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评女公知刘瑜的谎言:性骚扰受害者不能“大鸣大放”

2018-07-31 14:17:31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温暖阳光
点击:   评论: (查看)

  最近,因一些女受害者和知情人曝光章X等”公知”性侵、强奸丑闻,导致极右群体焦头烂额,这让他们的女性同志刘瑜坐不住了。她急不可耐的跳出来抨击那些受害者:认为那些被骚扰或强奸的女性没有“穷尽法律途径"解决问题就‘大鸣大放’是错的,是w g的表现"。她的这番表演就像某人遇到对自己不利的事情就躺在地下打滚,用自己的左手打自己的右脸那样荒唐,可笑。

  刘瑜所说的“大鸣大放”就是,受害者和其它网民在网上发表了揭露章X等男”公知”的、令刘瑜反感的言论。按照刘瑜的”理论“,现在她自己在网上发文谴责那些受害者和其它网民的行为也算大鸣大放吧。按照刘瑜自己的主张,现在她认为这些网民的做法伤害了他们那个群体,她就应该按照自己主张的,“穷尽法律手段”去法院告这些受害者和网民,或者用其它法治手段来解决问题,绝对不能在网上”大鸣大放“的反驳他们;现在为啥刘瑜自己不”穷尽法律手段“解决问题,却忍不住要大鸣大放呢?难道公知们的"规则“只是为别人指定的,他们自己不用遵守?刘瑜不去法院告这些受害者和她们的支持者,是怕”此地无银三百两“还是怕别的什么?刘瑜曾经赞美美国的女性受害之后就能在媒体上谴责这些人,可为什么反对中国的一些女性这么做呢?

  刘瑜们经常鼓吹的法治原则是,法无明文规定即可为。也就是说,法律没说不允许的就可以做。刘瑜从来没有证明这些女性受害者和他们的支持者公开这些丑闻是违法的,也没有法律禁止这些人在网上公布这些事,为什么刘瑜认为他们不能这样做呢?难道他们是双重标准?每当刘瑜们的“公知”同志因为各种违法和犯罪行为被处罚、或者国家公布了对他们不利的法律之时,他们就叫嚷“中国不是法治社会”,既然他们认为中国不是法治社会,那为啥她还让那些受害者用“法治”的办法解决问题呢?难道她根本不想让那些受害者解决问题?难道对他们有利的就算法治社会,反之,对他们不利的就不是法治社会?据说刘瑜是支持民主的,可是为什么她怕普通网民民主的发表自己的意见呢?难道她认为符合自己利益的行为就是民主,不符合自己的利益的行为就算有再多的人支持也是暴民,也应该消灭?

  刘瑜和他们的同伴认为,只要制定了对他们有利的法律规则就算法治社会,当他们和普通老百姓发生冲突的时候,他们的法律就算无法为普通老百姓申冤,老百姓也只能认倒霉,绝对不能用他们规则以外的办法解决问题,更不能质疑他们所谓的法治(比如有些极右分子认为电影里秋菊去找领导闹是错的,法院就算做出不利于她的判决,她也要认)。他们的看法可笑支持在于,他们认为老百姓是绵阳,任人宰割;可老百姓不是绵阳,当刘瑜们的法治无法为老百姓申冤的时候,老百姓就不会认同他们的规则,老百姓就会抛开刘瑜们的规则,用有利于自己的办法来解决问题,当矛盾极为激化的时候就产生了“水泊梁山”。如果这些受害者在网上曝光能解决问题,事情还不一定向更坏的方向发展,按照刘瑜的做法把人家的路都堵死,难道这是要逼上梁山?

