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中心 > 纵论天下 > 网友杂谈

抗癌药品降税不降价,这个民生问题值得重视

2018-07-06 14:15:07  来源:红歌会网  作者:老翁
点击:   评论: (查看)

  早在4月24日,我们的主流媒体就报道了了国务院宣布从5月1日起实行抗癌药品零关税的决定。这对于绝大多数民众来说,确实是个为之振奋的好消息,毕竟我国当今的民生保障政策又前进了一步。但对于不少癌症患者而言,却在高兴之余反而也会多些揶揄。

  为什么?因为,这条消息实在是来迟了!来迟了!!迟得有点象《红楼梦》

  贾宝玉“哭林”的那样撕心裂肺、摧肝之悲。来迟的让不少癌症患者因高额关税致使进口抗癌药品虚价天高、受用不起而遗憾而逝、看不到基本生存的希望了。

  而时至今日,更让广大癌症患者翘首期盼、望眼欲穿也想象不到的是,国家宣布抗癌药品零关税至今一月有余,抗癌药品的价格却依然高高在上、雷打不动地丝毫不见降价的影子。

  抗癌药品降税不降价,究竟为哪般?

  今天的新浪财经一报道《抗癌药降税不降价 滞后效应影响患者获得感》给我们解开了谜团。

  该报道原文说,为何零关税新规的“反射弧”还没有传导到终端?中国药科大学国家药物政策与医药产业经济研究中心项目研究员颜建周说,终端药价变化“慢半拍”受到多重因素影响,比如在今年5月1日前,国内市场中已经库存了一定量的进口抗癌药品,这部分药品并没有受到降税政策的影响,价格会与之前保持一致。而且,这部分药品库存销售完毕仍需一定周期,因此,在短期内价格没有观察到明显变化。

  因为,俺笔者也有为岳父大人从印度购买治疗血癌药品格列卫被海关查扣处理的相关苦恼经历,从而,我为此消息也感到五味杂陈。

  由此,老翁不能不浮想到十多年前的“陆勇悲剧”。

  2005年4月底,湖南沅江市人民检察院正式向江苏无锡为全国白血病病友无偿代购药品的商人陆勇送达了不予起诉书。而此前呢?陆勇却因为全国血癌患者规避从印度购用治疗白血病、不受关税制约而价款极低、疗效同等的药品格列卫,反而被套上一个“涉嫌销售假药罪”被沅江市公安局刑拘了三月有余。

  陆勇身为一名白血病患者,关进看守所在笼子里后,在零下三、四度的寒冬,被迫冲洗了43次冷水澡,可谓受尽了一个癌症病人的别样残酷的牢狱之苦。

  此案,如同巨石投水,在全国白血病患者当中引起了哗然大波。有上百名全国各地的白血病病友联名为其做无罪请愿,不少网民也为其在网上呼吁声援,也算在社会上引起强烈反响。其为病友无偿代购规避关税的抗癌药品的行为,不失为公益之举而何罪之有啊?

  笔者在专门查阅了我国的《刑法》、《药品管理法》,以及相关司法解释后,竟然惊讶地发现,陆勇所为根本不为罪。

  刑法及其相应司法解释明确规定“销售假药罪”的主观要件,必须是明知假药而为之。但此案中治疗白血病的印度格列卫药在其生产国系合法药品,在中国国内患者中也几乎有十年的有效安全服用史。况且,该药品与一度天价主导中国白血病药品市场的瑞士格列卫配方有百分之九十九的相似度,特别是该药品并无构成《药品管理法》和相关司法解释中假药的“四个要件”。湖南警方对其所为,真是难避“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之嫌啊。

  陆勇所为不为罪,但违法吗?笔者以为,定其违法行为也是无稽之谈。

  陆勇所为不违法的理由很简单,因为现行的《药品管理法》中,只有个人自用、购买少量进口药品无需办理相关手续的条款,而并无禁止为他人代购进口药品的强制性规定。在者,该法允许个人自用、可以购买少量进口药品也并无具体量化的限定条件。“法无禁止即可为”,既然法律没有规定自购进口药品的数量上限,既然法律没有规定为他人代购不违法,他又犯了什么法?他又触犯了什么罪?

