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雨夹雪:世界杯崛起背后的资本力量

2018-07-07 14:25:13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雨夹雪
点击:   评论: (查看)

  虽然中国仅仅是在2002年时进过一次世界杯决赛,但是仍然挡不住主流媒体对这个“世界第一赛事”的热衷,中国企业也已成为本届世界杯最大的赞助商。当下世界杯赛程过半,也决出了八强。笔者想简单地谈谈自己的几点随感,仅供朋友们参考。

  一、避免损失的最好方式是不要参加赌球

  比起球赛本身,本届世界杯更引人注目的一个方面恐怕是赌球。像某名嘴就言之凿凿的宣称世界杯的赛程全都是赌博业操纵的,也有人针锋相对的表示,博彩业大亨们更不希望爆冷,所以不可能操纵比赛结果。这两拨人马撕扯反而超过了比赛本身成为本届世界杯最大的看点。

  其实,世界杯爆冷并不只是本届一次。比如说,像16年前中国进世界杯决赛圈那一次,如果要是大家还有印象的话,就应该记得当时卫冕冠军法国队和球星云集的阿根廷队是两支夺冠的热门队伍,中国队则被分到了一个公认相对较弱的组,因为大多数人认为巴西队已经不在状态,土耳其队多年未进世界杯决赛圈,哥斯达黎加队更是不堪一击的北美弱旅。然而比赛的结果却与媒体的报道截然相反,两支大热门队伍法国和阿根廷均小组都没有出线,其中最热的法国队更是一球未进,与中国队的表现不相上下。相反,中国队所在的那个公认相对较弱的组里却不仅走出了冠军巴西队,而且走出了第三名土耳其队,另外一支被淘汰的哥斯达黎加队也是唯一一个能够攻进巴西大门两个球的队伍。

  如果说冷门的程度,16年前的那一届世界杯恐怕比这一届世界杯有过之而无不及吧。其他的历届世界杯也大同小异,都是产生了不少冷门的。足球本身的不确定性就决定“强队”未必能战胜“弱队”。只不过以前的各届世界杯当中,中国的赌球不像这次这么发达,没有多少人参与赌博,因此出了冷门也就一笑了之,不会大骂“操纵”罢了。

  但是,这并不是说世界杯背后没有赌球资本的影子在推动。试想,很大一部分对足球毫无兴趣的中国人也关注世界杯,不就是对其中的赌球有兴趣吗?其实其他国家也是大同小异的。近年来赌球的急剧膨胀一方面提高了世界杯的关注度,另一方面也确实增加了不确定性。

  不过,赌球本身不仅仅是一个操纵问题,更多的是一个概率问题。试想,两支队伍比赛会出现多少种结果?0:0,1:0,0:1,1:1,2:0,0:2,2:1,1:2,2:2,3:0,0:3,3:1,1:3,3:2,2:3,3:3……。这种概率本身就决定了不管是否有操纵,无论哪一场比赛当中猜中赢钱的人都只能是极少数,绝大多数人必然会血本无归。区别仅仅在于,没有操纵的情况之下大概平均10个人投注有9个人赔钱,有人操纵的情况之下大概平均每20个人投注有19个人赔钱罢了。

  因此,不管有没有人操纵,参与赌球的人一般都会赔钱,赚钱的都是庄家。即使偶尔赢了一次,下次仍然是输多赢少。一个人想通过赌博发家致富本身就是愚蠢的,避免损失最好方式就是根本不要去参加赌球。

  二、决定赛事结果的因素从来都在赛场之外

  不仅近年来世界杯的火爆与围绕世界杯的赌球资本有着斩不断的联系,如果要是我们上溯的历史更加久远一点,就会发现世界杯的影响力正是资本在背后推动的结果。

  我们就不说最初几届世界杯了。即使是在1950年战后首届世界杯举办的时候,这场赛事也没有多少影响力可言。不光是社会主义国家集体拒绝参赛,即使是西方国家与其控制下的殖民地半殖民地对于世界杯的兴趣也不高。

