走向逐步缓和,林先生很难在这儿建功立业――并非林先生不想建功立业。然而确实又应该赋予其政治荣誉和待遇。

  因此可以看出,林毅夫投奔祖国大陆后的人生轨迹,走了一条与常人不一样的道路,他被重点栽培。或者艰难或者坦途,无论学者还是官员,他与常人确实是不一样的。也许他自己定位应该与普通人一样,但社会不可能以普通人看待他。这就是真实情况,无视这就无法解读他的作品哪怕貌似“经济学理论”。

  你不可能强行要求他人“以常人的眼光看待林毅夫”,你没法做到这样。我们只能做到理解,以最大的善意去理解;而林毅夫先生本人也没法做到要求他人“以常人的眼光看待我林毅夫”,他没法做到这个样。我以为他能做到最好的,就是真的融入华人文化传统,而不是动辄背诵《唐诗三百首》以示“我多么华人”。

  在这一点上我们华人很挑剔:虽然政治上很优待你,但你自己要有自知之明,哪些属于优待你,而你应该保持谦虚和谨慎;而哪些属于你自己努力挣得该得到的,哪怕狂放不羁。这个,你应该有自知之明,这才叫做“大智慧”。

  其实刚才一路下来我“不小心”已透露一点:比如无所不能的“预测”――这其中许多属于“神”的工作!你观察一下来大陆之前或之后,大陆有几个人像你这样冒充“神”?难道大陆没有人才,都死光了,亏得你这位“大神”过来救难!!!你要自知之明啊!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