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钱昌明:学者何新为何会宣告“失败”?——对《何新退休感言》的感慨

2018-07-29 15:03:17  来源:微信“红歌会网站”  作者:钱昌明
点击:   评论: (查看)

钱昌明:学者何新为何会宣告“失败”?

——对《何新退休感言》的感慨

  网上见到《何新退休感言》,引出笔者的一番感慨。

  何新是一名“爱国者”。他热爱自己的国家,热爱自己的民族,热爱自己的中华文化;长期来,他以自己的聪明才智,向高层献言献策,一直惦记着祖国的发展前景,希望祖国强大,绝不是那种民族虚无主义的“买办”分子。非如此,他完全可以“移民国外”去享乐人生;更不会以“一己孤独之力,与披靡横扫中国思想界的新自由主义、拜金主义和西化主义角力30年”了!

  但是,如今他绝望了。公然在“感言”中宣告:“——我承认,我失败了!”

  何新是个学者。学术观点往往是学人世界观的反映,岂是任意所能改变的,更不会是轻言“失败”的人。

  记得2014年9月,中国社会科学院院长王伟光因发表了一篇题为《坚持人民民主专政,并不输理》的文章,立即招来了国内“精英”与国外反华势力的围剿:纷纷声讨王伟光是“文革复辟”、“姚文元重生”,鼓噪“此人高调鼓吹阶级斗争”,“公然鼓吹阶级斗争为纲”,“是在制造理论混乱”,“应该像审判纳粹分子一样审判”,“应该绞刑”,让其“死得很惨”!围剿马克思主义的麦克锡——法西斯主义氛围,何其恐怖乃耳!

  其时,这位“老何”,虽自称已患病多年,思维能力迟钝,因此久已不能作长论”,但仍在博客上发表《重弹“阶级斗争、专政”老调将撕裂社会葬送改革开放——重新认知阶级问题20点论纲》,洋洋万余言,积极地投入到这一“关于阶级斗争学说”的“论争”之中。他认为“这个问题关系中国前途和命运”,因此,即使“勉为其难”,也要发表自己的“基本看法”。他坚持了反文革,反阶级斗争学说,反马克思列宁主义和毛泽东思想的立场。

  何新被西方媒体视为中国“新保守主义”的旗手,是他最早提出了“中华复兴”与“东方复兴”的施政理念。他坚持资产阶级民族主义立场50年,幻想在中国重走西方主要资本主义国家走过的“强国”之路。

  何新维护民族利益,揭露、批判过虚假的西方文明,揭露、批判过“共济会”的阴谋与罪恶;他反对有毒转基因,反对有毒疫苗,反对全民强制加碘盐,反对甜味素食品及激素动物,反对再生地沟油;他也反对医疗市场化,反对教育市场化,反对住房及养老市场化;——所有这一切,导致他一直被国外霸权帝国主义和国内汉奸势力“视为恶魔、死敌”。

  用何新自己的话说,他“为国家服务殆50年”,如今“遍体鳞伤,重病缠身,朝不虑夕”。“——我承认,我失败了!”

  何新以发表《何新退休感言》方式——实质上以内心的“绝望”方式提前谢幕人生!这不能不让人们由衷感叹——感叹一位“爱国者”的失败与绝望。

  何新是一位公认的聪明人。按理,聪明人总是与胜利连在一起的。怎么会失败呢?更何况是“绝望”地宣告自己的“失败”,无疑是最为可悲的。毕竟“哀莫大于心死”!

  何新在许多问题上不愧是聪明人,虽说他最早进入的学术领域是历史学,可惜,恰恰正是在这一领域,他至今仍是个“门外汉”(特别是他对《中国近代史》可谓一窍不通!),这是他这辈子失败的真正原因!更是他作为一名学人的人生悲剧。

  毛泽东主席早在新中国建立前夕,就写过一篇著名的史论《论人民民主专政》,对近代中国的百年历史有过深刻的总结:

  “自从1840年鸦片战争失败那时起,先进的中国人,经过千辛万苦,向西方国家寻找真理。洪秀全、康有为、严复和孙中山,代表了在中国共产党出世以前向西方寻找真理的一派人物。那时,求进步的中国人,只要是西方的新道理,什么书也看。向日本、英国、美国、法国、德国派遣留学生之多,达到了惊人的的程度。国内废科举,兴学校,好像雨后春笋,努力学习西方。

  “中国人向西方学习得很不少,但是行不通,理想总是不能实现。多次奋斗,包括辛亥革命那样全国规模的运动,都失败了。国家的情况一天一天坏,环境使人们活不下去。怀疑产生了,增长了,发展了。

  “俄国人举行了十月革命,创立了世界上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中国人找到了马克思列宁主义这个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普遍真理,中国的面目就起了变化了。

  “十月革命帮助了全世界的也帮助了中国的先进分子,用无产阶级的宇宙观作为观察国家命运的工具,重新考虑自己的问题。走俄国人的路——这就是结论。”——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