  一个最典型的例子是,那届世界杯进决赛圈的16支队伍当中,印度队因为很多人有赤脚踢球的习惯不符合足联的规则而拒绝参赛,土耳其则表示去巴西的费用太高而宣布退赛,苏格兰的理由则更加奇葩,因为觉得在预选时输给了英格兰队而丢人表示拒绝参赛……国际足联希望在预选中出局的法国队能够作为候补顶上,结果法国队也嫌丢人,最后只好决定让愿意参赛的13个队伍乱哄哄的比了一场完事。

  顺便说点题外的话,很多人可能会为印度队能进世界杯决赛而迷惑不解。其实当时亚洲没有多少人对足球有兴趣,相对比较流行的只有印度、菲律宾和中国这三个国家和地区。其中印度队是亚洲霸主,菲律宾是远东霸主,民国屈居三个地区当中的第三名。到新中国成立并组建足协之后,没几年就把印度灌了个8:1,印度足球才从此一蹶不振。因此现在有些人吹捧“民国足球发达”也是胡扯。

  世界杯的影响力真正扩大还是在1954年的那届世界杯上。由于斯大林已经去世,虽然苏联仍然拒绝参赛,但是东欧各国已经不再抵制世界杯。结果在世界杯的决赛当中,当时公认的世界霸主匈牙利队输给了西德队。西方媒体随即集体高潮,马上把这个没有多少人愿意参加的世界杯吹捧成“世界第一赛事”,宣称匈牙利输给西德证明了社会主义不如资本主义。在这种舆论引导之下,西德很快走出了战败国的阴影在1955年加入北约,而匈牙利却在1956年爆发了大规模的反革命动乱,随后世界杯“世界第一赛事”的地位便彻底巩固了。

  不过,事情到这里还没有完。在2010年时联邦德国最终承认1954年能够在世界杯上战胜匈牙利队并不是什么资本主义体制的优越,只不过是服用了希特勒时代研制出来的兴奋剂而已,可是这个时候苏东剧变已经20年了:

  联邦德国队多名球员在世界杯之后就同时患上了黄疸性肝炎,并且利布里奇和赫尔曼两人日后同样死于肝癌。在这个悬案发生56年后,德国联邦体育科学研究所经过多年研究后终于找到了决定性证据。研究所的埃里克-埃格斯(Erik Eggers)在对当时封存的空药瓶进行了精密的检测后,发现其中有甲基苯丙胺和苯丙胺成份,而这正是一种典型的中枢神经兴奋剂,而且对肝部功能会造成不利影响。德国在上世纪3、40年代曾对这种中枢神经兴奋剂进行过深入的研究,并且曾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配发给德国士兵使用。

  世界杯悬案水落石出 1954年联邦德国夺冠靠禁药_网易体育

  http://sports.163.com/10/1027/11/6K0GI86M000501FP.html

  其实,今天不也是一样吗?不管是世界杯,还是奥运会或者其他的重大国际比赛,鉴定兴奋剂的机构全都是由西方垄断的,哪些药物成分属于兴奋剂也均由西方规定。在这种模式之下,所谓“国际大赛”是很难说有什么公正性可言的。因为决定赛事结果的因素从来都不在赛场之内,而是在赛场之外。

  三、“世界杯赛后日本队打扫更衣室”的正确打开方式

  在本届世界杯上,受到关注最多的球队恐怕是日本队。特别是这几天来,“世界杯赛后日本队打扫更衣室”的照片更是刷爆了朋友圈,并且获得了不少主流媒体的赞赏。

  实事求是的说,当前的日本队虽然比1966年亚非两洲只有一个名额,西方操控的足协还对社会主义国家有诸多歧视情况之下仍然凭着一己之力打入八强的朝鲜队要差些,但是的确要在踢球方面比当下经历了商业化改革的中国队强一些。可是,如果拿“世界杯赛后日本队打扫更衣室”来说事恐怕就有点不太合适了。

