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合同法》当修订成为反腐利器

2018-07-10 14:26:59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老翁
点击:   评论: (查看)

  浙江一个起始于2017年7月下旬的房地产转让纠纷案件,民事与行政两种诉讼形式,当事人跨度三年对簿公堂,官司从基层打到最高院四级法院也至今没有尘埃落定、悬而未决。原告一对几无文化的中老年贫困农民借钱起诉,屡败屡诉,为此极度身心疲惫,让人可想而知。

  笔者作为该案原告的诉讼代理人,十二分客观公正地评价此案原告方起诉的民事一二审、行政一二审,以及被告方起诉的民事一审现有五个判决当中,司法腐败、枉法裁判显著存在。 但《合同法》立法层面的缺陷,也是导致实践中民事合同纠纷居高不下、官场腐败、激化社会矛盾的主要因素。

  这个案件其实事实很清楚、法律规定很明确。

  杭州A县一农民在金华B县城从事个体加工经营的农民赵某,在2001年夏受朋友牵连摊上了一个虚开增值税案件,B县国税稽查局税官G在查办赵某税案当中,看中了赵某占地面积477余平方米、建筑面积960平方米许的厂房的巨大升值前景,即胁迫赵某以低于当时市场价30%以上计43万余(而今升值达上千万)的价款转让到该税官妻子名下,税案以最低处罚标准处理,否则移送司法机关追究其涉税罪责。赵某夫妇于当年11月22日含泪在G作为其妻代理人名义为合同主体的《房地产买卖契约》上签名出让。常年信访投诉无果后,赵某查询到该房地产至今十多年没有变更登记,遂于2015年7月向B县法院提起物权保护纠纷诉讼,以诉争房地产系划拨土地不得转让(国土法规和司法解释很明确)、被告G强迫交易为由,要求法院判决被告限期腾退返还诉争房地产。但使原告方始料未及的是,被告在长达十余年不知何故没能过户登记产权的情况下,竟然在双方签订转让合同后当日,隐瞒原告,单方从B县国土部门办得产权人依旧为赵某名下个体户字号、证号不同、出让性质的土地证一本,并举证以诉争土地系出让为由主张转让有效。民事一审赵某败诉。民事二审期间,赵某另行提起行政诉讼,以G某持有的土地证的办取无论程序和实体均违法,一地多证,尤其是举证B县国土局信访回复该证查无实据(没有任何档案材料)为由,要求法院判决撤销该证。但行政诉讼一二审显著枉法裁判,驳回了赵某的诉讼求。导致民事二审也认定诉争土地系出让性质、转让合同有效、强迫交易证据不足而维持原判。

  期间,赵某又向B县监察委控告G某低价受让房地产构成受贿也无果。

  目前,此案因G某又提起民事诉讼,要求法院确认诉争房地产归其所有、判令赵某协助其过户而战火重启,赵某又找到了新证据新的法定理由,但不知司法审判会否公正而还将拭目以待。

  此案所留给关心中国法制进程的人们的思考,更多的问题还是《合同法》合同效力条款立法的不足漏洞,是产生不少民事纠纷的直接因果。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二条第五项规定,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的合同无效。违法的合同肯定无效,这是国人众所周知、不容置疑的法律意识和素质所在。

  然而,如何理解上述《合同法》法条当中、适用调整约束的“强制性法律、行政法规”,除了富有专业知识的法律人之外,就肯定是鲜为人知、拿捏不定了。以至于平民当事人往往被动“曲解”该法条,对该法条困惑不解,从而浪费了诉讼资源,无谓地提高了诉讼成本。

  有着一定法务实践经验者明白,《合同法》中所谓“强制性法律、行政法规”有着两种类型,即“管理型强制性规定”和“效力性强制性规定”,民事行为当中的合同也只有构成违反效力性强制性规定,才能认定合同无效。而且,这种效力性强制性规定也只能是全国人大及其常委会以及国务院颁布实施的法律和行政法规。

  此案中的被告G某是名税务公务员,如若强迫交易不构成,那么其利用职务之便利低价受让赵某房地产的客观事实完全存在(有税务部门承认此案的房地产转让期间G正是赵某税案承办人的信访回复证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务员法》第五十三条第七项、第九项、第十四项等明确禁止公务员以权谋私。但此法条也仅仅是“管理性强制性规定”,审判实践中,公务员当事人违反此规定与他人签订的经营性合同也均不受《合同法》第五十二条规定的羁绊而认定有效。据此,如果《合同法》第五十二条第五项规定的合同无效情形,只要界定是违反“管理性强制性规定”即成立,无疑不但会维护法律法规的尊严,也会提升到反腐败重大意义层面。

  还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四十四条规定,法律、行政法规规定应当办理批准、登记等手续生效的,依照其规定。但若明确规定房地产转让合同等合同需要登记生效的法定要件,那么,众多房地产转让合同纠纷和公务员违法违纪参与房地产经营的腐败行为也可规避发生,而消灭在政府产权登记部门的审核阶段,国家的诉讼资源和当事人的诉讼成本也可得以优化节约,政府和公务员的形象也得以维护。

  众所周知,房地产交易市场也是当今我国官员腐败的重灾区。通过此案,我们可以得出的结论是,《合同法》如果加以修订完善健全合同效力的规定法条,势必也会斩断一只只伸向房地产交易的官员腐败黑手的。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