  刘瑜们为什么那么喜欢人家按照所谓的“法治”解决问题呢?他们所谓的法治就是,制定普通人根本不懂的复杂程序、有钱人可以花很多钱请好律师,普通人没钱请好律师、也不懂程序、没时间打官司(陷入官司里会耽误工作饿死)。这种法律明显对少数权贵和精英有利,对普通人不利。就这件事来说,那些被曝光的公知相对受害者有钱和地位、还有中外权贵支持(如果没权贵支持,她和他们咋能在官方机构里顺风顺水还发大财?他们认同的南方XX之类的纸媒体可以发型无阻?因为他们和权贵一样支持私有化,反对各种革命的成果,他们不过是假的反对者,目的是帮人骂牌子)。而受害者跟他们比起来就处于极端劣势。如果受害者们先在网上用舆论力量把事情曝光,就会造成刘瑜的同志们名声变的很坏,还有可能产生意想不到的效果,这对刘瑜们很不利;对比起来,用刘瑜所说的“法治”解决问题就很有利于他们的同志(除了程序的问题,他们还可能走一些灰色地带和黑色地带),所以刘瑜不愿意受害者“大鸣大放”。刘瑜的这番言论为我们描绘了一副可怕的画面:在刘瑜他们鼓吹的资本法律社会里,普通女性被强奸或骚扰不仅不能用法律来维护自己利益,连说话的权力都没了。当然,她也是为了转移视线—把问题从谈论事情本身转移到谈论是否应该鸣放上来。

  最可笑的是,刘瑜的说法等于赞扬她和一些权贵最痛恨的WG:按照她的说词,在刘瑜们的“法治社会”里,这些女性只能默认被强奸和骚扰,不仅不能反抗,连发出自己声音的权力都没有;只有在被推翻的WG时代,这些受害者才能大鸣大放的为自己申冤。这不等于刘瑜在曲笔赞美w g吗?刘瑜这么闹下去,以后很多人都会支持w g,难道她的目的是逼迫大家搞w g?其实刘瑜赞美w g也没必要遮遮掩掩,直接说出来就行,难道有什么苦衷吗?当然,也可能大家误解了刘瑜,她没准是为了“曲线救国”—装作支持资主义的样子来赞扬WG。

  如果拍摄一部电影,这部电影的名字应该叫做:弄巧成拙。(温暖阳光)

  相关文章:刘瑜,作为中国新时代女人,你就不能站着说话吗?

  中国部分女人,女公知,之所以不懂站起来说男人,和男人平起平坐,正是因为她们总是习惯于跪着,不仅如此,并且还不允许别的女人,别的跪着的女人,别的虽然跪着但想站起来的女人,痛痛快快地站起来。我想原因应该是她觉得西方女人都还没站起来,西方男人都还没允许西方女人站起来,或者说法律还没公审公判允许中国女人站起来,或者说你曾经跪下了,就不应该站起来,而且我刘瑜都还没有站起来,你们凭什么能站起来?!凭什么!

  郁子对部分中国女性一向是嗤之以鼻的,她们跪权力,跪金钱,跪明性,跪老外,跪假洋鬼子公知,结果,自然免不了被权力、金钱、明星、老外、公知“性骚扰”。被骚扰了,猛然觉醒了,一部分女人站出来了,勇于正视自己的错误,勇敢和“跪拜”思想决裂,大声说“me too”,不禁让人同情和佩服!让人不齿的女人是,那些被骚扰后还忍气吞声,自责不已,甚至委曲求全,顺水推舟,性色交易!尤其最让人不齿的是还有人,像刘瑜这样的女人,装模作样的站出来,对勇于揭露,说“me too”的女人,凛凛然,颐指气使,假经正气地横加指责!说什么你当初为什么跪了?不能网络曝光“me too”!言外之意是你一旦跪下了,就永远不能站起来了。不能用网络对“性骚扰”进行舆论监督,因为在舆论监督下,法律就不公正了,就保护不了“性骚扰”的人了。这刘瑜一向跪拜的西方法制精神怎么会拒绝舆论监督呢?最公平民主的不就是西方法制吗?难道还怕舆论监督?拙拙怪事!

  所以,古今中外“me too”的女人,你们大错特错了,刘瑜这样的公知女人,他们跪拜的并不是西方的法制,而是西方的金钱权力至上的西方法制社会。他们虽然嘴巴上是崇尚“法制”“自由”“民主”的,但这只限于表象,骨子里是跪强权、跪黑金、跪乱伦性、跪上帝、跪假洋鬼子文化的。在他们的骨子里,对权力、金钱、性、老外、西方文化就是要永远跪着的,不能站起来的。自然,西方的女人在权力、金钱、性,面前是不允许站起来的,希拉里赢不了克林顿!“me too”是永远不可能成功的;自然中国女人在西方女人站起来之前也是不允许的,绝不能有“me too”的资格的!言外之意,我刘瑜就不“me too”,谁敢“me too” !

  呜呼,刘瑜,郁子只能说,作为中国美男之一,你今后别靠太近我!因为我怕我恶心!(郁子)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