  首先,笔者觉得很奇怪的是,如果要是真的像某些媒体所说的那样,日本人在清洁卫生与环境保护方面素质很高的话,为什么不好好打扫国内的街道呢?不少去过日本的人都发现,日本国内的街道也并不比中国干净,甚至不少地方垃圾遍地:

  十张实拍图告诉你真实的日本街头,垃圾遍地,或许与传说中不一样_国际

  http://xinwen.eastday.com/a/180505214043897.html

  而且,在称赞日本重视环保的时候,我们不应该忽视其每年都向发展中国家出口大量垃圾的事实。例如,过去日本是向中国出口洋垃圾最多的国家,前些时候中国宣布停止进口洋垃圾对于日本的冲击极大,以致随后日本的部分街道就变成了下面这个样子:

  在中国进口的洋垃圾中,日本的聚酯制品和废旧塑料制品数量居第一位。自从中国禁止进口洋垃圾以来,日本垃圾失去了以往的去处,日本因此也受到了巨大的影响,垃圾堆积成山,一度陷入混乱之中。

  中国禁止进口洋垃圾,日本垃圾堆积成山陷入混乱

  https://mbd.baidu.com/newspage/data/landingpage?context=%7B%22nid%22%3A%22news_13521097820711853238%22%2C%22sourceFrom%22%3A%22wiseindex%22%7D

  退一步说,即使“世界杯赛后日本队打扫更衣室”不是摆拍或者作秀,这点事又能说明什么问题呢?想必对新闻有点关注的人都还记得,2011年的福岛核事故事件中,首相菅直人要求自卫队出动直升机参加灭火,自卫队竟然以“会使自卫队员遭到严重的核辐射”为由予以拒绝。还有,今年台湾花莲地震时,参与救灾的日本救援队竟然表示不去危险地段救灾……这些事情在中国大陆恐怕是不可想象的。

  沧海横流,方显英雄本色。这些关键时刻的表现不是比打扫更衣室更能彰显素质么?或许我们也可以认为,体制要比“素质”更重要。日本虽然民众素质很高,但是由于受到了资产阶级普世价值和资本主义制度的毒害,所以一到关键时刻就丑态百出;中国虽然民众素质不高,但是有了共产党的领导和社会主义制度,所以到了关键时刻仍然可以英雄辈出。用老话说就是“旧社会把人变成鬼,新社会把鬼变成人”吧。

  这才是“世界杯赛后日本队打扫更衣室”的正确打开方式,只是某些主流媒体是决不肯这么打开的。说到底,炒作“世界杯赛后日本队打扫更衣室”就和当年炒作匈牙利队输给西德队一样,不过是资本控制下的舆论操纵罢了。

  四、不用把“国际体育大赛”太当回事

  说到日本足球水平的提高,一个无法绕过的因素就是大量的外裔球员。在90年代以来,日本从巴西等国家招收了大量的外裔球员加入日本国籍,这些人成为了日本队决胜的关键。虽然说这届世界杯日本的归化球员不多,只有出生于美国的混血球员酒井高德一人,但是这只能算是大力招揽归化球员基本方略下的一个偶然事件,未来日本队当中很有可能外裔球员所占的比重要超过前几届世界杯。

  其他进入世界杯决赛圈的绝大多数队伍也大同小异。比如说,这届世界杯上打进16强的瑞士队曾经在小组赛中因为有科索沃裔球员比出双头鹰挑衅塞尔维亚引发争议。这时不少人才发现,瑞士队这支近年来新崛起的欧洲足球强队中大多数都是外裔:主教练佩特科维奇原来是克罗地亚人,后来才加入瑞士籍,球员则分别来自阿尔巴尼亚、波斯尼亚、喀麦隆、佛得角、智利、刚果、科特迪瓦、尼日利亚、西班牙、南苏丹和土耳其等多国。

