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有没有“药神”,能不能背走“看病难”这座大山?

2018-07-10 14:27:12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高殿杰
点击:   评论: (查看)

  最近火起来的电影,再一次把老百姓看病难、看病贵这一重大问题,严峻地摆在了世人面前。

  旧社会连年战乱,老百姓衣食无着,吃饭都顾不上,别说看病。加之医疗卫生事业的发展水平,人的平均寿命很低,活个40、50岁就算是高寿了。乾隆能活到89岁,那是皇上,一直到建国前,平均寿命才35岁。新中国成立后,毛主席高度重视老百姓医疗卫生情况,推动了全国爱国卫生运动、防止血吸虫等传染病、农村合作医疗、赤脚医生等制度的发展。1958年6月30日,毛主席从《人民日报》上读到江西余江县消灭了危害人类2000多年的血吸虫,“浮想联翩,夜不能寐”,欣然作了两首《送瘟神》:

  其一

  绿水青山枉自多,华佗无奈小虫何!

  千村薜荔人遗矢,万户萧疏鬼唱歌。

  坐地日行八万里,巡天遥看一千河。

  牛郎欲问瘟神事,一样悲欢逐逝波。

  其二

  春风杨柳万千条,六亿神州尽舜尧。

  红雨随心翻作浪,青山着意化为桥。

  天连五岭银锄落,地动三河铁臂摇。

  借问瘟君欲何往,纸船明烛照天烧。

  1965年6月,毛主席听卫生部部长钱信忠关于农村医疗现状的报告,针对“140多万名卫生技术人员,高级医务人员80%在城市,其中70%在大城市,20%在县城,只有10%在农村,医疗经费的使用农村只占25%,城市则占了75%”这一事实,毛主席大发雷霆,说:“卫生部的工作只给全国人口的15%工作,而且这15%中主要还是老爷。广大农民得不到医疗,一无医院,二无药。卫生部不是人民的卫生部,改成城市卫生部,或老爷卫生部,或城市老爷卫生部好了。”“应该把

  医疗卫生工作的重点放到农村去!”“培养一大批‘农村也养得起’的医生,由他们来为农民看病服务。”

  正是在毛主席的推动下,赤脚医生蓬蓬勃勃发展起来了,毛主席认为,“赤脚医生就是好”,是为着广大农村老百姓服务的,要让广大农村老百姓看得起病。美国斯坦福大学的几位学者于1972年拍摄的《中国农村的“赤脚医生”》纪录片,把中国的“赤脚医生”推向了世界,推动了全球的“中国‘赤脚医生’热”。一度惊动了联合国,世界银行和世界卫生组织也盛赞中国农村合作医疗为“发展中国家解决卫生经费的唯一典范”。前联合国秘书长安南认为,像中国“赤脚医生”那样的初级医务人员是解决非洲艾滋病问题的一个好方法。2017年,联合国副秘书长、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执行主任米歇尔·西迪贝表示,联合国借鉴中国“赤脚医生”的经验,计划2020年前在非洲培训200万名社区医务工作者。

  这样,在改开前的30年时间里,国民健康状况得到大大改观,到1978年,人的平均寿命已增加到了68岁,初生婴儿死亡率从1950年约250‰下降到1981年的低于50‰。另外,天花、霍乱等流行性疾病也得到了较彻底的消除,血吸虫病和疟疾等寄生虫病也得到了大幅度的削减。这在当时都是领先的。

  《我不是药神》所反映的故事,正是在医疗这座大山压迫下,穷苦老百姓的痛苦呻吟。而这一故事不完全是虚构的,程勇有实实在在的原型;在现实中,他叫陆勇,一个慢粒白血病患者。正如煤多了生不起炉火要挨冻一样,很多病人的死亡也并非无药可治,这是资本主义制度下产生的恶果。一方是濒临死亡的重病患者,一方是高高在上不可企及的天价药,能将他们连接在一起的,只有钱。而这正是这些穷苦的人所没有的,像陆勇的家庭状况还是好的,一个疗程的“格列卫”要花掉2.35万人民币(一个月为一个疗程),从2002年确诊到2004年,陆勇“吃掉”了近60万元。

  穷人有没有生存的权利?是不是有病没钱治疗就只有等死?程勇也好,陆勇也罢,都是有活着的欲望的,为自己,更为亲人。不知此时这些癌症患者的心里,是不是有生错了地方的心理?如果在印度,就可以吃免费的格列宁了,那也就意味着可以多活几年了,不用倾家荡产了。原来印度全民免费医疗,生活在我们这个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另一种算法,也排在第一位了。若按某些人的研究成果,更是全球第一全面超越了。)的国民,近些年眼界有点高,很瞧不起朝鲜、古巴等一些小国、弱国,还有GDP不敌广东一个省的老大帝国俄罗斯,可人家都实行免费医疗,老百姓能看得起病。

  资本主义制度下的专利制度、知识产权,严重妨碍了科技的创新,也将普通的老百姓拒之于已有的新科技成果之外。印度是允许生产仿制药的,早在1970年,印度的《专利法》就不再对药品化合物的知识产权保护,药企开始大量生产仿制药了。无国界医生组织在2005年的一篇报告中提到,印度的仿制药使艾滋病治疗的花费从原先的10000美元下降到约200美元。报道还写道,“世界各地的病人都依赖印度生产者来生产价格合理的仿制药。”

  但影片中的程勇现实生活中的陆勇们则不行,在我们中国,他们想要吃上这印度神油,那就是非法了。这就陷入了知识分子津津乐道的道德与法律的二重困境中。生存还是毁灭,这是一个问题。一方是为了活着铤而走险,一方遵纪守法等待死亡。影片给出一个比较光明的结尾,部分特效药纳入医保了,老百姓看病费用降低了。也对应着现实,新农合2009年全面实行,确实对老百姓的看病起到了一定作用。

  但老百姓看病依旧难,怎么办?只有一条:实行全民免费医疗。当前的贸易战,也不得不让我们警醒,要把核心技术牢牢掌握在自己手里,研制自己的特效药,治病救人,救死扶伤。

  愚公移山感动了上帝,派山神背走了两座大山。程勇(陆勇)不是药神,只能帮助少数一些人,也只是一段时间,到底有没有“药神”,能不能背走压在老百姓头上的“看病难”这座大山?还有住房、教育呢?

     本文发表时略有删改。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