  陆勇案的是非,不仅仅是司法层面上的一个课题。其实,社会关注此案的一个重要层面,还是关系到了考量一个国家上层建筑的政治道德问题。

  在我国,治疗血癌白血病的主导药品瑞士格列卫,一位患者的每月花费要高达两万余元,每年普遍高达二十五万元,要想存活五年以上,就得花费一百二十万余。这对很大多数因病返困的患者及其家庭来说,无疑是个遥不可及的天文数字。而与其形成天地反差的是,现在服用印度格列卫的费用,起初只要每月四千,现在每月仅要两百元,每年也就仅只两千余元,要想存活五年以上,也只要花费万把块钱。试问,只要脑子不进水,又还有多少患者不选购服用印度格列卫呢?

  即便当今国内已有国产格列卫销售,江苏、浙江等省份业已将该药列入报销范围,但一个白血病患者每年的国产格列卫药品费用也要在五万左右。难怪,有不少患者最近面对CCTV针对陆勇案的采访也断然表示,还是要选购服用印度的、而无力购买国产的格列卫。

  由此,笔者和关心陆勇案的人们也不能不反思。什么专利保护费?什么进口税等?难道瑞士格列卫进入我国药品市场,其身价就高居天上?国家药品管理部门敢于直白瑞士格列卫在中国销售不盈利或盈利不大吗?

  “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仅为瑞士同类药价百分之一的印度格列卫的超低价事实,难道还不正说明国内药品市场垄断的黑幕或猫腻吗?

  印度格列卫加之各类成本、销售到中国的零售价仅两百一盒一月,而国产格列卫在扣除社保报销部份金额后,又为何还要患者承担每盒四千余元?国内该药品价格的管理,与高于印度该药价的二十倍的大差额相比,难道还能堂而皇之地为自身开脱而没有榨取患者的救命钱吗?难道国产该药的成本价就真的也高于印度该药成本价的二十倍吗?

  毫无疑问,连三岁小孩也可能知道,药品的价格,直接关系到老百姓患者的治病生存。我们的社会生活中,每天都有不少经济贫困的病人,因不堪天价医药费而背上精神重荷,并在无日、无时地不为明日、后天的医药费筹措来源而愁苦,最终导致精神崩溃,甚至自杀或者因精神压力加重病情而凄惨离世。

  如果说,陆勇为全国病友并无从中牟利的代购低价救命药品行为,显示的是其一个普通自然人为人的最起码的天地良心,那么,湖南公安、检察机关竟然还要并无具体法律依据地压制、打击一个帮扶弱势群体的公益人物,其违法执法不用说,其作为国家工具的政治道德又何从说起?

  当然,针对陆勇一案所折射出的政治道德问题,还牵涉到我们的药品、物价等监管部门。老百姓为了保命,选购服用低价药品,不论是国产还是进口的,这是无可非议的基本民意。

  权为民所用,利为民所谋,情为民所系,这最基本的政治道德原则,我们的政府部门毫无条件地应当恪守。在针对老百姓救命药品的生产、经营或进口方面,压低价格,为患者群体谋求最大利益空间,才是你们最基本的执政之本!

  昨日,在民生政策领域,国务院终于在贫病大众的千呼万唤、翘首期盼当中决定实行抗癌药品零关税了,该政策事关数千万计的癌症病人的基本生存权啊!一个国家、一个政党,不能为了所谓的经济建设,就连极其弱势的贫病群体的基本生存权也不顾,如要钱不顾命,那就成什么样子了?

  治国理政在科学决策的同时,更应讲究政治道德,国家既然4月份就宣布抗癌药品在5月1日起降税降价了,那么,在5月1日就得正式实施抗癌药品的降税和降价,不要强调任何理由不附注实际实施,否则,失去的不仅是国家政府的政策公信力,更受伤害的,还有本因身患绝症而很脆弱的广大癌症患者和亲属对国家信赖的心,绝不可一个民生政策出台的不兑现,让老百姓大失所望地产生一种“一场欢喜一场空”的心理感觉啊!

  2018.7.6

相关文章