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美国高估中国可能是一场精心包装的“骗局”

2018-07-26 09:41:59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道一人
点击:   评论: (查看)

  新中国(1949年)建立以来美国一直被中国国内看作对手,这是作为官方策略,公开、透明、明确的,不必回避的,哪怕关系最好的时期――比如上世纪七十年代到八十年代;但又不必以“文辞”或“规范性文本”的方式陈述或宣布,而是以非规范性形式存在,因为中国没有西方人那种“白皮书”、“黄皮书”宣布国策、昭示天下的文化习俗,没有五年一宣布,十年一昭示的文化习俗。中国古代的“诏”、“檄”等各种国书体裁格式,找不到一种可与西方国策“白皮书”、“黄皮书”所对应的那种。这是东西方文化内在机理差别所致,东西方人接触不久就会理解他们的这层文化差别――最近十几年来中国也在学习他们的“白皮书”、“黄皮书”经验。即使美国存在规范性国家安全策略文本,他也未必是真正的长期战略,他也是会五年或十年经常调整的。

  ――因此中国人要了解美国或西方他们对华的施政国策,往往可以读他们的“白皮书”、“黄皮书”之类;而要掌握他们对华较为恒定的战略国策,往往会到他们的“国会图书馆”、“众议院对外情报交流委员会资料室”等图书馆或资料室去搜集资料、整理进行研究――这里也就史学与国策研究界分不清了,当然也会与当朝政策制定者们和各界学者、政治家们进行交流以获得整体印象,形成结论;

  ――美国或西方人要了解中国人对他们的施政国策,也会首先熟读中国有关的政府文本文件;而要了解中国人对他们较为恒定长远的策略思想,当然也会到中国的这个“图书馆”那个“资料室”去收集资料,然而相对而言更多采取与“人”接触的方式。这也正是我们国内“智囊”进入本世纪以来遍地开花的原因之一,以前他们叫“研究所”。这是中西方众多差异之一,以后也许会趋同,而现在是真实存在的。

  ――通过以上中西方比较我们想要得出的一个结论是:其他方面差异不大,而在涉关较为长期的国策方面,他们较为依赖非规范性文本资料;我们这儿较为缺失,较为依赖“人”。这与他们理论思维发达有关,古代中国理论思维较为缺失。比如他们一会儿一个马汉海权理论,一会儿又一个麦金德陆权理论,再过会儿又是杜黑的空域理论,十年前又来个萨缪尔·亨廷顿的《文明的冲突与世界秩序的重建》理论。这些理论简直就象下蛋一样一下一个,哪怕黑暗的中世纪也未有间断。我们这儿则相对少多了,在春秋战国时期曾经有过集中暴发,后来就几乎不发生了,零零星星几次,直到现代。这些都可视作他们长期战略思想理论方面,着着实实会传递影响到具体的国家施政规范文本中。

  为什么新中国以来始终一贯存在这个“国策”?这是因为基于三个“硬”条件和一个“软”条件。这三个“硬”条件是:

  (1)台湾问题没有解决,美国横亘其间是个重要原因,这不必隐瞒。他是国家间关系,不是个体自然“人”你我之间关系,隐瞒没有意义,造成更多误判。

  (2)政治经济制度根本不同甚至对立。美国体制内政治家从未放弃“同化”中国的努力,哪怕体制外政治家(比如特朗普总统),一旦上位就许多事情身不由己,必须被体制校正。这也不必隐瞒。美国他要最大化自己的国家利益,必定要想方设法将中国(甚至俄罗斯)纳入他自己可控,然而两国无论政治制度还是经济制度毕竟存在较大的甚至结构性差别,何况中国本身就体量庞大,因此很难被控制。结构差别造成的双方矛盾甚至对立将长期存在。

  (3)美国客观上就是当今天下“警察”国家,客观上以美国为主维系着“二战”后的国际秩序――前苏联存在时尚可称之为“美苏争霸”,现在已经不可能,美国就是维系国际秩序的“警察”国家。既然“警察”国家他必然与普通国家存在矛盾――这属于结构性矛盾,只能缓和无法彻底化解的。哪怕美国与西欧他们间文化血缘如此靠近,“警察”国家与普通国家的结构性矛盾他仍然存在,就象自然人那样――比如美国考虑全球得失利益时他可以尽可能照顾母国或母体文化国(比如西欧),但照顾不过来的事情必然是存在的。这是自然人比喻国家间关系,也是不必隐瞒的,可以理解的。

  一个“软”条件是:美国与中国根本分别两个“属”,就文化人类学意义上必然存在某种难以跨越的“界限”――比如就老百姓很自然的接触,黑头黑眼黄皮肤与黄发绿眼白皮肤人们的交流,他必定存在某种心理“界限”。这个事情可是客观的,不必忌讳的。我们只要拿俄罗斯或东欧相比就更能说明:因为他们曾经与东方有过接触,文化及血缘中存在部分中亚及东方因子――因此他们在与中国接触时可以发挥这个优势,比较美国和西欧更容易跨越这个“属”。

  你仔细看,这个软条件他是客观存在的。比如俄罗斯与中国要搞好关系,他就会着手利用他国内的“东方因素”,甚至我们研究“二战”史可以发现,他在那个特殊时期更面前东方因素;如果他无意与东方的特殊关系而更着意融入西方文化,那就不必故意放大国内的“东方因素”,而是故意放大俄罗斯国内的“亲西方因素”――这本来就是大国、多民族国家资源众多、左右逢源的天然便利之一。俄罗斯文化游离于东西方之间,部分原因也在于此。

