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吴堡县宣传部花重金搞奢侈征文,自己奖自己合适吗?

2018-07-17 11:25:19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清哲木
点击:   评论: (查看)

  近日,有网友向哲木观察爆料,  对吴堡县首届文学艺术奖新闻奖的质疑,质疑由吴堡县委、县政府设立吴堡县文学艺术奖和吴堡县新闻奖活动,在评奖过程不公开透明,涉嫌暗箱操作,其主办单位吴堡宣传部内部工作人员没有实行回避,有失公平公正及违反活动规则,夫妻同时获奖等问题。

  查阅了一下该活动的获奖信息,吴堡县委宣传部副部长王海容摄影作品《云顶之城》获得银奖,该作品2017年11月获得榆林市“最美沿黄摄影大赛一等奖”;文明办主任宋红红的作品《窑洞是陕北乡村的灵魂》获得银奖,该作品2016年发表于《延河》第八期;宣传部新闻中心主任霍喜龙的新闻作品《黄河大峡谷国际漂流赛赛程敲定!国内外11支漂流专业队黄河二碛竞技》获得银奖,该作品2017年6月20日发表于《吴堡》;《吴堡新闻》微信公众平台责任编辑韦江江的作品《吴堡:空心挂面敲开群众脱贫致富大门》获得银奖,该作品2017年1月24日发表于《榆林日报》。

  该评奖活动规定:金奖奖金一万元,银奖奖金五千元,铜奖奖金两千元。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该活动金奖没有得主,最高级别的是银奖,吴堡县委宣传部的四位参赛选手全部获得银奖,也就是最高奖项,每人获得奖金五千元。最牛的是32名获奖者中,银奖20名,铜奖12名。奖金总计124000元。

  高!实在是高,自己承办单位相关人员包揽多项奖项,暂且不论他们的作品如何,为啥大奖都被当地相关领导包揽?这种做法具有明显的向相关人员输送利益的嫌疑。主办方只不过通过文学艺术奖的形式,将国家财政资金转入自己的腰包披上了合法的外衣,同时还能获得儒雅的荣誉,实在高明。在这里笔者为吴堡县领导点赞!为吴堡县宣传部创新叫好!

  大奖赛组织者应该回避,特别是官员,这难免让人怀疑,吴堡县只不过自编自导利益切割的闹剧,通过煞有介事的文学艺术赛,巧取豪夺趁机中饱私囊,这种手法并不特别,只是在目前“八项规定”和“三严三实”的语境下吴堡县还这么想方设法的钻研生财之道,还是比较稀奇。

  在经济学领域,腐败被定义成一种寻租活动,而官员权利寻租就是利用行政权力谋求个人利益的最大化。吴堡县文学艺术赛官员获奖,我并不怀疑他们的作品水平不能获奖,只是吴堡县委宣传部组织规模这么大的活动,成立专业的评奖委员会了吗?评委会组成人员名单及其专业职务都是谁?公开没有?有没有进行投票?是公开还是匿名投的票?不能做的稀里糊涂,雾里看花,旁观者不明就里,令吃瓜群众不明真相,自然质疑之声不断,社会需要真相,要是闷锅炖肉,自已想咋吃就咋吃,那就内定瓜分奖项直接发钱就好了,何必要多此一举。

  宣传部是活动的组织者,自已的工作人员应该回避才对,不参加该活动为好,而恰恰相反,组织评奖者作品参赛,给人以即是裁判员又是运动员之嫌,虽然奖金高,也要退之门内,这是规矩和方圆,连游戏规则都不遵守,这样的游戏不得不令人吐槽。要是榆林市委宣传部组织这样的活动,吴堡县委宣传部这四位“高手”参加全部获得大奖,那才是牛逼的很啊,谁敢不服?反之,自已给自已获奖,有意思吗?特别是吴堡县委宣传部文明办主任宋红红和其丈夫韦某(应是韦江江)同时获得银奖,共获得奖金一万元,真的是“夫妻双双获大奖,高高兴兴把家还。”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