  当然,这方面工作做得最突出的还是法国队。近20年来法国队的外裔球员和归化球员已经翻了两番以上,尤其是以非洲裔为最多。像这届法国队当中的大多数球员都是黑人,法国媒体还表示未来可能很快将实现全非洲裔首发。以致中国不少人戏称,看了世界杯,才知道法国是非洲国家。

  有的朋友可能会说:这算不了什么,只要加入了所在国的国籍,代表相关国家比赛就没问题。可问题在于,如果要是有一支全部由巴西或者非洲血统球员组成的“中国队”赢得了好成绩,我想绝大多数人也不会认为这是中国足球的胜利吧?

  其实,其他的比赛也是一样的。像乒乓球当中给中国男队带来最大威胁的“日本小将张本智和”也是中国血统。如果要是1945年二战结束为界,我们就会发现西方的所谓体育强国当中有很大一部分优秀运动员都是在1945年以后的新移民及其后代组成,而原社会主义国家和第三世界国家则是主要的运动员输出国。

  在这种拿钱改国籍愈来愈普遍,外裔运动员越来越占主导的情况之下,体育比赛与国家荣誉之间还有多少关联性可言呢?所以笔者个人认为,世界杯也好,奥运会或其他“国际体育大赛”也罢,我们都不用太当回事,更不必一输了体育比赛就从方方面面深挖原因,单纯当个娱乐活动就可以了。

  五、不在乎荣誉,才能够真正获得荣誉

  在这里,我们可以参考一下建国初期毛主席周总理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的做法:新中国在50年代相继退出了国际足联与奥委会等机构,并表示如果想让新中国参赛,必须先满足拒绝台湾当局参赛等一系列条件,否则拒绝参加其主办的赛事。

  在那个时代,国际乒联修改规则针对中国队之类的事儿是不可想象的。因为当时的新中国根本没有把这些“国际大赛”放在眼里,觉得参加比赛本身就是给他们脸。于是那些体育组织为了拉拢新中国参赛,不得不纷纷退让以满足新中国的要求。像1973年亚洲奥委会作出决定,表示满足新中国禁止台湾组队参赛等要求,新中国才参加了1974年亚运会。1976年尽管新中国没有参赛,加拿大蒙特利尔奥运会上还是拒绝了台湾组队参赛的请求。

  有的朋友可能会觉得,这种做法会不会四面树敌而自我孤立呢?恰恰相反,正是由于新中国这种强硬的原则性立场才赢得了广泛的尊重。最为典型的就是以“乒乓外交”出名的1971年的世乒赛上,虽然有关方面满足了新中国禁止台湾方面组队参赛的要求,但是新中国代表队仍然大闹赛场,在世乒赛上表示美帝国主义扶植的朗诺集团代表队无权代表柬埔寨,拒绝与其比赛并且用了很长的时间来谴责美国对柬埔寨的侵略。没想到美国队方面反而觉得中国的这种做法很了不起,希望能够访问中国,于是便产生了“小球转动大球”的奇迹。

  苏联则是一个反面的例子,其在斯大林逝世以后越来越重视在西方主导的所谓“国际大赛”中取得好成绩,而且为此不断退让。比较典型的是第一届在中国引发关注热潮的1986年世界杯。想必年纪大一点的人还记得,那届世界杯上夺冠热门之一的苏联队在1/8决赛当中和比利时队交手。结果比利时队有两个明显的越位进球,裁判却装作没看见。最终苏联以3:4遗憾告负,无缘八强。但是很多苏联公知非但不质疑世界杯的合法性,反而宣传应该与西方接轨来获得公正。可现在苏联都没了,俄罗斯在国际体育领域受到的打压却更多了。

  其实在体育比赛当中,规则与话语权远比成绩更重要。想在西方主导的所谓“国际大赛”中为国家争得荣誉,本身就已经落了下乘。只有不在乎荣誉,才能够真正获得荣誉。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