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设置镇级市是否有违简政放权

2018-07-30 11:53:39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老翁
点击:   评论: (查看)

  这两天的传媒界又传出《多地推行行政区划调整规划山东安徽贵州云南均有动作》,不是撤县改市、就是撤县改区、甚至撤镇改设镇级市。

  行政区划改革事关政府机构改革,为了推行城镇化建设,县改市、县改区似乎顺理成章、无可非议。因为,在老百姓看来,班子还是那套班子,官员还是那帮官员,也无非是衙门口那五六块牌子上改个把字或增加三五个字、官员的头衔也随之改换而已。

  但镇改市有那么简单吗?

  改开后,镇级市最先由浙江温州市在2010年2月为探索“强镇扩权”公开提出要"镇级市"的想法,说是将有一些经济实力较强的镇由镇级政府承担起县级管理的能力,推动城镇向城市转型。在全国两会期间,时任温州市长邵占维又提出建设"镇级市"要下放权力、做好规划,将按照中小城市的目标,规划、建设、管理。主要是为了加大对镇级政府在用地、财政和项目方面的支持力度,以及扩大县(市)派驻强镇部门的权限。

  据此,国内首次将"镇级市"写入官方文件,"镇级市",这一独具中国特色政治文明的新名词,就开始进入公众的视野。

  镇级市在我国正式应运而生是在国家的第十二五规划。从2011年2月,中央机构编制委员会办公室、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公安部、民政部、财政部联合下发了《关于开展经济发达镇行政管理体制改革试点工作的通知》开始,全国至今已经在13个省设立镇级市25个,江苏省居多有4个。

  从而,当今我国的政体已经出现五级行政区划市,即在早有的省级、副省级、地级、县级四个档次级别基础上,再增加一个第五级的镇级市。

  每每看到有关镇级市设立的消息报道,则肯定会引发不少真正关心中国政体改革进程的网民的强烈关注。

  当今我国政体架构在世界上的影响,不能不说有点稀奇古怪了。某省某副省级市早些年一个“市长访问团”组团到美国访问,就发生了这么一个可笑又可气的荒诞插曲。美方接待该访问团时,从翻译介绍和所收名片的来访者头衔来看,该访问团的团长即领队是个“副市长”,而其他一大堆随员的名片呢,却基本全都是“市长”,美方接待官员好生纳闷啊,副市长反而担任团长,其他的市长大人们反而成了随员?中国号称礼仪之邦,这不是大小、主次不分吗?后经中方介绍,美方才稀里糊涂地若有所知。 原来,中国改革的“中国特色”涉及领域很广,在中国的行政区划建置中,“市”也是分三、六、九等而论资排辈的,该访问团的团长系“副省级市”的副市长,而其他所谓的“市长”却是“县级市”的市长啊!

  上述这个谈资笑料,无疑给我国现行的行政区划建置体制带来了不必要的口舌之争。

  镇级市的诞生,究竟与国与民带来什么样的福祉呢?

  辩证地说,任何事物都不可能是绝对的。镇级市的设立不可能毫无正面意义,毕竟“镇”变“市”的政体华丽转身,对于助推城镇化建设有利无害。

  然,政体改革要以精简机构为前提要务。

  但镇改市对于机构改革的影响,却又明显是与精简机构、减员增效大反其道。由于镇改市后的“扩权”,县级政府审批职权下放,镇级市的“行政审批服务中心”机构又得场所建设、人员聘用等等,很显然,镇改市后的机构要比未改市之前膨胀,财政负担也将进一步加大。

  或许,肯定有与上述观点不同声音者提出,镇级市行政审批服务机制的提升进步,会方便与民,百姓的行政许可申请不用专进县城、而只要在家门口的镇上就可办妥而岂不更好?

  其实不然,乡镇政府的政体建制本来就根本没有必要。毛泽东时代的乡镇也基本只有经营管理性、代行政府职能的公社或公所。当今社会,随着互联网时代的发展,信息公开、网上办事机制的全面推行,撤销乡镇政府建置改为乡镇公所性质办事机构,人员编制压缩至十人左右,具体干部人事编制职位除设“乡长”或“镇长”一人、“文书”或“办公室主任”一人外,其余一律改设“干事”或“办事员”,这项改革动议不是不可以,而是完全可以。老百姓办理行政许可申请,将足不出户地在网上办理,不会电脑操作者也可足不出镇(乡),报以乡镇办事机构集中上报审批。并对于当今我国政府践行的老百姓行政许可申请“最多跑一次”没有丝毫影响。

  另外,镇级市政体的实施,某些方面,放权只是一种层面意义上的说法而已,也无疑会再增设一道政府级别的审批门槛。

  加之土地出让权限和收益归属的下放,势必导致镇级市政府加剧卖田卖地的地产经济行动,此负面后果不言而喻。尤其是财政权限的下放,也会造成镇级市财政赤字和政府债务的加大。其一系列滋生后果只会加大而不会缩小。

  应该看到,中国城市化发展的水平很快,但发展很不平衡。在中国沿海地区,许多建制镇的城市化水平早已达到或者超过了设市的标准,但在中西部地区,城市化水平仍然比较落后,镇级市对于中西部地区没有任何意义。虽然,镇级市设置的推广普及可以因地制宜、循序渐进,但对于抑制和防止地方机构膨胀、人浮于事、权力分散、渎职腐败、土地破坏、财政风险、债务扩大,以及集聚地方和中央财政的财力,减轻人民负担等等,均是弊大于利而得不偿失。试想,镇级市的产生,镇政府摇身一变成为“市政府”,行政机关真能不扩大吗?公务人员能不增加吗?纳税人能不加重供养所谓的镇级市公务人员的负担吗?特别是,原来的镇党委书记也将变脸成“市委书记”,镇长大人也将变相为“市长大人”,尤其是众多的原科股级干部也将竞争弄得个“局长大人”的宝座等,权贵斗争、权利拼抢也在所难免。再怎么样的纪律监察机制,也保证不了镇改市这个过度环节当中不滋生一定的腐败细胞,设置镇级市也无疑是添加政府和官员腐败的温床。

  这些年,国家对于政府简政放权、精简机构年年提,我们要认真落实这个政策。

  2018.7.29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