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私有化:疫苗造假的根源与疫苗女王的发家史

2018-07-25 10:06:44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朱义
点击:   评论: (查看)

打不开?请点击

  《资本论》里早就说了:资本来到世间,每个毛孔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资本逃避动乱和纷争,它的本性是胆怯的。这是真的,但还不是全部真理。资本害怕没有利润或利润太少,就像自然界害怕真空一样。一旦有适当的利润,资本就胆大起来。如果有10%的利润,它就保证到处被使用;有20%的利润,它就活跃起来;有50%的利润,它就铤而走险;为了100%的利润,它就敢践踏一切人间法律;有300%的利润,它就敢犯任何罪行,甚至冒绞首的危险。如果动乱和纷争能带来利润,它就会鼓励动乱和纷争。走私和贩卖奴隶就是证明。

  疫苗事件的根源在私有化!种下和培植的私有化恶树,正在各个方面结出恶果!私有化不除,靠外部监管必然管不过来,难以到位,甚至权力寻租假管放任。私企老板和职工不按法律法规规章办事,联合起来造假并欺瞒、对付监管,靠监管部门几个人外部监管起不了常效长效大用。只有企业内部职工,时时处处,岗岗位位,人人负责,人人监督,才能切实有效解决问题。而要达到如此效果,只有公企才能办到。一面坚持推进私有化外资化,乃至把医教养老等基本民生刚需也当成了鼓励资本发财、拉动经济发展的“马车”,一面又挥动道德的杏黄旗,与资本讲责任、说良心、谈道德无疑是幼稚的、滑稽的、可笑的。打假、反腐、扫黑……等等,不铲斩私有化路线这个祸根,一切皆枉然。置于妓院育君子,很难;围着茅坑拍苍蝇,很累;对着恶狼讲道德,很蠢!“此次疫苗事件突破人的道德底线,必须给全国人民一个明明白白的交代。”是谁违宪把好端端的公企改成了造假害人的黑恶私企?是不是也应该必须给全国人民一个明明白白的交代?!。

  扫黑除恶,不知黑恶在哪里?就在疫苗事件暴露出的私有化过程里和私有化培植出的黑恶私企里。私有化是最大的腐败,此腐不除,万败难休。私有化是最大的黑恶,此黑不除,万恶不止。

  但愿,此次疫苗事件处理,能真正吸取教训,反思纠正私有化错误。不再只是找生产和监管环节几个替罪羊,交待公众了事,接下来一切照旧――老板继续发财,私化继续推进。同时,还要特别警惕有人借机搞反向操作,以中国人自己管不好为由,而力主推行中国疫苗生产全面洋有化、洋私化、洋资化、洋控化。

  高俊芳,女,现年49岁,中共员,高级会计师、高级经济师。曾任长春生物制品研究所财务处处长、长春长生实业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总经理。现任长春高新技术产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副董事长、长春长生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

  2003年12月16日长春高新董事会通过决议,拟全部转让公司持有的控股子公司——长春长生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59.68%的股权,每股转让价格为2.4元。

  彼时担任长春高新的副董事长高俊芳受让长春长生1734万股股权,占总股本的34.68%,转让金额为4161.6万元;上市公司亚太集团受让长春长生1250万股,占总股本的25%,转让金额为3000万元。

  由于长生生物优秀的盈利能力,市场对于长生生物2.4元的转让价格产生质疑。

  据《中国证券报》报道,2003年12月9日,一家生物制药有限公司还给长春高新董事长发了一封函,表示愿意以每股3元的价格受让长生生物的全部股权。

  同一天,该公司还给吉林省政府的一位主要领导打了一份报告,称“此前,我公司曾多次就”长生生物“股份转让及本公司受让上述股份之意向长春高新致函。其间,我们的报价均高于其他方报价,但从未得到过公平竞争的机会。目前,我公司已给长春高新报价3元/股,高出其他方协议收购价,但我公司仍没有得到介入的机会。”

  在市场、媒体的质疑中,2004年4月,长春高新将长生生物的转让价提升到2.7元/股,不过转让最终完成,受让方依然是高俊芳。

  2006年8月,亚泰集团将股权转卖给高俊芳,退出长生生物。至此,长生生物成功私有化,被高俊芳牢固掌控。

  长生生物,就是现在沸沸扬扬那狂犬病疫苗事件的厂商。而在十几年前,高俊芳还拿着税前几万块的工资。

  高家的暴富,源于长生生物的私有化。从2001年的年薪6万,到2006年7000多万控股长生生物,再到几十亿的身家,高俊芳一家,只用了十来年。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