  这个“软”条件是真实、客观存在的,无时无刻不在发挥作用的;但又更从属于文化和心灵层面,因此说比前面三个更“软”些。

  这“三硬一软”因素的不同排列组合可以看作中国版的中美关系“内核”,与其他说得上说不上,偶然或必然等更多因素交织,最后决定中美关系怎样呈献。如果“内核”可以视作对外关系定位的“战略”部分,那么“最后呈献”可视作他的“战术”部分。“战术”思想的载体一般是国家规范性文件文本,“战略”思想的载体就复杂多了――图书馆、资料室、与精英政治家和文化名人访谈等等只是众形式之一。中国的“党校”、社会科学院可视作“战略”思想较为发达的场所。

  这里一个悖论:真正稳定的内容而他的形式多种多样不规范;而形式规范的内容倒是很“诡”,经常会“变”的东西。

  总之,新中国建立以来美国从来就是中国官方意识形态的对手,哪怕被人们讥讽“夫妻档”;然而这是公开、透明、明确的,不必回避的,是中国版中美关系的“内核”,属于对美关系的“战略”。美国肯定也有美国版的中美关系“内核”或“战略”――当然这要靠专家研究得出。东西方在这一点上存在共同相似的文化形式――两个巨轮在大海深处航行,他们怎能不将信息告诉对方,公诸于世,然而又不必以国家规范性文本的方式呈献。

  然而最后究竟怎样呈献世人,从战略到战术的实现?就表达形式上:西方更习惯以“成文”的方式,而东方更习惯以“人”的方式。在呈献内容上,“内核”或“战略”只是起思想引领作用,实际呈献未必“内核”的赤裸表达,而是需要考虑更多实时可变因素。比如美国军界为获得政府拨款,也许会夸大甚至歪曲他国的安全威胁――然而这仅仅国家安全定位的“战术”行为,未必他对你的安全“战略”观生变。

  当然我这里“在可遇见的未来,美国作为中国的对手”以及“三硬一软”可视作中国版的“内核”(之一)或战略,这仅仅以道一人自个儿的学养背景做出的理解。

  今天我们看到特朗普政府将中国列作他的主要对手。这是美国对华策略的“战略”呢还是“战术”?这确实有待专家研究得出。注意到特朗普主政以来外界一直有这样一种猜疑:特朗普高估中国,可能存在战略欺骗。官方半官方到民间分析,中美两国国内以及世界其他国际政治观察,不乏此说,网上搜一下都能看到。我把他命名为“美国骗局说”。

  如果真的存在“美国骗局说”,并且有板有眼存在国家规范性文本,那么就是美国对华安全策略的“战术”行为。“战略”他是非常恒定的一种思想,是短期内很难改变的,要改变也是缓慢的。“战略”思想他是昭示天下哪怕敌国,必定是真实意图想法――就象两巨轮在大海深处航行,无论怎么都要将真实信号信息告诉对方的。任何一方误读,游戏就玩不下去。

  那么这里问题就来了:战略意图他必须昭示天下哪怕敌国,必定是真实意图想法,而战术思想却经常存在欺骗,似乎有意误导你对他战略意图的理解,似乎是个矛盾。为什么?

  “战术”的骗局,其真实的目的不在于你误读他的“战略”意图,而是消弥你的意志,使你经常狐疑自己“战略”方向,拿不定,从而不得不听从他随时调整,而他自己则永远掌握战略主动――还是以大海深处的两艘巨轮为例,他的意思是:我们不要碰撞,但下一步下一步都要听从我的安排指挥。

  既然“美国骗局说”可以视作美国对华的“战术”,那肯定就有许多解释版本,我今天也来解释一种:美国高估中国可能就是为了“捧杀”中国。这个世界以前是“美苏争霸”,后来“一超多极”;然而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中国仍然不可能取代俄罗斯与美国形成正面冲突。这件事并不仅仅取决于JDP,而是个中复杂要素的综合――总的一句话:我们的“综合”要达到取代俄罗斯而与美国正面相撞程度,还早着呢,那还要过好几条马路。美国通过高估你的实力来“捧杀”你,让你找不着“北”。

  记得好几年前有“中美共管太平洋”一说。这在国内流行了一段时间,就象打了“鸡血针”那般兴奋一阵子;还好被及时识破,是为美国捧杀中国一招,也即“战术”行为。这个“战术”行为在中国打“鸡血针”群体那儿确实收获实效。今天美国又将中国列为主要竞争对手,高估中国的战略威胁,我以为很可能是另类捧杀,又是另一个“战术”行为。总之“战术”行为是变来变去、真真假假、示真为假、示假为真。

  特别小心的是:国内“厉害啦!我的国”一不小心就成为“美国骗局说”的共谋,他还喜滋滋蒙在鼓里。美国将中国列为主要对手似乎做实了“厉害啦!我的国”――确实存在这种可能,“美国骗局说”为国内极个别不脚踏实地者提供了某些政治资源,以此炫耀“实力”乃至“政绩”。就这层意义,实为“共谋”不为过。要识别他的“战术”欺骗,那首先一定要稳定自己的“战略”意志,做实他的“战略”意图,切不可随他随时多变“战术”行为而疲劳应对。

  最后再次强调一番:对外“战略”意图是一个国家非常恒定部分,决定他存在的是背后难以改变的客观条件,存在巨大的思想库,因此他不可能以“规范”的文本文件存在,而往往以学术、思想、理论的形式存在,因此需要在图书室、资料室,“活思想”中去艰苦找寻、做实――他是几十年一贯制,缓慢改变的;反之如果以规范的文本文件形式出现,那十有八九属于“战术”层面的策略――今年这样,五年后也许变得那样。其中不乏蒙人的词句,骗你一会儿。

  判断他究竟“战术骗局”还是他真的“重大战略调整”,一定要首先稳定自己的“战略”意志,切不可随他而变;如果自己的战略意图不清晰,那一定要从速建立。这是个更为艰苦而长期工作。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