  毛主席的《论人民民主专政》,写得是何等地通俗易懂、又何等地深刻准确!它讲的都是近代史实,毋庸置疑;论证逻辑严谨无隙,史论分析入木三分,无可反驳。它实际上告诉了人们:

  近代资本主义世界,是一个“金”字塔式的整体结构。占世界总人口约百分之十不到的英美法俄德日意等资本主义国家,早于19世纪中期已占据了“金”字塔结构的顶端上层,是为资本主义的宗主国;占人口约百分之九十的广大亚非拉国家,只能沦为资本主义宗主国的殖民地附庸,只能处于“金”字塔结构的下层。占世界人口多数的殖民地附庸国家的人民,如果想要改变命运,只有一条道路,进行无产阶级社会主义革命,走共同富裕的科学社会主义之路!像中国这样一个人口众多的半殖民地国家,要想走西方、日本这样的“强国”之路,是不可能的——国际、国内环境都是不会容许的!(当今美国霸权主义所以要遏制中国,再一次证明了这一历史真理)

  可是“学者”何新,偏偏就是看不懂这篇史论,其史学水平比胡适之流高不了多少。难怪他注定要走上一条失败的人生之路。

  何新是一名知识分子。他没有工人、农民这样劳动人民的切身经历,缺乏真实的劳动人民的立场与感情;他所受的教育是传统的,说白了其世界观仍是资产阶级的;知识分子特性又是“知识私有”、自视高傲,自以为是之辈,其立场往往是患得患失、飘忽游移的。所有这些,形成了何新身上充满了矛盾着的双重人格,这不能不说就是他内在的悲剧基因。

  他是“爱国者”、民族主义者,期望国家的强大、民族的兴旺;却反对走一条已被历史证明是正确的毛泽东思想强国之路。

  他号称自己“信仰社会主义”;却反对科学社会主义,声称:“我不是共产党人不信仰共产主义!”

  他反对医疗、教育和住房市场化造成的“三座大山”“压得无特权的众生平民百姓喘不过气”来;却又拥护推行私有化的“改革、开放”。

  最最奇特的是,他在言论上极端崇敬民族英雄毛泽东;却又在实践中极端反对革命导师毛泽东。在《何新:论毛泽东》一文中,他称颂“毛泽东是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革命家、军事家和政治家。毛泽东是几千年不世出的旷世天才”;“通观人类历史,可以论定毛泽东是一位旷世绝伦,无与类比的人物。毛泽东唤醒了整个东方人类和新兴世界”。可以毫不夸张地说,他把最美好的词汇全都献给了毛泽东。可是在实践中,他却反对作为无产阶级革命家的毛泽东。他反对毛泽东思想中的阶级斗争学说和无产阶级专政继续革命理论,更反对他所领导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

  何新的这种内在的矛盾着的双重性,终于酿成了他的悲剧人生。何新的痛苦,是因为他的良知未泯,这终于使他在《何新退休感言》中发出最后的呼声:

  “我的终极呼吁是,必须对改革路向进行全面反省和彻底改革,利用大数据和智能经济技术,让中国回归更高阶次的新社会主义制度!这才是国泰民安之道,长治久安之道,国家复兴之道!

  “否则,深化改革必将愈改愈乱!国家前景将不堪前瞻!”

  在笔者看来,没有什么“更高阶次的新社会主义”,更不是靠“大数据”之类的技术因素,真正的“理性”——应该是回归科学社会主义,言行一致地回归毛泽东思想。

  附:

  何新退休感言

  老何我终于已彻底退休。

  回顾平生,我为国家服务殆50年。在意识形态领域以一己孤独之力,与披靡横扫中国思想界的新自由主义、拜金主义和西化主义角力30年,论敌无数,被众多阴谋及利益集团视为恶魔、死敌。现在遍体鳞伤,重病缠身,朝不虑夕。

  ——我承认,我失败了!

  我曾经最早地告诫国人,十几年来,在食品卫生领域有五大妖魔为祸中国:

  1、有毒转基因,

  2、有毒疫苗,

  3、全民强制加碘盐,

  4、甜味素食品及激素动物,

  5、再生地沟油。

  因此我被视为可恶的阴谋论者。

  很早以来我就认为,自从发动全面市场化私有化的错误经济学导向的“改革”以来,累积出三座大山,压得无特权的众生平民百姓喘不过气:

  第一大山——医疗市场化、

  第二大山——教育市场化、

  第三大山——住房及养老市场化

  三大市场化的泰山压顶把国家社会应向全民免费或廉价提供的公共服务,变成所谓“公共产品”——即牟利商品,

  从而让资本家谋取暴利,以经济的无情掠夺荼毒百姓!

  我不是共产党人不信仰共产主义。我是不入门庭的佛教居士。我信仰社会主义和人道主义。

  我的终极呼吁是,必须对改革路向进行全面反省和彻底改革,利用大数据和智能经济技术,让中国回归更高阶次的新社会主义制度!这才是国泰民安之道,长治久安之道,国家复兴之道!

  否则,深化改革必将愈改愈乱!国家前景将不堪前瞻!

  这就是我的退休和告别感言!

  (2018-07-26)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